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部分_有我在,看谁敢要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部分
有我在,看谁敢要你!-第2部分样说只会让我在你不听话的时候下手更重的。” 顾成溪无所谓地说道,“只要这一刻不挨打就好,我是很容易满足的。”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让顾成溪想通了不少,与其以硬碰硬,不如以柔克刚。所以,为了以后的自由,顾成溪决定暂时放下尊严,忍。 孟晋扬没有说话,重新闭上眼睛,好像又入睡了一般。顾成溪不知道孟晋扬的这种反应究竟是什么意思,于是有些心慌。 但是时间过了十几分钟,孟晋扬还是一点其它的反应也没有,于是顾成溪的心安定了一些,在孟晋扬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也开始睡觉。 孟晋扬休息了,不代表孟家的其他人也可以安安稳稳地入睡。 “父亲,”孟晴悠正在哭着打电话,“你真的不能早一点回来吗?一个月的时间,我要怎么熬?” “这五年你不都这样过了吗?再熬一个月也不成问题。”孟宏瑞在电话那头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孟晋扬,可是你为什么要私自干预他的事情呢?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坏了父亲的大事。” 孟宏瑞是孟家典型的笑面虎,他的话语越是温柔,就代表他的心里越是火大。 孟晴悠哭得更厉害了,“父亲,你不会不管我的,是不是?父亲,我为了你在这个冰冷的孟家待了五年啊,我只是想要一个孟晋扬而已,父亲,我的要求真的很少……” “的确很少。”孟宏瑞的话语更加温柔,“你放心,只要你做好我的内应,等到我回去夺取孟家大权的那一天,孟晋扬就会成为你的阶下囚。到时候,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孟宏瑞说完便切断了与孟晴悠的通话,然后拿起桌上的另一只电话,“你也听见了,要看好晴悠,别让她再在关键时候坏了我们的大事。如果她不听话或者有必要的话,就杀了她。另外,继续散播我会在近期内回国的消息,我就不信孟晋扬会一直按兵不动。” “知道了。” 那边的通话已断,孟晴悠却还在拿着电话痛哭。 突然,门被敲响了。孟晴悠如惊弓之鸟般躲了起来。 “表小姐,是我,池正新。” 听到池正新的名字,孟晴悠刚刚被吓回去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如果这个家还能给她一点安全感,那么这点安全感就是池正新给她的。孟晴悠知道池正新是喜欢自己的,所以孟晴悠可以放心地把池正新当做哥哥一般依赖。 孟晴悠快速跑到门口,打开门,扑倒池正新的怀里,“你终于来看我了。” 池正新的心跳速度突然加快,“表小姐,我们还是进屋吧。站在走廊里被佣人们看到了不好。” “嗯。”孟晴悠邀请池正新进屋。 池正新说道,“表小姐,把袖子挽起来,让我看一下你的手臂。” “不用了。”孟晴悠把手臂藏在身后,“很难看。” 池正新吞吞吐吐地说道,“表小姐,大少爷已经……已经……把你……给我了……所以你不用害羞了。” “你说什么?!”孟晴悠失控地叫喊出来,“怎么可能?!为什么?把我给你了?孟晋扬凭什么把我给你了?!我不同意!” 池正新呆住了,“我很喜欢表小姐,难道表小姐不喜欢我吗?” “不喜欢!不喜欢!”孟晴悠突然发疯般地把池正新往外推,“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池正新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看到孟晴悠发狂的模样,池正新倒是很明白自己不该再待在这里了,“表小姐,你不要激动,我现在就走。” “走!”孟晴悠把池正新赶出门外,然后就趴在床上开始痛哭,“孟晋扬,我恨你!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你!” 而池正新站在门口,把这一句狠话听得清清楚楚。呵,原来如此。七、伯仁因我而死 七、伯仁因我而死 孟晋扬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怀里的人已经不见了。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告诉孟晋扬,顾成溪没有逃走。 但是让孟晋扬感到不悦的是,他入睡时对身边事情变化的反应力大大降低了,居然连顾成溪从他的怀里出去他都没有觉察到。 孟晋扬突然感觉到顾成溪对他来说也许是一个危险的存在。如果刚才顾成溪想要杀了孟晋扬,也是易如反掌的。 孟晋扬冰冷的双眼盯着浴室的门口,第一次对顾成溪起了杀意。 打开浴室的门,孟晋扬走了进去,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的赤/裸着的顾成溪。孟晋扬把手慢慢地放在顾成溪的脖子关节处,只需要轻轻一下,顾成溪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顾成溪转头,看到了孟晋扬眼里的杀意,顾成溪眼里的震惊与害怕一闪而过,却没能逃脱掉孟晋扬洞察一切的眼睛。 “你要和我一起洗吗?”顾成溪笑着问孟晋扬,“只有这一次机会,下次你想和我一起洗,我也许就不会同意了。” 这是顾成溪在告诉孟晋扬,如果杀了他,也许以后孟晋扬会后悔的。 孟晋扬眼里的杀意退了一大半,手也离开顾成溪的脖子,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看来是决定要和顾成溪一起洗了。 顾成溪开始有些怀疑,刚才孟晋扬的举动是不是专门来吓自己的,殊不知自己刚才真的是在生死线上徘徊了一阵。 孟晋扬站在花洒下面,热水很快打湿了他的头发。也许是孟晋扬从小被照顾得很好的关系,所以他身上的每一处都长得格外的精致,就连头发的颜色和光泽看起来似乎也比别人的健康很多。 虽然是顾成溪为了保命而邀请孟晋扬一同入浴,但是顾成溪还真的不习惯洗澡的时候身边站着一个同样裸着身体的男人,特别是这个男人的身材还比顾成溪的要好。 于是没过几分钟,顾成溪就说道,“我已经洗好了,先出去了。” 但是顾成溪却被孟晋扬拉了回去,孟晋扬把顾成溪的手放在自己已经竖立起来的欲望上,“你惹的祸,你帮我解决。” 顾成溪在心里骂了他一句“种马”,然后就开始用手给孟晋扬的种马兄弟做活塞运动。 很长时间过去了,顾成溪的手臂已经酸痛得不行了,孟晋扬还是没有一点要解放的意思,没想到,孟晋扬还是一匹品种优良的种马。 最后,坚持不住的顾成溪松开了手,“我解决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顾成溪一看孟晋扬充满情/欲的眼神,立即说道,“你别忘了,我一会儿还要见你的弟弟孟远晨,所以你最好不要碰我,免得留下什么痕迹。你也知道孟远晨是很聪明的。” 孟晋扬什么都没说,穿着浴袍走了出去,顾成溪松了一口气。 走出房间,孟晋扬吩咐门口的佣人,“找一个干净的,给我送进来。” “是的,大少爷。”佣人们没有考虑这个房间是不允许别人进去的,这不是他们该关心的问题。 在孟家,有很多干净的少年在等着孟晋扬的“临幸”,所以仅仅一分钟之后,就有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漂亮少年被送了进来。 顾成溪刚想从浴室里走出去,就听到了外面的房间里飘荡着一个少年的哭喊声。顾成溪心下一沉,以孟晋扬的脾性,这个少年恐怕是活不了了。 少年一直在大声哭喊着,“大少爷,慢一点……慢一点……好疼……” 后来哭喊声变成呻/吟声和赞叹声,“大少爷,你好棒啊……好舒服啊……” 再后来,求饶声又开始了,“大少爷,饶了我吧……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大少爷,饶了我吧……” 少年的**声和求饶声越来越大,却到最后戛然而止。顾成溪知道,少年已经死了,被孟晋扬活活地玩死在床上了。 顾成溪终于知道了刚才为什么孟晋扬不说一句话就离开,原来他早已想好了对付自己的方法,那就是让自己内疚,用一条年轻的生命换来的内疚。 顾成溪忍不住冲了出去,少年的尸体没有在床上,而是在地上,鲜血顺着少年的股间不停地流出来,浸满了周围的地面,像一朵正在开放的死亡之花,诡美之中透着一种凄凉。 孟晋扬则坐在床尾,一脸漠然,指着自己依旧高耸的欲望对顾成溪说道,“不是你,没有感觉。” “没有感觉?”顾成溪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残忍的话,于是顾成溪在极其气愤之下给了孟晋扬一个耳光,“你是混蛋!混蛋!!那是一条人命啊,你怎么舍得?!” 孟晋扬舔掉嘴角的血,眼里带着一丝隐忍,“你最好还是关心一下自己过了今天上午该怎么自保吧,也许下一个就是你。” 顾成溪笑了,苍凉无比,“是吗?那我等着,你最好别让我失望。” 孟晋扬离开了,而顾成溪瘫坐在地上,旁边还有那个少年带着余温的尸体。 昨天晚上,当顾成溪依偎在孟晋扬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拥抱和体温,顾成溪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孟晋扬其实和普通的男人一样,害怕孤独,渴望爱情。 但是现在,顾成溪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孟晋扬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混蛋!一个恶魔怎么会害怕孤独,一个混蛋有什么资格渴望爱情! 顾成溪决定了,一定要想尽办法离开这里。孟晋扬的身边,顾成溪真的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再有半个小时,就是顾成溪见到孟远晨的时间了。顾成溪要把握这个机会,让孟远晨把自己救出去。希望总是在这个家装糊涂的孟远晨这个时候就不要再装糊涂了。 如果孟远晨不想帮顾成溪,那么顾成溪祈祷,最好老天爷能让自己碰见孟哲榆,不管怎么样,求老天派一个人救自己出去吧!八、一点点的自由 八、一点点的自由 顾成溪穿着提前准备好的白色西装,跟着佣人来到一间会客室里。 会客室很偏僻,顾成溪想要碰见孟哲榆的期望怕是要落空了。不过没关系,顾成溪还没有绝望,因为还有一个孟远晨可以帮他,现在孟远晨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在会客室等了一会儿,顾成溪听到外面传来了极轻的脚步声,应该是孟远晨来了。 但是门被打开,站在门口的除了孟远晨之外,还有孟晋扬。 孟晋扬的眼神一直很冷,好像在警告顾成溪不该说的话就别说。顾成溪故意忽视掉孟晋扬的视线,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顾老师!真的是你啊!”孟远晨扑在顾成溪的身上,“顾老师,我好想你啊!一个多月不见,你好像瘦了不少,但是你穿白色西装还是这么好看。” 顾成溪能够再次见到孟远晨也是打心眼儿里高兴,所以很自然地伸出手臂,抱着孟远晨,“老师也很想你。” 当初顾成溪在做孟远晨的家庭教师时,就与他的关系亦师亦友,所以孟远晨有这样的举动顾成溪不奇怪。但是他们亲密的举动被孟晋扬看在眼里,却让他觉得刺眼起来。孟晋扬心生不悦,究竟因谁,他自己也不知道。 孟远晨很快就问道,“顾老师,你这一个多月去哪儿了?我为什么找不到你呢?” 顾成溪真的很想说“我被你大哥关起来了,快救我出去”这种话,但是一感觉到孟晋扬的慑人视线,顾成溪什么都不敢说了。 “我要出国深造,这一个月都在准备出国的事情,比较忙,而且还到处跑,所以你才找不到我的。”孟晋扬事先准备好的台词,顾成溪照着讲出来。 “是吗?怪不得呢。”孟远晨有些失望,“顾老师可不可以不要出国?我就快要毕业了,想要自食其力开一个小公司,我很希望顾老师来帮我。” 这是个机会,顾成溪立即说道,“我当然愿意了,但是……”顾成溪说出自己的意愿之后,把话语的主导权不动声色地转移给孟远晨。 孟远晨果然问道,“但是什么?顾老师是有什么苦衷吗?” 顾成溪故意躲躲闪闪地回答,“没……没有……你不要多想了。” 其实,顾成溪在心里说道:拜托你一定要多想啊。 孟远晨开始撒娇,“顾老师,你还是不愿意帮我……大哥,你也帮我劝劝顾老师……” 孟晋扬收起冷得好像要杀人的眼神,对孟远晨说道,“顾老师有自己事情要做,开公司这种小事远晨找别人不也可以吗?” “大哥,你手里有上千家公司,你当然觉得开公司是小事了。可是我不一样啊,这是我的第一次,我当然要找一个既有社会经验,又知识渊博的人来帮我了,我看顾老师就很合适,我早就中意他了。” 孟远晨话里的“中意”两个字顿时让屋子里的其他两个人的心里都警铃大响。 顾成溪考虑,这个孟远晨看起来非常的单纯善良,这点不像是装出来的,应该不会是第二个孟晋扬吧? 孟晋扬则想着,原来远晨真的喜欢顾成溪,这样更不能让他们接触得过多,顾成溪只能待在我的身边。 孟远晨奇怪地看着同时在发呆的两个人,突然大声喊着,“你们两个人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难道我是空气啊?” “我可以给你找几个和顾老师一样的人才去你的公司。”孟晋扬的语气不自觉地严厉起来,“不要总是缠着顾老师不放,他也有自己的生活。” 顾成溪立即对孟晋扬刮目相看:原来你也知道我有自己的生活啊!那你倒是给我自由啊! 孟远晨不停地摇头,“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只要顾老师,其他的人我都不要……” 孟晋扬看着顾成溪,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顾成溪以为孟晋扬是想让自己开口拒绝孟远晨,但是顾成溪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孟晋扬对孟远晨说道,“有一件事情我应该要早些告诉你的,顾成溪现在是我的私人助理,而且已经签了十年的合同。所以,他不能去你的公司。” “啊?”孟远晨明白了,无论如何大哥都不愿意顾成溪和自己走太近。于是孟远晨不再坚持,“我知道了。可是顾老师既然是大哥的私人助理,为什么我回来之后没有在大哥的身边看见过顾老师?” 孟晋扬冷冷地说道,“以后会看见的。今天就到这里吧,之后你们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 孟晋扬站起来离开,顾成溪作为他的“私人助理”,当然也要跟着他离开。 虽然不能够从这个孟家逃出去,但是顾成溪今天已经很开心了,因为他从暗处转移到了明面儿上,也就是说,以后他多的是逃出去的机会。 回到房间里,孟晋扬就给了顾成溪一拳,用尽了全力,“我告诉过你不要在远晨面前乱说话,你不明白吗?” 顾成溪弯着腰,额头已经被疼出了一层细汗。顾成溪捂着被打的腹部,实话实说,“为了自由,我在所不惜。” “自由?”孟晋扬狠狠地把顾成溪摔在地上,“你的自由只能是我给的!” 顾成溪发现自己现在的位置恰好是刚才那个死去的少年躺着的地方,地面虽已被打扫干净,但是还是有很重的血腥味道。 顾成溪突然觉得很恶心,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厕所里开始呕吐。血的味道,不是孟家的人,还真的习惯不了。 几分钟后,顾成溪从厕所里出来,看到孟晋扬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 “还给你。”孟晋扬把手机扔给顾成溪,“里面有窃听器和定位仪,你最好不要用它耍花招,手机里也只有我一个人的号码。从现在开始,不管我去哪儿,你都要跟着。” 顾成溪嗤笑,“那我还要手机做什么?” “有时候我会开很长时间的会议,你无聊的话可以玩手机。你准备一下,半个小时后来书房找我。”孟晋扬说完就走了。 玩手机?顾成溪绝对相信这是孟晋扬一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学的这三个字。 顾成溪拿着自己的手机,检查了一下,然后发出一个短信,“鱼已自由,一切如常。”九、自己选择的人生 九、自己选择的人生 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类人,永远在自讨苦吃。戎皓龙就是其中的典范。 刚满二十岁,戎皓龙就从警校毕业,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不甘于做一个小小片警的戎皓龙通过一步步的努力,终于在两年后当上了刑警。 但是在成为刑警的第一年,戎皓龙就因对**分子的纠缠,激怒了他们,因而失去了他的老母亲。 戎皓龙受到了打击,整整颓废了一年,在一个人坚持不懈的鼓励之下才振作了起来,继续与邪恶势力斗争。 没想到在第三年,戎皓龙又因得罪了更多的邪恶势力而失去了他的父亲和妹妹。 亲朋好友都在指责戎皓龙,称他为“天煞孤星”,并且在最快的时间里与他断绝了来往。但是戎皓龙不在乎,最亲最亲的人都不在了,他还能在乎什么?为了心中的正义,戎皓龙甘愿孤独一生。 但是唯一让戎皓龙觉得安慰的是,那个坚持不懈鼓励他的人一直都在,这样就好。 今年是戎皓龙成为刑警的第五个年头。在连续端了七个**集团的老窝后,戎皓龙这条命的悬赏金也在黑市里被炒到了一亿的天价。 一亿是多少钱,戎皓龙还真的没有见过。但是为了这一亿来杀戎皓龙的人,他倒是见了很多,也杀了不少。 此时的戎皓龙正躲在一面危墙的后面,和想要暗杀自己的人玩捉迷藏,这是今天的第八个造访者。 这次的暗杀者应该是一个少年,身体很轻,所以走路时几乎没有声音,但是戎皓龙屏住呼吸,还是能听到对方微弱的喘息声出现在危墙的另一面,并且越来越靠近自己。 就在这一秒! 戎皓龙主动出击,把手臂探出去,射击对方。但是在枪声响起的同时,戎皓龙看到了一抹身影轻巧且快速地向远处跑走了。 “孬种!”戎皓龙骂道。 但是戎皓龙在低头的一瞬间,却看到自己上衣的口袋里多出了一个东西。把它拿出来,戎皓龙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被震惊了,这是一只用白纸叠出来的狐狸,却被染成了红色。 戎皓龙当即想到了一个人——火狐。 他是孟家的第一号杀手,也只有他能够在躲避子弹的情况下还能近戎皓龙的身,并且在第一时间逃走。这是一个危险的人物,但是却被孟家所驱使。 孟家是戎皓龙做刑警的第一年就盯上的**势力,那一年,孟家的上一任当家孟展瑞去世,孟晋扬接替孟展瑞的位置成为孟家新的接班人。 本来初出茅庐的戎皓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孟家,但是孟晋扬治理孟家的策略和孟展瑞的完全相反,一个激进,一个保守。孟晋扬力求快速发展孟家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戎皓龙的注意。 但是五年过去了,戎皓龙没能抓到孟晋扬的任何把柄,只是抓了他手下的几个人,毁了他的几个仓库而已,对孟晋扬或者是整个孟家都毫无影响。 这是戎皓龙做刑警的五年来最大的败笔。 突然,戎皓龙的手机嗡嗡地响了一下,是那个人发来的短信,“鱼已自由,一切如常”,简短的八个字却给了他无限的信心,这让戎皓龙相信,抓到孟晋扬是早晚的事。 夜幕降临,戎皓龙在黑夜的掩护下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安全,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道理,但是那些杀手没有想到戎皓龙还真的敢回来。 没有开灯,戎皓龙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坐在沙发上吃东西,只是一些没有气味的东西,以免真的把杀手引来。戎皓龙不怕,但是他需要休息。 突然,门锁发出了被撬动的声音。戎皓龙快速把食物收起来放在桌子下面,然后手里拿着枪隐藏在厨房里。隔着厨房的玻璃,戎皓龙还能看到门口的情况。 门锁被轻易地撬开,一丝灯光照了进来,随即一个瘦弱的少年身影也显现了出来。 戎皓龙冷笑,一个率先暴露他自己的菜鸟杀手居然也敢来挑战自己,真是不自量力。 但是戎皓龙猜错了,这个少年好像不是杀手,因为他用灯光在客厅扫视了一圈,最后发现了桌子下面的食物,少年竟坐在之前戎皓龙坐着的沙发上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像是被饿了很久似的。 戎皓龙想,这是杀手们对付自己的新招数吗?真是够拙劣的。 不管三七二十一,戎皓龙还是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很容易地制服了少年,并把他绑了起来。 “唔唔唔……唔唔……”少年的喉咙里被塞进去了他自己脚上的两只臭袜子。 “嘘……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戎皓龙威胁少年,“否则我就一枪杀了你。” 戎皓龙不想这个杀手还没解决,又再引来别的杀手。 少年还在可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和刚才比,声音已经小了很多。 戎皓龙突然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了,万一他不是杀手,只是普通的食物小偷,自己这个警察实在有些欺负他了。 于是,戎皓龙说道,“我把袜子拿出来,但是你不许大声说话。听到了吗?” 少年点头。 在袜子从少年的嘴里被拿出来的一瞬间,少年大口地喘着气,说道,“我要被熏死了……” 戎皓龙笑了,“是你自己的袜子。” “我都几个月没洗过了,好吗?”少年说道,“给我一杯水漱口。” 戎皓龙觉得奇怪,“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这有什么呀?我在偷东西的时候经常被抓,大不了挨一顿打,我就又自由了。”少年问戎皓龙,“你手里的枪在哪儿买的?真他妈的逼真,我差点都被吓到了。你也给我一把玩玩儿,下次我再被抓到的时候,还可以用来吓唬别人。” 戎皓龙把手里的枪收起来,“这个东西你玩不起。” 少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失望,“别那么小气嘛,我要是有钱的话,一定要买比你这把更加逼真的,然后拿着枪把打过我的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地吓回去,想想他们害怕的模样我都是爽的。” 戎皓龙看着少年,心想,究竟是他太会演戏了,还是他真的不是杀手,为什么自己看不出一点破绽?十、跟着我走吧 十、跟着我走吧 为了试探这个少年,戎皓龙特意给他松了绑,想看看他是不是会偷袭自己。 少年活动活动筋骨,用那一双好像在黑夜里会发光的眼睛看着戎皓龙,“大哥,你不打我吗?” “不打你,我怕自己下手太重会把你打死。”戎皓龙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被戎皓龙前面的一句话吓到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哦哦,我叫凌溪。” 戎皓龙的眼神里突然多出一种莫名的情绪,“哪个‘溪’字?” 凌溪很快回答道,“就是小桥流水的那个‘溪’啊。” 戎皓龙指着屋门,“你走吧。” “你真的让我走?”凌溪掏掏耳朵,“我没听错吧?你不打我,还让我走?我今天是遇到好人了吗?” “快走。”戎皓龙隐忍着想要杀了凌溪的冲动,“再逗留,我就杀了你。” “我这就走!” 凌溪慌慌张张地把刚才没吃完的食物抱进怀里,然后跑走了。 戎皓龙特地留意凌溪的背影,和之前刺杀他的火狐的背影不是很像。戎皓龙猜测,也许凌溪真的只是无意之中闯进这里来的。 沙发上还扔着凌溪的袜子,又脏又破的,如果是火狐的话,他应该不会如此委屈自己。 想通了之后,戎皓龙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火狐,其他的杀手都很容易对付。 躺在床上和衣而睡,戎皓龙保持着七分清醒三分睡意,竟一夜无事。那些前仆后继刺杀戎皓龙的杀手们好像突然都消失了…… 天亮了,戎皓龙与恶势力的斗争又要开始了。 昨天为了击退前来暗杀自己的人,戎皓龙从警局带出来的子弹全被用光了,所以今天必须要回警局重新填写申请材料,领取新的子弹。 “詹队。”戎皓龙刚回到警局就看到了自己所在刑警大队的队长詹思良。 “还活着,不错。”詹思良说道,“我还以为你在哪个角落里已经被人杀死了。” 詹思良比戎皓龙大了三岁,很自然地把戎皓龙当做自己的弟弟。因此詹思良不止一次地劝过戎皓龙别太拼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命都没了,还拿什么与恶势力斗争?可惜,戎皓龙哪里能够听得进去。 戎皓龙知道詹队在关心自己,于是说道,“最近暗杀我的人少了很多,詹队不用太担心。” “少了很多?”詹思良问道,“那你回来做什么?难道不是为了领取子弹吗?” 戎皓龙笑了,“还是詹队了解我,子弹的确用完了,我保证,没有浪费一颗。” 戎皓龙想起了火狐,又说道,“不是,应该是只浪费了一颗。”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不用解释。跟我来办公室吧。” 詹思良递给戎皓龙一张表格,“填完之后去领子弹吧。别人出任务,用不完的子弹都要回来上交,你倒好,每一次的子弹都不够用。你如果不是警察,就你杀了那么多人,早就被枪毙无数次了。” “所以,我还是做警察的好。”戎皓龙一边填表格,一边问道,“最近孟晋扬有没有什么大的举动?” 詹思良说道,“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再管孟晋扬了,你不可能抓到他的把柄的。得罪了别人,你也许只会失去一条命,但是得罪了孟晋扬,他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听到詹思良的话,戎皓龙不仅担心起那个人来,不知道他在孟晋扬身边的日子是怎么样的。鱼已自由,一切如常。那么鱼失去自由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想什么?”詹思良发现戎皓龙在走神。 “在想什么时候能够抓到孟晋扬。”戎皓龙暂时没有打算让詹思良知道孟晋扬的身边有那个人的存在。毕竟现在的情况是,多一个人知道,那个人的处境就多一份危险。 “你还真是不死心。”詹思良有时候真的很佩服这个只比自己小了三岁的男人。也许戎皓龙的做法才是真男人的做法,可惜詹思良做不到。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我都死心的话,就真的没有人敢管孟晋扬了。”戎皓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詹队,我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嗯。” 戎皓龙走出詹队的办公室,就看到了几个刑警押送着一个少年。戎皓龙仔细一看,那不正是昨天晚上从自己的家里逃出去的凌溪吗? “怎么回事?”戎皓龙走上前询问。 “这小子替别人运送白面儿,被咱们的人发现了,所以就把他逮了回来。” 戎皓龙看着凌溪,“你说。” “原来你是警察啊?”凌溪突然哭了,一边哭,一边说道,“那些人骗我,他们说如果我把东西交给一个叫做毛头的人,他们就请我吃一顿饱饭,可是我到现在还饿着呢!” 听到凌溪这样说,其他的警察都笑了。 “没出息,不许哭了!”戎皓龙最见不得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就算是毛没长齐的,戎皓龙也受不了。 凌溪立即收声,眼泪啪嗒啪嗒地掉着,却不发出一丝声音,甚是可怜。 戎皓龙对其他几个同事说道,“给我一个面子,把这小子交给我处理吧。” 听到戎皓龙这样说,其他几个警察也乐得解放,于是立即说道,“行,给你吧。反正他好像还未成年,也判不了多大的刑。” 戎皓龙没有立即打开凌溪手腕上的手铐,“你在这里等着我,不许乱跑。” “这是警局,我敢乱跑吗?”凌溪说着,还从鼻子里冒出一个鼻涕泡。 戎皓龙这次是彻底觉得凌溪不可能是火狐了,因为火狐不可能这么邋遢。 戎皓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卫生纸,扔给凌溪,“把自己擦干净。” “嗯,谢谢大哥。” 戎皓龙又走进詹思良的办公室,把刚才填写的表格拿出来,领取了子弹,然后才走回到凌溪的面前,打开他腕上的手铐。 “你就跟着我走吧。”戎皓龙说道,“我请你吃饭,你帮我找到那些让你转交东西的人。” 凌溪这次学聪明了,“我要先吃饭。” “没问题。”十一、两个人和平相处 十一、两个人和平相处 才一天的时间,顾成溪就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这一点点的自由和没有自由真的没什么两样。 不管孟晋扬做什么,他都让顾成溪跟着,包括去卫生间。对此,顾成溪很是无语,难道别人身边的私人助理也已经私人到这种地步了吗? 顾成溪想,这还不如被关进那个房间里,好歹还能有一点自己的空间,不用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看见孟晋扬这个混蛋,你说是不是? 也许是被之前那个少年的事情打击到了,总之现在孟晋扬说什么,顾成溪就听什么,绝不违抗,像一个听话的高仿真机器人。 此时,孟晋扬和顾成溪正在一家餐厅里用晚餐。孟晋扬是不可能与陌生人在同一个地方吃饭的,所以整个餐厅被孟晋扬包了下来,只有他们两个人。 “吃。”孟晋扬把切好的牛肉放在顾成溪的面前。 顾成溪看到牛肉上带着丝丝的鲜血就已经倒足了胃口,还怎么能吃得下。勉强吃了一块,顾成溪的五脏六腑已经开始翻滚起来了。这种食物,不是顾成溪忍一忍就能吃得下去的。 顾成溪又想到了那个少年,但是没用,少年死去时的景象只能让顾成溪觉得眼前的食物更加恶心。 顾成溪斗着胆子把盛着牛肉的盘子推到一边,“我不饿,可以不吃吗?” 孟晋扬正在为自己切牛肉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顾成溪的眼睛,“你不喜欢吃的话可以直说。我是很霸道,但不是每一个方面都很霸道。” 和孟晋扬的切身利益没有关系的事情,孟晋扬是不想浪费时间去管的。 “好吧。”顾成溪说道,“带血的东西我真的吃不下。” 孟晋扬问,“那你想吃什么?这个餐厅里只有带血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可以把这些东西做熟了成吗?”顾成溪突然明白了,孟晋扬恐怕就没进过厨房,说不定他一直以为牛肉只有这一种吃法。 “做熟了就没有血了吗?”孟晋扬说道,“可是我已经让餐厅的师傅下班了。” 顾成溪立即说道,“我可以自己去厨房里做。” “自己?”孟晋扬觉得不可思议,“你居然会做这些东西?” “我又不像你,从小有那么多人伺候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说的只是我们这些贫苦百姓。”顾成溪讽刺孟晋扬,“你恐怕还不知道你家厨房的门朝哪儿开吧?” “的确不知道。”孟晋扬说道,“我也不需要知道。” 顾成溪端起盘子,“我去这里的厨房。” 孟晋扬放下手里的餐刀和叉子,“我和你一起去。” 顾成溪也不反对,孟晋扬包下来的场子,他想去哪儿都可以。顾成溪想,也许孟晋扬在看到厨房是什么样子之后,就再也不会在这里吃饭了。 顾成溪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孟晋扬像是吃到苍蝇一般的表情了。 来到厨房,失望的是顾成溪,因为厨房太干净了。但是顾成溪还是听到孟晋扬说了一句,“原来厨房是这么又脏又难闻的地方。” “嫌脏的话就不要跟着我进来。”顾成溪看到树立在一边高大的冷冻柜里摆放的全都是牛肉,上面还未凝固的血迹说明它们在不久之前还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顾成溪对孟晋扬说道,“算了吧,我真的什么都吃不下了。” “以后你跟着我,早晚会习惯血的味道。”孟晋扬说完便转身离开。 以后?这个概念太过笼统,顾成溪真的很想知道这里的“以后”究竟指的是多久。 顾成溪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后走出厨房,看到自己的座位前面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东西,走近了,才知道这是一碗皮蛋瘦肉粥,但是好像只有皮蛋。 孟晋扬说道,“里面没有瘦肉,你可以放心喝。” 顾成溪发现孟晋扬面前还未吃完的食物已经不见了,“你的牛肉呢?” “收起来了。” 顾成溪在心里想,孟晋扬不会是怕自己吃不下饭所以特意收起来的吧?孟晋扬有这么细心吗?孟晋扬是这种会为了他人而委屈自己的人吗? 孟晋扬开始用看报纸来打发时间,顺便等顾成溪。 这时,池正新从外面走了进来,趴在孟晋扬的耳边说了几(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