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3部分句话。 虽然只在孟晋扬的身边待了一天,但是顾成溪已经发现孟晋扬好像十分信任这个池正新,大多事情都交给他去办。 孟晋扬对池正新说道,“由着他。告诉火狐,别玩得太过分了,他可以玩弄别人的感情,但是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大方到原谅他一次。” 池正新的脸色有些尴尬,“是的,大少爷。” 孟晋扬问池正新,“从昨天开始,孟晴悠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回大少爷的话,表小姐除了在房间大哭之外没有别的举动。”池正新隐瞒了孟晴悠放话说要报复孟晋扬的事情。 “嗯。”孟晋扬接着看报纸。 池正新正准备离开,孟晋扬突然开口说道,“阿新,我知道你喜欢孟晴悠,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但是你要知道孰轻孰重。” 池正新有些慌乱,“我知道了,大少爷。我不会因为表小姐的事情而影响工作的。” “嗯。” 池正新离开之后,顾成溪一边喝粥,一边语气很自然地问道,“谁是孟晴悠?谁又是火狐?”顾成溪主要是想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答案。 孟晋扬有些奇怪顾成溪怎么会对这些感兴趣,但还是回答道,“孟晴悠是我叔叔孟宏瑞的女儿,也就是我的表妹;火狐是我手下的第一杀手,阿新是我的左膀,火狐就是我的右臂。” 顾成溪说道,“火狐总应该有个名字吧?他总不可能一生下来就被叫做火狐吧?” 孟晋扬看着顾成溪的眼睛,良久,然后才说道,“他有名字,可是我忘了。” 忘了吗?顾成溪不信,可是也不再多问。 从孟晋扬的眼睛里,顾成溪可以看出来,这个火狐对于他的意义绝非只是一个“右臂”那么简单。 算了,来日方长,有些事情,顾成溪总会把它弄明白的。十二、其实并不了解 十二、其实并不了解 吃过饭,孟晋扬要求顾成溪陪他参加一个酒会。 这类酒会,说白了,就是商人寻找利益,单身的人们寻找门当户对的另一半的地方。 五年前,孟展瑞去世后,孟晋扬便开始接替他的父亲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参加这一类的聚会。 不用说,只要是孟晋扬出现的地方,绝对会掀起一番暴风骤浪。 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孟家所拥有的人民币就算用大火烧,也得烧上个好几年才能烧干净。更何况,孟家所拥有的可不只是人民币这么简单的东西。 拥有这种身家财富的孟晋扬,就算他有着秃头裂嘴龅牙招风耳,也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女人甘愿跑到他的床上,甚至还奢望能够为孟晋扬生一个孩子,从此过上令万千女人艳羡的幸福生活。 所以,可想而知,当这些女人看到原来孟晋扬居然长得这么帅的时候,她们还能淡定得起来吗? 孟晋扬所参加的任何酒会都是一些所谓的名流人士举办的,并且是禁止拍照的,以免给一些想要暗杀他们的人任何的可乘之机。所以,孟晋扬才很放心地带着顾成溪进入到酒会里。 顾成溪依旧是一身白色的西装,相当得体,配合着他那清秀的面貌,竟在刚进入场内的一瞬间就吸引到了很多人的目光。甚至已经有很多年轻人在猜测,难道他就是孟晋扬吗? 但是一些有生活阅历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顾成溪身边的那位身着黑西装的男人才是孟晋扬,因为他的身上带着浓重的戾气。 “晋扬,你来得有些晚了。”一个年纪和孟晋扬差不多的年轻男人端着两杯酒走向孟晋扬,并把其中的一杯递给他。 “如果可以的话,我根本就不想来。”孟晋扬接过男人手里的酒,转而递给身旁的顾成溪,“端着酒杯做做样子即可,不用真的喝下去。” “嗯。”顾成溪虽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酒会,但也明白该怎么做。 男人早已发现了孟晋扬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于是说道,“晋扬,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孟晋扬简短地说道,“顾成溪,芮季屿。” 芮季屿笑了,悄悄地对孟晋扬说道,“看来你不想让我认识这位顾成溪先生,怎么,这是你已经预订了的?” 孟晋扬对芮季屿的话不置可否,只是眼神里透露着一丝不悦,“少管闲事。” 芮季屿对顾成溪伸出手,“你好,顾成溪,是小桥流水的那个溪字吗?” 顾成溪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伸出手,礼貌性地和芮季屿握了一下,“是的。” 芮季屿说道,“我可以称呼你为成溪吗?你也可以叫我季屿。” “当然可以。”顾成溪犹豫了一下,喊道,“季屿。” 孟晋扬突然分开他们两个人的手,当着芮季屿的面对顾成溪说道,“这个男人绝对比我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啧啧……”芮季屿揉着自己的脑袋,“我要好好想一想,上一次听到你说这一句是在什么时候。哟,好像是五年前呐,当着火狐的面,是吧?只是可惜了,第二天……” 孟晋扬夺过顾成溪手里的酒杯,把酒泼在芮季屿的脸上,“你喝醉了,季屿。” 所有参加宴会的人都在这一刻把视线集中在孟晋扬和芮季屿的身上。这样的好戏,他们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很少人见过孟晋扬,但是大多的人都见过芮季屿。 芮季屿的家世虽然比不上孟晋扬,但是在这里也是响当当的大家族,更何况,他与孟晋扬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更是彼此从小到大的玩伴。不要怀疑,孟晋扬也是可以有玩伴的。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等着看芮季屿的下一个举动是什么,也许他有胆也端着一杯酒泼在孟晋扬的脸上。 但是,事情的进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被泼了一脸酒的芮季屿只是嘴角微微上翘,突然倒在了孟晋扬的身上,语气轻浮地说道,“看来我的确是喝醉了,晋扬,你扶我去客房休息。” 这种剧情的发展实在是让在场的人都大跌眼镜,好吗? 顾成溪猜测孟晋扬一定会推开芮季屿的,因为孟晋扬讨厌别人碰他。 但是令顾成溪都大吃一惊的是,孟晋扬居然扶起了芮季屿,并且对他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这就是在这个时候,顾成溪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并不是很了解孟晋扬。 在顾成溪跟着孟晋扬走出孟家的一天时间里,这还是孟晋扬第一次不用顾成溪跟着。但是顾成溪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解脱,反而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是怎么了?顾成溪问自己。没有人能够告诉顾成溪这个问题的答案。 孟晋扬扶着芮季屿走出宴会的大厅,然后就放开了自己的手,“好了,你可以不用再装了。” 芮季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把手放进孟晋扬的口袋里乱摸,“手帕呢?” “前天丢了,忘了换新的。”孟晋扬从身边的侍应身上扯下来一个帕子,递给芮季屿,“擦擦吧。如果下次你再敢乱说话,我就把你丢到酒缸里淹死你,然后把你做成标本,再丢到大学里供那些书呆子研究。” “知道了。”芮季屿把脸擦干净,“从小到大,你就知道拿这一句话吓唬我,你明知道我最怕书呆子了。” 孟晋扬准备回宴会的大厅,他实在不放心把顾成溪一个人留在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堆里。 芮季屿突然拉扯着孟晋扬的手臂,“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做了,我想你了。” 孟晋扬说道,“你来宴会之前不是还和别人做过吗?那么贱的香水味道,也只有你能够忍受得了。” 芮季屿闻了闻,“我是和别人做过了,但是来之前我是洗过澡的。” “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孟晋扬说道,“我已经找到我心里的那个人了,所以,我想我们这段关系可以终止了。” “是吗?”芮季屿笑了,“是那个顾成溪吗?你确定你不是因为他的名字才留意到他的吗?” 孟晋扬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确定。”十三、一切误会的开始 十三、一切误会的开始 芮季屿的笑容慢慢地收了起来,“好吧,随便你把谁当做你心里的那个人,我都不会在乎。” “那就好。”孟晋扬说道,“最近火狐又找了一个新的玩具,你做好帮他善后的准备吧。” “怎么?你还真的不打算管他了?”芮季屿有些吃味,“看来这个顾成溪对你的影响很大啊。难道是因为他玩起来和之前的那些小清新都不一样吗?晋扬,你勾起我对他的兴趣了。不如,你让他陪我一个晚上,如何?” 孟晋扬突然拔出身上的枪抵在芮季屿的腹部,“不要拿我对你的宽容当做你纵容的资本。” “你总是犯这种错误,我早就告诉你,不要试图威胁那些已经不在乎性命的人。”芮季屿的手臂缠在孟晋扬的脖子上,“你再陪我一次,我就忘了那个顾成溪。这样很公平吧?” 不等孟晋扬收起枪,芮季屿已经迫不及待地吻上他的唇。孟晋扬立即化被动为主动,并且推开旁边客房的门,两具年轻的身体很快就产生了激烈的碰撞,互不相让。 当顾成溪因等不到孟晋扬而在这个偌大的宴会里变得手足无措的时候,孟晋扬正与芮季屿在床上火热地缠绵着。 很多年轻的小姐估计孟晋扬不会很快回来,于是开始走到顾成溪的面前与他搭讪。 很快,顾成溪的身边就围了很多莺莺燕燕,并且全都端着酒杯,想要让顾成溪喝她们的酒。 宴会的规矩顾成溪还是知道的,喝了她们谁的酒,就意味着看上了谁,以后还可能会有后续的发展。 就是因为这个规矩,她们有些心急的已经把酒杯放在了顾成溪的嘴边,准备在下一刻就撬开顾成溪的嘴巴,灌进去,哪里还有一点名门望族大家闺秀的模样。 顾成溪已经不敢开口说话了,只有在心里祈祷着:孟晋扬,你快点回来吧。 “成溪,是你吗?” 顾成溪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回头就看到了自己的救星孟哲榆。顾成溪赶紧对孟哲榆招手,不能开口,只能用眼神暗示:快来救我出去。 孟哲榆看着顾成溪故意厉声说道,“成溪,你怎么在这里?!刚离开我几分钟,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找女人了吗?!” 那些女人听到孟哲榆的话,很快就明白了顾成溪原来是个弯的,怪不得这么多女人的酒,他一个都不喝。于是那些女人立即像是在躲避瘟疫一般躲得远远的,当然也有一些觉得很可惜,这么帅的男人怎么可以是个弯的? 顾成溪终于松了一口气,“你出现得真及时,我差点就要被那些女人身上花露水的味道给熏死了。” “哈哈,”孟哲榆像兄弟一般搂着顾成溪的肩膀,“那些女人如果知道她们花了大价钱买来的高级货被你这样形容,肯定会找人杀了你灭口的。” “真的吗?”顾成溪也开玩笑地说道,“那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否则我成了鬼,第一个肯定先去找你算账。” 孟哲榆笑得更厉害了,“一个月不见,成溪还是这么幽默风趣。其实,就算你不做鬼,也可以来找我的,我随时欢迎你,或者你希望我用八抬大轿来接你?” 顾成溪摇头,“不不,八抬大轿哪里够,最少也要十六抬。” 孟哲榆伸出手,“一言为定,击掌为誓。” “你来真的啊?”顾成溪与孟哲榆击了一次掌,“那我就等着你的十六抬大轿。” 顾成溪与孟哲榆谈得很畅快,殊不知参加聚会的人全都知道了他们两个原来是恋人关系。再加上两个人的肢体时不时地来一个亲密接触,更加证实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孟哲榆问道,“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提到这个情况,顾成溪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我是跟着孟晋扬一起来的,但是他刚才送芮季屿去客房休息,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想也许他是有事情耽搁了。” 孟哲榆冷笑,“也许是被耽搁到哪张床上去了。” 顾成溪的心里又开始堵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孟哲榆故意装作很无意地说道,“芮季屿和我大哥是同一天出生的,是真正穿着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他们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啊。” “是吗?”顾成溪的眼睛无意识地看着刚才孟晋扬离去的方向,“非同一般的关系,能有多亲密呢?” 这句话是顾成溪在问他自己,但是孟哲榆却再次向顾成溪投射了一个重磅炸弹,“他们经常在一个房间里折磨同一个少年,你说他们的关系能有多亲密?这么多年,他们两个人之间只有一个人能够插的进去。” 顾成溪不想问的,但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能告诉我是谁吗?” “这在孟家是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禁忌,还是等你自己发现吧。”孟哲榆看到顾成溪失魂落魄的表情,就知道自己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不再纠缠于这个话题,反而问道,“听说你现在是我大哥的私人秘书,是吗?” 顾成溪无力开口,只好点头。 孟哲榆适时地安慰顾成溪,“这么多年来,你还是我大哥第一个私人秘书呢,想必大哥对你很重视。” “重视吗?”顾成溪的声音蔫蔫的,“也许吧,我不知道。” 顾成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之是打不起精神来。 身边有侍应端着倒好的酒路过,顾成溪突然拿起一杯酒灌进了肚子里。 一杯酒下肚,顾成溪的心里竟然舒服了不少,于是接着第二杯、第三杯……一直喝到顾成溪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喝醉了,孟晋扬还是没有回来。 孟哲榆觉得是时候了,于是扶着顾成溪,“你不能再喝了,成溪,我带你去休息,好吗?” 顾成溪用力推开孟哲榆,“我不要去休息!我还没喝够呢!我还要接着喝!一直喝到孟晋扬回来!” 孟哲榆的眼睛里冒着怒火:顾成溪,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对那个人渣动了心!十四、被激怒了的孟晋扬 十四、被激怒了的孟晋扬 孟哲榆抢过顾成溪手里的酒杯,“你不要再喝了!就算你醉死在这里,孟晋扬也不会回来!” “不会回来吗?”顾成溪醉醺醺地说道,“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在乎!” “你不在乎就不要喝这么多!”事情明明是孟哲榆引起来的,现在反倒是孟哲榆最生气。 顾成溪和孟哲榆的声音都很大,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孟哲榆决定不能再放任顾成溪喝下去了,于是架起顾成溪,走向聚会大厅后面的客房。 “我还要喝……”顾成溪不停地向外推着孟哲榆,“孟晋扬,我还没喝够呢……” 孟哲榆推开一个显示着无人的客房,先把顾成溪放在床上,然后才锁上门。 顾成溪已经热得自己开始脱衣服了,这明摆着是要做主动进入狼|丨穴中的那一只羊。 孟哲榆看着顾成溪红扑扑的脸,内心荡漾起来,立即吻上他的唇,双手还在帮顾成溪脱掉多余的衣服。 顾成溪抱着孟哲榆,喊道,“孟晋扬,我好热啊……” 孟哲榆心下一凉,之后怒火便重新升了起来,“顾成溪,你看好了,现在吻你的人是我孟哲榆!” 顾成溪在听到孟哲榆的名字后就有些清醒了,但是他刚才喝进肚子里的酒实在是太多了,顾成溪只清醒了两三秒钟,又有一股酒劲冲上了他的脑袋。 孟哲榆收起心里的怒火,“算了,你明天早上就知道抱你的人是谁了。” 孟哲榆再次俯下身子,吻着顾成溪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同一时间,在与这个房间相隔不远的另一个房间里,孟晋扬与芮季屿火热的床上大战终于停了下来。 芮季屿在孟晋扬的脸颊留下一个响亮的吻,“还是和你做的比较爽!我的腰都快要被你弄断了。” 孟晋扬开始穿衣服,“别忘了,这是最后一次,还有别再想打顾成溪的注意。” “知道了。”芮季屿问道,“你不洗个澡再走吗?” 孟晋扬不说话,离开了这间客房,走向宴会大厅。芮季屿仍旧躺在床上,把被子盖过头顶,开始睡觉。 顾成溪居然已经不在大厅里了! 孟晋扬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顾成溪的人影,“该死的!不是说好了在这里等我的吗?!”早知道就应该让阿新跟着他,而不是留他一个人在这里。 孟晋扬的第一个猜测是顾成溪被哪个女人或者是男人骗走了;第二个猜测则是顾成溪趁他离开所以逃跑了。不管是哪个猜测,都让孟晋扬很火大! 跟着孟晋扬的保镖都在宴会厅的大门口处候着,如果顾成溪出去的话,他们应该能够拦下来。所以,孟晋扬可以断定了,顾成溪百分之百还在这个宴会里。 孟晋扬回到后面的客房处,看到一些客房的门上标示着已经有人入住休息,就立即用脚把门踹开。屋子里面的人看到孟晋扬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管正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只得忍气吞声,都不敢轻易惹他。 在踢破了第十扇门却依旧找不到顾成溪后,孟晋扬终于发起疯来,拿出手里的枪,在心里决定,如果下一个房间里人的依旧不是顾成溪,那么就直接杀了他们解气! 在第十一扇门被孟晋扬踹开之后,孟晋扬终于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顾成溪。可是,顾成溪的衣服全都散落在地上!身上的吻痕也清晰可见! 还是来晚了吗?孟晋扬现在连杀了顾成溪的心都有了!如果他肯听自己的话,老老实实地待在大厅里,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一个被别人碰过的玩具,孟晋扬是绝对不会要的,但是孟晋扬也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拥有他! 于是,孟晋扬举起了枪,瞄准床上的顾成溪。 正当这个时候,孟晋扬听到了浴室里传出来哗哗的流水声,看来那个敢动顾成溪的人还没离开。 孟晋扬决定,先杀了那个男人,然后再杀顾成溪,这也算对得起顾成溪了。 于是孟晋扬举着枪,走近浴室,慢慢地打开浴室的门,来到那个裸着身体的男人背后。 “别动。”孟晋扬把枪抵在男人的腰间,“转过身来。” 孟哲榆一听就知道是孟晋扬的声音,于是转过身说道,“大哥,是我。” 孟晋扬的眼神变得愈加危险,“我本来以为顾成溪是被强迫的,看来是我猜错了。” “大哥,你能不能先给我一个浴巾遮着身体,然后我们再讨论关于成溪的事情。”孟哲榆故意强调“成溪”这两个字。 “成溪?”孟晋扬果然被这两个字激怒了,抬起腿用膝盖袭击孟哲榆的腹部,“谁批准你这样叫他的?!” 孟晋扬用了大力气,于是孟哲榆大声叫了一声之后,疼得只能在地面上蜷缩着。 浴室外,床上的顾成溪却被这一声痛苦叫喊声吓醒了,在听到浴室里有声音传出来之后,立即穿上衣服,晕晕乎乎地推开浴室的门。 “孟晋扬,你在做什么?!”顾成溪把孟哲榆从地上扶起来,“你平时对我下狠手也就罢了,这可是你的弟弟啊!” 孟晋扬不可置信地看着顾成溪,虽然心里充满了怒气,但是却无法对他发泄出来,他孟晋扬何时这么委屈过自己! 孟晋扬实在是憋得难受,于是手握成拳,然后一拳打在浴室的镜子上,镜子应声而碎,而孟晋扬的手也开始往外冒血。但是自始至终,顾成溪没有看过孟晋扬一眼。 顾成溪给孟哲榆找了一个浴袍穿上,问他,“疼得厉害吗?” 孟哲榆摇头,“我还好。成溪你呢,现在还疼吗?” 顾成溪也摇头,“你的技术不错,我已经好多了。今天晚上多谢你了,我扶你出去吧。” “嗯。” 顾成溪无视孟晋扬,直接扶着孟哲榆走出浴室。 孟晋扬刚刚从两个人刚才的对话里反应过来:顾成溪是在当着自己的面与孟哲榆高调示爱吗?他好大的胆子!十五、沉重的代价 十五、沉重的代价 顾成溪把孟哲榆扶到床上,“我还是找一些药酒给你擦擦吧,孟晋扬打人有多狠我可是深有体会。” “真的不用了。”孟哲榆强撑着露出一个微笑,“我是个大男人,这些小疼痛忍忍就过去了。” 顾成溪说道,“对不起,今天是我连累你了。” 孟哲榆握着顾成溪的手,“成溪,我们之间真的不用说这些客气话。” 顾成溪点头,“我知道了。” 孟晋扬从浴室里走出来,又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景象,孟哲榆握着顾成溪的手,而顾成溪居然没有挣脱! 孟晋扬冷笑,看来自己的确是给顾成溪太多的自由了,已经让他忘记了他与自己的身份。 “顾成溪,跟我离开这里。”孟晋扬说完就走出这间客房,这是他给顾成溪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顾成溪不听话,执意留在孟哲榆的身边,那么今天晚上,孟晋扬一定要血洗整个宴会,他才不在乎这个宴会里有多少名门望族,全他妈的给他滚蛋! 顾成溪起身,准备跟着孟晋扬离开。但是孟哲榆却不松手,“成溪,再陪我一会儿,好吗?” “不行,孟晋扬已经生气了,在造成更严重的后果之前,我必须要平息他的怒气。”顾成溪用力挣脱开孟哲榆的手,离开客房。 孟哲榆恨恨地说道,“成溪,总有一天,你会真正属于我的。” 孟晋扬刚刚坐上车,顾成溪随即也上了车,坐在孟晋扬的身边。 顾成溪拿起孟晋扬流着血的手,用刚刚从客房里拿出的毛巾缠上,先止血。 孟晋扬不说话,也不挣脱,任顾成溪收拾着他的伤口。但是莫名其妙地,孟晋扬心里的怒火突然降下去了许多。 但是一想到身边的人已经被别人碰过了,孟晋扬又想发火了。 孟晋扬用刚刚被包扎了的手使劲掐着顾成溪的脖子,“不知道刚才孟哲榆满足你了没有?” “你是什么意思?”顾成溪不明白。 孟晋扬的眼里多出了一些失望的情绪,“不要再装模作样了,你这副样子真让我恶心!” “我恶心?”顾成溪笑了,“你和别人上床,现在反倒说我恶心?孟晋扬,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古代的皇帝吗?只允许你佳丽三千,别人就只能对你从一而终?!我告诉你,孟晋扬,你现在身上的味道才是我最恶心的!” “啪!”孟晋扬给了顾成溪一个耳光,“我真的想杀了你。” 顾成溪闭上眼睛,“那就麻烦你动手麻利一点。” 孟晋扬掐着顾成溪脖子的手慢慢用力,眼看着顾成溪的脸色由白变红,再转苍白,孟晋扬却突然松开了手,“背叛我孟晋扬的人,就应该被我慢慢地折磨致死。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如你所愿,让你死得这么容易。” 顾成溪大口地喘着气,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和孟哲榆真的没有上床。” 孟晋扬的确不信,孟哲榆问顾成溪还疼吗,顾成溪夸赞孟哲榆技术好,这让孟晋扬怎么相信他们没有上床。 顾成溪好像猜到了孟晋扬在想什么,于是解释道,“今天晚上你说要把芮季屿送到客房,可是你却送了整整一个小时。” 听到顾成溪这样说,孟晋扬突然有些心虚,“只有一个小时而已,你就等不起了吗?” “也许吧,”顾成溪忘记是因为什么了,“反正我喝了很多酒,喝醉了,所以孟哲榆就把我送到客房里。衣服是我自己脱的,朦胧之中我还有一些印象。后来我还吐了孟哲榆一身脏东西,然后我头疼得厉害,所以他就给我揉脑袋。我们在浴室里说的话指的就是这个。” 孟晋扬特别小心眼儿地问道,“那你身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是蚊子咬的。” 顾成溪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你乐意生气就生气,想要杀了我就杀,反正我可以解释的也只有这么多。” 半晌,车内无人说话。空气一度凝固,连司机都不敢大声呼吸,害怕一不小心就没了性命。 在车子即将开回到孟家的时候,孟晋扬说道,“如果有下一次,我一定杀了你。” “我知道了。”顾成溪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又被自己闯过来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成溪的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刚才孟晋扬没有否认他与别人上床的事情,不是吗?可是为什么需要解释的却只有自己呢? 回到孟家,从下车的一瞬间,孟晋扬就抱起了顾成溪,一直走回自己的卧室里。孟晋扬在用无声的行动告诉整个孟家的人,顾成溪是他孟晋扬的人,谁都别想妄图染指他! 没用几分钟,整个城市的人都知道了,孟家的当家人爱上了一个叫做顾成溪的男人。 本该觉得温暖幸福的时刻,顾成溪的心里却凉凉的,孟晋扬的这个举动无疑是把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也许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都和自己脱不了干系了。这就是孟晋扬把自己留在身边的目的吗?顾成溪问自己,孟晋扬果真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活靶吗? 同一时间,整个城市里的各股势力都在蠢蠢欲动,他们都在想,也许这个顾成溪正是他们可以击败孟家的突破口。 孟晋扬把顾成溪放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没有直接开始例行公事,而是转身,不知道要去哪儿。 顾成溪拉扯着孟晋扬的手臂,“把我的弟弟接到这里来,好吗?我想他了。” 孟晋扬的话语里充满了冷淡,“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这些小聪明终究会害死你。” “可是我的弟弟是无辜的。”顾成溪知道,现在外面或大或小的势力恐怕都已经把自己的祖宗八代查清楚了,顾子雨此刻如果能够待在孟家反而是最安全的。 孟晋扬靠近顾成溪,说出了一句让他彻底死心的话,“这是你今天晚上想要替孟哲榆隐瞒真相的代价,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身上的吻痕是谁留下的吗?”十六、慢慢的改变 十六、慢慢的改变 顾成溪拉扯着孟晋扬的手无力地垂下,像是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孟晋扬把顾成溪抱起来,走进浴室,把他放进干干的浴缸里,然后开始放水——冷水。顾成溪立即打了一个寒颤,但是却不躲避冷水的侵袭。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半个小时之后,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身上还有别的男人留下的痕迹。”孟晋扬转身就走。 顾成溪却突然把孟晋扬也拉入浴缸里,“你为什么不把你身上别的男人留下的味道也洗干净呢?!” 冰冷的水即刻侵入到孟晋扬的衣服里,这是孟晋扬生平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了自食其果的滋味。 “顾成溪,你是疯了吗?!”孟晋扬站在浴缸里,脱干净身上已经湿了的衣服。 孟晋扬伸出手想要打顾成溪,但是却看到了顾成溪十分倔强的眼神,便怎么都下不去手。 浴缸里的水盛满了,溢出来了许多,哗啦啦的像是在下雨,又像是某个人在哭泣。 孟晋扬的眼神透着一丝不忍,却还带着一股绝情,“你知道为什么我选中的人是你吗?” 顾成溪摇头,“我怎么知道你这种变态在想什么。” “因为你的眼睛里永远带着一丝希望,让我很想亲手摧毁它。”孟晋扬抚摸着顾成溪的眼睛,“所以,你千万不要爱上我,否则我就赢了。” 孟晋扬打开浴缸热水的阀门,然后便裸着身体走了出去。 浴缸里的水慢慢地变得温暖,顾成溪的心却冰冷到极致。 顾成溪多希望现在自己只是一个孩子,心疼了,就大声哭出来,哭过就痛快了。但是顾成溪不是小孩子了,他已经二十五岁了,也早已过了那个可以随便流眼泪的年纪了。 孟晋扬随便找了一套衣服穿上,看了一眼浴室的门,最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房间。这明明是孟晋扬自己的卧室,但是孟晋扬却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大少爷。”池正新一直在卧室门口等着,“您猜得不错,顾子雨现在的确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顾子雨所在的学校附近,埋伏着不下十个帮派的杀手。大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孟晋扬吩咐道,“我们也派几个人,只用暗中保护顾子雨就好。至于其他的帮派,现在已经按捺不住的都是一些小角色,就先让他们争个死去活来,我们不用着急。” 池正新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少爷,您是说要派人保护顾子雨吗?”如果池正新没有记错的话,几天前大少爷还说过,不管顾子雨是生是死都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才几天啊,难道就变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成溪。 “你没听错。”孟晋扬像是在给自己的举动找借口,“他是顾成溪的弟弟,他死了,万一顾成溪受不了这个打击疯了或者傻了,我们的精心培养的这颗棋子就等于废了。所以,我们要保护好顾子雨。” “顾成溪没有这么脆弱吧?”池正新说道,“而且大少爷,其实您没有必要对我解释的,只要您吩咐,我就一定会照办。” “那你还问我做什么?”孟晋扬摆摆手,“去吧去吧。” “是的,大少爷。” 池正新离开,刚走到拐角处,就看到了邹绍闲。池正新礼貌性地和他打了一声招呼,“邹医生。” 邹绍闲揽着池正新的肩膀,“阿新,我昨天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不要叫我邹医生,实在是太见外了,你叫我绍闲就好。” 池正新还是第一次和不太熟悉的人靠这么近,所以很不习惯,为了摆脱邹绍闲,池正新喊道,“绍闲。” “哎,这才对嘛。”邹绍闲架着池正新往前走,“阿新,你手臂上的伤该换药了,走,我带你去。” “不,不,”池正新挣脱邹绍闲,“大少爷刚才交代了我一些事情,我必须现在就去办,所以我真的没有时间跟你去换药。再见,邹医……绍闲。” 邹绍闲死皮赖脸地说道,“那我要跟着你。我怕你不小心碰到手臂上的伤口,也许你这个手臂就会废掉。”邹绍闲在吓唬池正新。 但是池正新又不是第一次受伤,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真的不用绍闲替我担心了,我保证完成大少爷交代的事情后,第一时间就去你那里报到,这样总可以了吧?” 邹绍闲已经很满意这个结果了,最起码池正新已经开始习惯称呼他为“绍闲”了,这难道不是一种进步吗? 世界上任何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在一步一步慢慢地改变着的,所以,邹绍闲一点都不急。一道汤,炖的越久,味道就越香浓。 “那好吧。”邹绍闲语气很暧昧地说道,“阿新,不管你回来得有多晚,我都会等着你哦。” 池正新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知道了,我会早点回来的。” 池正新离开之后,邹绍闲抬头,发现孟晋扬在楼上看着自己,“怎么了,我的大少爷?” 孟晋扬很肯定地说道,“你喜欢阿新。” “no,no,no……”邹绍闲也很肯定地说道,“我只是喜欢阿新的身上粉嫩嫩的皮肤而已。” 孟晋扬的表情很严肃,“那麻烦你离阿新远一点。阿新和你不一样,你玩得起,他玩不起。” “哟……”邹绍闲把两只手做成听筒状放在耳朵边上,“我是听错了吗?视人命如草芥的大少爷竟然在劝我不要残害阿新?是天在下红雨吗?” 孟晋扬的心情很不好,于是说道,“孟家的医生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好吧,我会老实一点的。”邹绍闲笑着说道,“毕竟这个世界上像孟家的私人医生这种既高薪又安全的职业已经不是很多了。” 孟晋扬的眉头一直紧皱着。 邹绍闲转身离开,“走吧,大少爷,看你眉头不展的,去我那里喝一杯吧。我保证这一次绝对没有那些想要主动投怀送抱的美少年了。” 孟晋扬下楼,跟着邹绍闲离开。十七、后悔的时候就晚了 十七、后悔的时候就晚了 两个人来到邹绍闲平时接待孟家病人的地方。 刚进屋,邹绍闲突然说道,“孟家今天生病的人要倒霉了,你一来这里,他们谁还敢来看病?” 孟晋扬不说话,因为孟晋扬知道这是邹绍闲在讽刺自己只会用暴力统治这个家,以至于这个家里的人都很害怕自己。 孟晋扬从来不喝已经打开过的东西,所以邹绍闲递给孟晋扬一罐啤酒,未开封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