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1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1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11部分他,但是却也晚了,“这是清朝的版本啊!你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才把它弄到手的吗?你居然就这样把它给烧了?” 池正新不知道这本书究竟有什么好的,也不想知道。只是池正新很明白,如果他不烧了这本书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杀了邹绍闲的。 “滚!”邹绍闲指着医疗室的大门,连看都不看池正新一眼,“滚!” 第二个“滚”字刚落地,池正新就已经离开了,他根本就不想再在那个医疗室里多待一秒钟。 邹绍闲看着地上的一团灰烬,一阵心痛。真的没有想到池正新会这样做,早知道的话,邹绍闲是怎么样都不会去招惹他的。 这本被邹绍闲时常带在身上的《本草纲目》其实曾经是邹家先祖的收藏品,可惜被邹绍闲那个不争气的父亲卖掉了。邹绍闲在投靠了孟晋扬之后就开始着力寻找这本书,没有想到,这才刚被找到没多久,居然就被毁掉了。 唉,邹绍闲把这本书的灰烬装到一个袋子里,封存起来,然后自己对自己说道,“以后离池正新远一点吧,他和他那个主人是一个货色,总是能够挑出你最在乎的东西,然后毫不留情地把它毁掉。”五十五、惹来的麻烦 五十五、惹来的麻烦 詹烨修抓走孟哲榆的原因很简单,其一就是所有孟晋扬想要的东西,他詹烨修都要第一时间抢到手里,总有那么一样东西是孟晋扬放不下的,那么詹烨修就有了威胁孟晋扬的把柄,当然如果能抓到顾成溪是最好的,可是顾成溪哪有那么容易被抓到; 其二则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詹烨修想要彻底瓦解孟家的势力把孟晋扬占为己有,那么他就要做到足够了解孟家、足够了解孟晋扬,而这个可以让他足够了解的人恰好是孟哲榆而已。 不得不说,当詹烨修看到被抓来的孟哲榆时,他还是非常失望的。 孟哲榆是孟晋扬同父异母的弟弟,按理说应该长得和孟晋扬相像才对,但是事实却不是如此。孟晋扬的脸型很有棱角,让整个人显得特别沉稳和阳刚;而孟哲榆的相貌虽然英俊,但是却显得过于阴柔了一些,应该更像他的母亲。 除了相貌,令詹烨修失望的还有孟哲榆的个性,也实在是和孟晋扬相差了很多。 孟晋扬杀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和吃饭是一个样子的,有一丝的享受;但是孟哲榆杀人的时候,脸上却带着阴狠,唯恐别人不知道他在杀人似的。 毒品这种东西孟晋扬恐怕到死都不会碰,因为孟晋扬足够爱惜他自己的身体;但是詹烨修却发现孟哲榆有毒瘾,并且他被抓来的时候,毒瘾已经犯了很长时间了。 面对危险,孟晋扬一定会很冷静,并且有一种已经掌握了全局的自信;但是孟哲榆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总是在第一时间就亮出他的武器,把他的底牌暴露出来。 越比较,詹烨修就越失望。同是孟家培养出来的人,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詹烨修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把孟哲榆培养成自己心里的那个人,那种性格。也就是说凭借詹烨修的能力,把孟哲榆打造成第二个孟晋扬。 这个想法一出来,詹烨修就觉得以前的玩法都实在是太低级了,玩人就是要玩心,这种想法已经过时了。詹烨修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孟哲榆失去自我,完全变成第二个孟晋扬时的模样了。 詹烨修在热火朝天地实施着他的改造计划,一时间竟完全忘了真正的孟晋扬。 孟晋扬在等,等詹烨修用孟哲榆来威胁他,如果那称得上是威胁的话。 孟晋扬不觉得孟哲榆对他来说有什么大的用处,有他,就不妨用一下;没有他,对事情的整个全局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但是孟晋扬的猎物在眼皮底下被别人抢走了,说什么孟晋扬也是不会放过这个人的。既然詹烨修不来找孟晋扬,那么孟晋扬就要主动去找他了。 在孟哲榆被抓走的第二天,码头处詹家三条船上的军火就被孟晋扬派人毁掉了,这只是小施惩戒而已。只要詹烨修把孟哲榆还回来,那么孟晋扬就可以放他一马。但是直至第四天,詹烨修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孟晋扬也不是非要孟哲榆不可,只是被人掀起了一团火气,不发泄出来总是要憋坏身体的,孟晋扬从来不做对身体有害的事情。 但是在孟晋扬打算再毁掉詹烨修的几条船时,麻烦找上门了。 先前被毁掉的几条船是詹家和本地一个名门望族做的生意,虽然那个家族有些势力,但是孟晋扬根本就没有把它放在眼里。所以那三条船毁了就毁了,他们也只能吃哑巴亏,绝对不会有人敢冒死找孟晋扬的麻烦。 但是没有想到,那家名门望族要的货竟然和国外一个大的势力“冥界”要的货是相同的。詹烨修只是动动嘴,告诉“冥界”他们的货被孟家毁掉了仅此而已,就把一个大麻烦引到了孟晋扬的身上。 孟晋扬做事很缜密,但是却也没有想到这一步。现在也只好敞开大门,迎接这个暂时敌友未定的势力。 此时,孟晋扬坐在客厅里,喝茶。对面坐着“冥界”的主人萧齐。 萧齐如孟晋扬一样,在不动声色地喝着茶,温文尔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却不难让人联想到笑面虎之类的形容词。 今天的事情有些脱离了孟晋扬的控制,首先,孟晋扬没有想到“冥界”的主人会亲自前来;其次,孟晋扬没有想到“冥界”的主人竟然是中国人。 商场如战场,对方的所作所为只要和孟晋扬预想中的存在很大的出入,那么这个战场的结局就有可能被改变。 但是尽管一些事情超出了孟晋扬的预料,从外表看,任何人都看不出来孟晋扬心里的忧虑。这就是战术,就算只有空城计,也要唱得漂亮。 “‘冥界’的主人亲自前来,真是给了我们孟家莫大的面子。”孟晋扬不慌不忙地说着,“不知道萧先生想要如何处理之前的误会?” 孟晋扬一句话就把之前的事情定位在了“误会”上,虽然事实也的确如此。 萧齐品着杯子里的茶,开口说道,“这茶是好茶,只可惜用的杯子不对。孟家的待客之道也不过如此。” 茶是池正新准备的,他也没有想到来的人会是“冥界”的主人,所以用的只是中等偏上的茶杯。而且萧齐用的茶杯和孟晋扬用的茶杯表面上看来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孟晋扬用的却是上等茶杯,就算是行家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看得出端倪。 不用孟晋扬吩咐,池正新就说道,“请萧先生稍等。”过了一会儿,池正新才把萧齐手里的茶撤了下去,换上新的。 萧齐品尝了一下,说道,“味道不对。” 池正新算是看出来了,萧齐就是来找茬的,今天如果泡不出他想要喝的茶,他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池正新再次说道,“请萧先生稍等。”然后就离开,去泡茶。 池正新离开之后,萧齐说道,“你调/教出来的手下不错,有什么调/教秘籍可拿出来与我分享?” 孟晋扬抬了抬眼,吐出了几个字,“巴掌与糖而已。”五十六、要被舍弃了 五十六、要被舍弃了 孟晋扬与萧齐都是王者,睥睨天下,大概生平都没有找到像彼此那样的人竟然可以入得了自己的眼。 所以,彼时,孟晋扬和萧齐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说是英雄惜英雄,一点都不为过。 只不过,英雄也经常看彼此不顺眼。 比如说现在,萧齐在喝了池正新第三次端来的茶后,居然挑衅道,“难道这么大的一个孟家,竟找不出一个能泡出好茶的人吗?” 客人再刁钻,主人也不能翻脸,这就是待客之道。 所以,孟晋扬为了显示出对萧齐极大的尊重,吩咐池正新,“让每个人都泡上一杯茶端过来,我相信总有一杯是适合萧先生的。”孟晋扬在心里说道,你既然喜欢喝,我就让你喝到吐。 萧齐挑眉,好像在对孟晋扬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十分钟后,萧齐面前的桌子上就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茶。并且佣人又搬来了几张桌子,瞬间又被茶杯摆满了。 孟晋扬吩咐道,“阿新,暂时就这样吧。如果萧先生还不满意的话,再接着上,直到萧先生满意为止。” “是的,大少爷。” 萧齐心里明白,孟晋扬这句话有两层意思。 其一,孟晋扬说出直到萧齐满意为止的话,说明他想与萧齐就之前的误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其二,每个人都只泡上一杯茶,却可以“直到”萧齐满意为止,就说明这所房子里孟家人的数量不止面前已经摆出的一百多个茶杯而已。 孟晋扬这样露一半,遮一半,反倒让萧齐拿捏不准此时孟晋扬的实力究竟如何,所以萧齐不敢轻举妄动。 萧齐也是带了人来的,虽然进门之前被人取走了身上的武器,但是如果孟晋扬真的没头脑到向萧齐发难,就算孟晋扬这里有一百来号人,萧齐也可以毫发无损地从孟家撤离,这就是萧齐的实力。 孟晋扬一直在观察着自己的对手。只带了几号人就敢闯孟家的龙潭虎|丨穴,萧齐不简单。 孟晋扬的心里很没底,不是说制不住萧齐所以很没底,而是孟晋扬实在是猜不透萧齐究竟想做什么。如果萧齐想要赔偿,他大可以狮子大开口,孟晋扬这辈子从不缺钱。但是萧齐就这么一直耗着,难道是要和孟晋扬比耐心吗? 一百多杯茶,统一的青花瓷茶杯,说不上好,但是也不能说不好。 萧齐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然后挑出其中一杯卖相最普通的茶。在这一百多杯浓香溢人的茶里,只有这一杯飘散着淡淡的香气,煞有春意,让萧齐的心一下子暖了起来。萧齐品尝了一口,的确清新淡雅,沁人心脾,好茶。 萧齐端着茶杯不愿放手,孟晋扬知道他终于满意了,于是吩咐池正新,“撤。” “是的,大少爷。”不过瞬间,其它的茶杯就被撤走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萧齐说道,“如果不打扰孟少爷的话,我想在这里叨扰几日。” 虽然不知道萧齐想做什么,但是多几个人而已,孟晋扬还是养得起的,“当然可以。萧先生愿意在寒舍入住,是孟家的荣幸。萧先生如果对日常生活有什么要求的话,大可以吩咐阿新去做。” “我只有一个要求。”萧齐举了举手中的茶杯,“每天喝上几杯这样的茶。所以,我特意请求孟少爷,准许这位泡茶高手贴身陪我几天。” “可以。”孟晋扬问池正新,“这是谁泡的茶?” 池正新犹豫地回答道,“回大少爷的话,是顾少爷泡的茶。” 孟晋扬的脸色微变,虽然很快就恢复正常,但还是被细心的萧齐捕捉到了。能让孟晋扬变脸色的人,看来这个顾少爷很不平常。萧齐喝了一口茶,挡住微微上翘的嘴角。 时间走过了几秒,池正新却感觉像是过了几年一样漫长。 终于,孟晋扬说道,“把萧先生的房间安排在顾成溪的隔壁。”就是那个孟晋扬和詹烨修曾经疯狂做/爱的房间。 “孟少爷好像在偷换概念啊。”萧齐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鄙人刚才提出的要求是‘贴身’陪伴。不瞒孟少爷,我非常渴望与这位顾少爷秉烛夜谈。” 孟晋扬的眼中突然杀意毕露,萧齐身后的人立即做好了应战准备,而萧齐则稳坐泰山,不动声色地品着茶。 良久,萧齐说道,“我对男人没兴趣。” 刹那间,孟晋扬的身体周围布满的杀气就不见了,快得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众人的错觉。 孟晋扬知道他已经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萧齐了,没有想到他身经百战,刚才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看来,顾成溪这个人不能留了。 所以,孟晋扬吩咐道,“阿新,安排萧先生入住顾成溪的卧室。” 池正新的双眼瞪得大大的,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十几秒钟后,池正新才说道,“是的,大少爷。萧先生,请跟我来。” 萧齐说道,“我可以自己去寻找这个顾少爷的房间,也许我能够闻香识人恰好进对了卧室,这样才叫做缘分。” 孟晋扬淡然地说道,“萧先生真是好兴致,那就请便吧。” 萧齐离开后,池正新吩咐其他佣人为萧齐带来的人安排住的地方,然后派人远远地跟着萧齐,免得他进入不该进入的房间。 待客厅里只剩下孟晋扬时,池正新终于忍不住问道,“要派人事先通知顾少爷吗?” “不用。”虽然顾成溪早晚都要知道,但是孟晋扬却希望他能知道的晚一些。 池正新站在孟晋扬的身侧,等着他从个人情绪中走出来。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孟晋扬就吩咐道,“去查一下‘冥界’的最新情况,萧齐怕是找了一个借口到咱们这里逃难来了。想要利用孟家的势力,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一想到顾成溪被萧齐当做他留在这里的借口,孟晋扬心里的怒火就足以燃烧掉整个城市! 算了算了,孟晋扬想,反正也是要被舍弃的人了,随他去吧。五十七、事情的真相 五十七、事情的真相 顾成溪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一时间没了反应。 如果没有孟晋扬的允许,顾成溪确定,就算他在这个卧室里待一辈子都不会有人闯进来。所以现在,顾成溪并不担心眼前的人会伤害自己。因为顾成溪相信,孟晋扬是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的。 顾成溪合上手里的书,然后下床,走向站在门口的那个人。 萧齐伸出手,“是你泡的那杯茶吧?很清香。所以我特意想要认识你,我是萧齐,你可以喊我萧哥。” 顾成溪不想随意触碰陌生人,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伸出手和萧齐轻轻地握了一下,并且进行了自我介绍。 萧齐感受着手指上的余温,嘴里默念着刚刚听到的名字,“成溪……潺潺成溪吗?好名字,颇有些滴水成河,厚积薄发的意思。” 顾成溪看着萧齐,突然就对他有了一丝的好感,“当初我的家人恐怕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恐怕’?你也不确定吗?”萧齐的语气很温柔,在面对顾成溪的时候,萧齐无意之中就把自己从平时的高度降了下来,他不想让顾成溪觉得受到了压迫。 顾成溪毫不忌讳地说道,“是的,父母早逝,我也不太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 萧齐没有表现出对顾成溪的可怜,也没有同情,而是很自然地说道,“父母早逝的孩子都比较独立,能够更好地适应未知的改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把我当做一个大哥哥,我很乐意有你这么一个弟弟,毕竟我的父母也很早就过世了,亲情一直是我最缺少的东西。” 一句本来应该是很可怜的话,从萧齐的嘴里说出来却多了一种王者居于高处聊不胜寒的感觉。顾成溪打了一个寒颤,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 顾成溪看似简单,却因过早地接触社会而紧紧秉持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优良传统,所以并没有接萧齐的话茬。 萧齐也觉得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毕竟交朋友也是要一步一步慢慢来的。 “你刚才在看什么书?”萧齐说道,“我要在这里暂住几天,现在却无聊得紧,不如成溪给我推荐几本好书来解闷?” 暂住几天?顾成溪这才仔细观察着萧齐,温和的面相,却是可以称得上是亦正亦邪;挺直的鼻梁,使他整个人都威风了起来;偶尔翘起的嘴角,却可以让顾成溪心惊胆战。 顾成溪想,萧齐必定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否则怎么可能有权力在孟家暂住?自己莫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吧? 存了这个心思,顾成溪对待萧齐就愈加小心,他不想给孟晋扬添麻烦。 “请进。”顾成溪邀请萧齐进屋,然后在书架上挑选了一本书递给他,“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再给你换别的。” “不用,这本书就挺好的。”萧齐拿着书坐在床上,开始看了起来。 顾成溪的卧室很大,所以卧室的另一边摆放着四、五个座椅,但是萧齐却选择坐在床上,顾成溪也不好把人赶下去,毕竟萧齐已经摆出了一副“我在看书,请不要随意打扰我”的姿态。 其实,萧齐还是细心的,毕竟他把刚才顾成溪坐着的位置空了出来,这是顾成溪最喜欢的看书的位置。 顾成溪轻微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也坐在了床上,拿起刚才被放下的书。 两个人坐在同一张床看书,安安静静的,居然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了几个小时,屋子里只剩下书页被翻动时发出的摩擦声。 对于顾成溪来说,这是一种新的人生体验。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一直是他自己在孤寂地看书,屋子里从来都只有他自己的翻书声。如今突然有了另一个人的陪伴,不能否认,顾成溪的心里一直是暖暖的。好像……找到了灵魂伴侣一样。 顾成溪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灵魂伴侣吗?顾成溪偷偷地看了一眼这个几个小时之前才认识的男人,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人做灵魂伴侣也未尝不是一件惬意人生的事情。 萧齐喜欢顾成溪泡的茶,可是孟晋扬却不喜欢,他嫌弃顾成溪泡出来的茶清淡无味;萧齐可以就这样简简单单地看着书陪着顾成溪坐上几个小时,但是孟晋扬那个种马只会陪顾成溪在床上做上几个小时。 坐与做,虽然都会让顾成溪腰酸背痛,但是顾成溪从前者之中得到了精神的满足,后者却总是让顾成溪觉得空虚不已。 萧齐突然抬了眼与顾成溪的视线相交,顾成溪略感尴尬。 “我想喝你泡的茶。”为了缓解顾成溪的尴尬,萧齐这样说道。 顾成溪诧异于萧齐的细心,却也感动于这样的细心。 “好的,稍等。”顾成溪下床端起一个茶杯,开了门走出去,却看到孟晋扬就在不远处站着。 顾成溪走到孟晋扬的面前,问道,“你怎么站在这里?” 孟晋扬没有回答顾成溪的话,而是也问道,“你们在卧室里做什么?为什么那么长时间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们只是在看书而已。”顾成溪肯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测,原来萧齐的确是得到了孟晋扬的准许才敢进自己的卧室的。 孟晋扬的眼睛里明显地写着“我不相信”这四个字,他不相信萧齐那样的人物会陪着顾成溪看了几个小时的书。 顾成溪觉得孟晋扬很莫名其妙,明明是他让萧齐进卧室的,现在他又摆出一副来抓/奸的模样,究竟是在演给谁看的? 顾成溪从孟晋扬的身边走过去,他还要给萧齐泡茶,耽误不得。 “他告诉你的事情,你不反对吗?”孟晋扬抓着顾成溪的手臂,不让他离开。 孟晋扬问的是顾成溪和萧齐暂时睡在一间卧室的事情,顾成溪却以为孟晋扬问的是萧齐要做自己哥哥的事情。 所以,顾成溪回答道,“刚开始觉得不好,可是几个小时相处下来,我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所以,他说的事情,我答应了。” “是吗?”孟晋扬有些失神,“之后几天你们住在同一间卧室里……” “你说什么?”孟晋扬的话还没说完,顾成溪手里的茶杯就摔在了地上,成了碎片。 也许这一刻,碎的不止是茶杯。五十八、有些伤看不到 五十八、有些伤看不到 顾成溪苦笑,自己这是被舍弃了吗?原来如此。 “萧齐还没告诉你吗?”看到了顾成溪的反应,孟晋扬就开始在心里暗自懊悔。可是他再后悔也没有用了,说什么都晚了。 顾成溪转身走回卧室,“杯子碎了,我再去拿一个。” 孟晋扬被顾成溪无视了,所以心里憋着一股火气。他是这个城市的独裁者,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顾成溪有什么资格可以无视他?! “你给我站住!”孟晋扬在顾成溪的身后命令道,语气冷硬却坚定,“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如果是之前的顾成溪,那么他一定会停下来,因为他不想轻易惹怒孟晋扬,免得再受一些皮肉之苦。可是现在,顾成溪离万念俱灰的状态也差不了多少了,所以他没有听孟晋扬的话,而是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卧室。 在走进卧室之前,顾成溪说道,“大少爷,我已经是萧哥的人了,以后你的命令我可以不用听。” 够了!孟晋扬气极了,拉扯着顾成溪的手腕,把他拉进隔壁的卧室里,砰地一声关上门,然后撕咬上他的唇,瞬间疼痛弥漫上了顾成溪的整个身体。 孟晋扬生气,难道顾成溪就不生气吗?!所以,顾成溪毫不犹豫地合上牙齿,咬破了孟晋扬的舌头,只听他一声闷哼,从顾成溪的嘴里退了出来。 “啪!” 一声脆响之后,顾成溪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脸,然后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挨打。 “你滚!”孟晋扬的一只手掌贴着墙壁,另一只手则指着卧室的门,“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一行血从孟晋扬的手心里流出来,顺着墙壁一直往下淌。 顾成溪被吓了一大跳,这一巴掌如果是打在自己脸上的,恐怕自己的命已经没了。顾成溪不是没挨过孟晋扬的打,所以这一次孟晋扬会放过他而做出把手掌拍在墙上的举动,已经足够让顾成溪吃惊几天的了。 看着那些已经不停流出来的血液,顾成溪有些不忍,他还是爱孟晋扬的,就算孟晋扬想要舍弃他,但是这一刻,他依旧是爱着孟晋扬的。也许这样的想法很贱,但是顾成溪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如果孟晋扬的这一巴掌真的拍在顾成溪的脸上,那么顾成溪就有理由头也不回地走掉,可是现在…… 唉,算了算了。顾成溪无奈地想,既然爱了,那就爱到底吧,就算会为了孟晋扬粉身碎骨,他也不后悔,谁让孟晋扬总是能揪着他的这颗心呢! 顾成溪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帕,然后扳过孟晋扬的手,替他把伤口清理干净。 孟晋扬前一秒钟还在叫嚷着让顾成溪滚蛋,可是现在却老老实实地任顾成溪为自己清理伤口。孟晋扬的脑海里甚至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念想:如果时光可以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处理完手上的伤口,顾成溪靠近孟晋扬的嘴巴,然后说道,“把嘴张开,把舌头伸出来。” 孟晋扬的脸色黑了几层,他这是被顾成溪当成一只狗了吗? 天地良心,顾成溪可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只不过当孟晋扬真的张开嘴,伸出舌头的时候,他还是憋不住笑了出来。 这样的孟晋扬,只有他顾成溪才能够看得到。蓦地,顾成溪竟然觉得很满足。呃,顾成溪不由得鄙视自己,这是被虐得太轻的缘故吗? 顾成溪看了一眼孟晋扬的舌头,说道,“还好,伤口不是很深。” 话音刚落,顾成溪又被孟晋扬吻上了。不过,这一次孟晋扬的吻格外温柔。一股咸咸的味道在顾成溪的嘴里四散开来,那是孟晋扬血的味道。 然后顾成溪就感觉到了什么东西在顶着自己,看来孟晋扬又没有节操地发/情了。 “不行。”顾成溪阻止孟晋扬的手,“萧哥还在隔壁。” “萧哥?”孟晋扬没有忘记,这两个字也是他刚才气极了的原因之一。 顾成溪感觉到从孟晋扬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孟晋扬早已发现,其实顾成溪的性格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那一种。为了避免刚才那种事情再次发生,所以,孟晋扬打算主动示弱。 “舌头被你咬破了,你不该补偿我吗?”孟晋扬一边舔着顾成溪的耳垂,一边则又把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 果然,顾成溪虽然还是有些抗拒,但是却没有再推开孟晋扬了。 “我的嘴巴也被你咬破了。”顾成溪说道,“其实我也不欠你什么。” 孟晋扬刚想加重手上的力道,可是却又害怕再惹顾成溪抗拒,于是说道,“我的手还受伤了,所以你还是欠我的。” “好吧。”顾成溪刚想认命,但是又想到,“你已经把我给萧哥了,难道你已经忘了吗?” “你是故意要惹我生气的吗?”孟晋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顾成溪摇头,眼中带着期冀,看着孟晋扬,“我不是在惹你生气,我只是在等你开口说你在乎我,说你不想丢了我,说你爱我。” 孟晋扬突然推开顾成溪,“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早已经说过了,我是不会爱你的!” 顾成溪看着孟晋扬,眼睛里藏着各种复杂的情绪,“你真的没有一点点的爱我吗?只是一点点而已。” “没有!”孟晋扬斩钉截铁地说道,眼里带着就算是笨蛋如顾成溪也能看得懂的决绝。 “是吗……我知道了。”顾成溪转身,离开这个房间,再也没有一丝的留恋。 什么要爱到底?什么要为了孟晋扬粉身碎骨?顾成溪嘲笑自己,孟晋扬根本就不在乎,不是吗?!从头到尾,他顾成溪就是一个大傻瓜!不仅赔了身,如今又赔了心! 卧室的门被关上了,顾成溪离开了。 孟晋扬被绑着手帕的手渐渐地抚上了自己的心脏。为什么,它这么疼呢?明明受伤的只是手啊,为什么心脏会疼得如此厉害?孟晋扬不明白。五十九、谁是谁的替代品 五十九、谁是谁的替代品 顾成溪回到卧室里,才发觉自己忘了给萧齐泡茶了。于是顾成溪走到桌边,拿起一个杯子又要往外走。 “不用出去了,我已经不想喝茶了。”萧齐不是没有听见隔壁孟晋扬发火以及拒绝的声音,所以萧齐不想让顾成溪出去面对他现在不想再看到的人。 听到萧齐的话,顾成溪不仅没有觉得尴尬,反倒是为萧齐能够这样细心而感动。顾成溪突然想到,萧齐应该是很有能耐的一个人吧?不知道他能不能带自己离开这里呢? 顾成溪看向窗外,天又快要黑了,他真的是很讨厌这里。一天又一天的,天亮了,然后天又黑了,无休无止,好像要消磨尽顾成溪本就短暂的生命。 反正孟晋扬已经说过他绝对不会爱自己了,所以,顾成溪想,那就找个机会离开这里吧,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 可是一想到要离开这里,离开孟晋扬,顾成溪的心就开始疼了起来。 “呼……”顾成溪大口地喘着气,想要缓解胸腔里的那股郁闷之气,但是却毫无作用。 萧齐下床,走到顾成溪的身边,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不舒服吗?” “还好。”顾成溪凝视着萧齐的眼睛,恳求道,“萧哥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 萧齐有这个打算,但是他没有想到顾成溪会问得这么直接,所以反应了几秒钟。 看到萧齐被吓到的模样,顾成溪立即说道,“对不起,是我太强人所难了。” 想来也是,萧齐与孟晋扬肯定是合作关系,萧齐怎么会为了一个小小的顾成溪而得罪那个高高在上的孟晋扬呢?嗬,顾成溪不由得在心里嘲笑自己的幼稚与天真。刚才有那么一瞬间,顾成溪还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救星。 看着顾成溪脸上的表情由希望变成失望,然后又带着些许的自嘲,最后则变得无所谓,萧齐突然就觉得这个人实在是有意思极了,反正自己也对他很有好感,不如带回去先养着也好。虽说萧齐之前没有碰过男人,但是却也不代表他不会为了顾成溪破例。 但是在带着顾成溪离开之前,萧齐必须要问清楚一些事情,以绝后患。 “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萧齐问道。 萧齐不得不承认,他是在盘问顾成溪,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顾成溪是不是孟晋扬特意为了对付他萧齐而准备的色/诱武器。萧齐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冥界”的主人,靠的可不仅仅是一双沾满了血腥的手。萧齐缜密的心思,恐怕就连孟晋扬都是比不上的。 顾成溪先是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只是这简单的动作,就让萧齐起了杀意。也许顾成溪真的是孟晋扬特意给他准备的,否则他们怎么会恰好就在隔壁的房间里闹决裂?难道不是想要表演给他听的吗? 顾成溪没有感觉到危险,而是说道,“你和孟晋扬认识,那你大概是他的生意伙伴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萧齐看着顾成溪脸上的那一双澄澈的眸子,突然想要冒一次险。萧齐希望他这一次的冒险是值得的。 “舍得离开这里吗?”萧齐看得出来,顾成溪对孟晋扬的感情不是假装出来的,这一点让萧齐的心里很不舒服。 顾成溪艰难地点着头,然后苦笑道,“不舍得,我又能如何?” 看到顾成溪皱着眉头,萧齐很自然地抬起手想要抚平那个“川”字,可是当手指接触到顾成溪细嫩皮肤的那一刻,萧齐却像是触电般地立即把手收了回来。 “怎么了?”顾成溪担忧地看着脸色突变的萧齐。 “没事。”萧齐把手背在身后,暗暗地甩了甩,“我决定要带你离开这里。” “当真?”虽然不舍得离开孟晋扬,但是当顾成溪听到自己可以离开这里时,他还是很高兴的。 “当真。”萧齐说出来的话,就算是口误,他也是会说到做到的。更何况,萧齐此时是真的想要把顾成溪养在自己的身边的。 “可是……”顾成溪还是觉得提醒一下萧齐比较好,“你带我离开是一定会得罪孟晋扬的,你确定你还要管我这个闲事吗?” “我确定。”为了刚才顾成溪露出的那个笑容,萧齐也确定,他一定会把顾成溪带离这里的。 顾成溪真的很受感动,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孟哲榆竟然还有第二个人愿意为了自己而得罪孟晋扬。 “谢谢你,萧哥。”除了一句简单的谢谢,顾成溪真的不知道还要说什么才能表达此刻自己心里的那种感激之情了。 萧齐开玩笑地说道,“把你带出去之后,你只用每天给我泡上一杯茶,就算是感谢我了。” “没问题。”顾成溪郑重地说道,“萧哥,只要你不嫌弃,我顾成溪愿意把你当做知己一辈子。” 知己吗?萧齐不满意这个身份的限定,但是对于才认识了一天的两个人来说,这已经是相当好的进展了,所以萧齐并没有表示什么异议。 “我有一个要求。”萧齐说道。 “萧哥你说。”顾成溪现在一心想要离开这里,不管萧齐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很简单,”萧齐说道,“在离开之前,不管我要你做什么,你都要配合我。你也知道孟晋扬不好对付,我总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免得为你将来的生活留下什么后患。” 不知不觉之间,顾成溪再次被萧齐的细心感动到了。萧齐竟然已经开始为他以后的生活考虑了,顾成溪能不感动吗? 和孟晋扬比起来,现在在顾成溪的心里,萧齐就是好男人的代表,是值得信任的人。 其实顾成溪也明白,不能随便相信一个刚刚认识的人。但是生活已经这么不容易了,顾成溪如果再不为自己找一个精神上的依靠,他真的害怕自己会撑不下去。 更何况,萧齐能为顾成溪考虑到这种地步实属不易,顾成溪不挑食,所以也不挑人,不过是一个精神支柱而已,萧齐出现得恰是时候。六十、被救了一命 六十、被救了一命 咚!咚!咚! 卧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池正新在门外说道,“萧先生、顾少爷,晚餐时间到了。大少爷邀请两位去楼下餐厅用餐。” 顾成溪暗想,事情有些不对劲。因为在这之前,顾成溪一直都是在卧室里吃饭的,哪里用得上去餐厅,看来孟晋扬今天晚上是不会轻易让他好过的。 萧齐不知道之前的情况,所以不了解为什么顾成溪忽然变了脸色。但是经验丰富如萧齐,是绝对不会对接下来的这一顿晚餐掉以轻心的。鸿门宴,他萧齐闯的还少吗? 顾成溪和萧齐结伴来到餐厅,孟晋扬已经在那里等候十多分钟了。 孟晋扬的手上还缠着手帕,萧齐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却还必须要开口关心一下,“孟少爷的手是怎么了?” 孟晋扬看了一眼顾成溪,然后说道,“谢谢萧先生的关心,小伤而已,就不劳烦萧先生费心了。” 不就是不想让萧齐多管闲事吗?还非要拐个弯才能把(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