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_我和妓女同居的日子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后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多钟了,可再看看身边,李文姬早已是人去久矣,在我的身上还盖着李文姬的被子,这时我才发现我昨晚躺在李文姬的床上睡了一晚上,当我的鼻子闻着李文姬被子上那股淡淡的香味时,我又陶醉似的迷着眼校函了一会儿,等我再次醒来,看到李文姬在床头边给你留了一张的便条。

    便条上清晰的写着:

    大懒虫:

    我又要暂时离开你几日,真的是对不起呀,在你最伤心难过的时候我又要走了,你不会怨怒我吧?和你认识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是我又不能的天天陪在你的身边,有时我也很失落的,但我又是一个爱财如命的人,我不相信命运,也许我这样说你一定很看不起我,一定认为我很俗,是个贱女孩儿,其实,这里面是有原因的,我有很多很多关于我的故事还没有的告诉你呢?我真的很珍惜和你合租在一起的日子,其实我每天回到家里的时候,我都在担心,担心你会突然有一天离开了我,担心你知道我的身份后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的事事都容忍着我,更担心有一天你在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我更怕你会像一个匆匆过客一样是来也匆匆,走也匆匆,甚至在我回来时你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离开了我。实际上,这些日子以来,有一句话一直的埋在我的心中很久了,只是没有机会向你表达,有时也很害怕,很自卑,我觉得我根本就没有资格让你爱上我,也没有资格去爱你,可事至今日,我不得不向你说出来埋藏在我心中这句很久的话来,那就是,我——,唉,还是留着下次说吧。

    不过,有你,真好,真的。

    还有,这几日你吃的用的我都全部的为你准备好了,你想吃什么就自已做吧,但要记住,我不在的时候,可千万别苦了自已,那样我会很挂念你的,我知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懂得自已照顾自已。

    对了,我差点忘记了,不知你什么时候的内裤放在你的床下都几天了,是我今天一大早收拾你的床时发现的,我已经给你洗好了,你别忘记了到时候收了它呀,不过,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的话,绝不轻饶你个大懒虫,哼——

    你的李姑娘

    看完之后,我的心里是一阵的温热,心里暗自说道,既便是我的母亲现在陪在我身边也不会对我的生活和起居如此的细心呀,而一个妓女居然会对我如此的好,想到这里,一股热泪一下子的涌到了我的心头之上,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搅乱了我的整个心菲。

    更让我吃惊的是,以前她在跟我留便条时,从来不用你的李姑娘这样暖味的称呼来最后落笔的,而这一次她却很突然的用这样的称谓,我真的是有些的玄晕。

    我弄了些东西吃过之后,在若大的房间里面转悠了几圈之后,觉得实在没有意思,就去整理自已的房间,并把自已该洗的东西全部的弄到了一块进行大洗特洗一次,说实在的,我还是对自已和一个妓女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有一些的不大放心,所以,就对自已该洗换的东西进行了一个大的整理和拆洗,并来到李文姬的房间里,将她的房间也打扫一番,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来没有翻过李文姬的房间,特别是她个人的私人物品,但是,我却今天对她的个人物品却特别的感兴趣。

    于是乎,我就在她的房间里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扫荡,包括她的床底下也翻了个底朝天,不过,对于那些不需要进行整理的我还是按原样放回到了原处,也许我这样做,还是有着一种特别的好奇心,更重要的是她不是一个有着正当职业的人,所以我也从心里对她有着一种的高度的警惕心理。

    不过又一想,我也挺不是东西的,人家那样的对我好,我却在家里居心叵测的对她的私人东西图谋不轨,我真有点混蛋。

    唉,对不起,谁让你是妓女呢?

    就在我翻找她的床头的柜子时,却发现了一个特别精致的小盒子,我原来还以为装着什么好玩的东西呢,没想到,当我打开盒子时,却发现里面却是一个信封,看信封的颜色,好像已在这个盒子里面放了很久很久了。

    我迟疑了一阵,一时拿不定注意,我不知自已是该打开这个信封还是不应该打开它。

    最后,我一咬牙,还是决定打开这个信封。

    当里面的那些东西毫无遗漏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几乎惊呆了——

    在信封的里面,有两张医院开的证明,其内容都是:你已有身孕。

    我心里一颤,继续往下看,是一张的信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多的字。不过,字迹已看起来有些的模糊不堪的样子,看样子是被放在这个盒子里面放了很久很久了。

    但我还是忍不住念了下去:

    潮:

    我做梦也没想到,你真的是太令我失望了,为了你,我已经打胎两次,为了你,我放弃了做母亲的机会和权利,为了你,我和我的父母亲现在恩断义绝,为了你,我现在被逼的无家可归,为了你,我现在一无所有,而你却背着我和别人女孩子——,我真的对你忍无可忍了,你太没良心、太无情无义了,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居然对我是如此的残忍,我本来想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因为这是我们辛辛苦苦爱的结晶,可是,当我看到你和别的女孩子在我们曾经缠绵过的温床上那副XL相,当——我真的再也无法忍受你了,你是有钱,你是生长在一个有权有势的家庭,可你不该把我对你的那片真情视为无物呀,你更不该把我不当回事儿呀,我真的好想和你有一个真正属于我们自已的温馨的家,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不能让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有一个风流成性的父亲,我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就这样一出生就失去了父爱。如果时光再能倒流,我真的希望你不是生长在一个有权有势又有人把你当作皇帝来捧的家庭,我真的希望我们都是平凡的,都是平淡的,我真的希望我们都穷的一无所有,然后靠我们的智力和能力去争取属于我们自已的真正的幸福,可是,你太让我伤心了,我会永远记着我们分手那天你说的话,我会永远记着你是一个极其不负责任的人,我会永远也忘不了你的无情,我更不会忘记你拿着冰冷的刀子一点一点的把我的心撕的粉碎时那种冰酷的表情,我会记着第一次打胎时是你像疯狗一样的逼着我去做掉我们心爱的孩子的,我也不会忘记第二次你把我赶出你们的家门时狠狠的扔下的那句话:你肚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没必要对你负责任,你应该找孩子真正的父亲去。

    我的天呀,潮,我真不知你的心是不是肉长的,我真的想拿出刀子挖开你的心,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而我今天这一切都是你逼的,是你,毁了我的一生,是你这个刽子手,感情的骗子,把我的青春,我的所有的一切成为了你极时行乐的工具和牺牲品——

    我今天之所以把这一切记录下来,我就是要证明给你看,没有你,我一样活的很好,没有你,我还要过的更好。

    看完之后,我站在那里楞了很久很久,脑子里突然间竟然是一片的空白。

    就在我有些的无助的站在那里发呆时,门这时开了,我心里一惊,原以为是李文姬回来了,所以,赶紧把这些的东西放在原位放好,然后假惺惺的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走了出来,只见水儿已反锁上门走了进来,我先一怔,后又一阵的窃喜。‘

    我用疑惑不解的目光看着水儿道:“你怎么会有我们房子里的钥匙呀?”

    水儿放下手中的包,很优雅的道:“呵,怎么,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呀?”

    我对水儿点头称是。水儿这时叹了口气道:“唉,我说你个欧阳呀,真是遇到好人了,实话给你说了吧,文姬担心你一个人在家里不会的照看自已,让我来代她照看你,呵,你够幸福的了吧。”

    看水儿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将信将疑的反问道:“是吗?”

    水儿自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看在文姬的面子上,我吃饱撑着了呀。”说着又朝我犟了下鼻子继续道:“哼,亏人家文姬还那么的信任你。”

    我自知理亏,便讨了个没趣让水儿先坐下,独自一个人去洗衣服去了。

    “哟,我说大作家同志呀,你还会干这活儿呀。”我刚进洗手间把需要洗的衣物放进洗衣机里,水儿却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有点扯高气昂的冲我道。

    我转身看了她一眼道:“以后别这样叫我了,我挺不好意思的。”

    “为什么,我挺喜欢你们这些搞文学的人的。”水儿还是不服的道。

    我笑笑道:“是吗?可是我写的那些烂文章你会喜欢吗?”

    水儿这时好像来了精神似的道:“你可别小看自已,像有很多的大家不是到最后死了之后才成名成大器的吗?只要你觉得自已行,你放心好了,乌云是终久遮不住太阳的,是金子迟早会有你发光的那一天的。”

    我低头苦笑了下没有说话,水儿这时看我在忙,也便没趣的独自一人回到了客厅里,我把水放好,洗衣机拧开后,也回到了客厅,在水儿的身边坐了下来,我感到水儿比前些日子更加的容光换发,更加的妩媚多姿了,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贵妇人,很成熟也很性感。

    “你又长漂亮多了。”我看着水儿道。

    水儿有点不高兴的道:“是吗?那这么说我以前看起来就很丑了呀。”

    我迎上去笑道:“没有,你一直都很漂亮。”

    “呵,你嘴还真甜,怪不得文姬被你给迷惑住了。”水儿撇了我一眼道。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沉默了良久道:“水儿,你实话告诉我,你觉得文姬——”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

    水儿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有些的疑惑的看着我道:“怎么了?文姬对你真的很好的,你应该好好珍惜才是呀。”

    我无力的叹了一小口气道:“可我不能一辈子和一个妓女生活在一起吧?”

    就连我自已也不知道,我竟然会对水儿出口说出这样的话来。

    水儿这时也是用带有色彩的眼神疑惑的看着我,很久很久,她才反问我道:“文姬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吗?”

    我淡淡的吐了口气道:“是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呀。”

    水儿这时也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是呀,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苦笑了下道:“我还能怎么想呀,说实在的,我心里挺难过的。”

    水儿这时眨了下有点黯然伤神的眼睛道:“是呀,文姬也是一个重情重义,可又很苦命的人。”

    听水儿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有些不舒服的暗自道:“呵,苦命?难道命苦就要去做妓女呀?表面上看似多么合情合理的借口呀。”

    “好了,不说这个了,对了,欧阳,你为什么不急着找女朋友呀?”水儿怱然又转了个话题道。

    一听到她问到我的病根处,我看都没有看她应称道:“事业为重呀。”

    水儿将信半疑的看着我没有再追问下去。

    我却故意对她道:“水儿,你为什么没有找男朋友呀,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如何呀?”

    水儿的脸这时沉了下去道:“我以前倒是谈过一个,可是两个人合不来,说分就分了,后来又谈过一个,因为两个人的志向不同,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又吹了,再后来,唉,连我自已也不记得谈了几个了,有别人介绍的,也有我无意间认识的,可都一个样,让人很失望,有时我觉得你们这些男人都挺自私的,就像和我交往的那些男的吧,一部分是看重我的青春和美貌,有一部分是因为寂寞无聊随便玩玩,当然,也有一些是真心的,可又太俗,没一点的情调,一天三个电话,每次电话里都是那几句的老套话,唉,真没劲。”

    我笑着道:“什么话呀?”

    水儿叹了口气道:“还不就是你吃过了吗?吃的什么?你现在在哪里?你在干什么?唉,你说这样的男人让人反感不反感,你说我一个大活人的我能干什么,除了上班我还是上班,这些男人这么做,有时我实在想不通他到底是真的爱你,还是在监督你,好像对你的人格和人品总有很多的怀疑,总是对你不放心,还没结婚都这样,那如果要是真的结了婚了,那他们还不把你天天关在家里面呀?我有时就想不明白,这有的男人是越来越小男人心了。”

    水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又竟自叹了口气道:“不过,想想这样的男人也够可怜的,一天几个电话,你不接吧,觉得挺对不住人家的一片良苦用心,可就怕他天天这样那就是别有用心了。”

    “呵,是吗?那你看我怎么样呀?”我故意逗水儿道。

    水儿知道我是在拿她开玩笑,便笑了笑道:“你呀,我不知道。”

    “要不要试下?”我脸皮还是很厚的道。

    水儿一愣道:“试什么,你还是找文姬试吧,不过,你想试也可以,只要文姬愿意。”

    “我想这不管她的事情吧?”我还是不依不饶。

    水儿看我在较真起来了,忽然起身道:“我说大作家同志,你摸下你的良心,你还讲良心不了呀?”

    我有些莫名的看着水儿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水儿这时很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道:“没什么意思,只是——”

    我看水儿好像有话要说,也有点忍不住道:“别吞吞吐吐了,有什么就直说吧。”

    水儿这时终于平静的又坐下来,看着我道:“你知道吗?文姬为了你,每次在外面回到你们这里之前,都要到我那里把自已重新的打扮清洗一番,她也知道自已做这一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染上什么病了,所以,自从她和你合租在一起时,她几乎每次在回到你们这里之前都要在医院里做下检查,为了不影响你工作,为了能让你留下来和她合租在一起,文姬总是有时晚上在工作了很晚时不敢回家,怕误了你休息,她总是先到我那里休息一会,然后就回来给你做饭,还给你洗衣服,我问你,如果是你的妻子或其它的什么人,她会像文姬这样体贴如微的照顾你吗?文姬为了你从来不敢在你面前穿最好的衣服,从来不敢在你面前化装或用香水,从来不敢在你的面前在穿着上过于的扎眼,从来就是小心翼翼的,用她的话来说,你在她心中就是一个好人,她不想把自已平时生活里的一些坏习惯影响到了你的生活,她从来就是按照你的生活习惯来严格的要求自已,她更害怕自已有一天染上什么病会祸及你,所以她才到医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而且为了多陪你几天,她连到外面做事的时间都留给了你。”

    水儿有些激动的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则有些的不解的反问道:“可我不明白,文姬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水儿却语气淡淡的道:“是呀,有时我也不明白,文姬她完全可以一个人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她没有必要这样的折磨自已,更没有必要为了迎合你的生活方式而把自已天天弄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她也没有必要在你的面前把自已要求的那样的严格,她完全可以按照自已的生活方式去生活,可是,她的这些反常表现有时令我也很奇怪,所以,我最后想来想去,那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文姬已经的爱上你了,是真爱。”

    水儿的语气显得很铿锵有力,就让我也有一些的感到来的太突然。

    “这是她亲口对你说的吗?可是,她如果真的是因为爱上我了才这样的来改变自已的生活方式的,那她为什么平时在我面前又装的好像要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呢?”

    水儿摇头道:“不是的,是我猜的,据我了解文姬的性格,如果要不是她爱上这个人了,她是不可能为他心甘情愿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的。”

    “可她平时为什么要远离甚至逃避我呢?”

    “也许是她怕你知道她的身份后,怕会伤害到你,也许是她还有顾虑?”

    “什么顾虑?”我反问道。

    “文姬曾经受过伤害,也许是她不敢再爱了,也许是怕自已再受到伤害。”

    听水儿这么一说,我倒又想到了我刚才看到的李文姬床前的那封信。

    “欧阳,我问你,如果事情真是这样,你会娶文姬做你未来的妻子吗?”水儿忽然两眼盯着我很认真的问我道。

    我躲过水儿目光,没有正面回答她。

    水儿这时看我很为难,也不再追问我。

    “其实,文姬有时也很脆弱的,可我看的出,她在你的面前显得很坚强,所以,我今天都觉得自已的话说的都有一些的多了,不过,既然你现在知道文姬的身份了,这些给你说了倒也无妨。”

    水儿说到这里,很忧郁的叹着气,我也没有作声。

    “欧阳,我能求你一件事情吗?”水儿又道。

    我狐疑的看着水儿道:“什么事情?”

    “在你和文姬共同合租的日子里,你能不能不把文姬当作成一个妓女来看待?文姬说过,能和你这么一个大好人合租在一起,那是她的幸运和福份,我希望你也能这样想。”水儿的语气很是肯切。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水儿,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