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5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5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5部分“你今天三番两次地顶撞我,我却放过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虽然孟晋扬的话语里没有带着丝毫感情的痕迹,但是顾成溪还是期望答案可以是…… 然而孟晋扬没有给顾成溪任何可以用来幻想的时间,而是接着说道,“那是因为你对于我来说还有一丝利用的价值,否则的话,你早就成为我的儿子们的腹中食物,而不是在这里妄想告诉我该怎么做。” 顾成溪早就猜到了结果会是这样,所以他并没有露出过多的失望情绪,“我知道了。那么等到我失去了利用价值,你就会放我离开吗?” 许久,顾成溪也没有等到孟晋扬的回答。顾成溪转头看了一眼孟晋扬,原来他已经睡着了。 顾成溪拿出手机,想给戎皓龙发短信,想问问他是否平安,但是顾成溪害怕孟晋扬会突然醒过来,所以只好作罢。 明明只是秋天,顾成溪却突然觉得很冷,于是就把被子掖得紧紧的,但是顾成溪的身体还是在止不住地发抖。 忽然,一个天旋地转,顾成溪就被孟晋扬抱进了怀里。 还是这么温暖…… 顾成溪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如此冷血的人却可以拥有足以烫伤自己的体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孟晋扬的呼吸声开始在顾成溪的耳边有节奏地响起来,沉稳而有力,一如他的人一样,从来不需要软弱与掩饰,好像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向世界宣告着“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顾成溪慢慢地抬起头,在孟晋扬的唇上轻轻地留下一个吻,然后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听着他的呼吸声进入了梦乡。 良久,孟晋扬睁开了眼睛。 像孟晋扬这种每天过着刀口上舔血日子的人,哪怕只是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会把他从睡梦里警醒,更何况是一个人的触碰。 孟晋扬下意识地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唇,很甜,的确是顾成溪的味道。 也许是因为嘴唇上残留的味道,在睡觉之前顾成溪提出的问题突然一下子就闯进了孟晋扬的脑海里。 孟晋扬却无法回答,因为在孟晋扬设计好的环节里,顾成溪的死亡也是可以被好好拿来利用一番的。那瓶足以让最好的法医查不出死因的药水,不就是专门为顾成溪而准备的吗? 在孟晋扬的心里,顾成溪不过是一枚既可以暖床又可以利用的棋子而已。 想要拔掉孟宏瑞这颗眼中钉肉中刺,就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足以发动攻击的理由。而顾成溪就是孟晋扬找来的理由。 现在整个城市的人都知道孟晋扬有多么喜欢顾成溪了,如果不久的将来,顾成溪死在孟宏瑞的手里,那么这个杀妻之仇,还不够做孟晋扬发动攻击的理由吗? 到时候,别说孟家了,就算是整个城市的人,也不会觉得孟晋扬的做法是错的。 所以,顾成溪只是一枚棋子,孟晋扬在心里再次重复着。 这个世界上可以做这枚棋子的人何其多,只不过孟晋扬恰好看中了顾成溪而已。也许是因为顾成溪撞见了他在杀人;也许是因为顾成溪脸上的那双永远不服输的眼睛;也许只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一个“溪”字。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孟晋扬,顾成溪只是一个倒霉的棋子而已。并且,棋子就应该有棋子的命运,怨不得孟晋扬心狠手辣。 想到这里,孟晋扬好像为自己最近几天的反常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怪不得最近自己总是心情不好,烦躁异常,恐怕就是因为这颗棋子太不听话了。二十三、就这样糊涂着 二十三、就这样糊涂着 天亮了。昼夜的循环好像预示着一切都可以在白天重新开始,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一切都和昨天一样,是无穷无尽的折磨与难捱。 顾成溪一直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逃避也好,自欺欺人也罢,总之他不愿醒过来,谁知道睁开眼睛看到的画面会不会是孟晋扬拿着枪指着自己,然后可能会说着“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说实话,在倒霉地认识孟晋扬之前,顾成溪还只是在戎皓龙的腰间看到过枪——那种能打死人的玩意儿。顾成溪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对于他来说,除了警察,枪这类东西只存在于作奸犯科的那种人手里。 所以,可想而知,孟晋扬在顾成溪心里的第一定位就是坏人。只有坏人才会面不改色地拿着枪射向另一个人的脑袋,似乎还很享受这种杀人的快感。 在不小心看到孟晋扬杀人的画面之前,顾成溪只是孟远晨的家庭教师,活少薪酬却很高,所以顾成溪很喜欢这份工作。给孟远晨补习小半天的酬劳就可以抵得上顾成溪一个月的薪水了。 顾成溪甚至在脑海里计划着,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买套房子,那么他和弟弟顾子雨就再也不用靠着租房来度日了。 如果更巧他能在对的时间里认识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孩子的话,结婚成家就都是分分钟的事情。到时候工作、买房、结婚人生三件大事都解决完了的顾成溪就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照顾弟弟的伟大事业中了。 “唉……”顾成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梦想和现实的步调可以一致的话,人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酸甜苦辣了。 顾成溪这辈子有两个最重要的人,一个是弟弟顾子雨,一个是老朋友戎皓龙。 戎皓龙是个刑警,为了抓孟晋扬这样的坏人失去了很多亲人,顾成溪对他很是佩服。 所以,顾成溪想,也许自己可以帮到他。于是顾成溪为了戎皓龙想尽办法当上孟远晨的家庭教师,并且在事情已成定局之后才通知戎皓龙,这时,戎皓龙再想反对已经没有用了。 顾成溪的目的就是接近孟晋扬,并且获得他的犯罪证据。可是顾成溪从来没有想过要用搭上自己的这种方式来接近孟晋扬。现在戎皓龙也自身难保,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把他救出去? 想到这里,顾成溪的情绪愈加低落,生活阅历丰富的老人经常告诫年轻人“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现在顾成溪终于知道这句话的道理了。 “唉……”顾成溪已经预见到自己可悲的命运了。 突然,顾成溪被一股力量拉了起来。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起床。”孟晋扬打开手铐,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顾成溪本来想说,既然这么麻烦,就把手铐扔掉算了,反正他也不会跑的。但是顾成溪不敢说,谁知道孟晋扬这个变态会不会一个生气就把他的双脚也用铁链子锁上。 顾成溪看看外面的天,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 “我们要去哪儿?” “去看你的弟弟。” 顾成溪瞬间精神了,双手紧握成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真的不肯放过我的弟弟吗?” 孟晋扬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硬是把顾成溪看得心生胆怯,紧握着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孟晋扬盯住顾成溪的眸光飞快的闪了一下,转眼又成了深不见底的墨黑,依旧带着那股浓浓的上位者习惯的语气开口说道,“起床。” 顾成溪怕惹恼了孟晋扬,于是丝毫不敢耽搁,快速地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突然,顾成溪被孟晋扬大力地拉了过去,然后很快,顾成溪的唇就被孟晋扬侵占了。 滑软的舌尖挤开唇缝,带着专属于孟晋扬的气息和味道,擦过牙齿,探入口腔。开始温柔的吻突然变得猛烈,像是攻城略地般不给顾成溪任何后退的机会。 “唏……”顾成溪感觉到自己的舌头被孟晋扬咬破了,于是用力推开孟晋扬,然后顾成溪用可怜见的眼睛看着他,“疼……” 孟晋扬的眼睛微眯,好像嘲弄一般地看着忽然学会装可怜的顾成溪,“你来。” 顾成溪知道再装可怜也已经没用了,于是伸出手臂揽着孟晋扬的胳膊,然后慢慢地把自己的唇贴在他的唇上,非常温柔地用最缓慢的节奏厮磨着,异常的缱绻,好像两个人是那种已经认定了今生就是对方的情侣一样,彼此细腻地回应着。 顾成溪的吻很干净,和他的人一样,不会纠缠;和他的性格一样,毫不激烈。顾成溪的吻更像是阳光,照耀着孟晋扬口腔里的每一寸黑暗的角落,好像突然把孟晋扬心里一直缺失的那一个部分拼凑得完整了。 这样的顾成溪,只会让孟晋扬觉得窝心。 孟晋扬被顾成溪这样的吻法折磨得心里奇痒难耐,于是孟晋扬再次回到主导地位,撕扯掉顾成溪刚刚穿在身上的衣服。 顾成溪在心里可怜自己,本来还以为昨天晚上逃过一劫的。 孟晋扬第一次小心翼翼地搂着顾成溪,一只手在他的身上来回地摸索,细细数着顾成溪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如此温柔的动作,顾成溪却在害怕,也许下一秒钟,孟晋扬就会捏碎他的骨头。 顾成溪在颤抖,孟晋扬以为这是他情动的表现,于是开始用牙齿在顾成溪的身上轻轻地啮咬着,换来顾成溪更加明显的震颤。 其实,顾成溪还是在害怕,他没有忘记那一次孟晋扬在他的脖子上咬出了很多的血口,差点害了他命归西天。 孟晋扬一直做着令顾成溪害怕的动作,而顾成溪则浑身颤抖着让孟晋扬误以为他也是在享受。 一场莫名其妙的情事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进行着,孟晋扬不会问顾成溪他在想什么,顾成溪也绝对不会告诉孟晋扬自己在害怕什么。两颗本就相距甚远的心就这样越走越远。二十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二十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激|情过后,孟晋扬搂着顾成溪,在他的耳边说道,“你的弟弟现在很安全,他的命对我没用。” 顾成溪明白,这句话不仅在陈述一个事实,更是一个保证。孟晋扬在向顾成溪保证,有他在,顾子雨就是安全的。 “我想去看看他。”顾成溪记得一个小时之前孟晋扬的确说过要带他去看弟弟的,可是他怕孟晋扬反悔,所以顾成溪要提醒一下孟晋扬。 “可以。”孟晋扬的声音如魔咒一般穿进顾成溪的耳朵里,“记得,以后有要求就提出来,要做一个听话的棋子。” 顾成溪很听话地点头,“我记住了。” 孟晋扬很满意顾成溪的表现,于是又奖励他一个深吻,“吃了早饭,我就陪你去。” 顾成溪犹豫了一下,问道,“我不能自己去吗?” 孟晋扬刚对顾成溪说过有要求就提出来,顾成溪就毫不客气地提出了一个要求。 虽然孟晋扬没有承诺过所有的要求他都会答应,但是第一个要求却不能不答应,因为它关乎着孟晋扬在顾成溪心里的那份“可信”的形象。 孟晋扬想要利用顾成溪,最起码就要获得他的信任。如果顾成溪看着孟晋扬的眼睛里充满了怀疑,就难保觊觎孟晋扬地位的其他老狐狸不会怀疑。 所以,孟晋扬在顾成溪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说道,“当然可以,但是……” 听到孟晋扬说出了“但是”这两个字,顾成溪的脸上就表现出了异常明显的失望表情,不知是无意的还是故意让孟晋扬看的。 “但是,阿新必须要陪你去。外面太乱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孟晋扬的确不打算陪顾成溪一起去了。 一方面,孟晋扬需要一些时间陪自己的弟弟孟远晨;另一方面,孟晋扬还真的想看看离开了自己之后的顾成溪是不是急着逃出自己的这座五指山。 顾成溪已经满足了,尽管不能自己一个人去,但是被池正新跟着总是要比被孟晋扬跟着强上一万倍! 于是顾成溪高高兴兴地穿衣下床,虽然腿软得厉害,腰也疼得不行,但是他却完全忘记了刚才被孟晋扬做到求饶的尴尬。 只是,顾成溪看着腕上的手铐,“还是不能把它打开吗?我不想让小雨看到这些东西。” 这是顾成溪继刚才的要求之后又提出的第二个要求,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但是孟晋扬的心里却燃起了一片怒火。 如果孟晋扬没有记错的话,这是顾成溪第三次要求自己把手铐打开。看来在顾成溪的心里,他孟晋扬的话也不过如此,毫无威慑力。 孟晋扬的脸色变黑了,吓得顾成溪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但是在顾成溪还没想出来自己是哪里做错了的时候,孟晋扬的脸色又恢复到之前的模样。 “可以。”孟晋扬拿出钥匙,打开手铐,然后把它扔在床上,最后亲了亲顾成溪的唇,嘱咐道,“早去早回。” 顾成溪不明白孟晋扬这是演的哪出,但是顾成溪也没有问,他才不要没事找事。 孟晋扬派人把池正新找来,什么都没说就让他带着顾成溪离开了。不用孟晋扬特意嘱咐,池正新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人是怎么被带出去的,还要怎么被带回来。否则,出了什么事情,再加上禁忌的事情,这次就算是孟远晨亲自出马也保不住池正新了。 顾成溪离开之后,孟晋扬的脸色又黑了下来。有些人,是需要慢慢调训的,孟晋扬不急,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反正总有那么一天,孟晋扬要把顾成溪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孟晋扬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然后去往孟远晨的房间。 孟远晨最近都在为了自己的公司做准备,昨天晚上更是忙到很晚,所以现在还没睡醒。孟远晨是孟家的小皇帝,他不醒,也绝对没有人敢来打扰他。 孟晋扬敲了敲门,没有听到孟远晨的回应,于是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门被推开的一刹那,孟远晨就醒了。在孟家,一个人如果没有一点基本的警惕心是根本存活不下去的。 孟远晨放在被子下面的手慢慢地伸向枕头底下,但是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孟远晨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大哥。 依旧闭着眼睛装睡觉,孟远晨想知道孟晋扬会做什么。但是孟晋扬只是给孟远晨掖了掖被子,然后很长时间之后也不见他再有什么动作。 孟远晨按捺不住了,故意翻了一个身,给孟晋扬空出大半张床。意思很明显,孟远晨想让大哥陪他一起睡。 孟晋扬笑了,刮了一下孟远晨的鼻子,“小鬼,装不下去了吗?” “什么啊?原来大哥早就知道了!害得我白白地装了这么长时间!”孟远晨睁开眼睛,带着委屈,扑向孟晋扬,“大哥居然欺负我!” 孟晋扬宠溺地看着又缠到自己身上的孟远晨,说道,“轻了许多,这两天没有好好吃饭吗?” “没有。”孟远晨把自己的脑袋放在孟晋扬的肩膀上,“原来开一个公司需要那么多的事情啊,我都快累死了,大哥也不知道来看我。” 孟晋扬本来打算不管孟远晨开公司的事情,放手让他干,不管是赚是赔,他孟晋扬都不缺这个钱。但是现在看到孟远晨这么累,孟晋扬就心疼了。 “加油,大哥相信你能行的。”孟晋扬已经打算派人暗地里帮孟远晨了,只是不能让他知道。孟家人的性子一个比一个倔,如果孟晋扬现在提出要帮远晨,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的。 得到了大哥的鼓励,孟远晨突然充满了信心,立马从孟晋扬的身上滑下来,又开始看文件,“大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孟晋扬说道,“先吃饭,再工作。” 孟远晨立即站起来,热血澎湃地说道,“我什么都听大哥的,我现在就去吃饭!大哥,你陪我!” “好。”孟晋扬在心里感叹,如果自己的话也能对顾成溪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就好了。二十五、所谓的兄弟关系 二十五、所谓的兄弟关系 孟晋扬在陪着自己的弟弟同时,顾成溪正在大学的门口焦急不安地等待着顾子雨的出现。 顾成溪想要问身边的池正新,为什么小雨还不出现,但是张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身边的人。 能够在孟晋扬的身边待着,第一件要学会做的事情就是察言观色。所以无需多讲,池正新已经明白了顾成溪在想什么。 于是池正新说道,“顾少爷称呼我为‘阿新’就好。” “咳咳……”听到池正新的话,顾成溪立即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顾少爷?看来是孟晋扬让他们这样叫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明明只是利用自己而已,却又装得好像多在乎似的。 顾成溪早已经明白了,之前的心动无非是因为他被孟晋扬偶然流露出的温柔所打动而已。但是,从今往后,他顾成溪的心就是金刚石做的,孟晋扬就是做梦也别想走进来! 一个称呼在顾成溪的舌尖绕了绕,最后吐了出来,“阿新,我想进学校找小雨。” 孟晋扬派来保护顾成溪的人都在门口随时待命,如果顾成溪一意进学校,对他的保护便困难了许多,毕竟没有哪个大学愿意接纳一群长得凶神恶煞的黑/道分子们。 “顾少爷,”池正新恭敬地说道,“顾小少爷早上有一节课,十分钟之后就会出来了。” 小雨今天早上有课?顾成溪还真的不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和自己的弟弟交流过了,或者说他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弟弟了。这让顾成溪的心里多了一种对于亲情的危机感。 顾成溪和顾子雨算是彼此相依为命长大的。父母早逝,在顾成溪仅仅十岁,顾子雨才四岁的时候,然后兄弟两个就被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亲戚收养了。 开始,亲戚家里没有小孩,所以对兄弟两个还算不错。但是随着新生命的降临,兄弟两个在亲戚家的地位也直线下降。那时顾成溪已经十五岁了,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汉。 明明被人讨厌却还在对方的身边晃悠,这种事情顾成溪闭着眼睛捂着耳朵也做不到,于是顾成溪很快就带着弟弟顾子雨离开了那个家,开始真正相依为命的生活。 在外面摸爬滚打讨生活的时候,顾成溪才发现和在社会上所受的侮辱相比,亲戚们鄙视的眼神和偶尔故意说出来的难听的话都已经变得不是那么地难以接受了。 顾成溪每天打七八份工,用五年的时间攒够了接下来他们两年的生活费以及顾子雨的学费。然后顾成溪就开始在家里自学,很快就获得了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并且很轻松地留在了大学做老师,有了一份既高薪又稳定的工作。而这时,顾成溪才二十三岁。 有了正式的工作之后,顾成溪的心又每天都放在工作上。仔细想想,这七八年来,顾成溪也觉得自己对弟弟顾子雨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除了知道他现在是大二学生外,顾成溪一无所知。现在甚至连小雨早上有课,居然也是顾成溪从别人的口中听到的。 不知道小雨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不是说模样,而是指性格、人品之类的,顾成溪还真的不知道。 想了很多之后,顾成溪开始自责自己的失职,以前没有好好和小雨交流过,以后怕是想要交流都没有机会,也没有时间了。 “顾少爷。”池正新惊醒的正在懊悔的顾成溪,“顾小少爷走出来了。” 顾成溪顺着池正新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顾子雨。一个多月不见,小雨好像长高了不少,身体也壮实了。秋天来了,顾成溪看到小雨却还穿着单薄的夏装,这让顾成溪愈加心疼起来。没有哥哥在身边,小雨就不知道冷了要加衣服吗? 眼看着小雨要拐弯往顾成溪的反方向走去,顾成溪立即喊道,“小雨!小雨!” 在顾成溪喊出第一声的时候,顾子雨就停下了脚步。但是顾子雨很快就摇摇头,嘲笑自己,“笨蛋,你又幻听了。”然后接着往前走。 无奈之下,顾成溪只好快步跑向自己的弟弟,拦着他的去路,“小雨,你听不出来哥哥的声音吗?” 顾子雨呆住了,看着眼前出现的人,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小雨……”顾成溪把已经比自己高的顾子雨抱进怀里,“对不起,哥哥现在才来看你。” 很快,顾成溪就被顾子雨大力推开了,顾成溪没有防备连连倒退了几步,即将摔倒在地上。顾子雨眼疾手快,又把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小雨的身体真的比以前结实了不少,顾成溪的手摸着顾子雨的身体,说道,“小雨的变化真大,哥哥都快认不出来了。” 顾子雨再次推开顾成溪,不过这一次没有用力。 “如果一年之后你再来看我,我的变化会更大。”顾子雨的态度非常冷淡。 顾成溪听出来了小雨话语里的不满,于是揉搓着他的头发,安慰他,“对不起,小雨,以后哥哥恐怕没有时间陪你了。” 顾子雨的脸上本来还带着一丝的温柔,但是听到顾成溪的话,脸色立即变黑了,毫不客气地打掉顾成溪的手,“那就拜托你永远不要出现就好了!” “小雨……”顾成溪知道是自己做得不好,可是小雨怎么可以说这种伤人心的话,自己的弟弟何时变得这么不近人情了? 也许是被小雨冷漠的眼神吓到了,顾成溪准备的满满的话全都说不出口了。算了吧,顾成溪想,今天能见小雨一面,知道他还活得好好的已经是孟晋扬给的天大的恩赐了。 顾成溪心情很清楚,反正以后自己能不能活着还不一定,所以对于这种兄弟关系就不要再纠结了。这辈子欠下的债,就拖到下辈子再还吧。 “小雨,你以后要好好的。”顾成溪说完就向池正新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几秒钟后,顾子雨突然转身,赶上顾成溪,从后面抱着他,“哥,别走!别再丢下我一个人了!”二十六、双溪临门 二十六、双“溪”临门 听到小雨在恳求自己不要走,顾成溪心里一酸,真的就不想走了。 去他的孟晋扬!去他的邪恶势力!顾成溪什么都不怕!反正顾成溪奋斗了这么多年,也只是为了这个弟弟而已。如果不能和弟弟继续相依为命,那么他顾成溪在人生这条破路上还奋斗个什么劲儿! 顾成溪虽然还什么都没说,但是池正新一看他的表情也猜出了七八分。顾成溪不想回去了,这可不行! 池正新在心里盘算着,先不管顾成溪不回去大少爷会如何,单说刚才顾成溪大喊顾子雨的那几声,就已经足以让周围埋伏着的人知道了顾成溪长什么模样。这也就是说,顾成溪以后的处境会更加危险。现在能够保护顾成溪和顾子雨的人只有大少爷了! 池正新知道,其实这也是今天大少爷同意顾成溪出来的目的之一。 大少爷既然已经决定要把顾成溪推到风口浪尖上,那么就要推得彻底,不留任何的余地。顾成溪如果真的就这样跑走的话,不出半天,他就会发现这个城市远不如以前那么安全了。兜兜转转,顾成溪最终还是要回到大少爷的身边,然后安安稳稳地做他的棋子。 池正新现在考虑的事情是,他是要劝顾成溪直接回孟家免受被人追杀的危险;还是要按大少爷的意思,先把顾成溪放出笼子飞一会儿,然后等着他自己受不了飞回来? 只是没有想到,在池正新走神考虑的时候,顾成溪已经拉着顾子雨跑掉了。 池正新打了一个手势,派几个有经验的人跟着他们兄弟两个。 突然,池正新的手机发出了短信提示音,这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的声音了。 池正新和大多数孟家的人一样,不喜欢发短信,因为它太浪费时间了。所以池正新很好奇,短信是谁发来的。 池正新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着“顾少爷”三个字。 顾成溪的号码是孟晋扬给池正新的,可是池正新的号码又是谁给顾成溪的? 池正新第一次觉得也许顾成溪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打开短信,上面只有一句话,“告诉孟晋扬,谢谢他故意放我离开,但是我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所以我决不回去!” “很聪明。”这是池正新这一个多月以来对顾成溪的唯一评价。 然后池正新直接用手机拨通孟晋扬的号码,向他报告,“大少爷,和您想的一样,顾少爷的确不愿意再回来了。还有那些人已经知道顾少爷的长相了,恐怕会立即采取行动。”池正新故意隐瞒了短信的事情。 “嗯。”孟晋扬说道,“任务完成得不错,你可以回来了。” 孟晋扬的反应很平常,但是池正新却莫名地感觉到自己握着手机的手忽然变得冰凉了。 顾成溪冲动之下拉着顾子雨离开,当理智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就已经无处可去了。 该怎么办?顾成溪牵着顾子雨的手,漫无目的地向前跑。该去哪儿? “哥,你这是怎么了?”顾子雨觉得一个多月不见,自己这个哥哥变得很异常,眉头总是皱着,现在又拉着自己像是逃命一般地往前跑,总之是奇怪至极。 顾成溪想要停下来,可是又感觉到有危险在靠近他们,于是只能拉扯着小雨不停地跑着,直到筋疲力尽。 “哥,你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喜欢这里,我不喜欢那个男人看你的眼神!”顾子雨觉得很不舒服,“哥,跟我回家。” 顾成溪大口地喘着气,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带着小雨来到了戎皓龙的家附近。也许在顾成溪的潜意识里,可以信赖的人只有戎皓龙吧。 有一点很奇怪,刚刚顾成溪感觉到的那一股危险突然消失不见了,难道真的是因为靠近了戎皓龙,所以觉得很安全吗? 凌晨的时候,顾成溪明明听到池正新在对孟晋扬说什么要收网之类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和戎皓龙有关。 不管怎么样,顾成溪都觉得这个时候不能再麻烦戎皓龙了,于是转身打算和弟弟一起离开这里。 “成溪!”戎皓龙在楼上就看到了他们兄弟两个,于是就急忙跑下来了,幸亏还来得及,“成溪,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戎皓龙激动地抱着顾成溪,“以后再也不要做这种事情了,我戎皓龙还没窝囊到要靠你混出头的地步。” “说什么呢?”顾成溪打了戎皓龙一拳,“是兄弟就不要说这些客气话。” “咳咳……”顾子雨在提醒了两个人自己的存在之后,直接拉着顾成溪的手,把他从戎皓龙的怀里拉出来,“哥,我们该走了。” “两位刚来就要走吗?”凌溪突然出现在戎皓龙的身后,以非常熟稔的态度说道,“刚才大哥看到你们很激动,想必你们和大哥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不如在家里吃了午饭再走?也好借此机会叙叙旧。” 凌溪一番话说得正和戎皓龙的心意,于是戎皓龙也说道,“是啊成溪,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过面了。” 顾成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听凌溪又说道,“原来你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溪’字啊。是小桥流水的那个‘溪’吗?” 顾成溪愣住了,这个说法很熟悉,好像不久之前也有人这样问过自己。可惜顾成溪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有时候人的记忆就是这么不可靠。 “你说的对,是那个‘溪’字。”顾成溪一边回答,一边还在脑子里想着自己是在什么情况下被人问过那个问题。但是中间的弦就那样断着,顾成溪怎么都衔接不起来。 突然,顾子雨把顾成溪扯拽到一边,“哥,我们回家好不好?” 顾成溪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些在孟家探听出来的事情要告诉戎皓龙,于是就对顾子雨摇摇头,“我们就在这里待一会儿,哥哥还有事情要做。” 顾子雨虽然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二十七、明知不可为 二十七、明知不可为 顾成溪和顾子雨就这样跟着戎皓龙来到他的家里。 凌溪刚才在准备午饭,于是现在接着进厨房做自己的事情。 顾成溪让弟弟小雨先在客厅里待着,自己则和戎皓龙一起进了书房。 “皓龙,你怎么待在家里?”顾成溪不理解,“这个时候,家里不是很危险的吗?” 别说顾成溪不理解,就连戎皓龙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除了昨天晚上在那个娱乐场所和一大群人厮杀了一番之外,这两天竟没有一个杀手来找他的麻烦。 戎皓龙摸了摸腰间的枪,手有点痒。 “这里暂时是安全的,你可以放心。”戎皓龙开玩笑地说道,“那些杀手恐怕是觉得为了一亿就丢了性命实在是太不值得了,所以都不敢来了。” 顾成溪笑了,“一个月不见,你还是这么臭屁。” 戎皓龙看着顾成溪的笑容,看呆了,“一个月不见,你的笑容还是如此灿烂。” “咳咳。”顾成溪在假装咳嗽,略显尴尬。 如果是以前的顾成溪,被一个男人夸赞自己的笑容灿烂,顾成溪绝对不会多想。但是在孟晋扬的“调训”之下,顾成溪才知道原来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可以那么复杂的。所以听到戎皓龙的话后,顾成溪的心里难免会产生一些异样的情绪。 戎皓龙在想自己是否太直白了,也许吓到他了,于是打哈哈地说道,“你说你一个爷们儿,长得也不娘啊,怎么笑起来就像一个娘炮似的?” “合着你前面夸我,就是为了后面再损我一句吗?”顾成溪心里的异样情绪一下子全被搅和没了。 戎皓龙在顾成溪的心里那就是男人中的男人,顾成溪曾经想过究竟是怎样一个娇媚漂亮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但是顾成溪从来没有想过会是什么样的男人陪他过一辈子。所以现在,只是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两秒钟戎皓龙可能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的画面,顾成溪就觉得头皮发麻。 戎皓龙拍着顾成溪的后背,一双眼睛锐利有神,直盯着顾成溪,“你给我说实话,你在孟家的这一个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哪怕你只是发生了丁点的变化,我都能看得出来。所以,别想瞒我。” “哟,皓龙,你平时审问犯人就是这个样子吗?怪吓人的。”顾成溪开着玩笑,故意忽略戎皓龙犀利的眼神,“我呀,在孟家吃得好,住得好,你就放心吧。现在整个社会的风气都是尊师重道,所以我去哪儿都能吃得香。” “是吗?”戎皓龙突然扯开顾成溪的衣领,失去理性地吼道,“那么你能告诉我,你身体上红色的痕迹是怎么一回事吗?!” 戎皓龙不想对顾成溪发火,但是自己辛辛苦苦守着的青涩果子,居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戎皓龙难道不应该生气吗?! 何止生气,戎皓龙现在只想闯进孟家,把碰顾成溪的男人射成马蜂窝!想到这里,戎皓龙的手愈发痒了起来。 顾成溪已经傻掉了,脑子里只重复着“戎皓龙知道了?他竟然知道了?我该怎么办?”这几句话,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戎皓龙的质问。 莫名地,顾成溪竟然说道,“对不起。”可是为什么说出这三个字,连顾成溪都道不出原因。 一句冷淡的“对不起”,好像在告诉戎皓龙“我怎么样,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 是啊,戎皓龙也很明白,顾成溪怎么样和他真的没什么关系。再者,如果不是为了自己,成溪根本不会被人占了便宜。蓦地,戎皓龙松开了还钳制着顾成溪的手。 但是,戎皓龙很不甘心!是个男人在知道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人被抢走了之后都会不甘心,更何况是戎皓龙! 瞬间,顾成溪的嘴巴被戎皓龙狠狠地堵上,没有温柔,只有想要吞噬对方的失控! 顾成溪彻底傻掉了,眼睛睁得大大的,被动地接受着戎皓龙热辣的吻。直到唇被咬破,大脑接收到了嘴唇疼痛的讯息,顾成溪才反应过来,然后大力推开戎皓龙。 只可惜,顾成溪的力气虽大,却对戎皓龙毫无作用。 “不要推开我!”戎皓龙把顾成溪抱进怀里,嵌得死死的,顾成溪不能挪动分毫。 顾成溪刚才被吻得喘不过气来,现在又被用力地捂在戎皓龙的胸膛里,大脑很是缺氧晕眩,但是他还存有一丝的理智,于是顾成溪说道,“你声音小一点,我不想让小雨听到。” 戎皓龙是一个刑警,平时最不缺乏的理智现在却被顾成溪一直表现出来的淡漠态度刺激得消失无踪。 其实,顾成溪没有故意表现得很冷漠,他平时就是这个样子啊。只不过戎皓龙期望的是他在知道了自己的感情后能够欣喜一点,而不是不温不火,好像故事的主角根本就不是他! 戎皓龙像是在宣誓一般地说道,“成溪,和我在一起!” 顾成溪突然笑了,戎皓龙的语气就好像是在抓逃犯一样,对犯人喊着“站住!不许动!”,(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