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7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7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7部分顾成溪失神地说道,“是你说的,不许我喜欢你;是你说的,我只是一颗棋子;是你说的,不许我离开。可是你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我全都要听你的?” 孟晋扬的眼神很清明,好像早已考虑好了顾成溪的问题,“因为我是这个城市的独裁者,就这么简单。听我的话或者是死亡,是这个城市的人必须要做的选择题。” “是吗?”顾成溪看了看右边的那扇墙,墙的那边是小雨的卧室,然后非常肯定地说道,“那我只好选择第二个了。” 顾成溪不是要自杀,他只是想吓走孟晋扬。但是没有想到,顾成溪只是眨了眨眼睛的瞬间,孟晋扬就把他手里的枪夺走了。 顾成溪张大了嘴巴,好像不相信手上的枪这么容易就被抢走了,可是现实的确是这样。这就是孟晋扬的实力吗?顾成溪第一次觉得害怕,原来自己真的惹到了一个不能轻易惹的人。顾成溪盯着右边的墙,也是第一次终于有了绝望这种情绪。 孟晋扬把枪里的子弹卸下来,然后把空枪扔给顾成溪,“还给你,玩具枪。” 顾成溪把所谓的玩具枪放进口袋里,然后走近孟晋扬,整理着他的衣服领子,讨好地说道,“不要生我的气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会听你的话,一定不会离开你的。” 孟晋扬不说话,也不动一下,明显地在等顾成溪的下一步。 顾成溪看着孟晋扬的眼睛,像是要被那墨黑的颜色吸引进去了,于是不自觉地吻上孟晋扬的唇,依旧温柔。 顾成溪的舌尖一直在孟晋扬的唇上描画,不肯探进去。孟晋扬在忍了半分钟后,终于用自己的舌头发动攻击,不给顾成溪留下任何的退路。 就这样吧。顾成溪在心里想,拼不过,也打不过,本事也没有人家的大,不妥协还能怎么办? 所以,当顾成溪被孟晋扬抱起来放在床上的时候,顾成溪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反正也不会怀孕,随他去吧。 虽然抱着这样的想法,但是顾成溪仍旧被孟晋扬折腾个半死。虽然有些时候忍着不叫,但是顾成溪的嗓子还是哑了。 孟晋扬好像攥着一股劲,非要把顾成溪做死在床上,免得他会从自己的身边逃开。 最后的最后,当孟晋扬终于停下来的时候,顾成溪已经昏昏醒醒了很多次,半条命都快没了。 顾成溪嘶哑着嗓子问道,“解气了?” 孟晋扬的眼神不再冰冷,反而带着一丝笑意,揶揄地说道,“还有精力?” 顾成溪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摇了摇头,“没了。好累。” 孟晋扬难得好心地抱顾成溪去浴室,还亲自给他清洗,只不过在清洗的过程中又忍不住折腾了他一次。 重新躺回到床上的时候,顾成溪已经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迷迷糊糊之中,顾成溪感觉到孟晋扬抱着自己入睡,那灼热的皮肤,顾成溪一辈子都忘不了。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 身边的那个位置已是凉凉的,孟晋扬恐怕早已起床了。顾成溪下床,先在浴室里找了一圈,又走出自己的卧室,看到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早餐,却唯独不见孟晋扬的身影。 打开门,门口也看不见池正新以及其他的人,看来孟晋扬的确是走了。说是今天早上走,就今天早上走,的确说话算数。 顾子雨也已经起来了,“哥,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没什么。”顾成溪关上门,问弟弟,“睡得好吗?脑袋疼吗?” 顾子雨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这样问自己,只是回答到,“睡得挺好的,一夜无梦。脑袋不疼。” “那就好。”顾成溪去了卫生间,洗漱之后坐在饭桌旁。 面对着这么多的美食,顾成溪却没有什么食欲,也许是被孟晋扬折腾的。 “哥,你买这么多的早饭做什么?”顾子雨已经开始吃了,“味道不错啊,在哪儿买的?” 顾成溪想,兴许是孟晋扬让他们家的厨师做的,外面哪能随意买得到,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顾子雨也没打算真的知道这些早饭是在哪儿买的,脑子一打岔,又问道,“戎皓龙和凌溪还没回来吗?” 顾成溪摇头,“他们被一些事耽搁了,也许一会儿就回来了。” 话音刚落,门口又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顾成溪的心瞬间悬了起来,难道是孟晋扬又回来了?三十四、转了一圈回到原点 三十四、转了一圈回到原点 顾成溪的手下意识地摸进口袋里,结果发现手感不一样了。 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顾成溪看到的是一把银色的手枪,很方便携带,里面装满了子弹。用手掂量了几下,感觉到整个枪身格外轻巧,说实话,顾成溪很喜欢这把手枪。 这是孟晋扬走之前特意留给顾成溪的,手枪上还粘着一个小字条:送给文弱书生顾成溪。 孟晋扬的字纵横恣肆、刚劲强健,果真字如其人,都是一样的霸道,不给别人留下丝毫的余地。 不经意间,顾成溪看到字条上还有别的印迹,应该是孟晋扬在上面的一张纸上写字的时候留下的,而且模模糊糊的居然还是能看出一个“顾”字来。 第一遍觉得写得不好,所以就撕掉重写吗?顾成溪忍不住笑了,原来孟晋扬也有这么幼稚和较真的时候。 在顾成溪傻笑的时候,刚刚开门的人已经走了进来,这次是戎皓龙和凌溪。 凌溪问顾子雨,“你哥在傻笑什么呢?” 顾子雨摇头,“不知道。兴许是受刺激了。” 顾成溪听到凌溪的声音就回魂了,立即问道,“你们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有没有受伤?” 凌溪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没受伤,但是快要累死了。特别是我的腰,都快折了。” 戎皓龙从厨房里拿出一个盘子开始吃早餐,“谁让你不听我的,这种事情我很有经验,早就告诉过你,你那个姿势一定会伤到腰的。” “马后炮!”凌溪踢了戎皓龙一脚,“下次换你来!我看你的腰疼不疼!” 顾成溪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刚才这两个人的意思莫非是…… 这、这、这也太快了吧?顾成溪是觉得凌溪这个少年不错,配戎皓龙也正合适,可是,能不能不要发展得这么快啊? 顾成溪突然觉得自己和弟弟的脑门都在发光,上面写着“电灯泡”这三个字。因为客人的打扰,所以主人才不得已去旅馆解决生理问题吗?顾成溪在考虑,要不要和弟弟离开这里。 凌溪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吓醒了正在乱想的顾成溪。 “感冒了?”戎皓龙递给凌溪一杯热牛奶,“喝了之后去洗个热水澡,下一次你就不用跟着我出任务了,我早就用不上你了。” 凌溪端着牛奶的手突然松开了,玻璃杯摔在地面上碎成了一片一片的,牛奶也四溅开来。 “你……这是要赶我走?”凌溪的双眼红了,加上那一副楚楚动人的相貌所以显得格外可怜。 屋子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住了。 顾成溪不太明白他们两个人是怎么了,而顾子雨一脸事不关已的酷酷模样,自顾低着头吃自己的。 戎皓龙则觉得很不对劲。 很多人对待感情都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是戎皓龙不一样,他是警察,还是刑警,他必须要洞悉每一个人的想法与心思,这样才能在每一场的斗争中都取得胜利。 所以,戎皓龙看出来了,凌溪对自己的感情不一样。但是不管凌溪对他的感情如何,戎皓龙还真的没有赶走凌溪的打算,都是可怜人而已,家里也不过是吃饭的时候多副碗筷,戎皓龙没有必要不给他留条活路。 因此,戎皓龙说道,“你想多了,你乐意待在这里多久就可以待多久,我绝对没有意见。” 本来是一句好话,愣是让戎皓龙说出了那种“你想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的意思。顾成溪在一旁都急了,一个劲儿地朝戎皓龙使眼色,但是戎皓龙不明白他的意思。 凌溪的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我知道了,那我就不再这里打扰你们了。再见!” 凌溪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扔在戎皓龙的身上,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家。 顾成溪催促着戎皓龙,“傻愣着干什么?!去追呀!” “不用,他无处可去的时候就会回来了。”戎皓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钥匙,然后把它放进口袋里,露出一个洞悉一切的表情,“凌溪昨天晚上故意引我出去,现在又想故意引开我,我倒要看看一会儿究竟是哪个大人物要来。” 听到戎皓龙的话,顾成溪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像是一根紧绷着的弦毫无预兆般地断开了,令他措手不及。 良久,顾成溪说道,“你想多了。” “是吗?”戎皓龙突然靠近顾成溪,长吸一口气,“一股血的气味,你确定没有别人来过吗?” 戎皓龙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只见顾子雨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离我哥远一点!” 戎皓龙吐出一口血水,也不反击顾子雨,只是看着顾成溪,问道,“就这么喜欢他吗?值得吗?” 顾成溪摇了摇头,“你别管了,好吗?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怎么处理好?”戎皓龙嗤笑,“凭你脖子里的吻痕还是你口袋里的那把枪?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因为你,孟晋扬才留我一条命?” 如果现在有一个洞,顾成溪真的想钻进去,永远都不出来。 太丢人了,顾成溪不明白,戎皓龙是自己的好友,但是他怎么能当着小雨的面儿说这种话?以后自己这个做哥哥的脸面要往哪儿放? “砰!”又一声大力的发泄似的关门声,是顾子雨出去了,亦或是离家出走? 顾成溪立即站起来,想要去追小雨,但是被戎皓龙拦住了。 “够了!”顾成溪真的受不了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在逼我!我只是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难道就不行吗?!” 戎皓龙知道自己刚才做得有些过分,但还不是被顾成溪脖子里的吻痕刺激到了。 认识到错误的戎皓龙说道,“我去帮你找小雨回来,你待在家里哪儿都别去。” 又一个人离开了,只剩下顾成溪独自坐在客厅里,听着钟声滴滴答答走路的声音,分外孤寂。 蓦地,顾成溪落在地面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的脚。 孟晋扬站在顾成溪的面前,不带任何命令语气地说道,“跟我一起离开这里。”三十五、感情的漩涡 三十五、感情的漩涡 顾成溪抬起头,看着孟晋扬的眼睛,“小雨不会有事的,是吗?戎皓龙和凌溪也不会死,是不是?” 孟晋扬点头,“只要你想,他们就可以活着。” “我当然想他们活着。”顾成溪站起来,“我们走吧。” 孟晋扬的目光似箭,直射入顾成溪的心房,“以后还想离开我吗?” 顾成溪摇头,“不想了,离开你好像比待在你的身边还要累。” 孟晋扬的嘴角微翘,带着诡计得逞后的得意,“知道就好。” 顾成溪看到了孟晋扬奸诈的微笑,可是看到了又如何,知道是孟晋扬在背地里耍花招又如何,斗不过终究还是斗不过。 门口站着的依然是池正新,干干净净的模样,怎么样也让人猜不到他居然是这个城市的独裁者最信任的人。 池正新对顾成溪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问孟晋扬,“大少爷,刚才的命令要发布下去吗?” 孟晋扬墨黑色的眼睛看着顾成溪,“你说,要不要发布下去?这次,我听你的。” 这又是什么游戏? 顾成溪猜不出来,也没有力气去猜,所以无所谓地说道,“发吧。” 池正新立即对着一个通讯器说道,“传大少爷的命令,取消对戎皓龙和凌溪的追杀,另外派人保护顾子雨。” 听到池正新的话,顾成溪才明白原来自己刚才的决定差点害死他们三个人。顿时,顾成溪心里的畏意油然而生,心惊胆战。 孟晋扬温柔地抚摸着顾成溪的脸,却十分无情地说道,“以后,我让你考虑的问题,你一定要认真考虑,明白了吗?” 顾成溪的脸色发白,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只是条件反射般地回答道,“明白了。” 孟晋扬很满意顾成溪的反应和回答,所以给了顾成溪一个吻作为奖励,然后牵着顾成溪的手下楼,坐进已经等了很久的车里。 顾成溪觉得自己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小了,明知道孟晋扬是故意这样做的,可是自己却依旧被吓得半死。 有些人就是那么有魔力,让你心甘情愿地听他的话,至死不渝。孟晋扬就是这种人,所以他才是这个城市的王者,而顾成溪只不过是他脚边一只可怜的小虾米而已,如果反抗,就只有被吃掉的份儿。 顾成溪猜想,自己是不是瞬间老了几十岁,不然的话,为什么自己总是觉得如此之累呢? 无意识地闭上眼睛,顾成溪的脑海里竟然闪过孟晋扬的脸庞。这是什么情况?! 顾成溪立即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那个混蛋,孟晋扬还是那么地精神,寒气逼人,真是让顾成溪不爽至极。 突然,天旋地转,顾成溪被孟晋扬抱进了怀里,和昨天晚上一样,顾成溪还是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 孟晋扬把顾成溪的脑袋按进自己的胸膛里,“睡觉。” 顾成溪明白,孟晋扬不就是害怕自己记着路两边的标志,以后会逃跑吗?切,想的真多! 反正顾成溪也累了,睡就睡吧。听着孟晋扬强有力的心跳声,顾成溪莫名地觉得安心,于是很快就睡着了。 家里的门开着,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戎皓龙知道,顾成溪走了,也许是被孟晋扬带走的。 “这个结果,你满意了?”戎皓龙问身后的凌溪。戎皓龙本来是出去找小雨的,但是小雨已经回了他自己的家,戎皓龙却在回来的路上发现凌溪在跟着自己。 凌溪睁大了迷茫的双眼,“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戎皓龙锐利的眼神里充满了失望,然后指着门说道,“你走吧,这次我是真的要赶你走了。” 凌溪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伤悲,反而有很多的释然,“我回来也只是想向大哥告别而已,多谢大哥这一段时间的照顾。花费你的钱,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还给你吧。大哥,再见。” 戎皓龙没有想到凌溪居然是回来和自己告别的,所以来不及反应。待戎皓龙终于意识到凌溪要离开的时候,凌溪早已不见了踪影。 “全都走吧!一个都别回来了!”戎皓龙怒火冲天地把桌子上的盘盘碟碟全都摔在地上,然后躺在沙发上,自生自灭。 离开了戎皓龙的家,凌溪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倚车而立的池正新,“来接我的吗?” 池正新点头,“跟我回去吧,大少爷已经决定不再追杀你了。只要你回去,老老实实地接受家法,火狐依旧是火狐。” “你真的觉得孟晋扬会放过我吗?”凌溪苦涩地笑了,“你明知道我回去之后会是什么下场,你还要坚持把我送回他的身边。哥,你真狠心。” “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如果不是大少爷有心放过你,你觉得凭你的两把刷子真的能从大少爷的眼皮底下溜走吗?”池正新把凌溪抱进怀里,“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是不会害你的。” “亲人吗?五年了,我等到的永远是这么冰冷的两个字。”凌溪突然抬起头,吻上池正新的唇,却在下一秒就被推开。 池正新眼里的温柔还在,只是少了很多,“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弟弟。不要再想这种没有将来的事情。” 凌溪抓着池正新的衣领,发疯地吼道,“我和你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总是要用亲人的身份把我推开!为什么!” 池正新坐进车里,把凌溪关到车外,“你想玩感情游戏,还是去找戎皓龙吧!五年了,我没回应,所以你才永远都玩不够吗?” 凌溪失神地说道,“哥,你真的以为只有五年吗?我骗戎皓龙我只有十五岁,可是哥难道不知道我已经二十四岁了吗?十多年的感情了,哥,难道你还以为我只是在逗你玩吗?” 池正新不想听,于是再次忽视凌溪的告白,冷淡地问道,“最后一次机会,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要!”凌溪坐上车,绝望地说道,“也许我死在孟晋扬手里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我对你的爱是真的。” 池正新的心咯噔一下,然后认真承诺道,“我是不会让你死的。”三十六、一物换一物 三十六、一物换一物 顾成溪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没有想到这么好的一个白天,竟被自己睡过去了。顾成溪有些不懂,自己究竟是何时变得如此懒惰? 屋子里的灯被打开,顾成溪下意识地捂着眼睛。 “醒了?”孟晋扬坐在顾成溪的身边,用手抚摸着他的额头,“你发烧了,所以才睡了这么长时间。” “发烧?”顾成溪还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生病了,“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孟晋扬墨黑色的眼睛突然闪了一下光,只见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在顾成溪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我才应该说抱歉,毕竟昨天晚上是我没有替你把那里清理干净。” 顾成溪已经后悔刚才对孟晋扬说了“抱歉”。想来也是,像孟晋扬这种人,不是他的责任,他才不会为此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顾成溪突然觉得气闷,于是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孟晋扬。 得不到想象中的反应,孟晋扬也自觉无趣,于是把刚才佣人送进来的饭菜端在手里,想出了一个新的折磨顾成溪的好方法,那就是喂他吃饭。 “面对着我。”孟晋扬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在和别人讲话的时候背对着对方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孟晋扬把顾成溪看得很透彻,所以他知道,当顾成溪听到自己的话后,他一定会转身的,因为他的教养不允许他做出这种不礼貌的行为。 果然,顾成溪很快便转过身,面对着孟晋扬,并且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样听话的顾成溪总是能让孟晋扬的情绪瞬间失控,但是他忍住了,他不能在顾成溪的面前表现出他的失控。 孟晋扬举起手里的勺子,然后放在顾成溪的嘴边,“来,张嘴,我为你吃饭。” 顾成溪坐了起来,然后抬了抬自己的手臂,“这双手还能用,所以就不劳烦大少爷您费心费力了。” 孟晋扬的脸色沉了下来,眼里的笑意也不见了,“张嘴。” 顾成溪的眼里写着“不甘心”这三个字,但是犹豫了很久,他还是张开嘴,吃掉被孟晋扬送到嘴边的食物。 孟晋扬亲了亲顾成溪的唇角,“不错,很听话。” 顾成溪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一个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在肉里,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原来,孟晋扬需要的还只是一个听话的棋子而已。 吃完孟晋扬喂的食物,顾成溪觉得身上的力气已经回来很多了,这才有精力看看周围的环境。 “这不是你的卧室。”顾成溪很肯定地说道。 “不是告诉你,我被孟哲榆和孟宏瑞联手赶出来了吗?你应该相信我。”孟晋扬上床,坐在顾成溪的身边,然后把他抱进怀里,“这里是我几天前就打算送给你的天堂乐园。现在我无处可去,只好在你这里借助几宿。” 顾成溪才不信孟晋扬说的话,但是,“送给我的?房产证呢,拿来。” 孟晋扬愣了一秒钟,他大概没有想到顾成溪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你等着,我这就拿给你看。”孟晋扬下床,走了出去。 顾成溪看到自己的外套挂在不远处的墙上,于是下床走近它,把手插进口袋里,枪还在,真的是太好了。 “你在做什么?”孟晋扬的眼睛里带着怒火,语气却格外平静。 顾成溪猜想,孟晋扬大概又以为自己要逃走,所以刚才才故意把他支走的。 “我只是摸一摸那把枪,看它还在不在口袋里。”顾成溪讨好般地说道,“那毕竟是你送给我的第一样东西,我不想失去它。” 孟晋扬的脸色果然缓和了不少,“送给你的东西就永远是你的,我是不会收回的,你大可以放心。” 孟晋扬把房产证递给顾成溪,“这才是我送给你的第一样礼物。” 顾成溪打开它,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顾成溪的心里大喜,甚至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换成了“顾子雨”这三个字。 顾成溪想,不管用什么方式,自己在死之前总算是能给弟弟留下一些值钱的东西了,这就好。 “喜欢吗?”虽然孟晋扬能够看到顾成溪眼里的欣喜,但是他还是想要再确认一遍。 顾成溪点头,“喜欢。谢谢。” 虽然喜欢,但是顾成溪的态度还是那么的不冷不热,真是让孟晋扬觉得气闷不已。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表示吗?”孟晋扬指着自己的唇,“天冷了,这里总是干干的。” 顾成溪的视线终于离开房产证,然后落在孟晋扬的唇上。一个吻换一栋大房子,也值了。 于是顾成溪毫不犹豫地吻上孟晋扬的唇,脑子里想的全是:小雨,哥哥给你换来的房子,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孟晋扬的手刚刚探进顾成溪的衣服里,就听见了敲门声,“大少爷,是我,阿新。” 只是瞬间,孟晋扬眼里的狂热就不见了,转而代之的还是那一抹墨黑的平静。 “你休息吧,我就不就陪你了。”孟晋扬放开顾成溪,转身离开卧室。 顾成溪无奈地看着自己高耸的欲望,不理解,为什么孟晋扬总是可以这么轻易地抽身? 孟晋扬走出卧室,问池正新,“什么事?” 池正新小声地说道,“半个小时之前,二少爷和芮季屿见了一面。” 孟晋扬的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吗?我还真的是高估他们了。阿新,你告诉季屿,让他悠着点玩,别那么快就玩砸了我们的新游戏。” 池正新答应着,然后又问道,“大少爷,您准备怎么处罚火狐?” 孟晋扬盯着池正新的眸光飞快地闪了一下,“按家法处置。怎么,你有异议?” “阿新不敢。”池正新弯下腰,恳求孟晋扬,“大少爷,请您看在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份上,饶了火狐这一次吧。” 孟晋扬露出一个恶魔般地笑容,“五年前,他把感情这个游戏玩到我头上的那一天,他就该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个下场。”三十七、过去的事情终要放下 三十七、过去的事情终要放下 凌溪的话还在池正新的耳边回响,“也许我死在孟晋扬手里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我对你的爱是真的。” 池正新也没有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他是不会让凌溪死的。 突然,池正新跪在孟晋扬的面前,问道,“大少爷,您不是一直想知道火狐心里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吗?” 孟晋扬深邃的眼睛看着池正新,“怎么?瞒不下去了?我以为你打算再瞒一个五年。” 池正新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大少爷,您早就知道了?” 孟晋扬把池正新从地上扶起来,“我没有责罚你的意思,但是我是不会饶了凌溪的。” “什么?”池正新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疑惑,“大少爷,您刚才说了火狐的名字……” 孟晋扬好似也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回复了平常的模样,“从现在开始,‘凌溪’名字的禁忌就被废除了。” 池正新明白了,看来大少爷是真的放下凌溪了。 五年前凌溪为了让池正新吃醋,故意和孟晋扬亲热,却在床上错叫了池正新的名字,这是孟晋扬五年来都难以释怀的事情。这也不见得孟晋扬有多么喜欢凌溪,只是一根刺而已,长得时间久了,越来越深,再拔就难了。 可是现在,大少爷竟然主动剔除了这根刺,池正新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是因为顾少爷吗?” 孟晋扬的心情好像很好,半开玩笑地说道,“你猜呢?” 孟晋扬的想法岂是池正新可以乱猜的,所以池正新很保守地说道,“我猜不到。” “你呀……”孟晋扬揉了揉池正新的头发,“如果有凌溪一半的胆量就好了。” 池正新不太明白孟晋扬的意思,他的胆子不小啊,这些年不论做什么事情,他池正新的手从来都没有抖过一下,难道他的胆子还不大吗? 殊不知,孟晋扬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同样是一起长大的伙伴,凌溪就敢在五年前故意勾引孟晋扬,但是池正新到现在和孟晋扬说话都还是中规中矩的;凌溪敢在得罪了孟晋扬之后拔腿就跑,但如果是池正新,他一定会主动跪下来请求孟晋扬的惩罚。 孟晋扬的心情真的是难得的好,于是对池正新说道,“其实,你在我的面前可以实话实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像小时候一样。” 池正新的鼻子酸酸的,这是多长时间了,他终于听大少爷提到了“小时候”,他本以为大少爷是最讨厌小时候的。 一个在十一岁就开始杀人的孩子是不会在长大了之后还怀念他的“小时候”的,更何况这个孩子杀掉的还是他至亲的人。 “大少爷……”池正新鼓起胆子说道,“放过凌溪好吗?这五年来,我从来没有回应过凌溪的感情,我相信这已经是对凌溪最好的惩罚了。” 孟晋扬毫不犹豫地说道,“那就只关他一个月,杀杀那个小子的威风。” 池正新没有想到结果会这么好,于是激动地说道,“谢谢大少爷!”要知道按照孟家的家法,敢从孟家逃出去的人,四肢是会被废掉的。 孟晋扬突然问道,“凌溪不是有一个新目标叫做戎皓龙吗?他怎么样了?” 池正新回答道,“凌溪对我说过,戎皓龙是个好人,所以他玩着挺没劲的。” 孟晋扬的嘴角翘起,笑得像个恶魔一般,接着吩咐池正新,“这么漂亮的一句话,一定要让戎皓龙知道。” “好的,大少爷。”池正新觉得很无奈,这个大少爷骨子里还是一个小孩子吗?这么幼稚的报复方法,也亏得他能够想得出来。 “远晨怎么样了?”孟晋扬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弟弟了。 “请大少爷放心,小少爷很好,现在每天都在忙着新公司的事情。”池正新把一份文件拿给孟晋扬看,“这是小少爷新公司的地址,以及公司的基本事项。还有小少爷已经决定最近都要住在公司里。” 孟晋扬吩咐道,“你去安排,让顾子雨到远晨的公司里上班,但是不要让他们知道彼此的身份。两个人在一起,也方便集中保护。” “是的,大少爷。” “下去吧。”孟晋扬轻轻地推门回到卧室里。 顾成溪躺在床上正在看书,“回来了?” 孟晋扬突然觉得很有意思,顾成溪刚才讲话的语气好像是在和已经生活在一起很多年的另一半说话似的。蓦地,孟晋扬的心里暖暖的。 “嗯,回来了。”孟晋扬合上顾成溪手里的书,“怎么不睡觉?” “已经睡了一整天了,你当我是猪啊。”顾成溪把书从孟晋扬的手里抢回来,“想看自己拿去,不要抢我的。” 孟晋扬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和顾成溪说话了,因为不别扭的顾成溪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谈话对象。 脱了鞋子,孟晋扬上床,坐在顾成溪的身边,然后无视顾成溪的反对,硬是把他拖进自己的怀里,“我们一起看。” 顾成溪很无语,但是也不好拒绝孟晋扬,毕竟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顾成溪刚刚白得了孟晋扬的一套房子,所以现在不自觉地就对他狠不下心来。 “好吧,一起看。”顾成溪问道,“要从第一页开始看吗?” “不用。”孟晋扬指着刚才顾成溪看到的地方,“就从这里开始就行,我能看得懂。”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看着书,但是没用多长时间,孟晋扬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慢慢地伸到顾成溪的衣服里,开始乱摸。 “啪!”顾成溪一巴掌把孟晋扬的手打开了,“老实点!你不想看书就出去,这里可是我的房子,我做主。” 孟晋扬笑了,“知道了,我会老实一点的。” 顾成溪在孟晋扬的脸上留下一个吻,“不错,很听话。” 孟晋扬的额头上出现了几道黑线,这个顾成溪,你就不能给他一些阳光,否则他就会灿烂得让你睁不开眼。三十八、是真还是假 三十八、是真还是假 夜色越来越深了。 兴许是白日里睡了一整天的缘故,顾成溪现在一点都不困。 看了一眼身旁已经入睡了的孟晋扬,顾成溪偷偷摸摸地下床,准备去外面透透气。 天天憋在屋子里,任是顾成溪的身体再强壮,也会生病的,更何况顾成溪的身体早在前些年为弟弟打拼的时候就被他自己毁得差不多了。 顾成溪只是稍微动了动,孟晋扬就醒了。 “去哪儿?”孟晋扬抓住顾成溪的手,眼神很清明,完全没有一般人刚睡醒时的那种朦胧。 “你吓死我了……”顾成溪用另一只手拍着胸脯给自己压惊,“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不信的话,你闻闻我的身上是不是有一种快要发霉的味道?” 孟晋扬还真的靠近顾成溪,深深地闻了一下,“没有。” 顾成溪的脸上明显地写着不满,但是屋子里没有开灯,孟晋扬也看不到。顾成溪很明白,不管怎样,孟晋扬就是不打算让他离开这间卧室。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成溪的倔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不管有没有,我就是要出去透气。” 孟晋扬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阴冷,纵使是在黑漆漆的环境中,顾成溪还是看到了孟晋扬的双眼发出的一波波寒光。 不能否认,顾成溪怕了。从第一次见到孟晋扬到现在,顾成溪一直都是怕他的。很可笑,是吗?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害怕另一个男人。 但是,凡是知道孟晋扬的人还有谁是不怕他的呢?所以,顾成溪一点都不觉得丢脸。 顾成溪在等待着孟晋扬发火,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孟晋扬只是说道,“我陪你。” “……”顾成溪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孟晋扬难道就看不出来,自己说的透气实际上就是想单独待一会儿吗?孟晋扬一定是故意的。 孟晋扬下床,穿了衣服,然后又拿出一件厚衣服披在顾成溪的身上,“天冷了,多穿点。” 顾成溪顿时觉得很不是滋味,因为自己刚才可是没有想到要为孟晋扬多加一件衣服之类的,看来自己的修养还是不如孟晋扬。 但是,更让顾成溪觉得不是滋味的是,孟晋扬为什么总是这样,在无意之中对自己很温柔,究竟是想怎样?如果不想自己继续喜欢他,那就麻烦孟晋扬控制一下他自己的行为,可以吗?! 顾成溪把身上的衣服放回原处,“我不怕冷。” 顾成溪摆明了是在拒绝孟晋扬的关心,但是孟晋扬的嘴角却只是翘了翘,什么都没说。 顾成溪率先走出卧室,然后就被吓到了。这、这、这房子也太大了吧?这得要多少钱才能买得到啊!顾成溪当下就想到,自己这条贱命换这么大一所房子,真的是太值了。 这栋大房子怎么着也得值个几千万吧?到时候,小雨可以把这里卖掉,用一小部分钱买一个简单的三室一厅,然后剩下的钱也足够小雨生活了。 只是想想小雨以后可能有的幸福生活,顾成溪就觉得现在自己做什么都是值得的。鼻子一酸,顾成溪的眼泪就差点掉下来。 “怎么了?”孟晋扬看不懂顾成溪的眼睛里为什么会出现那闪闪发光的东西。 顾成溪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等到眼泪倒流了回去,然后才对孟晋扬说道,“刚才有一只小虫飞进眼睛里了。” “是吗?”孟晋扬突然捧着顾成溪的脸,“我帮你吹一下眼睛。” 孟晋扬的气息拂过顾成溪的肌肤,如此温馨的时刻,顾成溪却觉得浑身都被针扎了似的,难受得厉害。 “啪!”顾成溪打掉孟晋扬的手,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向孟晋扬解释自己反常的行为。 但是,孟晋扬却明白了。 “啪!”这是孟晋扬给了顾成溪一个耳光。在这个寂静的夜晚,这声耳光显得是那么的响亮。 “刚才是你今天第二(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