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_我和妓女同居的日子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这几天,我的心里面一直都很空虚,空虚的不知道我的方向到底在哪里,我想哭,可我却几次都告戒自已,一定不能哭,一定要坚强,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谁也不是离开谁都不过了。大不了我就这样孤独的过一生一世,没有什么,暂时我还自已饿不死我自已。

    我总以为我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可是,当这一切来临的时候,我却退缩了,害怕了,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经不起任何事的人,就为了被公司给挤了出来的事情,就整天是闷闷不乐、忧心冲冲,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将来还能不能做成什么事,一点小事就让我现在是措手不及,我真的怕自已将来会有一天被给打倒了。

    每一次走进李文姬的卧室,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李文姬,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日子,然后仔细的回忆着和她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还有我们在一起时每一个快乐的时刻。

    不过,与其整天生活在这种痛苦的回忆中,还不如离开这里,因为人生本来就是在漂泊,在大海上不信的漂泊,所以,我便决定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给了我爱和快乐,也让我现在又无时无刻不沉浸在这里的痛苦中的地方。

    就在这天我到外面准备再寻地方时,没想到李文姬的前男友潮却来了。我本来想着把他给赶扫出门,可是看他一副若不经风、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的心里面也不再有此想法,就在我堵在门口想到这里的时候,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他却趁机溜进了屋子里面,并且四处寻找了一会,见没发现什么,就病秧秧的来到我的跟前道:“那个贱女人呢?”

    我语气也很冰冷的道:“她几天前都搬走了。”其实我说这话时已做好了赶他出门的准备,我也很担心这个时候他会再做出一些神经质的事情来那可就麻烦大了。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只见他又近我一步,很是欣赏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藏有一些的忧郁的道:“是吗,那真的是麻烦你了。”

    我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过了一会,我看他似乎并没有立即要走的样子,我便道:“你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他顿了下道:“那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我朝他摇了下头,过了一会,他好像有心事似的对我道:“我和她的事情我想你也都知道了,其实——”

    我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他竟突然站在那里一个人哭了起来,像似在对我苦诉似的道:“其实,文姬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我给害的,都怪我,我真的该千刀万剐。”

    虽然我知道这里的原委,可是对于这个男人在我面前突然间是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并没有给予他太多的同情,依旧很生冷的看着他。

    “文姬她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为了我,她可以说是付出了她的全部,可是,你知道我们两个人在大学里是多么的恩爱吗?我真的很爱文姬的,她也很爱我,可是我明明知道自已喜欢她,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的来伤害她呢?现在想想,我觉得我真的是一个混蛋,我真的好混的,我对不起她呀,如果她现在能回到我的身边,别说让我戒毒,就是让我给她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他站在那里一边说着,还用衣服的袖子不时的试着眼角的泪水。

    我指了指客厅的沙发示意让他坐下来慢慢说。

    坐下来后,我则像是一个聆听者一样在他的对面也坐了下来。

    “我当初真的是利用了文姬对我的好和感情才欺骗了她,现在想想我当初就不应该那样做,我真的好卑鄙的,可我也知道我走上这条路之后,我这一辈子算是完了,可是,文姬也是因为我才走上那条路的,可她还年青呀,我这条命不算什么,可是,如果有一天她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呢?我真的希望她能找一个爱她的男人,好好的过一生,我不想再给她添什么麻烦了,可是,我又真的没有办法,我的这个瘾上来了,我控制不了我自已,自从文姬知道我染上这个后,她都是通过别人给我送的钱,她也从来都不肯见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这几年来如果没有文姬,我恐怕早就见阎王去了,文姬的心真的是太软了,如果她当时不给我这些钱让我去抽,也许我真的——唉,都怪我这个瘾君子,既害了我,但受伤害最大的还是文姬。她的这一生美好的青春时光都毁在了我的手里,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上天真的要惩罚的话,我愿意让上天来惩罚我一个人。”

    他说到这里,竟然有一些的痛不欲生的样子。

    我看了看他,没有作声。

    “哥们儿,我看你这人不错,你能不能想办法找到文姬呢?”他眼神中带有一些的乞求的看着我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是六神无主,心说,我现在还正在想方设法想找到她呢?虽然我知道也许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再见到李文姬了,但是,我还是叹了口气道:“那我看看,尽力吧。”

    这时他显得很激动的站起身来,看着我道:“那真的是谢谢你了。你真的是好人呀,你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

    说着,他就要伸出手来去握我的手,我则向后面躲了一步,没有伸手,他好像也意识到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哦,对不起,我都忘记了,我有那个,唉,不过,我真的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才是呀。”

    我则淡淡的笑下道:“不用的。”

    目送着他那瘦的几乎被风一吹就要刮倒的背影,我的心里不紧是一阵的凄凉。

    关上门后,我再也无心去到外面再找住处了,我感到人世间的很多事情真的是太让人无法预测,至于李文姬和这个叫潮的男人之间所发生的故事,我在想,也一定比我和欣之间发生的故事不知还要多上好多倍。

    我原以为我在和欣分手后,我是世上最可悲的人,其实,我现在才明白过来,在这个浮世的尘世间,还有许许多多比我更可悲的爱情故事被那些的痴男怨女们演绎着,可是,对这些处在情感漩涡中的男男女女们来说,这种爱情之重到底该由谁来承受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