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_我和妓女同居的日子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也许世上有很多的事情有时真的无法的说清,当你真正的开始在乎一个人的时候,也许这时她就是让你感到出奇,当你真正的爱她的时候,她也许会让你很吃惊,吃惊的让你无法的接受,我不知道这还是一个有没有爱情的年代,是不是可以真的去谈恋爱,也许爱情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也许爱情根本就不会的那么的完美,她有时就像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天使一样让你觉得美好,但又让你垂手而不可得,爱情就是那样的茫然而又充满了冒险,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爱情的完美,但它的不完美性却让一个人是那样渴望而不可及,这就是爱情的遗缺性。

    这两天以来,李文姬一直的没有出去,而是一直留在家里,在她的悉心照料下,我的病也很快的恢复了健康。打心眼里来讲,我还是很感激李文姬的,毕竟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是她一直的坚守在我的身边,而我心中那个所谓的最爱的女人却在伺侯着别的男人,我有时就感到人这种东西就他*的特别的现实,我居然这两日来在李文姬的热心照料下,我已渐渐的忘记了欣,忘记了她已为人妻,甚至也不再去想我与她的过去所经历的一切,因为现在最起码还有李文姬这样的一个既漂亮又对我甚是的体贴的女孩子守在我的身边,李文姬或许这时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的代替了欣,虽然她是一个妓女。

    李文姬看我这两天恢复了正常,就试探性的故意问我道:“欧阳,这两天你还难过不难过了呀?”

    我对她笑笑道:“不了,因为有你呀。”其实,这是我知道李文姬是做那个的以来第一次对她笑。

    李文姬有些的忧郁的道:“那是不是我也要离开这里了呀?”

    李文姬说这话明显的带有一些的心中悲凉的样子,不过,我却是心里一颤,则有些的不正经的故意道:“是不是我这两天误了你的生意呀,我听说干你们这行的,这到了年关生意最好了。”

    李文姬听我说到这里,有些生气的冲我道:“欧阳,你怎么这样呀,看来你还是接受不了我是做那个的,要不,就算了,我想我还是离开为好,免得脏了你这个正派的人。”

    说着她居然起身就要的走,我倒是有些的慌了神,站起来挡在她的前面道:“我说错话了,以后在家里我不提这个了还不行吗?”

    李文姬这时却想了会,看了看我道:“欧阳,其实我也很珍惜我们之间相遇后的这段缘份和生活的,所以我平时尽量在你的面前表现的像一个淑女一样,尽量的不让你知道我的事情,尽量的让你和我在一起过的开心一些,而我也尽量尽自已最大的努力去做一个好女孩,因为你是一个好人,我很珍惜这种生活,真的。”

    说到这里,李文姬眨了下她那有些的忧郁的眼睛,像似有很多的感触似的道:“欧阳,你知道吗?当我和你刚开始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真的想放弃做妓女这种念头,可是,我有时又不甘心,既然入了这个行,真的退出来是太难了,就像是吸大烟一样,上了瘾了。不管你怎么看我,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和你合租的这段生活里,我真的很幸福,所以我也很珍惜这种幸福,所以,我就在你面前装作很开朗,很有个性,很让你无法的接近的样子,其实,我是怕你到时知道我的身份后,我怕你受到伤害,我怕你会因此而不会的再理我,我更怕你会说我欺骗了你,所以我不想接受你,总与你保持这样的距离是有原因的。”

    “可你已经的欺骗了我。”我有些的不理智的打断了她的话。

    李文姬看着我,动了动唇,没有再说下去。

    我看她不再说话,也自嘲的反诘道:“呵,这么说你还是一个好人了呀,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呀?”

    李文姬听到这里,却不但没对我发火,反道很平和的道:“欧阳,我没有欺骗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我是一个妓女后,你会不再的和我一起合租下去,因为你是我今生遇到的第一个好男孩儿。”

    李文姬说到这里,很庄重,很认真的看着我,好像要把我给看穿、看透。

    “呵,是吗?那这么说我应该感到很荣幸呀。”我还是语气很生硬的回击道。

    李文姬翻了下有些红肿的眼皮看了看我道:“欧阳,如果你要是觉得我是真心的想隐瞒你的话,那么我想我现在是真的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

    看李文姬又这样的说,我一时又急了,不知为什么,我一听到李文姬提到要搬出来,我的心里就一阵的发慌发乱,见此状,我换了副笑容对李文姬是和声和气的道:“我说李姑娘,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呀,不过,如果你要是真的要在这里住腻了的话,我也不反对,可我要说的是,这里永远都欢迎你。”

    李文姬看我有些的着急了,竟扑赤一下的笑了起来,她像平时那样,很温情的瞪了我一眼道:“你呀,心倒是好心,就是你这脾气改不了,老是会故意气人,哼,不过我现在想通了,你想撵也撵不走了。”

    李文姬说到里竟摆着架式做出了个无赖的样子。

    我也意被她的这副神色给逗乐了,可是我的心里面又是一阵的痛,是呀,当我和欣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曾经这么的说过我,说我是长了一副好心肠,可是就是脾气太坏了,有时还会气人,气的别人拿我没辙了我才高兴,我想这大概也是我和欣最后分手的最主要的原因吧。

    李文姬看我这时一脸的愁容,试探性的问我道:“欧阳,你怎么了,是不是还在想那个叫欣的女孩呀?”

    我有些出奇的望着她看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李文姬用安慰的口气道:“可现在人家都已经是别人的新娘了,你再怎么伤心也于事无补呀?还是面对现实吧,好女孩子多的是呀。”

    “可是如果你要真正找到一个属于自已最爱的那一个,真的好难呀。”我深有几分的感慨的道。

    “可你这样想也未必有些的太悲观了些吧,你现在很伤心,你很爱她,可她在那边也不知道呀,她也更不会来同情你的,也许这时她还在想是你当初伤她太深,她这样做是一种理智的选择呢?人家还说不定现在过的很好呢,你这样牵挂她,为她伤心难过,我问你,你值得吗?”

    李文姬显得是口齿伶俐的道。

    我却看着李文姬的眼睛深情而投入的道:“可是,她是我最爱的人,是我今生爱过的第一个人,她的一切在我的心中是那样的美好,再说了,是我当初伤了人家呀,我觉得很对不起她,所以,我现在很为她担心,我担心她会跟着那个男人过的不好,我更担心那个男人会欺负她,担心她会跟着那个男人受苦受累,真的,我不想让她过的不好,虽然我今生不能照顾她,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着别的男人受苦受累。”

    李文姬看我有些激动的说着,竟然用手在我的眼前晃了下,又轻轻的拍了下我的脑袋道:“欧阳,你是不是真的中邪了呀,我感到你就像是在写校旱一样,你的这些想法我真的以前只在爱情校旱里看到过。”

    我轻轻的晃着头道:“不是的,我真的是爱她的,我真的希望她能过的好一些。”

    李文姬这里竟双手交叉抚在胸口无不动容的道:“mygald,真的太令人感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我看李文姬那副惊讶的表情像发现了处女一样,轻轻的问她道:“你相信这个世上有真的爱情吗?”

    李文姬这时恢复了刚才的平静语气淡淡的道:“以前相信过,可现在不了。”

    我心里还是疑云重重的道:“为什么,是不是这是你之所以走上妓女这条路的最主要的原因?”

    “原因?呵,怎么说呢,是和感情方面的事情有关,到时有时间的话我会好好的说给你听的。”李文姬悻悻的道。

    我心说,像你这些做妓的,都他*的一个样儿,说自已如何的苦命,感情上遭遇到了多大的伤害,所以才选择走这条路的,其实,都是你他*的瞎掰,难道自已命苦就去做妓呀,难道和男朋友分手了就要去坐台出卖自已的肉体呀?难道这个世上就你们是最不幸的,不幸就要去当妓呀,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想到这里,我竟然红着脸不敢抬头去正视李文姬,李文姬却蹙眉故作沉思状的道:“欧阳,其实你也没有必要这样的自责,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已要选择的路,既然那个叫欣的女孩选择她要走的那条路,就证明她有她的理由,可是,你又何必在这里杞人忧天呢?你又怎么知道人家会过的不好呢?你又凭什么说人家会跟着那个男人到时候吃苦受累呢?你真的是想的太多了,不过,我真的很为你而骄傲,不管你和那个女孩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分手的,不管这里面是你的原因还是她的问题,我都为你这样的痴情和用心专一而自豪,你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我没看错你。”

    李文姬激动的说到这里,两眼竟然盯着我一动不动的,我却故作冷静的又拿她寻开心道:“李姑娘,你干嘛这样的看着我呀,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呀?”

    李文姬却用手捶了我一下道:“看把你臭美的,我只是尊重你的为人,喜欢吧,现在还说不上,再说了,你现在业已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你也肯定不会喜欢上我的,反正我这一辈子都这样了,我也没什么奢望了,只希望自已能开心的过好每一天就努力去过好这一天的时光。”

    说到这里,她竟然一踌不展的皱着眉头。

    我心里倒是对她油然而升起来了一种莫名的同情心,我上前扶了下她的肩膀鼓励似的道:“你不是还有我这样的一个知心朋友吗?你如果愿意在这里住的话,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但是我可有一个条件,你不准把你的客人带到家里面来。”

    李文姬听到这里,竟然用手狠狠的捶了我一下道:“如果我想把我的客人带回来,我早就带回来了,不过,我的那些客人也不会看上我们这样的地方的,我带他们来他们也不会来的。”

    其实,我一直对妓女这个职业都是赤之以鼻,甚至是蔑视它,看不起这个职业里的那些女性们。可面对李文姬,我却有时忘记了她是一个妓女,甚至更多的时候把她当作成了与我合租在一起的一个非常要好的合作伙伴。

    不过,过了一会,李文姬还是把话题移到了我的事情和问题上来,她略带忧郁和深沉的道:“欧阳,你和那个叫欣的女孩认识了多久?看你那么的伤心难过,不像是认识了一天两天了呀。”

    “我们认识五年了,五年的感情呀,你说那是说忘记就能忘记得了的吗?”我语气坚定而又低沉的说道。

    “也许对方是感到你们认识的太长了,彼此对对方的性格都太了解的缘故,所以在一起就失去了当初的新鲜感和刺激感,而那个女孩也说不定很爱你,她怕有一天会失去了你,所以就选择了和你分手,这样最起码你们可以做朋友呀,给彼此对方都能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也不是没有可能呀?你说是吗?”

    “不,我和欣不是这样的,她当初对我很绝情,要不,我也不会选择到这座城市里来了,我们不是那样的,再说了,难道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不好吗?你的这种理由有点太强人所难了。”

    “也许别人觉得你们在一起不合适呀,欧阳,我是女的,你相信我的话吧,我说的没错的,就算你们的分手不是这个原因,但是,现在的女孩子不像过去那个年代了,她们是很现实的,至于爱情这种东西你应该去回到上个世纪去找六七十年代的人谈还行,现在的女孩子对爱情也不太那样的感冒和执著了,她们这一生也不可能只能去选择你这一个人的,她们也许今天可以和你爱的死去活来,明天也许会和你说拜拜,她们也许今天还投入到你的怀抱中和你温存,也许明天就会和别的男人手挽手走在大街之上,她们已不需要的再只对你一个人负什么责任,她们高兴时就对你好点,不高兴时就对你雷霆大发,也许她在电话里对你说她很爱你,当她挂了电话会说你是什么东西,也许她当着你的面会说她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个人,可当转过脸背对着你时,会对另外的一个男人说她今生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她们要的是现实,是物质和功利的爱情,不是你心目中那样的完美无缺的所谓的感情,感情只是一些女孩子用来戏谑你这样的诚实的男孩子们的挡箭牌,如果这样的女孩子真的讲感情,真的爱你,她就不会像你说的那样的绝情了呀,你没听说过,女人都是水做的吗?如果你说的那个叫欣的女孩真的是爱你的话,她绝对不会对你那样的绝情的,她还是要慎重的考虑你们走过的这五年的经历以及培养起来的这么深厚的感情的呀?”

    看李文姬说的有声有色,寻根究底的,我倒是不屑一顾看了她一眼心里自言道:“丫丫的,你不要把你做妓女的那套思想用到这里面了,也许这只是像你这种没有真正爱过和被别人爱的妓女的看法,我还是坚信,欣不是你口中说的那样的女孩子。”

    看我这时迷着眼睛没有作声,李文姬又自我解嘲的笑了笑道:“欧阳,难道你以为你爱别人也要的勉强别人去爱你吗?当然,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很难过,但是,有很多的事情现在已经的过去了,你这样自责有用吗?没有用,所以,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好好的活着,你的伤心与难过只能说明你的懦弱,那样如果那个叫欣的女孩看到你是这个样子的话,她也会更加的鄙视,更加的看不起你,因此,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强,不但不能被这段失败的感情所打倒,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坚强,这才是你现在需要去做的,你这样消沉下去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她说到这里,情绪显得比我还要的激动。

    我却只是轻轻的向李文姬摆了下手道:“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我真的好累的,如果时光再能的倒流一次回到从前,我宁愿不要现在的一切,也不会再去伤害她的。”

    李文姬却口里冷傲的吐着气道:“呵,人都是这样的,等失去了再知道她的珍贵,既然知道最后会伤自已这样的重,那你又何必当初伤害人家呢?”

    “你是在怨怒我吗?”我反问道。

    “不,我没那意思,我只是在感叹。”李文姬也反诘道。

    我一时无语,李文姬却意犹未尽的道:“是呀,其实世上有一些东西都是相互的,你那时伤害到了人家,人家要和你分手,而当初也许你并没有想到过要和人家分手,所以最后伤的最深的那个人应该是你自已,你以为伤了人家你心里就高兴了,呵,我想现在心里最难过的人应该是你吧。所以说,如果一个人真正的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故意或有意的去伤害人家,因为最后你自已也同样会受到伤害,如果要爱,那就好好的去爱,轰轰烈烈的去爱,既然爱了,就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既然选择了爱,就要大胆的去爱。”

    李文姬好似在慷慨万千。

    我也半低着头在思索着她说的这些话,过了一会,我看着她的脸,有些无助的道:“你相信这世上有真的爱情吗?”

    李文姬两眼也一直看着我的脸语气坚定的道:“有。只是特别的爱情就要放在特别的时候和环境去看待,唉,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说的,欧阳,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想再破坏爱情在你的心目中的良好形象了,其实这里面的味道还是你自已去慢慢的品味最好不过了,别人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情这东西不是我陪你到商场去买东西,可以为你参考一下。”

    她说到这里,便低下头来不再说话。

    我也半低着头没有作声。

    我和李文姬就这样从早上一直聊到晚上,再从晚上聊到深夜,第二天我们又这样的继续下去,而我们从来都不觉得什么叫做困。

    所以,我和李文姬就这样又一直聊到了将近半夜时分,看李文姬确实有些的困了,我就要她先去睡觉去,可她却揉了下疲惫的眼睛道:“你不睡,我就不睡。”其实,李文姬知道,这几天来,我晚上一般不到3点钟,我是不会睡觉的,而李文姬不知是出于同情还是心疼我,所以她也就那样坐在我的身边陪着我,可我一想到她是妓女,我就不想与她有过近一步的接近,但她又有着内在的气质美和温文而雅的淑女气,让我感觉到她又不像是一般的做妓女的,我感到她就是一个冷傲而又美的让我无法接近的女孩子,因此,我对她还是心存一点的温存的感觉的。所以,当我们谈的很累的时候,我有时会不由自主的把自已的头放在她的怀里,和她促膝长谈,有时她也会把头贴在我的肩上,显得小巧玲珑而又可爱味十足的依在我的肩上微微的小憩着。

    可不知为什么,虽然她离我这样的近,又是在那个孤男寡女的深夜,在这样的良辰美景的诱惑下,我居然对李文姬没有动过一丝的歹意,反倒把她当作成了我的倾诉的对像,也许是因为欣结緍的事情让我这些日子伤心过度了,也许李文姬在我心中永远都是一个妓女。

    看李文姬像个孩子似的努着小嘴不肯的作休,我笑了笑,用手轻轻的捋了下她额前的几根头发,动情的道:“你如果不听我的话,我可要下逐客令了。”李文姬一听这,却用手在我的脸上狠狠的掐一下道:“人家在这里陪你,你还想的撵人家走,你真没良心,你知道如果我要是陪一个客人,就这样陪一晚上得多少钱吗?”说完,她有些神秘的把手缩回去看着我。

    我看着她没有作声,但我的脸色却变得非常的难看。

    李文姬这时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她忽然转身来到我的身后,用她的背紧紧的贴在我的背后有些异想天开的道:“欧阳,你说这男人与女人间如果都这样背对着背生活,那真的太没意思了。你说是吗?”我听得出她是在给我说一些不三不四的浑话。

    所以,我也装作很色的样子转过身看着她道:“那我们今晚就面对面的生活,那不就有意思了吗?”说到这里我是一脸的坏笑,李文姬听出了我话中的意思,却反问道:“那我问你,你敢吗?”

    我心里却是一阵的恐慌,有些心绪不宁的故作镇定的道:“有什么不敢的呀。”

    “那好呀。”李文姬不屑一顾的看了我一眼,便翻身下床,刚走到她的门前,又转过身来道:“大懒虫,我今晚的门就开着呢?看你有没有这个贼胆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是窃喜,反倒是一阵的紧张,心说,你个丫丫的,不就是一个和那么多的男人上过床的妓吗?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如果你有什么病我还怕惹的我一身骚呢?

    我心里面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我还是对李文姬有着色心的。

    看李文姬迈着轻盈的步子回到了自已的屋子里面,我才回到自已的房间里,把自已修正打扮一番,然后是聂手聂脚的来到李文姬的门前,我本以为她会在里面把门给上了起来,可是,当我轻轻的推开门的时候,门却开了,李文姬竟正坐在床边修脚指甲,还摆着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我的心里倒是打了个冷颤。

    “看你那副傻样儿,还楞在那里干什么,你不是很想吗?我今天可以对你免费哟。”李文姬的话语像是在故意的挑逗我,又好像是有种的难言之隐。

    从她的言情中,我感到我和她就像是在做着一笔交易。

    看她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我的心里不但对她没有一点的欲望和激情,而是一片的冰冷和失落。

    “此话当真?”我还是像做贼似的轻声道。

    “呵,你以为还会有假吗?”李文姬语气很坚绝的道。

    这时我才觉察到她是动真格的了,所以又问道:“那我是你的第几个男人?”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说过了,我对你是免费的,再说了,我们做这个的是最反感被人问及这个的,你为色,我为财,两厢情愿,没有那么多的理由。”李文姬轻淡的说着。

    “那你不会有什么病吧?”我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想到,李文姬竟然从身边拿起一个枕头一下子的朝我砸来,口里还气愤不平的对我道:“你才有病呢?”

    看她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我不再作声,过了一会,李文姬竟自叹了口气道:“是呀,我是妓女,可是,我真的没有病的。”

    我站在那里还是没有向前挪动一步,李文姬这时却走到我的身旁,却主动的将头靠在我的肩上,温存的道:“欧阳,我不求别的,我只求你能把你对那个叫欣的女孩的爱给我一半就行,可以吗?”

    看李文姬动容的这样一说,我的心一软,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平静的道:“虽然你只是一个妓女,可是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的对你的,因为我们是对很好的朋友呀,你说是吗?”我不知为什么,我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李文姬这时看了看我,朝我用力的点了下头。

    “欧阳,你是不是长这么大还没有碰过女孩子呀?”李文姬忽然又对我道。

    我看了看她,没有回答。

    “那你是不是很想要我呀?”李文姬这样的直截了当的话委实让我的心头猛然一震,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为好。

    我看着她,还是没有回答。

    李文姬这时竟然紧紧的面对着我抱着我,我感到这是和她的第一次最亲密的接触,所以,我心头此时一热,竟然没敢去回应她。

    说实在的,面对这么一个大美女的诱惑,而且与我又紧贴的这么的近,我是无法自控和自制的。

    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慌乱中,我居然一把推开了李文姬,李文姬这时却疑惑的看着我,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欧阳,你怎么了?”李文姬不解的反问我道。

    我吱吱唔唔的道:“没,没什么,只是我觉得有点很不舒服,我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呀?”

    我不知我会说这样的话,在我的眼里,李文姬就像是我的初恋情人一样,我觉得我很珍惜她,她在我心中不是那中随随便便就能让我唾手可得的女孩子。

    李文姬这时却哈哈的笑了起来,并咧着嘴冲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哼”

    我反问道:“为什么?”

    李文姬却故作乖巧的翻起眼皮想了会道:“因为你已经爱上我了呀,我想你不会也像那些的嫖客一样对我是蛮横无理吧,如果像你这样的人也对我是粗暴无理的话,那这个世上真的没有什么好男人了。”

    “呵,是吗?”我口里轻轻的吐着气道。

    “欧阳,你能今晚陪在我的身边陪着我吗?”李文姬这时竟深情的看着我道。

    我点了下头,表示同意。因为此时我看到李文姬那副可爱而又让人悯怜的样子,我实在想不出她居然会是一个妓女。

    就这样,李文姬紧紧的偎依在我的怀里,我则环着双手紧紧的抱着李文姬度过了漫长的一夜,奇怪的是,我居然对她没有一点的非分之想和邪念,一整晚上,我满脑子都是欣和那个男人在床上缠绵的情景。

    我真的想用千里传音的功能和办法对欣说:“欣,你知道当初是你真的误解了我吗?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的惨忍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