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_我和妓女同居的日子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哐哐哐——”

    这时,一阵像破锣似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了过来,我用手揉着有些发疼的眼睛,依然睡意朦胧的嘴里小声嘟囔了声文姬,其实是想让文姬起来看是谁在敲门,可是,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身边早已的空无一人,只有昨晚李文姬从她的屋子里抱出来的那条被子裹在我的身上,而且裹的还非常的严实,我原来还以为李文姬正在厨房里忙着什么呢?所以,又懒洋洋的喊了她一声,可是,空荡荡的只有我的回音,接着,又是外面的敲门声。那声音听起来比破锣还要的刺儿闹心。

    想到此,我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来到门前开了门,我本想委屈的说些气话,可只见一张皱巴巴的老太太的脸却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完了之后,她也不经我的允许,就伸头往里面张望着什么。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虽然我知道这老太太是这座公寓楼里的管理员,可是我从来没有和她打过交道,只是见过她。

    “小伙子,还没起床呀,也没看几点了呀。”她一边往里控头像在寻找着什么一边口里还不住的说着。

    我抽身回来,有些语气生硬的道:“大妈,你有什么事情呀?这么一大早就——”

    没想到她却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我道:“小伙子,我来这里还能有什么事情呀,你们的物业管理费该交了,你们也在这里住了快一年了,以前交的都挺及时的,可这个月怎么就这么迟呀?”

    我这时才感到有些莽撞了,忙向她陪不是道:“对不起呀,那你看得多少呀?我给你拿去。”

    没想到这老太太却道:“先不急,对了,小伙子,你老婆怎么没在呀?是不是过年回家了呀?”

    “我老婆?”我心里暗自道,但却没说出来。

    “小伙子,我可给你说了,你祖上上辈子可是积了大德了,你怎么找这么一个既年青又漂亮,而且还很懂事理的老婆呀,你不知道我们院里的这几个老太太都羡慕你不得了呢?”那老太太很是羡慕的道。

    虽然我心里十分清楚我和李文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听这老太这么一说,我心里倒也是一番美滋滋的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小伙子,我可给你说了,现在的这个社会能遇上这么一个好女孩做老婆真的不容易的,你可要好好的对人家了,可别瞎想,要好好的和人家过日子,这样的人如今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了。”老太认真的叮嘱着我,可把我给弄了个哭笑不得。

    不过,令我倒是费解的是,这个李文姬什么时候把关系和这座公寓楼里的老太太们搞的这样的融洽,而且她在这些老太太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一个未来的好媳妇,一个既漂亮又能勤劳持家的好老婆。

    可是,这些老太太们又可曾想到,李文姬她却是一个妓女呀。

    面对这个老太太对李文姬的赞美之情是喜上眉梢、赞不绝口的样子,我也只是笑呵呵的点头表示赞同。

    “大妈,得多少钱呀?”我还是问道。

    只见那老太口里啧啧的道:“你看,我说这男人就是不如女人经心,你们小两口子都在这里住了一年了,你连这都不知道,你呀,这个丈夫当的可是太失败了。”我竟一下被这老太说的是哑口无言。

    我正要再强装笑脸去问这老太太,没想到她比我还要的眼疾手快,她指着放在客厅上的一个单子对我道:“那不是吗?”我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桌子上是放了一张单子,里面夹着应该上交这月的物业管理费的钱数,这时我才想到,是今天早上李文姬走的时候留下来的,原来她早算准该到上交物业管理费的时候了,所以就把该交的钱放到了客厅里。

    她可谓是心细到了家了,我的心中也不免对她油然而升起一种敬重和感激之情。

    那老太一边嘟噜着嘴,一边往里走,我拿起放在桌上的钱,笑容可掬的递到这老太手里,只见她只是翻手看了看,点都没点对我道:“你老婆可真是一个细心人呀,我看我不用点了,不会有错的,唉。”她朝我径直叹了口气,尔后又冲我一乐道:“傻小子,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的呀?我看你们这小两口在都搬到这里一年了,也该要个孩子了,那才真正的像个家呀。”

    我有点不知所措的应称着她,只是木讷的笑着。

    完了之后,这老太走到门口时还回头朝我叮嘱道:“傻小子,你可真是有福气了,不是大妈我说你,你家那口子可真的是太贤惠了,你们真的该要个孩子了。”她说着便回头朝楼下走去,而且就在我要关门时,还听见那老太口里啧啧的道:“唉,真是傻人有傻福,这样的小伙子居然能讨到这样好的老婆。”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随即,我无奈的将门哐当给关上了。

    我本来以为李文姬又出去做那事儿去了,想到这些,我的心里不紧是一阵的失落,一个昨天还亲亲昵昵般的偎依在我的怀里的她,也许今天晚上就要在别的男人的身体的蹂躏下痛苦呻吟,也许这就是一个妓女的悲惨吧,但现在想想,更是对我的最大的不公和惨忍,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居然有些莫名的恨起了李文姬,恨她说过的话不算话,恨她对我的不忠情,恨她的放荡,恨她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子,可是,又一想,我又实在找不出恨她的这些理由来,她现在既不是我的妻子又不是我的女友,她做着她喜欢做的事情,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恨她呢?

    大约过了有一个多小时,我正在呆呆的想着如何过这一天的时候,没想到李文姬和水儿一块回来了,她们每个人的手里面还拎了一大堆吃的东西,只听见水儿一进屋就冲我道:“我说欧阳呀,你个傻小子可真是有福气呀,不用你操心,这家里面的东西全由文姬为你代劳了,我都有点羡慕了,唉,如果我要是有一位对我这样好的男人多好呀?”

    我站起身来接过李文姬手里的东西看了她一眼,又冲水儿道:“放心吧,你会的。”

    李文姬的脸上也洋溢着一种甜蜜幸福的笑,那笑就像盛开的百合花一样的美丽。

    她二人放下手里的东西后,我们三个人坐在那里又相互的聊了很多,总之,话题很多,聊的也很投机和开心,而且我看得出,李文姬从来都没像今天这样的高兴过。

    转眼已经中午时分了,我觉得这大过年的除了玩就是吃,吃了还是玩,也许这就是现在的所谓的过年吧。李文姬站起来看了看我道:“欧阳,你先陪水儿说话,我先做饭去了。”

    看李文姬看着我说话时的表情,我觉得她就是我的妻子,在我眼中,她就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一个传统的家庭主妇。

    我很动容的看着她道:“我会的。”

    水儿则笑道:“你们还配合的真默契。”

    李文姬冲水儿笑了笑,又看了看我便走开了。

    水儿这时看了看我,也不再的说话,不过,就在李文姬在橱房里面忙的不亦乐乎之时,我还是偷偷的看了水儿几眼,丫丫的,这水儿今天看起来不但成熟,而且还丰满了许多,也许是这些日子在家里养的吧,皮肤也白嫩,胸又比以前大了好多,身材也是高挑丰满,高高的发髻再配上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气质高雅的贵妇人,妩媚而又不失女人的风韵,漂亮而又风情万种,特别是她的那张标致的鹅蛋脸再配上红润而性感的唇,还有那水汪汪的眼睛,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每一个男人见了她之后都会为之而心动不已的。

    这时,水儿好像也觉察到我在有意无意识的在偷窥她,所以,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一转道:“欧阳,你觉得我今天的打扮漂亮吗?”

    我奉迎道:“当然,其实你一直都很漂亮呀。”

    “呵,你嘴还真甜,不怕文姬吃你的醋吗?”

    我这时才想到自已刚才不该说那句赞美她的话,所以赶快收了起来看起了电视,不再看水儿。

    但没想到,水儿的两只眼前却有点色色的故意在勾引着我,看得我的浑身上下一阵的难受,我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睛不但能勾魂,而且还能把一个男人的欲望给燃烧起来。

    所以,我本想试图躲过她的这种火辣辣的眼神,可是还是没有被她放过,弄得我浑身上下不自在,如果这时李文姬不在家的话,幸许我和这个水儿会犹如干柴烈火一般,是一触及发,但我还是克制着自已找了个借口逃也似的躲到了厨房里面。

    只见李文姬正在左右开弓的忙得没完没了,也许这时她并没有注意到我已站在了她的身后,虽然我自知心里有鬼,但我还是装作很镇定的轻声对她道:“我来帮你好吗?”

    只见李文姬像似吓了一跳,神经紧张的回头望我道:“你怎么不陪水儿说会话呀?”

    我半红着脸道:“还是我来帮你吧。”其实我心里在怒气道:“如果我再与你这个朋友陪下去,恐怕我的身子和体内翻腾着的欲望都会属于她的了,到那时事情会更尴尬。”

    李文姬却细声温柔的对我又道:“你还是去陪水儿吧,她现在心情不是很好,你陪她说会话。”

    听到这些,看着李文姬那善解人意的眼光,我感到她是世上最善良最美丽的人。

    但我还是犹豫不绝的不肯,李文姬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不再的勉强我。

    也许我真的有点的太笨了,所以看李文姬忙的不可开交,我却站在一边手忙脚乱就是帮不上忙,看她做饭时动作娴熟的像个大厨,我就那样干瞪着眼眼巴巴的瞅着她忙来忙去。

    于时,我看自已在一边也闲着没事儿,就又近一步的凑到李文姬的身边,轻声燕语道:“文姬,你真好。”丫丫的,说过之后就连我自已也感到自已说这话委实有些的太肉麻了。

    李文姬似乎并没有在意我在说些什么,也没搭理我,我于是又把今天早上那个上门来收物业管理费的老太太的话给李文姬说了一遍,不过,我的声音压的很低,生怕被水儿给听见了。

    “文姬,你会不会为我生一个孩子呀?”最后,我的声音很凝重的道,连我自已也不明白我居然会在厨房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你喜欢孩子吗?”李文姬停下手里正切菜的刀看着我深沉的道。

    我朝她用力的点点头,我感到我竟然会对这件事是那样的认真。

    “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呀?”李文姬又接着问道。

    “女孩。”我不假思索的道。

    “是吗?为什么?”李文姬有些好奇的问我道。

    我抬头想了会道:“因为女孩子好管理,到时好教育,还有——”

    “呵,你们俨然就像一对的小夫妻,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不知什么时候,水儿已站在我和李文姬的背后笑着打断了我的话。

    李文姬见水儿过来,赶紧转身又忙了起来,我则有些不知所措的半羞着脸没有说话。

    水儿有些失意的叹了口气道:“你们小两口聊吧,我不打扰了。”

    看水儿出来了,李文姬这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转身走到我的跟前,将嘴凑到我的耳根边道:“水儿失恋了,心情特不高兴,你就去陪陪她吧。”

    我却有些坏坏的看着李文姬道:“你不会吃醋吧?”

    李文姬这时用胳膊肘用力的顶了我的腰一下子道:“你别贫了,快去吧,乖了。”

    她的话说的也是如此的让我肉麻,我却得寸进尺的又道:“那你亲我一下。”

    没想到李文姬却这时用脚在我的大腿股上狠狠的揣了一脚道:“你想的臭美吧。”然后是连推带拽的把我给弄出了厨房。

    见水儿正安祥的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我硬着头皮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就在我看了她一眼的同时,没想到她也很感性的瞟了我一眼,我的全身上下不紧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和紧张,我觉得这水儿的眼神真的是有一种特殊的力量,真的能勾人魂魄。

    见此状,我赶快收回目光,若无其事的看起了电视,水儿这时也好像感到了自已有些的失态,便不好意思的红润着脸不再看我。

    我们两个人就那样感到彼此都很尴尬,但又似乎都心有所明的坐了近有半个小时,只听见李文姬高兴的走出厨房来冲我道:“大懒虫,吃饭了,快点了。”

    我终于像抓住了一根的救命稻草跃身站了起来,飞奔到了厨房里,看李文姬正在那里往碗里盛饭,我则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从后面轻轻的抱着了李文姬的腰,对她耳语道:“文姬,你真是一个贤妻良母型的人。”李文姬被我这一怱然的动作吓了一吓,只见她赶紧挣脱过我的环抱着她的手,有点生气的道:“你再这样,我可真的要生气了呀。”我却还是厚着脸皮子冲她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那好呀,我就是喜欢看你生气时的样子。”

    李文姬这时却被我给又逗乐了,竟瞪了我一眼朝外面看了看道:“水儿在呢?晚上再说好吗?”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她似乎有点在讫求我的样子。

    我朝她会心的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一刻,我感到李文姬就像是我的妻子,她在我的心中几乎没有一点妓女的概念和印像。

    在吃饭的时候,水儿好像没有一点的食欲的样子,李文姬则在一边不住的安慰她,而我本来有心安慰她几句,可是一想到刚才的尴尬处境,我的心里面就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吃过晚饭后,李文姬还是任劳任怨的在厨房里洗刷忙碌着,而我则躲在自已的房间里玩起了游戏,也许是水儿的眼神今天太刺激我了,所以,我这时连看她的勇气就都没有了。

    我本来以为丫丫的这两个人今晚坐在一起又会是促膝长谈,没想到李文姬忙过之后,就把自已简单的修饰一番,然后冲我温柔的一笑道:“大懒虫,你先看会家,我和水儿去做美容去了,一会就回来再陪你。”

    看这两个人是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我的心里总算平静了许多,不过,就在水儿走出门的时候,还是趁李文姬不备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这二人走后,我一个人显得很是轻松的在客厅里一边悠然自得的看着电视,一边心里美滋滋的享受着电视画面上带来的视觉冲视效果。

    可是,我刚刚想美美的享受一番的时候,外面这时却听到有人在敲门,我原以为是这两个人又改变注意回来了,可没想到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水儿却一脸的忧心冲冲的样子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伸头再往后看,李文姬却没有回来。

    “别看了,文姬现在正在那里做着美容,得好长时间,我说我不想做了,我先回来了。”水儿好像对我有点不耐烦。

    我却戏言道:“不会是你把我家文姬给谋害了吧?”

    水儿却淡淡的笑了下道:“呵,你看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我明显感到水儿今天在说话的语气上有点与平常不一样。

    我尴尬的一笑为自已打圆场道:“呵,我开玩笑呢?”

    水儿在客厅坐下后,径直的从自已手里提的包里拿出来了一盒香烟,我虽然不抽烟,可我也看得出,她抽的这包烟价格一定不菲,所以,也在她的身边坐了下去,但我却很适当的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水儿只顾自已抽烟,却并没有正眼看我,看她抽烟时一副的悠然自得的样子和神情,我也没有打搅她,只是一个人看着电视上那些无聊的画面,其实我的心思这时也没在电视上面。

    我这个人不但不吸烟,而且还受不了别人在我的面前吸烟,因为我受不了那股浓浓的烟味,所以,水儿刚吸了几口,我都被那股浓浓的烟味呛的连连打了几个咳嗽。

    可是我还是不能的对水儿埋怨些什么,水儿这时好像看出来了,便机械的笑了下道:“大作家,我看你对烟这东西不是太敏感呀,不过,我听说有好多的大作家都是偏爱吸烟的,像那个叫林语堂的就是一个大烟鬼,可是你却和他们不一样呀,我看你还是要学会吸烟的,那样你就会有灵感写校旱的。”

    我笑了下道:“但不一定抽烟就能给你带来写作上的灵感呀,我可不这样认为。”

    水儿掐灭烟道:“所以说你现在写的校旱还不能的得到社会的认可,你还成不了大家呀?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平时学着吸烟,也许真的会给你带来一些的灵感呢?”

    我却不以为然的道:“如果吸烟能给我带来创作上的灵感,我宁愿爱上烟,但是也许我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吧,我想如果我要是爱上抽烟我不但找不到创作上的灵感,而且我想我的肚子里的这点墨水说不定哪一天还会被吸的干二净呢?所以,我戒香,更反感抽烟。”

    水儿这时很动情的看了我一眼道:“呵,真是一个好男人呀,如果我几年前认识你,我想就凭你这一条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我笑下道:“是吗?那你不是现在连自已也爱上抽烟了吗?”

    水儿这时却很沮丧的叹了口气道:“唉,真是一言难尽呀。”

    看她这样子,好像有许多的难言之隐,不过,看她不愿意说,我也不再的追问下去,只是一阵的缄默。

    “欧阳,你能为我倒杯水吗?”水儿这时看了我一眼,很是感谢我的样子道。

    我点下头,便起身为她倒了杯水,就在我将水递到她的手里时,我感到她的手指竟是那样的冰凉。

    可就在我把杯子递到她的手里正要缩回去的时候,不知是她没接好还是我太紧张的缘故,杯子里的水竟然洒了她一身,看到此景,我有些面带歉意的正要跑到洗手间拿毛巾为她试去身上的水,没想到她这时却突然站起,将手里的杯子放下,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她却从背后紧紧的抱着了我的腰,我顿时感到整个天地间一阵的昏暗。

    我的心里面是呯呯直跳的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但看她一直死死的在背后抱着我的双手,我屏着呼吸僵硬着身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时,我感到她的整个胸部都紧紧的贴在了我的后背上,而且她的脸还时不是的在我的后背上轻轻的蹭着,语气很是的温柔可心的道:“欧阳,你能让我就这样好好的抱一抱你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倒放松了许多,原来水儿只是想抱下我,我感到这也没什么,所以,我不再的反对她这样做。

    “欧阳,我多希望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好男孩天天这样让我抱着,能给我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我真的好想。”水儿还是不停的耳语道。

    我本想用自已的手温暖下她那双扣在我的肚子上冰冷的手,可是我又想到了李文姬,所以,又立即收回了这种不纯洁的想法。

    “你会找到一个能真心爱你的人的,只是时候未到。”我还是尽力的安慰她道。

    她的脸却又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背上呢喃道:“不会的,我现在对自已的未来都不敢去想了,我还不知道有没有真爱会再次的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会有的,相信我,因为真爱需要等待呀。”我还是安慰她道。

    “欧阳,你会娶文姬做妻子吗?”水儿居然这时会问起这样的问题来。

    说实在,对于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没有想过,如果现在李文姬不是妓女或者从这个职业里面脱离出来,也许我会娶她。

    但是面对水儿这么一问,我倒是有些的哑口无言了。

    “回答我好吗?”水儿还是哺哺道。

    “我不知道。”我语气很是坚定的道。

    “那我呢?”水儿的声音这时压的很低,也许是因为羞涩,但她的这一突如其来的反应,让我着实疑惑了好大一会儿。

    “水儿,我知道你和文姬都是好人,只是生活在这个社会转型期的社会大环境中受到了思想上的冲击而已,但是,我还是相信你会找到更好的人的。”我搪塞道。

    “我不想听这些,如果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呢?如果我让你在我和文姬之间做出选择呢?”水儿不依不挠的道。

    面对水儿的这连串的攻击,我几乎不知该如何招架,所以只有用缄默来搪塞。

    “其实,我和文姬一样,都想过一种正常人的生活,平平淡淡的,只不过文姬比我幸运,她能遇上你这样的一个好人。”水儿好像很羡慕的样子。

    “我说过,你也会的。”我还是坚持已见的哄她开心些。

    “哼,你别哄我了,我知道你已经爱上文姬了,可是,你知道吗?文姬她——”水儿这时说到这里竟忽然停了下来,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这时转过身来,双手抓祝糊的肩部道:“文姬她怎么了?”

    水儿这时红着眼睛好像有很多的心思,但欲言又止,我猜得出她一定还知道文姬的一些事情,可是她却并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

    看我一副很紧张的样子,水儿好像感到了刚才自已的失态,忙用手揉了下眼睛道:“欧阳,对不起呀。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说完便把我箍着她的双肩的手给甩开了。

    我看得出她是在为自已刚才的失意在作辩解,而且有很多的关于李文姬的事情她还是不愿的告诉我。

    我们两个人都一阵的冷静过后,水儿这时又冲到洗手间洗了个凉水脸,然后又回到客厅,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可经历过了刚才的一阵的激情,我感到浑身上下更是的不舒服,也更加的感到自已的处境尴尬。

    “欧阳,你会娶文姬吗?”水儿好像对这个问题特别的感兴趣。

    “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也不想想这个问题。”我叹了口气道。

    “是不是因为文姬是妓女,你就接受不了她?对吗?”水儿很是认真的又追问道。

    “也许吧。”我也略有沉思的道。

    “看来如果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付出的再多,如果她在这个男人的心目中并不是这个男人想像中的那种人的话,这个男人是不会接受她的。”水儿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如果你站在我的角度上来考虑,如果这个女孩是一个妓女,你会接受她吗?”我反问她道。

    “呵,看来你们男人都一个人,这么说,你是不会娶文姬了。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永远是弱势。不管她对这个男人付出了什么,甚至她的整个世界,如果她在这个男人心中的美好形像全部的被毁坏的话,呵,男人都一个会比一个的绝情的。”水儿还是在感慨陈词。

    “如果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的心目中的形像大打折扣的话,这个女人也同样是会对这个男人绝情的。”我反过来也道。

    “不过,算你还理智,但是你要答应我,在你和文姬合租的这段日子里,你要对文姬百分之百的好,行吗?”我感到水儿说这话时是话中有话。所以也没问这其中的原委,只是朝她认真的点了点头。

    “欧阳,刚才我真的是有点太激动了,真的对不起呀。我想的太多了。”水儿很是歉意的对我又道。

    我冲她一笑道:“没什么,反正我的这副肩膀现在还能挺得住。”

    我的一句话逗的水儿竟笑了起来,她冲我道:“不是文姬现在舍不得你,看来你还真是一个大活宝。”

    我朝水儿笑笑,没有作声。

    不知不觉,我们在谈笑风生中,李文姬已经做完美容回到了家里面,水儿这时见文姬回来了,便笑着迎上去道:“好了,文姬,我也该走了。”

    我不知道这个水儿今天表演这一番到底是意欲何为,看她起身走的时候很从容的样子,我心里还在自言道:“丫丫的,你真会掩饰自已,刚才你做的那一幕要是被李文姬给撞上了,我看你也不会像现在表演的这样的轻松了吧。真是会逢场作戏。”

    李文姬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她还是笑着十分客气的要留水儿今晚留下来住,也许是水儿感到刚才做的那些事儿有些的对不住李文姬,因为我看得出她的表情很不自然,所以推辞着不肯留下,李文姬看水儿坚持要走,也不再挽留,就在水儿推门要走时,竟俯身在李文姬的耳边不知耳语了几句什么,只见李文姬有些的不好意思的用手捅了水儿的腰一下道:“去你的吧,你胡说什么呀。”水儿则是一脸的神秘的笑的看了看我,便下楼去。

    李文姬这时却招呼我道:“你还不忙我去送送水儿呀?”

    我愣在那里不知该不该去送水儿,可看李文姬口气很坚绝的样子,我犹豫了下便也随水儿下了楼。

    我在水儿的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是一前一后的走着,我突然感到从后面看水儿,她更加的对我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也许是从后面看她那高挑的身材更加的具有女人的风韵,也许她身上飘过的一阵淡淡的香气让我沉浸在了一种久违的幸福之中,我觉得此刻我有了一种想从背后抱着她的冲动和欲望。

    可是,从我们租住的楼层到楼下面,却只有那么短的一段距离,很快,我尾随着水儿便下了楼,水儿这时转过身,对我轻视一笑道:“好了,你不用送了,还是回去陪文姬吧。”

    其实,我看得出,水儿这时的心情也不是很高兴,于是我坚持要送她到外面坐上车,可是她却只是淡淡的道:“不用了,没有人能吃了我,都这么大了,我会照顾自已的,你还是回去照顾文姬吧,她现在才是最需要有人去照顾的人。”

    我站在那里,看着水儿,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水儿看我这时还是不肯的回头,显得很是大胆和胸怀开阔的道:“欧阳,你能抱我一下吗?”

    不知为什么,我想都没想,向前一步,张开双臂和水儿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就在这一瞬间,我只听见水儿在我的耳边还是轻轻的道:“欧阳,听我的话,现在文姬才是最需要你的人,如果你现在不好好对她,到时你会后悔的。”

    就在这时,我竟感到水儿在我的心中竟然是那样的伟大和值得我去尊重,在她的心中,想的永远是自已最好的朋友——李文姬。

    完了之后,她又拍了下我的肩膀,像是在鼓励我,我很是感激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朝楼上走去。

    我上楼后,只见李文姬正在洗手间里照来照去的,有点孤影自怜的样子,于是,我便坏笑道:“呵,是不是在孤芳自赏呀。”

    李文姬却一脸的笑意的看着我道:“欧阳,你看我今天漂亮吗?”

    说实在的,这女人做过美容之后就是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怪不得现在的美容业的市场这样的好,其实这时我还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到李文姬美容过后的样子,就在她转过脸看我的时候,我的心里面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她就像是一个采菊东篱下,刚刚从山里面采菊回来的妙龄女子一样,是那样的青春、美丽,浑身上下充满了阳光和朝气蓬勃,那是一种脱俗的美,白净的脸,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眼神,双眼皮,粉嫩而又性感的嘴唇,再加上高挑的身材和紧紧的裹在她身上的那套得体的衣服,整个就是一个刚刚从天堂里面降落下来的天使一般。

    “嗯,简直就像一个小天使。”我几乎用赞美她的口气道。

    “是吗?那你看我真的像一个小天使吗?”李文姬说着又高兴的在我的跟前来回的转了两个圈道。

    “是的,一个刚刚从天堂里掉下来的小天使。”我还是赞不绝口的夸道。

    李文姬这时好像有点忘乎所以了,只见她迈着轻轻的步子走到我的跟前,眼神婆娑迷离的看了我一眼道:“欧阳,你知道吗?我今天晚上是最开心的一晚了,你能陪我跳支舞吗?”

    看她是那样的可爱,又有点孩子气,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婉言道:“可是我不会跳呀?”

    李文姬这时好像有点很失望的看了我一眼,又想了一会道:“我可以教你呀,好吗?”

    看她是如此的认真动情,我轻轻的对她点头一笑表示同意。

    于时,在宽大的客厅里面,李文姬亲自选了一支舞曲,然后显得很从容的伸出她那粉嫩而又修长的手,很是主动的牵着了我的手,我感到她的手竟是那样的温柔,但也很有力,等她将另一支手放在我的肩上时,我竟然感到我是那样的紧张,浑身上下都感到不自在,虽然我也知道我的另一只手该放在她身上的某个部分,但我却迟迟没有,还是李文姬消除了我内心的这种顾虑与紧张,将我的手亲手放到了她的腰部。

    她感到她的身体是那样的柔软和轻松自如,就像水蛇一样是运动自如的扭动着,而我则配合着她的步子,动作笨拙的像头猪一样,但是李文姬却并没有在乎这些,她的两只眼神却是那样的投入和用情的一直默默的看着我,我觉得她看我的眼神时的样子我只有在电视上女主人公看男主人公时的样子时才看得到过的,此时,我感到我们就像是沉浸在电视剧中的某一个情节中的节奏一样的浪漫和投入。

    “欧阳,你会娶我吗?”李文姬这时死死的盯着我道。

    我心里一怔,心说,今天晚上你们怎么都问我同一个问题呀。我低下眉头来道:“你说呢?”

    “我想听你亲口说。”她的口气像是有点在逼我的样子。

    我想了一会,很慎重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们今晚能不谈这个问题好吗?”

    她明显有些很失望的对我点了点头。

    也许今天是有点太累了,不知怎么了,我和李文姬舞着舞着,我的脚竟一不小心给扭了一下,我疼的是痛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文姬见状,慌忙的蹲下身去搀扶我,被她搀扶起来后,我就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李文姬关掉音乐,便缓缓的在我的身边坐下来,然后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被扭伤的脚脖,关切的细声问我道:“疼吗?”

    我轻轻的摇摇头,也用手和她的手一起轻轻的揉着脚脖。

    李文姬这时俯下身子一边轻轻的柔着一边还有点的自责的道:“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不勉强你跳那支舞了。”

    我强欢颜笑道:“没什么,不怨你的,一会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疼痛剧然被李文姬那只柔柔的手揉的没有了疼痛的感觉,李文姬这时还是一只手不停的揉着我的脚脖,另一只手这时也自觉不自觉的搭在了我腿上,我这时一只手也轻轻的揽过她的肩,过了一会,她的将脸也轻轻的贴在了我的怀里。

    一切让我顿时感到都是那样的自然与美好,看李文姬偎依在我的怀里是一副很累的样子,我这时也轻轻的将她的手放在我的掌心,轻轻的握着,她也并没有拒绝,也轻轻的握住了我的手心。

    她的手是那样的细腻而又光滑,光滑的如果要不是我的手这时紧紧的握着她,她的手也许就会一下子的从我的手心里面滑落。

    我本来想这时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没想到她这时在我的怀里竟小声道:“欧阳,你真的将来想要一个女儿吗?”

    我轻轻的揉捏着她的手道:“嗯,是的。”

    “那我为你生一个怎么样?”李文姬的语气好像在戏谑,听上去又好像很认真。

    但我还是没把她的话当真来看,笑下道:“好呀。那我们什么时候造计划呀?”

    “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李文姬还是语气很轻的道。

    我这时把她的头从我的怀里拉起,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她道:“真的吗?”

    李文姬也很认真的对我点头道:“是真的。”

    我不紧感到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看来她这次是没有在戏言。可是我还是很风度的将她又重新揽入我的怀里道:“可是,你还有生育的能力了吗?”

    丫丫的,我不知为什么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也许是我知道她已堕过两次胎的缘故,没想到李文姬这时是一脸的不高兴的从我的怀里爬起来,怒着嘴,瞪着眼冲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我知道自已刚才的话说的过了火,忙笑着关切的对她道:“可我听别人说堕过胎的女人再怀孕,会对身体很不好的。”

    我的一句话说的她是一言不发了。

    她骨碌着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了我很久很久,又低下头,好像是心事重重。

    见此状,我极力的安慰她道:“别想那么多了,好吗?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可是,李文姬今天不知怎么了,却像是一个孩子似的道:“可我真的想为你生一个孩子。”

    看她一脸的认真的样子,我又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道:“别傻了,就这样我觉得我已很知足了。”

    “欧阳,你说我这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完了呀?”李文姬这时又有一些的悲观的道。

    “你不是说你平时已做了很多的善事吗?我想这足已弥补你以前犯下的那些错误,只要你以后不再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上天会给你一个机会的。”我还是有些的违心的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将来在哪里?也许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在这个世上消失,我不敢想,也怕想那么多。”李文姬还是有些的痛不欲生的道。

    “我不许你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你会过的很好的,你是上天派到人间专门来降妖的小天使呀。”我还是很平静的安慰她道。

    “欧阳,我做你的小天使好吗?”李文姬这时将头深深的埋在我怀里抱的更紧了。

    我一阵沉默并没有立刻的回答她,而李文姬说着说着也竟然在我的怀里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看着她安详的在我的怀里熟睡时那副甜甜的样子,静静的感觉着从她的鼻孔里发出的微微的鼾声,我的心里这时却在千声万声的呼唤道:“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天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