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6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6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6部分但是有几个犯人能够真正地站着不动等着被抓? 戎皓龙被笑毛了,“笑什么!别笑了!要不要在一起,你给个痛快话!” 好吧,其实顾成溪挺喜欢戎皓龙的,可是喜欢归喜欢,所谓的“在一起”对于现在的顾成溪来说太沉重了。 顾成溪不得不承认,孟晋扬对自己的影响太深了。就算是在此刻,被戎皓龙抱在怀里,顾成溪在想的却是如果刚才告白的是孟晋扬,自己又会作何选择? 顾成溪又笑了,孟晋扬怎么可能是那种会告白的人?再者,顾成溪想,不是已经答应了自己要让孟晋扬从心里滚出去吗? “你到底在笑什么!”戎皓龙再次说道,“给你五秒钟,你再不说话,我就当是你已经答应了。五!四!三!二……” 顾成溪突然捂着戎皓龙的嘴,“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二十八、想瞒也瞒不住了 二十八、想瞒也瞒不住了 “我明白了。”戎皓龙虽然放开顾成溪,眼神却异常坚定,“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 戎皓龙明白了,但是顾成溪却还在糊涂着,为什么两个人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说变就变了呢? 顾成溪一阵心烦意乱,眉头拧得紧紧的,心里徒生一股闷气,只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孟晋扬惹出来的。如果他不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印迹,那不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吗? 想到这里,顾成溪忍不住在心里把孟晋扬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统统骂了个八百遍,才算是稍稍解了气。 顾成溪只管在心里骂得正欢,却忘记了戎皓龙还在身边等待着他就刚才的那一句类似于誓言的话“发表评论”。 眼看着顾成溪丝毫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心里去,就算戎皓龙再坚强冷硬也控制不住胸腔里的那颗心脏被满满的失落包围着,无法冲出重围。 书房的敲门声响起,凌溪在门口喊着“开饭了”。 凌溪的声音把顾成溪的思绪拉回现实。顾成溪问戎皓龙,“这个少年是你的亲戚吗?” 戎皓龙的嘴角微微上翘,苦涩至极。就算是告白了又能怎样?顾成溪的态度不还是这样吗?甚至连一丁点变化都没有!戎皓龙在想,也许自己应该觉得庆幸,至少两个人还可以做回兄弟。 戎皓龙也尽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用平常的语气说道,“他是我抓毒贩的线人,不过现在用不上了。我看他无处可去,所以就让他跟着我。入秋了,好歹也得让他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才行。” 顾成溪点点头,心想,这戎皓龙居然会大发善心,实在是不容易。 这么多年以来,戎皓龙一直以无法保护身边的人为借口,拒绝除了顾成溪之外的任何人靠近他。所以,戎皓龙虽然是个警察,内心对保护国家、维护社会安定这些职责一直都是热血澎湃的,但是他表面上却始终冷冷冰冰的,不会主动帮助任何人。 所以,顾成溪不禁好奇地问一句,“那个少年说他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溪’字,那他叫什么呢?” 戎皓龙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叫什么凌溪之类的,我比较喜欢喊他小鬼。” 凌溪?顾成溪把这两个字压在舌尖上细细嚼着,越品越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和之前一样,顾成溪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算了算了。顾成溪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没有必要为了这些小事折磨自己的神经,想不起来不想就好了。 “怎么了?”戎皓龙的表情没变,眼里却带着一丝紧张,“是不是生病了?” “我哪有那么虚弱?”顾成溪说道,“我们赶紧出去吧,别让他们等久了。” 出了书房的门,顾成溪才想起来刚开始想要告诉戎皓龙的关于孟家的事情一件都没说,全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打乱了。 名字之类的事情忘了就忘了,但是关于孟家的事可是大事。所以,还尚未走到饭桌旁的时候,顾成溪在对凌溪和小雨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又拉着戎皓龙回到了书房。 虽然只有一个打招呼的时间,但是凌溪和顾子雨都看到了顾成溪的嘴巴上多出来的还算鲜红的咬痕。 顾子雨拿着筷子的手无意识地紧握着,愣是生生地把一双筷子握断了。 顾子雨现在十分愤怒,以前哥哥虽然也忙,没有时间照看自己,但是他一直都知道,哥哥只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但是现在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好像一下子,哥哥就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呢?! 那唇上的咬痕绝对不会是哥哥自己咬的,一定是戎皓龙!顾子雨早就发现他看哥哥的眼神很不对劲,现在果然验证了! 混蛋!顾子雨突然把断了的筷子拍在饭桌上,吓得凌溪一个激灵。顾子雨决定,现在就带哥哥离开这个鬼地方! 于是顾子雨怒气冲冲地走向书房,准备破门而入,但是被随即赶来的凌溪制止了。 顾子雨刚才的冲劲很大,一般人根本拦不住他,但是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凌溪好似不费力气般地化解了。于是顾子雨看着凌溪,觉得他实在不像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看来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嘘……”凌溪示意顾子雨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仔细听屋子里的人在说什么。 殊不知,凌溪的动作虽然轻盈,但是顾子雨粗重的脚步声早就惊动了屋子里的戎皓龙。 但是戎皓龙没有打断顾成溪正在说的关于孟家事情的话,一来,成溪这次为了他惹了麻烦,顾子雨如果知道事情是怎样的话,他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成溪,毕竟,顾子雨已经长大了。 二来呢,戎皓龙也想借此机会试探凌溪,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凌溪的身上带有一股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血腥味道,也许凌溪和孟家有着什么关系也说不定。而且昨天晚上的一场大战,凌溪虽然一再发誓他是第一次拿枪,但是他的枪法可不是一两天就能练好的。 所以,在考虑了这么多之后,戎皓龙对顾成溪说道,“成溪,你刚才说的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顾成溪服了,合着他刚才费劲唇舌说了大半天,人家一句都没听进去。 好在顾成溪的脾气还算可以,于是他在对戎皓龙翻了一个白眼之后重新说道,“孟晋扬说过,池正新和火狐就是他的左膀右臂,所以你如果你想要彻底扳倒他的话,就要从这两个人开始下手。” 戎皓龙想让顾子雨知道的不是这些,所以他大声问道,“你为了我得罪了孟晋扬,他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你吧?” 果然,戎皓龙的话一被说出口,站在门口的顾子雨就慌了。孟晋扬啊!就算是顾子雨也知道,孟晋扬就是这个城市的独裁者,哥哥怎么会和这种人扯上关系?! 顾子雨握紧了的拳头慢慢地松开,然后又被握紧,在反复了几次之后,顾子雨终于忍耐不住冲进书房,“哥,你告诉我,你和孟晋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二十九、暂时的避风港 二十九、暂时的避风港 顾成溪看到突然闯进来的弟弟,然后就明白了戎皓龙刚才的声音徒然增大的原因。顾成溪看向戎皓龙的眼睛里突然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好像是埋怨,又好像是无奈,又好像更多的是失望。 顾成溪的语气突然变得冷硬起来,“小雨,你先出去。” 顾子雨本来还想质问哥哥,但是看到顾成溪既深邃、又仿佛能看得透人心的眼神,顾子雨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好退出书房,并且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 顾子雨离开了之后,顾成溪的视线就转移落在了戎皓龙的身上,一动不动。 戎皓龙被顾成溪看得头皮发麻,于是说道,“你如果生气的话,就使劲打我几拳。我要是还手,我就不是男人。” 既然戎皓龙已经提出来了,顾成溪也不和他客气,抡起拳头卯足了劲直接打在他的腹部。 戎皓龙闷哼一声,脸色和表情却丝毫未变,好像挨打的人不是他似的,的确够男人。 “解气了吗?”戎皓龙指着自己的下颚,“要不,在这儿来两下?据说这里被打的话会很疼,这辈子,我只让你一个人打。” 被戎皓龙这么一说,顾成溪哪里还下得去手,“我知道你是想让小雨保护我,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孟家的势力。如果小雨了解到这一切后,他肯定会去找孟晋扬,结果会如何还用我说吗?所以你是希望我到时候拿身体把小雨给换回来吗?” 从顾成溪的话里,戎皓龙认识到了两点,第一点就是自己的确考虑得不够全面,自认为是在保护成溪,结果却很有可能害了他;第二点就是,孟晋扬就是那个在成溪的身上留下印迹的男人! “所以是孟晋扬,对不对?”戎皓龙攥紧了拳头,打在书桌上,桌子的一角被他用蛮力打了下来。一些木屑刺破了戎皓龙的手掌,血滴滴答答地落在地面上,竟然显得格外悲壮。 顾成溪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孟晋扬也是被自己惹生气了,于是打碎了一面镜子解气,结果让手流了很多血。 顾成溪这才意识到,原来孟晋扬对自己的影响已经如此之深了吗?无非离开他几个小时而已,为什么脑海里满满的全部都是他的影子?顾成溪甚至在担心孟晋扬手上那个伤口是否还没好。 鲜艳的血滴刺激到了顾成溪的视觉,于是他反应过来,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给戎皓龙包扎伤口,而不是一味地想孟晋扬那个混蛋。 顾成溪走出书房,找来了消毒水、外伤药以及纱布,开始给那只受伤的手清理伤口。 “你忍一下。”顾成溪说完,才发现自己说的是废话,这样一个坚强的男人,身上中了几枪都会笑着说不疼,更何况是这种小伤。 包扎的过程中,戎皓龙一直盯着顾成溪,那种火辣辣的视线,顾成溪想要忽视都不行。 “别看了,行吗?”顾成溪在给他包扎完后,终于忍不住说道,“一张脸,你看了这么多年也不嫌烦。” 戎皓龙想要用裹着纱布的手抚摸顾成溪的脸,但是手刚刚抬起来,就看到了顾成溪躲闪的目光,于是手又无声地放下了。 顾成溪并不是故意的,只是想到刚才戎皓龙的告白,顾成溪就觉得就算是普通的兄弟间的触碰也忽然变得不正常了。 戎皓龙失落的表情,好像在告诉顾成溪,比起手来说,伤得还要重的是那颗心。 顾成溪掀开戎皓龙的衣服,发现刚才被自己打了一拳的腹部已经红肿了一大片,再加上戎皓龙之前受伤留下的伤疤,颇有些惨不忍睹。这些伤疤好像都在申诉着顾成溪的狠心。 “抱歉。”顾成溪刚才真的是被气极了,一想到戎皓龙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把小雨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顾成溪在自责的同时就忍不住责备戎皓龙。 “不怪你,是我没有考虑到你这个做哥哥的心情。”能够得到顾成溪的道歉,戎皓龙就放心多了,这说明顾成溪已经原谅他刚才犯下的错误了。 唉……顾成溪真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好像突然一下子,什么都乱了套了。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孟晋扬真的不打算放过你,你该怎么办?”戎皓龙想要劝顾成溪留在自己的身边,好歹也能保护他。 顾成溪摇头,“不知道,我现在真的是一个主意都没有。刚才带着小雨跑了很多地方,总是感觉有很多双意图不轨的眼睛在盯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 戎皓龙张嘴,想要说出挽留的话,但是顾成溪又接着说道,“我现在已经后悔了,早知道我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孟晋扬的身边就好了,最起码他的人一定会保护小雨的安全。但是现在,小雨跟着我,如果面临什么危险,我真的没有保护他的能力。” “怎么?你想回到孟晋扬的身边吗?”戎皓龙抓住顾成溪的手,“孟晋扬是个变态!难道你不知道吗?!” “怎么可能?我一定不会回去的!”顾成溪的心只是有一点动摇而已,但是这种动摇的情绪被“变态”这两个字瞬间打散了。 “那就留在我的身边吧。”为了打动顾成溪,戎皓龙特意说道,“好歹我也是一个警察,我有枪的,可以保护你们。” 顾成溪突然笑了,“我五年前就知道你有枪了,不用显摆。” 戎皓龙学顾成溪翻了一个白眼,“你知道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别总是给我装糊涂。” “好吧,我和小雨留在这里,我们的安全归你管了。”顾成溪可以不管自己的安危,却不能置弟弟于危险之中。所以,顾成溪需要给小雨找一个比自己强的靠山。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戎皓龙便急不可耐地跑出书房开始给他们兄弟两个收拾房间,连午饭都顾不上吃。 顾成溪站在书房的窗前,看向远处,找不到任何一处可以属于自己的地方。 秋风萧瑟,凉意沁脾。原来,这个世界可以让人如此寂寞与孤独。三十、做一个听话的弟弟 三十、做一个听话的弟弟 顾子雨走进书房,走到顾成溪的身后,伸出手把他揽进怀里,然后把头埋进顾成溪的脖子里,闷声地喊道,“哥。” 虽说是亲兄弟,但是顾成溪还真的不习惯与他人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 所以顾成溪挣脱了顾子雨的手臂,特意走到离窗户有些远的地方,“小雨,过一会儿你打电话向学校请个假,最近这两天我们要待在这里,不能随意出去。”顾成溪也不想耽误小雨的课程,但是总要等风头过了,才能让他重新上课。 顾子雨若无其事地把双手插进口袋,“哥,是因为孟晋扬吗?” 既然小雨已经听到了,顾成溪也不打算瞒下去,于是说道,“是因为他。所以你如果不想让哥哥担心的话,就要学会保护自己,还有听哥哥的话。” 顾子雨不再询问,反正哥哥一直把他当做小孩子,不管他问什么哥哥都不会说的。所以顾子雨只是点头,“我知道了。” 顾成溪突然觉得很欣慰,老天终究待他不薄,给了他一个如此听话还不会惹事的弟弟。 感动之余,顾成溪走向顾子雨,给了他一个兄弟间的拥抱,“对不起,是哥哥没用,把你卷进危险之中。” 顾子雨的身体僵硬得厉害,双手想要从口袋里伸出来抱紧哥哥。但是哥哥逼近的气息却好像带着魔法,禁锢着他,令他无法动弹一下,顾子雨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中断了。 察觉到弟弟的反常,顾成溪放开了他,“怎么了?” 顾子雨笑了笑,“没事。哥,你能再抱抱我吗?自从我们离开那个住了五年的地方后,哥就再也没有抱过我了。” 看着弟弟像个孩子一样在撒娇,顾成溪又想到这么多年其实自己根本没有怎么关心过弟弟。于是顾成溪伸出手,想要把弟弟抱进怀里,但是他突然发现,弟弟长高了,不是他这个哥哥说抱就能抱进怀里的。 顾成溪有些尴尬,不知不觉之间,弟弟已经长大了,而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好像还在原地踏步。 顾子雨伸出手把顾成溪揽进怀里,“哥,永远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了,好吗?这一个月没有你的日子,你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顾成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未来会怎样,他也无法断定。 在兄弟两个正在温情的时候,戎皓龙突然闯了进来,“成溪,小雨,你们的卧室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跟我来,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赶紧告诉我。” 戎皓龙看到顾成溪正在顾子雨的怀里,就突然羡慕起顾子雨来,如果自己和顾成溪也是亲兄弟的话该有多好,那就可以借兄弟之名亲近他了。 顾子雨真的不想和哥哥留在这里,他一看戎皓龙的眼神,就知道他对哥哥没安什么好心。但是谁让哥哥得罪的人是孟晋扬,想遍了他们认识的人,也只有戎皓龙具有这个能耐保护哥哥了,所以顾子雨为了哥哥不得不做出妥协。 “发什么呆呢?”顾成溪把手放在小雨的眼前晃了晃,“走吧,不是要去看卧室吗?” 顾子雨回过神来,发现戎皓龙看着自己的眼睛里带着些许羡慕。于是顾子雨嘴角翘起,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戎皓龙,你也只有羡慕的份! 看完卧室,几个人终于想起来要吃午饭了,但是他们发现凌溪不见了。 戎皓龙把所有的屋子都找遍了,包括卫生间,但是都没有看到凌溪的影子。戎皓龙可以肯定没有外人进来过,也就是说凌溪是自己走出去的。 “咱们先吃饭吧。”戎皓龙招呼顾成溪兄弟两个入座,“那个小鬼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了,我们不用等他。” “这样不好吧?”顾成溪看着这一桌子满满的菜,说道,“凌溪辛辛苦苦做的饭菜,我们总要等他一起吃,否则他的心里肯定会很失落。皓龙,你的心思就是不够细。既然凌溪已经跟着你了,你就应该为人处事都顾及到他的感受才对。” 戎皓龙急了,“什么就叫做跟着我了?我不过是看他可怜,收留他几天而已。成溪,你不要乱说话。” “好好好。”顾成溪举双手表示投降,“我才只不过是说了两句而已,你急什么?” “我没有急。”戎皓龙只是不想让顾成溪误会自己和那个小鬼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不过那个小鬼究竟是什么时候出去的,自己竟然没有发觉。 戎皓龙不自觉地看了几眼手腕上的表,那个小鬼究竟去哪儿了,怎么还不回来? 顾成溪说道,“你如果担心的话就出去找找吧。” 戎皓龙条件反射般地不承认顾成溪的话,“我不担心。” 顾成溪在心里笑戎皓龙言行不一,所以决定推他一把,“说实话,凌溪长得还真不错,小脸漂漂亮亮的,身材也挺好的。现在很多的女富婆都喜欢包养这种少年供她们玩乐,说不定凌溪一个心动,就跟着她们走了。” 顾成溪的话也只能说到这里了,当着小雨的面儿,他不想把社会更加黑暗的一面展现出来。 戎皓龙知道,顾成溪口中的“女富婆”其实上指的是那些有钱有势又喜欢玩漂亮少年的男人。戎皓龙突然想起来上一次在浴室里看到的凌溪的身体,的确是很有魅力,连他都差点把持不住,更何况是那些本来就带着色心的男人。 想到这里,戎皓龙突然站了起来,穿上外套,“成溪、小雨,你们先吃吧。我去把那个小鬼找回来。” 顾成溪摆摆手,“去吧。”这样才对,把握住眼前的幸福是最好的。 戎皓龙走到门口,突然又返了回来,递给顾成溪一把枪,“先给你防身用。我和凌溪都有钥匙,所以任何人敲门,你都不要开,知道吗?” 顾成溪接过枪,放进口袋里,“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地去找凌溪吧。” 戎皓龙不再说什么,开门走了出去。三十一、这个理由可以吗? 三十一、这个理由可以吗? 顾成溪和顾子雨都已经饿了,所以不再等其他两个人就开始吃了起来。 吃过午饭,顾子雨突然觉得很困,“哥,我想去睡午觉。” “嗯,去吧。”顾成溪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我会等他们两个人回来的。” 顾子雨已经困得不行了,但是却不放心留哥哥一个人,“有什么事的话,立即叫我。” “知道了。”顾成溪拍了拍口袋里的枪,“你放心吧,哥哥不仅能保护自己,也会守着你的。” “嗯。”顾子雨强撑着走到自己的卧室,然后就倒在了床上,完全失去了意识。 顾成溪并没有发觉顾子雨的异常,还在打扫房间,做一些借宿者应该做的事情。 突然,顾成溪听到了钥匙打开门的声音,于是他跑到门口,声音略显欢快,“皓龙,你这么快就找到凌溪了?” 但是门打开,站在门口的人却是仅仅只有半天没见面的孟晋扬,他依旧是那么的高傲霸气,好像只用一个眼神就能制服顾成溪和这天下人。 顾成溪的手下意识地放进口袋里,“你是来抓我的吗?” “不是。”孟晋扬不等顾成溪的邀请,就很自然地进入屋里,“这么小的地方,你们也能住得惯?” 孟晋扬话里的“你们”指的是顾成溪和凌溪,可是听在顾成溪的耳朵里,这个“你们”就变成了自己和小雨。 顾成溪心下大惊,脑子在快速地转着,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孟晋扬伤害小雨。 于是,顾成溪说道,“哪里来的‘你们’,这里只有我自己住。” 孟晋扬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眼里好像带着笑意,“这个谎话说得很拙劣。你也不想一想,为什么顾子雨刚吃了饭就那么困。” 顾成溪急了,抓着孟晋扬的衣领,“你在饭里下药了?!解药呢?解药呢!快给我!” “什么解药?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孟晋扬一个转身,把顾成溪压在沙发上,眼神突然变得阴冷,“你居然真的舍得离开我。好像离开我之后,你的心情还不错,是吗?真是让人恨得牙痒。” 顾成溪不敢看孟晋扬犀利的双眼,只好闭着眼睛,“不是你要故意放我走的吗?如果不是你有令在先,池正新怎么可能不派人追我?我自以为可以逃出你的身边,最后才发现一切不过是被你布置好的,而我则是被你玩弄在鼓掌之中的可怜人而已。这样说,你可满意了?” “果然聪明。”孟晋扬抚摸着顾成溪的脸,“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博得别人的同情心。只可惜,你的演技还是太过青涩,所以你故意装可怜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力。” 顾成溪突然睁开眼睛,眸若清泉,使孟晋扬的心海狠狠地荡漾了一下。 “你又在勾引我!”孟晋扬给了顾成溪一个耳光,只为了抑制自己想要亲吻他的冲动。 顾成溪好像被这一巴掌扇醒了,嘴角扯出一个释然的微笑。 孟晋扬果然是孟晋扬,就算他可以给你一些温柔,也只能是在他的控制之下。孟晋扬绝对不会允许顾成溪做出一些令他动摇的事情,这就是顾成溪被打了一巴掌的原因。 “不许笑。”孟晋扬用手卡着顾成溪的下颚,使他无法动弹,“我真的是越来越讨厌你的笑容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笑。” 顾成溪眨巴眨巴眼睛,表示答应了孟晋扬的要求。于是孟晋扬松开了自己的手。 “我饿了。”孟晋扬指挥顾成溪,“去给我做饭。” 顾成溪在心里骂了孟晋扬几句,然后才问道,“哪些菜里没有被下药?” “除了顾子雨的碗里,其余的地方都没有问题。”孟晋扬又非常好心地加了一句,“只是普通的安眠药而已,你不用跟我拼命。” “我没有打算和你拼命。”顾成溪刚刚放进口袋里摸着枪的手再次拿了出来,“你想吃什么?” “随便。只要不是你口袋里的枪子,吃不死人都可以。”孟晋扬脱掉鞋子,躺在沙发上,“我睡一会儿,饭做好了再叫醒我。” 顾成溪想到了戎皓龙和凌溪,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回来。以孟晋扬的作风,他肯定是派了很多人拖着他们。 所以顾成溪问道,“你什么时候离开?” 孟晋扬慵懒地回答道,“明天早上。” “什么?!你在开什么玩笑?!”顾成溪眼神焦灼地看着孟晋扬,“你说实话,你究竟在耍什么花样!” 孟晋扬无所谓地说道,“我最亲爱的叔叔孟宏瑞回来了,他联合孟哲榆和孟晴悠把我从孟家赶了出来。现在,我无家可归了,只好来找你。这个理由可以让我待在这里一个晚上吗?” 顾成溪不说话,因为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谁知道这个孟晋扬是不是又想出什么花招来整自己,所以顾成溪不敢搭话。 孟晋扬的肚子突然咕咕地叫了起来,那种饥饿的表情,的确像是一个被家人无情抛弃了之后食不果腹的可怜孩子。 呸呸呸,顾成溪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孟晋扬?像一个孩子?这可真是侮辱了“孩子”这样一个纯洁的词语啊。 孟晋扬再次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你是打算把我饿死吗?还不快去给我做饭。” “知道了。”顾成溪决定把冰箱里的剩菜剩饭倒在一起,做一锅大杂烩,让孟晋扬吃去吧,拉不死他就算他生命力旺盛! 但是真到了系上围裙开始做饭的时候,顾成溪的手却又伸向了冰箱里那些新鲜的菜。 唉,顾成溪忍不住在心里鄙视自己,看来这辈子自己是永远都学不会该如何狠心了。 顾成溪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揉搓着刚刚被孟晋扬打了一个巴掌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打出毛病了,因为不知道是为什么,顾成溪一点都不觉得这一个巴掌把自己打疼了。 顾成溪大吃一惊,莫非自己已经贱到这种地步了?三十二、不需要关心 三十二、不需要关心 做好了饭,顾成溪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已经入睡的孟晋扬。 把饭菜放在桌子上,然后顾成溪就坐在沙发旁边的地面上,一直盯着孟晋扬。从睡相中看,孟晋扬终于像是一个好人了。 顾成溪不自觉地抬起手臂,想要摸一摸孟晋扬的脸。他的脸无论在何时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威风,如果他投胎在古代肯定是做皇帝的命。 在顾成溪的手距离孟晋扬的脸颊只有几厘米的时候,孟晋扬突然睁开了眼睛,蓦然地充满了杀意,“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饭已经做好了,我正要把你喊醒。”顾成溪刚刚从地面上站起来,却因麻了脚而倒在孟晋扬的身上。 孟晋扬的眼里好像带着一丝的嘲弄,“看来你已经喊了我很久了,我的警惕心真的是越来越差了。” 顾成溪刚说出的谎话就被自己揭穿了,于是脸红着,从孟晋扬的身上爬起来,“你快点吃饭,吃完就走吧。” 孟晋扬伸出手拉住顾成溪的手,不让他离开,“我说我要等明天早上再走,你听不懂吗?” 顾成溪点头,语气漠然,“听懂了,反正整个城市都是你们孟家的,你乐意在哪儿待着就在哪儿待着,又碍不着我什么事。” 孟晋扬的手无意识地在用力,顾成溪的手被握得生疼,整个骨头都好像要错位了,但是他却没有一丝示弱的迹象。 顾成溪额头上冒出的虚汗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滚动,然后滴落在孟晋扬的手上。 瞬间,孟晋扬好像触电一般松开顾成溪的手,然后坐起来,穿上鞋,走到饭桌旁坐了下来。 孟晋扬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挺好看的,应该吃起来也不错。孟晋扬看着顾成溪,竟然吐出了两个字,“谢谢。” 顾成溪表面上没什么反应,两只手却藏在身后,狠狠地彼此对掐着,原来真的不是梦啊,孟晋扬终于说了一句人话,不容易呐。 孟晋扬已经开始吃了,却在吃了两口之后放下了筷子。 顾成溪立即问道,“不好吃吗?” “不是。”孟晋扬看着顾成溪,眼里没有杀意,没有嘲弄,只有那深不见底的墨黑,“我刚才对你说谢谢,你还没有回应我。” 顾成溪张大了嘴巴,吃惊地看着孟晋扬。几分钟后,顾成溪才想起来说了一句,“为人民服务是教师应该做的,所以你不用说谢谢。” 显然,孟晋扬对于顾成溪的回答很不满意,所以只是闷着头吃饭,不再理顾成溪。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顾成溪扶额,明明受害者是自己,为什么孟晋扬要摆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这究竟是要闹哪儿样啊。 顾成溪的心里还有着很多的疑问,所以不等孟晋扬吃完,顾成溪就忍不住问道,“你不怕戎皓龙和凌溪突然回来吗?” 问完,顾成溪就打了自己一下,笨蛋啊,怎么能用“怕”这个字来形容孟晋扬?他是这个城市的独裁者,他不会害怕任何人。 于是顾成溪不等孟晋扬回答,又赶紧换了另外一种问法,“我的意思是,戎皓龙和凌溪会回来的,你在这里总归是不太方便。而且你也说了,这里是‘这么小的地方’,所以,我想,那个,不如你回家吧?” 孟晋扬突然夹了一个丸子填进顾成溪一张一合的嘴巴里,皱着眉头说道,“闭嘴,很吵。” 顾成溪不说话了,坐在孟晋扬的身后不远处,沉默着,装哑巴谁不会呀? 过了一会儿,孟晋扬突然转身看了一眼顾成溪,然后又转身接着吃饭。 又过了一会儿,孟晋扬干脆换坐在桌子的另外一面,就算不抬眼,也能用眼睛的余光看到顾成溪。 顾成溪无奈地笑了,真的不明白孟晋扬今天究竟是发什么神经了,浑身都写着“我不正常”这四个大字。顾成溪突然收起了笑容,莫非他是真的被赶出来了? 怎么可能?顾成溪随即又推翻了自己的想象,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失败了,孟晋扬也会坚守着胜利的大旗。不为什么,只是因为孟晋扬这个人只能属于胜利,不会属于失败。 孟晋扬吃过饭,就很自然地霸占了顾成溪的卧室,睡起了午觉。 顾成溪才是真正恨得牙痒痒的那个人,别人不知道,他顾成溪还能不知道吗?孟晋扬根本就没有睡午觉的习惯! 收拾干净桌子上的碗筷,顾成溪决定要出去找戎皓龙和凌溪。 虽然顾成溪知道自己的举动很有可能给他们两个人带来麻烦,但是顾成溪真的很担心他们是不是出事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卧室和弟弟小雨的卧室,顾成溪决定暂时只能把小雨和那个恶狼单独留在一起了。 只是当顾成溪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池正新时,顾成溪才明白,原来自己又被变相地软禁在这里了。 “顾少爷,您好。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池正新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举止合乎礼仪,是一个绅士。 “是啊。你们真的是被赶出来了吗?”顾成溪不八卦,但是顾成溪想要赶孟晋扬离开。 池正新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说道,“请顾少爷回去。” 看到池正新如此直接,顾成溪也没有耐心和他周旋,于是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们把戎皓龙和凌溪怎么了?” 池正新的腰微微弯曲,显示出对顾成溪的尊重,“请顾少爷放心,他们现在很安全。这个世界上需要关心的不止是他们而已。” 顾成溪知道池正新在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所以很不客气地说道,“也请你放心,这全天下的人,你们家少爷肯定是最不需要关心的那一个。” 池正新的腰再次弯下,“请顾少爷回去。” 顾成溪转身,直接撞在身后的一个肉墙上,“孟晋扬,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呢?” 孟晋扬的眼神又变得可怕起来,在骇人之中还带着些许的忧伤和狂热。这样的眼神,是顾成溪没有见过的。 “你又想从我的身边逃走吗?”孟晋扬用力抓着顾成溪的手腕,“你休想!”三十三、就这样妥协吧 三十三、就这样妥协吧 顾成溪的眉头紧皱着,他不明白,孟晋扬为什么总是这样?霸道!任性!不可理喻! “放手。”顾成溪漠然地看着孟晋扬,“别让我讨厌你。” “讨厌?”孟晋扬把顾成溪拉进屋子里,然后砰地一下关上门。 孟晋扬的身上那种即将爆发出来的怒气甚至让门外的池正新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马上躲得远远的。 顾成溪被孟晋扬毫不怜惜地拖进卧室里,把他摔在地上,然后像是发泄般用力关上卧室的门,接着转身逼向顾成溪。 瞬间,顾成溪真的有一种面临死亡却插翅难逃的窒息感觉。 “别过来!”顾成溪拿出枪,指着孟晋扬,“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开枪了!告诉你,我不是开玩笑的!” 孟晋扬冷冰冰地看着顾成溪,然后不慌不忙地向前走着,一步一步地靠近他。 “砰!”顾成溪真的开枪了,射在孟晋扬即将抬起的右脚前面。 就算是枪声响了,站在门口的池正新几个人也没有闯进来,足以可见他们对孟晋扬的实力有多么地相信。 孟晋扬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右脚抬起来落在刚才被子弹嵌进的地面上,离顾成溪又近了一步。 顾成溪快要疯了,就算是世界末日到了,对此时的顾成溪来说也比面对孟晋扬要好得多! “孟晋扬,我受够你了!”顾成溪把枪口指向自己,“你究竟想要什么?!你说啊!” 孟晋扬终于停下了脚步,用命令的语气说道,“留在我的身边,不许逃走。” “不公平,真的很不公平。”(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