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2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2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2部分说明白。顾成溪在心里想,这些人彼此之间说话就是费劲。 孟晋扬看了一眼身边的位置,然后示意顾成溪,“坐到这里来。” 顾成溪刚想走过去,却被萧齐拉住了手腕。 “孟少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萧齐说道,“孟少爷在几个小时之前曾经答应过我,要让成溪贴身陪伴我的。孟少爷莫不是想要食言?” 成溪?真是一个好名字!孟晋扬锐利的眼神扫过萧齐,凭什么全天下的人都可以这样自觉地把顾成溪的名字喊作“成溪”!凭什么! 孟晋扬的右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伤口好像又崩开了,疼得厉害,但是孟晋扬却感觉不到。 顾成溪看到手帕已经彻底被孟晋扬手上流出的血染红了,于是想要走上前掰开他的手,但是却被萧齐阻止了。但顾成溪只是停住了脚步几秒钟,就无视萧齐阻止的眼神,走到了孟晋扬的身边。 萧齐猛地咳嗽了一下,示意顾成溪:不是说好了什么都要听我的吗? 顾成溪对萧齐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然后就解开了孟晋扬右手上缠着的手帕。 明明就很严重的伤口,现在又被孟晋扬毫不怜惜地扩大化了。孟晋扬这种小孩子似的举动,真是让顾成溪头疼。 “我们去找邹医生包扎一下吧?”顾成溪问孟晋扬。 “嗯。”孟晋扬站起来,抬腿就走。而顾成溪则在后面紧紧跟着。 留在餐厅里的萧齐一阵心急,关键时候却被孟晋扬的手伤转移了话题,一会儿谁还能想起来刚才“贴身陪伴”的话题? 萧齐冷笑,行啊,孟晋扬,既然你主动要想陪我玩,那么我就奉陪到底!看看顾成溪最后究竟是属于谁的! 虽然餐厅里只剩下萧齐一个人,但是池正新还是召来了佣人,上晚饭。 “抱歉了,萧先生。”池正新为孟晋扬的失礼道歉,“请萧先生先行用餐,不必等大少爷了。” 萧齐好奇地问道,“你不是应该步步跟着孟晋扬才对吗?” 池正新回答道,“此刻,萧先生才是最重要的。” 这话只是池正新为自己找的理由而已。事实上,之所以不跟着孟晋扬,只是因为池正新不想见到邹绍闲而已。 几天前,池正新气极了才会烧了那本《本草纲目》,出了医疗室,池正新就后悔了。这几天,池正新派手下的人在各个地方寻找和那本具有相等价值的书,可是他一无所获,所以池正新暂时还不能见邹绍闲。 当然,这些缘由池正新是没有必要告诉萧齐的。 萧齐问道,“詹烨修和你们家大少爷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倒是难住池正新了。什么关系?难道池正新要据实回答到他们是一夜/情的关系吗? 想了几秒钟后,池正新说道,“詹家与孟家是合作关系。” 什么叫做答非所问,萧齐算是见识到了。 萧齐的眼里带着一丝的嘲讽,看了一眼池正新,不再说话,自顾享受着他的晚餐。 而此时,邹绍闲已经开始为孟晋扬的手包扎了。 邹绍闲一边包扎,一边装作无意地问孟晋扬,“你的小跟班呢,他去哪儿了?” 孟晋扬说道,“阿新在餐厅里陪客。” “陪客?”邹绍闲的手突然发力狠狠地用纱布勒紧了孟晋扬的手,“陪哪个客人?怎么陪?” 顾成溪看到邹绍闲用力,孟晋扬还没觉得疼,他就先替孟晋扬疼了,于是着急地说道,“你轻点。阿新只是以主人之态招待客人而已,你不用担心。他不会吃亏的,萧哥是个好人。” 好人?邹绍闲和孟晋扬同时在心里腹诽,现在哪有什么好人?也只有顾成溪这个笨蛋容易上当受骗,老好人一个! 邹绍闲说道,“我没有担心那个小跟班,他是好是坏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孟晋扬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么快就玩腻了?我早就说过,让你离阿新远一点。” 邹绍闲的心里正烦着呢,于是挥挥手不耐烦地说道,“姓孟的,你管好顾成溪就好了,不要来管我!你是孟家的主人,不代表你连我的感情都可以随意干涉!别人怕你,可是我不怕你!” “你说什么?”孟晋扬的话语硬硬的,眼里也带着怒气,“再说一遍。” 邹绍闲这才意识到自己越界了,背后徒然被吓出了一层冷汗,要知道,现在已经是深秋了! “那个晋扬,我说着玩呢。”邹绍闲开始打哈哈。 可是孟晋扬好像完全不吃这一套,看着邹绍闲的眼里少了一些怒气,多了一丝杀气。 邹绍闲的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只好看着顾成溪,向他求救。 “手还疼吗?”顾成溪突然蹲在地上,握着孟晋扬的手问道。 “不疼。”孟晋扬的注意力果真被顾成溪吸引去了。 顾成溪抬起头,看着孟晋扬的眼睛,“那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孟晋扬点头,“随你。” 待到顾成溪和孟晋扬离开后,邹绍闲终于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六十一、抛出的诱饵 六十一、抛出的诱饵 走出医疗室,孟晋扬问顾成溪,“你很喜欢那个萧齐吗?” “啊?”顾成溪不太明白孟晋扬话里的意思,莫不是他承认了喜欢萧齐,孟晋扬就会把他送给萧齐吗? 孟晋扬略显烦躁,“那个萧齐不是一个好人。你最好不要招惹他,否则到最后受伤和被骗的人还是你自己。” 莫名地,顾成溪有些气愤,“萧哥是不是好人,不用你来告诉我。你应该很明白,总是在伤害我的人究竟是谁。而且,是你亲手把我推到萧哥的身边,所以,现在你就不用再装好人了!” 看着顾成溪睥睨的眼神,孟晋扬第一次被堵得无话可说。 孟晋扬很生气,但是他又无法对顾成溪发脾气,因为顾成溪说的很对,一直以来在伤害他的人的确是自己。 顾成溪和刚才的邹绍闲一样,一时逞口舌之快,现在发完脾气了之后又后怕起来,于是站在一边等着孟晋扬对他发火。 良久,孟晋扬突然说道,“如果你喜欢萧齐的话,我可以把你送给他。虽然我的东西就算我不要,我也从来不会给别人,但是你是特别的。” “什么?”顾成溪没有想到,自己等了这么久,居然等到了一个被彻底抛弃的结果。瞬间,顾成溪的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这还是第一次。 顾成溪真的很想问孟晋扬,我不久前才对你说过我爱你,难道转眼间你就不记得了吗?但是顾成溪不敢问,他怕得到的答案更加伤人。 孟晋扬伸出受伤的手,抚摸着顾成溪的脸,“也许你说的很对,我是一直以来伤你最深的那个人。所以,我现在决定放你离开。” “我不走。”顾成溪说道。凭什么孟晋扬让他做什么,他就必须要做什么?!他顾成溪看起来就是一个这么容易受摆布的人吗? 孟晋扬突然用冰冷的目光看着顾成溪,语气里带着足以伤透顾成溪的嘲笑,“你和萧齐在卧室里不是都商量好了吗?怎么现在我给你机会,你反倒不珍惜了呢?既然你想跟着他离开,我就成全你!” 顾成溪心下一颤,连连退了几步,差点蹲在地上,“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说呢?”孟晋扬拍了拍顾成溪的小脸,“你说你爱我,我还真的差点就相信了呢。想不到这只是你为了离开我而找的借口而已!你放心吧,就算你不说爱我,我也不会杀了你的。因为我要看着你被萧齐玩弄,然后被他抛弃,最后不得不跪着来求我!” 听到孟晋扬无情的话,顾成溪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落下。 这是多久没有哭过了?顾成溪真的记不得了,想不到现在竟然为了这个人渣掉眼泪,顾成溪真的为自己感到很不值。 “哭什么?”孟晋扬替顾成溪擦掉眼泪,“我放你走了,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对,我是很高兴。”顾成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这是喜极而泣,难道你不知道吗?终于要离开你这个大变态了,我能不高兴吗?” 孟晋扬的脸色突然变了,“滚!跟着萧齐,给我滚!半个小时后,你们还没有离开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顾成溪转身就跑,去找萧齐,不曾回头。 “哟,装得不错啊。”邹绍闲不知何时出现在孟晋扬的身后,说道,“你不怕顾成溪真的不会再原谅你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孟晋扬说道,“既然他说爱我,那我就不妨来检验一下他对我的爱究竟有多深。而且我相信,只要我一句话,顾成溪就会乖乖地回到我的身边。” 邹绍闲在心里表示怀疑,但是却没有说出来。邹绍闲只是建议道,“其实你也没有必要真的给萧齐下个套,毕竟他如果回到国外的话,你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况且‘冥界’的势力很大,我们想要除掉这个组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不如算了吧?” 孟晋扬冷眼看着邹绍闲,“他想要打顾成溪的注意,就要为此付出一无所有的代价。” 邹绍闲算是明白了,只要是孟晋扬看中的东西,就算他自己不打算要,别人也不能要,这就是孟晋扬,霸道至极。 顾成溪跑回餐厅的时候,萧齐正好吃完晚餐。 “萧哥,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顾成溪拉着萧齐的手就往外走。 萧齐镇定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顾成溪慌得像是要拉着萧齐逃命,但是萧齐并不认为孟晋扬敢在这里杀了自己。 此时,顾成溪的心里已是乱得要命,“萧哥,孟晋扬已经知道我求你带我走的事情了。所以,他很生气,让我们半个小时之内离开这里,否则他就会派人杀了我们。” “的确像是孟晋扬的做派,得不到就毁掉。”萧齐并没有怀疑孟晋扬的目的,能够带顾成溪离开这里,萧齐高兴还来不及。 池正新一直在餐厅里,听到顾成溪的话后,也不打算阻拦他们,任他们离开。 只是池正新问顾成溪,“离开大少爷,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后悔?”顾成溪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是孟晋扬赶我走的,由得着我后悔吗?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孟晋扬!” 池正新不知道顾成溪受了什么刺激,所以对他的话不做任何的评价。但是在顾成溪离开后,池正新就按照命令把原话禀告给了孟晋扬。 孟晋扬坐在客厅里,计算着时间,“他们现在已经逃到码头了吧?” 池正新回答道,“是的,大少爷。” 孟晋扬看着外面黑色的天空,好像一个恶魔要吞噬整个大地。但是顾成溪要躲避的不是天空这个恶魔,而是孟晋扬。 良久,孟晋扬终于还是说道,“去吧,送他们一程。” 【读者朋友们,肥企鹅先给你们提个醒,该小说明天要上架,也就是说要花钱才能看了。另:明天三更。】六十二、就这样离开吧 六十二、就这样离开吧 萧齐带着顾成溪,和自己的兄弟逃到码头。 一路上都很顺利,萧齐不得不怀疑孟晋扬是不是故意想要放他们离开这里的。 但是由不得萧齐多想,很快,萧齐就听到了远处传來很多人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再轻微的脚步声也会被传得很远。 萧齐把顾成溪藏了起來,自己则领着兄弟们去会会那些孟晋扬派來的人。 不知是哪一方率先开的枪,但是在顾成溪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被池正新拿着枪指着脑袋了。 “阿新。”顾成溪这样称呼池正新,就是想让他看在平日的情分上放自己一码。 “对不起了,顾少爷。”池正新从背后固定着顾成溪的身子,然后用枪指着他的脑袋,把他带到那些正在激战的人面前,“萧先生,顾少爷在我的手里,你确定你还要接着反抗吗?” 萧齐自认为把顾成溪藏得很隐蔽,所以他很好奇,池正新究竟是如何找到顾成溪的? 池正新从顾成溪的领口拿出一个定位仪,然后说道,“萧先生大概只顾着逃命,所以才洝接凶⒁獾秸庑┫附诎伞!?br /> 顾成溪一阵心酸,他本以为之前孟晋扬抚摸自己的脸颊是因为爱,洝接邢氲剿皇窍胍卜哦ㄎ灰嵌眩?br /> 萧齐看到顾成溪悲伤的表情,已经肯定了孟晋扬的确是做了一些令顾成溪伤心欲绝的事情。 这个时候,萧齐对于孟晋扬放顾成溪离开的事情已经毫不怀疑了。孟晋扬根本就不爱顾成溪,否则他怎么忍心把顾成溪伤到这种程度? 孟晋扬不心疼顾成溪,但是他萧齐却很是心疼。不管怎么样,他今天晚上是一定要带顾成溪离开这里的! 萧齐说道,“你要我怎么做才能放了成溪?”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萧齐仍有自信,孟晋扬是不会杀他的。 “很简单。”池正新说道,“把‘冥界’在中国的所有交易权都转让给孟家,并且从此撤出中国市场。” 萧齐明白了,这就是孟晋扬今天晚上的目的! 今天是萧齐与顾成溪认识的第一天,所以孟晋扬不敢肯定萧齐愿意为了顾成溪退让到何种地步。所以,孟晋扬设了一个局,好让萧齐明白,顾成溪对他來说已经有多么重要。而这个时候,池正新就可以代替孟晋扬漫天要价了。 孟晋扬的算盘打得真好! 萧齐暗暗地想,刚刚过去的半个小时里,他带着顾成溪逃命,心里很是澎湃,他甚至想过也许把顾成溪放在自己的身边一辈子也不错。可是现在,萧齐却必须要摆平前面的这个障碍才能和顾成溪在一起。有了梦幻般的对未來的设想,现在无论让萧齐做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孟晋扬能够玩弄人心玩弄到这种地步,他萧齐甘拜下风! 池正新催促道,“萧先生,我还在等着你的回答。” “大哥,不要答应!”萧齐身后的兄弟们开始劝说道,“为了一个刚认识的人,不值得!我们当初那么辛苦才开拓了中国这片市场,现在怎么能够这么随便就拱手让人?” “萧哥,你不要管我了。”顾成溪说道,“你们走吧,孟晋扬是不会杀我的。” 池正新很抱歉地说道,“顾少爷,我接到的命令是,如果你洝接杏么Φ幕埃铱梢粤⒓瓷绷四恪!?br /> 听到这句话,顾成溪万念俱灰,像个傻子一般,什么都不说,目光也失去了焦点。 萧齐心疼得要命,立即说道,“我答应!你们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快放了成溪!” 池正新立即让手下拿过來一份转让文件让萧齐签字。然后池正新检查了一下确保什么问睿紱〗有了之后,就和手下带着顾成溪上了车离开,在距离码头一千米的地方放了顾成溪。 萧齐找到顾成溪的时候,他正坐在冰凉的地面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成溪。”萧齐抱着顾成溪,说道,“你自由了。” “我自由了?”面对突然而來的自由,顾成溪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啊!顾成溪被孟晋扬囚禁了整整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可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真的自由了吗?顾成溪问自己,一颗心被留在了孟晋扬的身边,就算身体自由了,又如何? “你想要跟着我离开这里吗?”萧齐问道。 顾成溪点了点头,萧齐只是和他认识了一天而已,却已经为他付出了很多,现在该是他报恩的时候了。 “在离开之前,我想和小雨、戎皓龙见一面。”顾成溪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弟弟以及这个老友了。 “小雨是你的弟弟,这个消息我已经让兄弟们查出來了。但是戎皓龙?”萧齐问道,“是那个让**分子都闻风丧胆的刑警戎皓龙吗?成溪怎么会认识他的?” 顾成溪这才发觉,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像孟晋扬、萧齐这种人应该都很讨厌警察吧? “他是我的好朋友。”顾成溪强调道,“他是一个好人。” 萧齐明白顾成溪的意思,“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他的,但是你也不能见他。我的直觉告诉我,一旦你见了他,你就不会跟我走了。” 这是萧齐第一次在顾成溪的面前露出自己强势的一面,这时,顾成溪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萧齐也和孟晋扬一样,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 他给你好脸色,不代表他一辈子都会给你好脸色。这是顾成溪从孟晋扬的身上总结出來的经验,放在萧齐的身上同样适用。 这一次,顾成溪学乖了,轻易不要得罪萧齐。所以,顾成溪已经决定以后绝口不提想见小雨和戎皓龙的事情了。 萧齐带着顾成溪坐上离开这个码头的船。也就是说,顾成溪即将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国家了。 站在船上,看着越來越退后的景色,顾成溪已经开始思念,至于思念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那颗被他遗忘在某个角落里的心。六十三、相距越来越远 六十三、相距越來越远 夜色越來越深了,顾成溪却睡不着。 船很大,顾成溪是生平第一次坐船,所以觉得船身摇晃得特别厉害,虽然他不至于吐得太难看,但是却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顾成溪被折磨得睡不着,萧齐则坐在顾成溪的床边一直照顾他,也洝剿?br /> “还要喝水吗?”萧齐看到顾成溪忽然睁开了眼睛。 “谢谢,不用了。”顾成溪说道,“萧哥还是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萧齐柔声说道,“我很乐意照顾你。这次是我失误了,不知道你不能坐船,以后我就知道了。” 看着萧齐困倦的模样,顾成溪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掀开半个被子,对萧齐说道,“萧哥也到床上休息一会儿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第一时间叫醒你的。” 顾成溪既然都这样说了,萧齐也不客气,直接脱了鞋上床,躺在顾成溪的身侧。 “你有洝接邢牍盼胰チ斯庵笠鍪裁矗俊毕羝氩皇敲辖铮换峤拦顺上槐沧印6遥羝胍埠苊靼祝灰歉瞿腥耍蓟嵯胍涤凶约旱氖乱担顺上隙ㄒ膊换崂狻?br /> 这个问睿顺上拐娴膩聿患翱悸牵蛭雒我矝〗有想到自己会在今天重获自由。 不如还是做老师吧?顾成溪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的老本行比较好一些。但是顾成溪转念一想,就凭他的口语水平,怎么教学生?还是别丢人了。 顾成溪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后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跟着萧齐恐怕也只能充当一个拖油瓶的角色。 萧齐一直在等着顾成溪开口,在察觉到顾成溪的情绪莫名地变得失落之后,萧齐才开口说道,“不如,你就在我的手下做事好了。我可以慢慢地教你,凭你的聪明智慧,很快就能适应‘冥界’的事务。” “冥界?”顾成溪不懂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意思。 萧齐这才发觉自己是淘到一个宝了,一个连“冥界”都不知道的人究竟是怎么安安全全地活了这么多年的? 萧齐忍不住转身把顾成溪抱进怀里,然后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突然拉近的距离,使得萧齐身上所特有的男人味道一下子全都窜进顾成溪的鼻子里。这是和孟晋扬完全不同的味道,却不让顾成溪觉得讨厌。只是萧齐的怀抱,顾成溪还不适应。 “谢谢。”顾成溪只好这样说,虽然他还不太明白为什么萧齐突然要说保护自己之类的话。 顾成溪想要从萧齐的怀抱里挣脱出來,只是萧齐太过用力,顾成溪的力气洝接兴拇蟆?br /> 萧齐有些情不自禁地开始亲吻怀里如白纸一般单纯的顾成溪,他的额头、眉睫、脸颊、鼻子,然后是双唇。 只是当萧齐想要亲吻顾成溪的唇时,顾成溪却躲开了。 “对不起。”萧齐明白自己是操之过急了。 在孟晋扬的身边待的时间长了,顾成溪早已变得什么怪异行为都可以接受,所以面对萧齐这种类似于非礼的举动,顾成溪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洝焦叵怠!?br /> 萧齐还是拥着顾成溪,对他解释道,“我不想瞒着你,‘冥界’是我一手创建的组织,杀人放火之类的坏事做了很多,捐款建学校之类的好事也做了不少,总之,是一个亦黑亦白的组织。” 顾成溪早就猜到了,“和孟晋扬做的事差不多,我知道了,也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我和孟晋扬不一样。”萧齐郑重地说道,“最起码,我认定了你,就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认定?”顾成溪笑了,“现在是凌晨两点钟,也就是说我们是昨天才认识的,你却这么快就认定我了,那只能说明你的认定太过于随便了。” 对于顾成溪的观点,萧齐不置可否,只是在顾成溪的耳边说道,“现在就判定一切还为时过早。睡吧,我们今天下午就能到家了。” 家啊,顾成溪闭上眼睛,想到的却只是他昨天才从大房子里逃出來的那间卧室。 床头的那本书还洝接锌赐昴兀顺上耄坎せ乖谡硗废旅嫜棺拍兀磥淼绞值姆孔泳鸵勺吡恕D羌湮允乙院蠡嶙〗ナ裁慈四兀炕岵换崾敲辖锏男禄赌兀坎恢烂辖镌谧鍪裁矗Ω貌换崧ё潘男禄端醢桑堪Γ皇羌虻サ叵胂耄顺上男睦锞陀挚疾皇娣饋砹恕?br /> “顾少爷,我接到的命令是,如果你洝接杏么Φ幕埃铱梢粤⒓瓷绷四恪!?br /> 池正新的话不停地在顾成溪的耳边回响,顾成溪真的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掉了。 平静过后,顾成溪在心里暗暗决定,再也不会原谅孟晋扬了。那样的一个人渣,肯定会有一个更渣的人才能制得住他。顾成溪想着想着,终于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萧齐一直等到顾成溪熟睡之后,才慢慢地把自己的唇贴在他的唇上,只是轻轻触碰就离开了,他不想弄醒顾成溪。 待到萧齐也入睡了之后,好像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安睡。 只是在孟家的一间卧室里,孟晋扬却失眠了。 床是顾成溪睡了几个月的床,卧室是顾成溪住了几个月的卧室,卧室里所有的东西都好像被顾成溪触碰过,包括躺在床上正在经历着失眠折磨的孟晋扬。 凡是孟晋扬做出的决定,他从來就不曾后悔过。但是现在,孟晋扬已经后悔了! 什么检验顾成溪对自己的感情有多深?都是屁话!孟晋扬想,自己的脑袋绝对是被驴给踢到了!否则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何他却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才能弄明白? 孟晋扬不知道自己爱不爱顾成溪,但是有一点孟晋扬算是弄明白了,那就是他离开了顾成溪就睡不着觉,所以他不想让顾成溪离开,从來都不想! 孟晋扬突然从床上坐起來,然后下床,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他要把顾成溪追回來,就这么简单。六十四、怎么会这样 六十四、怎么会这样 如果一切都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那这个世界上就洝接心敲炊嗟谋缌恕?br /> 孟晋扬刚刚下楼,來到客厅里,就看到池正新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了进來。 池正新一直都很稳重,现在却表现出难得的慌张,孟晋扬知道,出大事了。 “大少爷。”池正新也顾不上问孟晋扬为什么这个时候却洝接行菹ⅲ侵苯铀档溃鞍敫鲂∈敝埃∩僖凸松僖牡艿芄俗佑瓯蝗俗プ吡恕!?br /> 孟晋扬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慌张,却还是有着掩不住的凌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动我的人?” “对方洝接辛粝氯魏蔚南咚鳌!背卣峦撇獾溃拔一骋捎氩痪们笆ё俚拿虾耆鹩泄亍!?br /> 孟晋扬愈加的心烦意乱,本來他是打算去找顾成溪的,可是现在也只能拖一拖了。万一顾子雨在他的地盘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孟晋扬绝对会相信他再也得不到顾成溪了。还有孟远晨,这个孟晋扬最疼爱的弟弟,如果他受到什么伤害的话,孟晋扬甚至都不会原谅自己。 孟晋扬吩咐池正新,“把人都派出去,包括护卫这里的人,全力寻找他们两个。” “大少爷,我不同意。”池正新第一次违逆孟晋扬的话,“万一对方是在调虎离山,我们把所有的人都派了出去,那这里就成了最危险的地方。大少爷,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孟晋扬突然搂着池正新的肩膀说道,“阿新,你还记得五年前我刚刚成为孟家的主人时发生的事情吗?” “记得。”池正新怎么可能会忘记那么刻骨铭心的事情。 那是孟晋扬、池正新还有凌溪打的最惨烈的一次战斗,孟宏瑞派來的几十个人把他们三个人围堵在一所房子里。除了三把枪,以及每把枪里仅剩的六七颗子弹外,他们一无所有。 三个人都以为那天要成为他们的忌日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除了孟晋扬为了保护凌溪而挨了一枪之外,那次的斗争结果真的还不算太坏。 所以,孟晋扬劝池正新,“就算再來一次,我们也照样可以全身而退。” “你哪里全身而退了?”凌溪不知何时也來到了客厅里,指着孟晋扬的肩膀说道,“这里中了一枪,你忘了?” 池正新问道,“你怎么出來了?” “一个月的禁闭生活已经结束了,我当然要出來了。”凌溪伸了伸懒腰,慵懒地说道,“我本來打算趁你们睡觉的时候偷偷溜走呢,结果你们怎么都洝剿。俊?br /> 池正新不喜欢凌溪这种吊儿郎当的模样,身为手下,就应该要有一个手下的样子。所以池正新对凌溪说道,“你一天洝接斜幻霞页鸵惶旎故敲霞业娜耍砸毓婢亍H绻偃梦姨绞裁赐低盗镒咧嗟幕埃乙欢ɑ崆鬃园涯愎亟叵滦烫美铩!?br /> 凌溪立即站好,面上也是恭恭敬敬的,“哥,你别生气,我以后会好好听话的。” 池正新很满意凌溪的回答,所以只是交代他要保护好孟晋扬,然后就离开去找孟远晨和顾子雨了。 等到池正新离开之后,凌溪才揉着鼻子对孟晋扬说道,“我哥怎么还和以前一样,总是拿地下刑堂吓唬我?” 孟晋扬知道凌溪当然不是因为怕什么地下刑堂才这么听话的,而是单纯地因为爱池正新而已。 忽然,孟晋扬开始羡慕池正新了,因为有一个凌溪愿意像个傻瓜似的爱着他。可是孟晋扬何须羡慕别人?他只不过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罢了。 慢慢地,天亮了起來。孟晋扬想,他大概是追不上顾成溪了。 顾成溪一觉睡醒,发现外面的天还是黑色的,屋子里也是黑漆漆的,腰上还缠着一只手臂,应该是萧齐的。 “难道我睡了一天一夜?”顾成溪自言自语道。 “当然不是了。”萧齐早已醒了过來,只不过贪恋着顾成溪身上的温暖而不愿起床,“因为时差的关系,我们要连着经历两个夜晚。” 顾成溪明白了,想必那个城市现在已经是白天了吧。从此以后他与那个人再也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里做同一件事情了,想想还真有点伤感。 顾成溪觉得自己真的是越來越多愁善感了,这点不好,要尽快改过來。否则一个大男人却天天在伤春悲秋,实在是惹人笑话。 萧齐拿起桌子上顾成溪的手表,想要调整时间,但是却被顾成溪阻止了。 “这样就好。”顾成溪不想失去与那个地方唯一的联系。 “那好吧。”萧齐也不强求,“等到了家,我再送你一块新的手表当做欢迎礼物。” “嗯。”顾成溪觉得自己给萧齐添了太多的麻烦,所以就说道,“萧哥,你帮了我很多,我知道我不应该再麻烦你了。但是我现在身无分文,可能要花费你不少钱。等到将來我挣到钱的时候,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萧齐知道顾成溪还是把自己当做外人,这也洝接邪旆ǎ盟侨鲜兜帽冉贤砟亍?br /> 萧齐想说他甘愿守护顾成溪一辈子,但是他又怕吓到顾成溪了,所以只是说道,“随便,你高兴就好。” 这又是一个萧齐与孟晋扬不一样的地方。萧齐愿意给顾成溪一定的自由,愿意替他保留男人最起码应有的尊严;但是孟晋扬只会把顾成溪当做他的所有物,什么尊严、自由,在孟晋扬的词典里,它们全都是专/制的同义词。 顾成溪第一次在心里感叹道,如果他先认识的人是萧齐该有多好。 萧齐突然说道,“船好像停了,我们应该到家了。” “这么快?”顾成溪不敢相信,这么就來到了另外一个国家,他大概是历史上第一个这么光明正大的偷渡客吧。 萧齐好像明白顾成溪在担心什么,于是说道,“放心吧,一个小时之后,你将会有一个新的身份。” 顾成溪下床,站在窗前,看着岸边不远处的灯光。 那里就是自己以后的栖身之地吗?除了冰冷的灯光,顾成溪好像什么都看不到。六十五、崭新的生活 六十五、崭新的生活 下了船,顾成溪就随着萧齐坐到了一辆车里。 兴许是夜晚的缘故,街道上的车辆很少,所以载着顾成溪的车子在路上高速行驶着,很快就开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顾成溪的兴致不高,因此一路上只是听萧齐简单地介绍了这个城市,顾成溪则是偶尔发出“嗯”的一声或者是点点头表示自己还在听。 萧齐的心情倒是不错,去了一趟中国,洝接邢氲骄谷换鼓芄涣旎貋硪桓鋈松槁拢男那槟懿缓寐穑?br /> 车子停在一所不大不小的房子前面,萧齐说道,“这就是我住的地方。” 顾成溪觉得不可思议,他本以为像萧齐这样的人住的地方绝对不会比孟家小,但是洝接邢氲剑羝胗指怂桓鲆馔狻?br /> 萧齐看出了顾成溪的疑惑,于是解释道,“我比较习惯一个人住,所以不需要那么大的房子。” 顾成溪略显难堪,“萧哥对不起,看來是我打扰到你了。” “成溪,你多想了。”萧齐做了一个手势,请顾成溪进屋,“我是习惯一个人住,但是如果能有一个可心的人來陪我,我也是求之不得的。” 顾成溪明白了,“萧哥,你放心。我是不会轻易打扰到你的。”如果和顾成溪比安静的话,洝接腥四芄槐鹊霉?br /> 萧齐的意思是以后这里就是他和顾成溪两个人的家了,可是顾成溪好像不怎么理解“可心的人”是什么意思。好在萧齐不急,人都已经被他拐带到这里了,那颗心也会早晚属于他的。 顾成溪的卧室被安排在萧齐卧室的隔壁,萧齐倒是很想把顾成溪直接带到自己的床上,可是他这个人该君子的时候还是很君子的,这种强迫人的事情萧齐以前做过,但是现在面对顾成溪,他是做不出來的。 顾成溪一件行李都洝接校簿褪撬邓菔笔菦〗有衣服可换洗的。可是在海上漂泊了一天,顾成溪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泡一个热水澡。 萧齐本來给顾成溪找了几件他洝酱┕囊路悄腥说亩袢の队质瓜羝肓偈闭伊思讣┕那液芟不兜某囊拢肴冒娜舜┥洗抛约何兜赖囊路?br /> 顾成溪泡过澡,顶着一头湿漉漉并且还能往下滴水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來,身上果然穿着萧齐曾穿过的衬衣。虽然有些大,但是在萧齐的眼里,顾成溪却穿得格外好看。 顾成溪看到萧齐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还以为是头发上的水滴在地上惹萧齐不高兴了,于是立即说道,“抱歉,我在浴室里洝接姓业酱捣缁谀睦铮灾缓谜庋统鰜砹恕D歉觯乙换岫岣涸鸢训匕宀粮删坏摹!?br />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萧齐说道,“我去找吹风机。”然后可以很自然地帮顾成溪把头发吹干。 但是顾成溪却拦住萧齐,“萧哥,我们能不能先吃饭?我饿了。” 萧齐一想,这的确是自己疏忽了,顾成溪最起码已经有十多个小时洝接谐苑沽耍墒亲约喝匆坏愣紱〗想到。 “好,我们先吃饭。”对于顾成溪能够直接提出他的要求,萧齐还是很开心的,这说明顾成溪已经开始不拿萧齐当外人了。 很快,顾成溪和萧齐就坐在了饭桌旁开始吃饭了。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种人哪怕上一秒他就要饿死了,这一秒有东西可吃的时候他还是会那么的优雅,完全不受饥饿的影响。顾成溪和萧齐都是这样的。 优雅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后天环境养成的,如萧齐;另外一种则是从骨子里显露出的,如顾成溪。 萧齐这辈子阅人无数,此时却也被顾成溪身上散发出來的优雅气质所吸引,不自觉地一直盯(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