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完)_我和妓女同居的日子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章(完)
    这几天以来,我一直在徘徊不定,我不知道我在这座城市中能不能再呆下去,我本来想离开这里,离开我和李文姬曾经合租过的屋子,因为我心里十分清楚,虽然我答应过那个叫潮的男人要找到李文姬,可是,我又到那里去寻找她呢?她的联系方式我都试过了,可一点回音全无,我也曾试图给水儿打过几个电话,可是她的电话却也一直都无法接通,而水儿是我唯一能和李文姬联系上的一个人,可如今连水儿的电话也接不通,我甚至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我一直都想不出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而我之所以一直在这里等待,就是希望李文姬有一天能真的再次出现在我们共同合租的这个小天地里,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有时我在家,外面有人敲门时我都会疑神疑鬼的认为是李文姬回来了。

    可是,我就这样一天天的等待下去,却始终没有看到李文姬的身影,也许她真的消失了,从这个到处都充满了铜臭味儿的城市里消失了,可是,她离开了这座城市,她又会到哪里去呢,既便是她想回到另外一个城市里,可她还是妓女,她无法改变自已,也无法改变现状,因为她在的另外一座城市也并不像她想像的那样干净,而这一切都被打上了肮脏与不堪、丑陋的印记。

    有时我不明白,明明知道李文姬不可能再回来了,我为什么还要独自的等待,为什么还要等待着她的出现,甚至希望她会像以前那样,在我回到家里后,她会在厨房里忙的不亦乐乎,简直就像一个家庭的小主妇一样,而那时我则完全忘记了她是一个妓女。

    而现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让我感到了空虚,我想离开,可又怕李文姬会有一天回来找不到我,其实不真的怕,而是希望有一天她会回来。

    但是,李文姬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想我也真的该找到一个没有人知道我的地方好好的重新来过了。

    这天,我与房东办过交接手续,收拾好自已所有的一切行李准备离开时,没想到,水儿却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水儿累的满头大汗的样子,我都不敢相信,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

    水儿看我收拾好一切要走的样子,她也顿时明白了一切。

    “欧阳,你这是做什么呢?”水儿还是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我道。

    我苦笑了下道:“没想到真有意思,你要再晚来一会,恐怕你就见不到我了。”

    水儿这时镇定了下,终于稳定住了心绪道:“我说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给我开玩笑呀,文姬她快不行了。”

    我先是一怔,后有半开玩笑的对她道:“呵,我说水儿,你就别在这里给我开玩笑了,你说什么胡话呢?”

    水儿这时忽然拉下了脸冲我道:“那我问你,你想不想见文姬。”

    看她一脸的严肃,我也一急,立刻反应了过来道:“文姬?她现在在哪里?”

    看我一脸的着急的样子,水儿二话没说,拉着我的手就要往楼下跑,可我这人就是性子天生的倔,看她这么慌张,我虽然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是我还是甩开她的手,很想探个究竟的问她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你说清楚点好吗?”

    水儿这时却脸一阴,指着我道:“欧阳,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想这辈子后悔和遗憾的话,你现在就要跟我走,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到了之后你就明白了。”

    我迟迟的看着水儿,没有作声就拉着她的手跑下了楼。

    从水儿的目光中我看得出李文姬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事情的严重性比我想的不知还要的严重多少倍。

    一路上,我和水儿都没有说话,不过,我看得出,这些日子以来,李文姬也一定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只是我还真的不知道水儿到底要拉着我到哪里去。

    约莫过了有二十来分钟的时候,我们在一座医院的大楼前停了下来,下车后,我走在水儿的身后,直到这时她还是保持着沉默,还是一句话也不对我说。

    当水儿带着我推开一间病房的门的时候,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切才让我顿时醒悟过来——

    只见李文姬正躺在病床上,她的脸色明显的消瘦了许多,很憔悴,没有一点的血丝,她那两只漂亮的眼睛也深深的陷在了里面,看上去很忧郁和颓废,嘴唇也很干裂,好像被风刮过一样,整个人完全换了一个样,与以前那个漂亮、美丽的李文姬相比,真的是像换了一个人。

    我迟疑的站在那里,甚至不敢去认她。因为至到这时我还不能相信,在短短的这些日子里面,李文姬居然会落到这样的一个地步。

    我的心中是一阵的揪心的痛,就像有人在我的心里用刀割了一下。

    只见水儿附在李文姬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话后,就走到我的跟前道:“欧阳,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跟文姬说吧。”

    我朝水儿点了下头,又看了看文姬。

    水儿走出来后,我挪动着步子轻轻的走到李文姬的床前,站在那里,不禁有点眼泪想夺眶而出的苦涩。

    “你还站在那里傻楞着干什么,坐吧。”李文姬还是那样的乐观,对她来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还没有开口说话,我的眼圈周围已经是红红的了,很难受。

    “你怎么会把自已弄成这样的呀,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我感到我这时有些语无伦次的就像一个孩子一样。

    李文姬却对我笑笑道:“大懒虫,别难过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我却揉了下红红的眼睛道:“你知道吗?你那天不辞而别后,我是多么的挂念你吗?我还以为这辈子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李文姬却笑下道:“真的对不起呀,欧阳,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如果我不也想念你的话,也许你这辈子真的再也见不到我了。”

    “不,我不要让你向我道歉,我要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把自已弄成这样的呀?”我还是有些的心痛不已道。

    李文姬这时轻轻的叹了口气,好像显得已是心力交粹的道:“其实,这都是命呀,也是报应吧,可能我真的这辈子不该像正常人一样,想过平淡的生活老天都不给机会呀。”

    “那你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呀?”我还是想问个究竟。

    李文姬的脸色忽然间像冰一样的凝固着,少倾,她又勉强的冲我笑道:“我们今天可以不谈这个吗?我们谈点开心的好吗?”

    看她在重病大危之时还显的是这样的坚强,我也朝她点点头。

    “大懒虫,你都这么大了,还想哭鼻子,如果人生要有来世的话,我真的要好好的治治你不可。”李文姬的话好像在调侃。

    不过,虽然我知道她说这些话是不想让我难过,可是,我的心里面这时比什么都难受。

    还好,我的鼻子一酸,倒没有流出眼泪来。

    “欧阳,你能看着我开心点好吗?我真的不想看到你这样的,我真的没事的,我这不是一个好好的人吗?”李文姬安慰我道。

    我抬起头来,朝她莞尔一笑,但是我的觉的我的笑是那样的让我心里酸痛。

    “嗯,这就好了,这就是我心中的那个欧阳天了。”李文姬朝我抿嘴一笑道。

    “我还以为水儿拉我来是在和我开玩笑呢?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改变?”我还是不能自信的道。

    李文姬这时看看我,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她默默的看着我道:“欧阳,你和我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过的开心吗?”

    我朝她使劲的点点头。

    “如果有来世,我真的还想和你一起过那样的生活,我觉得真的是很幸福的。”李文姬好像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

    “你别说这些浑话了,什么来世呀,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说这话不知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我自已。

    李文姬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也用手摸了一把眼睛,自言道:“是呀,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看,我都说了了今天我们不说那些不开心的话,我怎么又提起来了呀,都是我不好。”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得的这种病呀?”虽然我不知道李文姬得的是什么病,但是,我却从她的话语中感到了病情的严重。

    李文姬听我这么一说,低头想了一会,看了看我道:“其实,我也是前一阶段才发现的,只是后来我没敢告诉任何人,只有水儿一个人知道,我也知道,得这种病一般没有几个人能挺过来的,那个时候我也知道我的日子不长了,可没想到它会来的这么快,说倒下就倒下来了。”

    这时我才想起来那天在楼下水儿为什么给我说那番话的意思了,可是我真的没想到李文姬会得了一种绝症。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语气有点几乎沙哑的道。

    李文姬笑笑道:“欧阳,我不是不告诉你,而是我怕你会听到后会离开我,我怕你会为我而担心,我只想在自已有限的生命里和你好好的再过几天安安静静的日子,我不想让你为我难过,更不想你在那个时候离开我,我真的好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的。”

    “你真傻呀。”我的泪水这时几乎有些不能自控的要流下来了。

    李文姬却冲我很坚定的笑了笑道:“你不是说过吗,我永远都是你的小天使,如果我不傻,那就不是你的小天使了呀,你要知道,小天使来到一个人的身边,是只能给他带来快乐的,而不是带给他痛苦的,所以,我只想和你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呀。”

    看李文姬说话时一副可爱幼稚的样子,我真的很难把她和一个不知经历了多少个男人的妓女想象到一起来。

    “那你为什么最后还要不辞而别?”

    李文姬这时很忧郁的看了我一眼,又仰起头来轻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辞而别,那天他来和我大吵大闹时的情景你也看到了,所以,我不想再在自已最后的日子里让他来打乱我的生活了,我只想在自已最后的日子里给自已留一点的时间,安安静静的过几天清静的日子。”

    我朝她点下头道:“我知道的,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以后不会有任何人再敢来伤害你了。”

    李文姬看着我点头会心的一笑。

    “欧阳,那天早上我给你做的饭好吃吗?”李文姬语气很温和的道。

    我朝她点点头道:“好吃,真的。”

    李文姬这时有些自怨自艾的道:“可能那是我给你做的最后一顿饭了,如果有来世,我真的好想给你做一辈子的饭。”

    听到这些,我的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了两个转儿,心里是一阵的疼痛。

    “我不要你这么说,你会没事儿的。”我的泪水在心里面已深深的划破了我那颗脆弱的心。

    “欧阳,你说人会有来世吗?如是真有来世,你会真的娶我做你的妻子吗?”

    “我们不要说来世好吗?我们只要过好今世。”

    “我不,我要你回答我。”

    “会的,我一定会娶你的。只要你愿意嫁给我。”我忽然抬起头,语气坚定的道。就在我看她的眼神的那一刻,感到我和李文姬似乎就要的生死离别了。

    “我也愿意嫁给你。”李文姬的眼神中这时也充满了期待的看着我。

    这时,我伸过手去,轻轻的把她的手握在我的手心里,我感到她的手竟然已是瘦骨如柴,而且没有一点的温度。而她,这时也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好像生怕我要走开似的。

    我们就这样一直无语。

    过了很久,我看着她温和的道:“文姬,我想留下来陪你,好吗?”

    李文姬这时也神情温和的道:“不用了,我父母一会可能要过来的,我还有很多的话要和他们说。”

    我看着她,没有再加勉强。

    “就让我这个不孝女儿再见他们最后一面,最后说次心里话吧。”李文姬好像很是感叹和无奈。

    就在我要走的时候,李文姬这时看着我,好像要把我记在她的整个脑子里似的对我道:“欧阳,你能再抱我一次吗?”

    我看着她点了下头,轻轻的把她的身子揽在了怀里,这时我感到她的整个身子都瘦的已是弱不禁风。

    泪水在我的眼眶里打了几个来回,终于掉了下来,但就在我把她那瘦弱的身子平放在床上时,我背着她把自已的泪水给擦干了。

    我坚持要留下来陪她时,可还是被她拒绝了。

    就在我走到门前要离开时,李文姬忽然喊住了我,我看到她动了动唇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眼神却一直都没有离开我半步,好像要把我整个人装在她的眼睛里面。

    “哦,好了,没有什么了,但你要记着我们的约定哦,可不许反悔的。”李文姬还是很坚强的样子。其实,我心里明白,此时此刻,她的心里面比我更难过。

    我也坚强的对她点点头。

    她这时却伸出手来,向我轻轻的挥了下手,用出所有的力气向我甜甜的一笑。

    那笑魇就像一朵白色的莲花一样,慢慢的扩散开来

    就在我第二天正准备回医院想去看望李文姬时,这时我却收到了水儿给我打的电话,说是不要让我到医院了,既便是我到了医院也不可能再见到文姬了,可是我却并没有听进去,因为我不相信李文姬她会这么快就走了,她昨天的那个甜甜的笑容还依然清晰可见的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面,我无法忘记这一切,也接受不了这一切,没等水儿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是疯一般的向医院里飞奔而去。

    等到我推开昨天的那个病房时,里面却是空无一人,我站在那里是一阵的发呆,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也不是我想看到的情形,但是我确确实实看到的只有那干净而又洁白的床单,而李文姬的那副可爱的笑却始终在这间屋子里回放着,让我感到有些的温暖和可亲。

    想到这些,我的大脑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要找李文姬,我不相信李文姬会真的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消失了,我甚至这时感到她就在我的身边,是那样的近,而且正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的看我呢。

    于时,我转过身,正要去到外面找人寻问她时,没想到水儿这时却已站在了我的背后,她的脸色像冰一样的凝固着,十分的难堪。

    我也有些的神色慌张的看着她,不能的冷静下来,我们就这样相持了很久很久,我有些急不可待的问水儿道:“文姬呢?文姬现在到底在哪里了?”

    水儿神色忧郁的看了看我,又低下头来,看她不语,我有些急了,用手抓祝糊的胳膊用力的摇着质问道:“文姬她现在到底在哪里,告诉我可以吗?”

    “她走了,到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水儿这时一边用手抹着眼角的泪水,一边把头甩在一边不再的看我。

    我的心里一颤,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顶了一下,可我又有些不理智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又臂道:“我不相信,不可能的,昨天我看她还好好的,不可能,一定是她才骗我,不想见我。”

    看我有些不理智的样子,水儿这时却迎合着我那不稳定的情绪,眼神是冰一样的冷的认真的对我道:“欧阳,你面对现实吧,我没有骗你,昨天文姬她是用荆葫有的力气给你说话的,你明白吗?她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支撑着自已把你打发走的,她不想让你看到她不坚强的样子,她能在你的面前表现的是那样的坚强,就连昨天你走后医生都说是一个奇迹,其实,在你没来之前她身上还插着好多的管子的,她是怕你来了之后看到她那个样子,怕你会伤心难过,所以在你没来之前把这些东西全都的拿了下来,你明白吗?”

    看水儿也是无不动容的苦诉着,我才不得不承认水儿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终于软的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站在那里是一动不动的。

    可是昨天李文姬那个甜甜的笑容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荡着,一直不肯的散去。

    而我现在才明白,她的那个甜甜的笑是用尽了她浑身全部的力气献给我的最后的礼物。

    水儿这时擦干眼角的泪水,轻轻的拍了下我的肩膀道:“欧阳,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我也知道你喜欢文姬,可是,文姬她也真的很不容易的,走妓女这条路也不是她自选的,只是她没有遇到一个好好的爱她、疼她的男人。”

    我低着头,只顾自已心里难过,也没有看水儿。

    过了一会,水儿突然问我道:“欧阳,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我也揉了下眼睛想了下叹道:“我现在已辞了职,而且也不准备在那里住下去了,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会再继续找一个地方住下来,也许我会离开这座城市。”

    水儿这时红润着眼睛看着我道:“是呀,该走的迟早都要走的,我想我也不会在这座城市里呆下去长久的,我也想再换一个陌生的城市,接受另外一种的生活方式。”

    我看着她,一时也无语。

    过了一会,水儿感到有些的很尴尬的伸出手来道:“欧阳,那我就在这里先祝福你了,一路多保重吧,大作家,如果到时你的校旱出了,一定要先让我一睹为快的呀。”

    我这时也伸出手来握住了水儿的手道:“你放心吧,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把我们三个人的故事写成一部校旱的。”

    水儿这时故作惊诧的道:“是吗?如果你真的要写一部校旱的话,还是写你和文姬吧,至于我,就不用了吧。”

    我看着她,从容的缩回手来,淡淡的一笑,没有说话。

    “你说人生有来世吗?”我这时居然问水儿道。

    水儿这时也轻蔑的一笑,没有回答。

    我这时转过身来,看着从窗外射到那张白色的床单上的橘色的阳光,我忽然好似看到李文姬就在那张床上躺着,是一脸的微笑,那笑容就像这橘色的阳光一样的灿烂,一样的多姿,一样的温暖。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