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_我和妓女同居的日子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次日清晨,水儿早早的起床并为我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后就匆匆的离开了,我还是感到全身心的不舒服,看来还是没有彻底的去除病根。不过,比起昨天好多了,最起码我有自已料理自已的气力了。

    说实在,大过年的,我也不好意思再挽留水儿来照顾我了,但水儿走后,我就感到一个人是多么的孤独与寂寞,一种凄凉的感触顿时又情不自禁的涌上了我的心头。

    吃过早饭后,我又下楼去看了医生,打了一小针,弄了点药,当我又回到家里看到一个人凄凄楚楚的场景,我心里是股揪心的疼,我默默的坐在那里,实在想不起自已该做些什么。我只希望自已的病赶快的好,看来,这俗话说的好,人有啥就别有病。

    我晕晕沉沉的坐在那里,不知过了多长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我看了看是家里打来的,接起电话,听到的是我母亲那关切的语言,我无力的回应着母亲说的话,虽然我这时没有一点的想说话的气力,可为了不使母亲挂念起我,我还是装着一副很坚强的样子,母亲在那边说这些关心体贴的话足足唠叨了有半个小时才作休,问我这个年一个人怎么过,问我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问我在这边冷不冷等等的疑问让我有些无言以对,可这毕竟是母亲的一片心思呀,儿行千里母担忧呀。

    末了之后,我明显感到母亲好像心里有什么事儿要对我说,又不敢的说出来,她的语气在电话那边显得很沉重,可我是一个急性子,所以,没等母亲说出来,我就急不可待的追问道:“妈,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母亲在那边迟疑了一下道:“欣要结婚了。”那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却像一块石头一样重重的撞击着我的心灵。

    其实,我知道,母亲之所以告诉我这些,从骨子里来说,母亲比我更喜欢欣,而且还经常的夸奖欣将来一定是一个好媳妇,母亲在说这些话时,心里其实比我还要的难过。

    毕竟,是因为我的错才给她老人家失去了这么一个她心中的好媳妇,母亲心中此时的痛我想也并不亚于我,否则,她是绝口不会在我面前提及欣要和别的男人结婚这样的一个事实的。

    我沉默了好久,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挂了电话后,我无力的坐在那里,感到我的整个世界突然间轰然倒塌,我的生活已变的是一塌糊涂。

    我服下药后,脑子里面就一片的空白,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承受住这样大的压力,躺在床上,在病魔的折磨下,感到身心疲惫,但更多的是心里委实一下子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压力,我满脑子都是欣结婚时的场景,满脑子都是欣和那个男人在结婚奠礼上的场景,满脑子都是欣和那个男人在新婚之夜缠绵时的场面,还有那个男人压在欣的身上发泄兽欲时的场景,一想到这些,就有一股热血直涌上我的心头,我多么想对那个正在对欣施展兽性的男人大声喝道,快给我住手,欣是我的,她是我爱了五年的人,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人,可是,当我又想到欣在她的身下尽情的享受时的情景,我才感到发自我内心的这些真切的呼喊却是那样的软弱,欣现在毕竟已为人家的妻子,我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他们尽情的享受那良辰美景呢?这毕竟是欣自愿的选择,她心甘情愿的乐意把自已的身体连同自已一生的幸福交给那个压在她身上发泄兽欲的男人,我现在又算什么呢?我只不过是一个爱情的失败者,一个懦夫,一个连同我灵魂一起被葬送在爱情的深渊中的哭泣者,我真的是什么都不是,现在欣已属于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有权力行使做丈夫的权力,因为那个要陪欣过一辈子的人不是我,可是,在这个黑漆漆的夜晚,我真的想对欣说一句:欣,我真的好爱你,你真的好狠心。

    我躺在床上,满脑子是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心里是根本无法的平静下来,从我和欣相识到现在,五年的感情,我又怎么可能说忘就能忘的呢?而现在我却在另一座城市只能远远的、无力的望着自已心爱的人和别的男人牵手,我又怎么能承受得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呢?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和欣在一起的日子,那时,我总会认真的看着欣那美丽的面孔道:“欣,你爱我吗?你会嫁给我吗?”欣总是很俏皮的道:“等毕业后我就嫁给你,到时你想甩也甩不掉了。”我笑着道:“是吗?”她却有些生气的一脸庄重的看着我道:“天,你怎么老这样的不自信呀?人家的心都是你的了,除了你,我还能嫁谁呀。”每每看到欣这样的生气的样子,我总是像吃了颗定心丸知足的道:“谢谢你的爱,不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牵着你的手一直到老的。”欣听到这些,总是轻轻的把嘴贴到我的耳根上道:“我到时还要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呢?”然后高兴而又自豪的在我的脸上轻轻的一个长吻。

    而现在也许欣会把这些话说给那个男人,因为她的一生已决定要与那个男人牵手,最起码她和他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婚姻。

    我努力使自已的大脑能够的进入到睡眠状态,可是,我试了下还是没有效果,于是,我便翻身起床,却发现我的枕边已经的湿了一大片。这时我用手抹了一把眼睛,我的眼角边却全是泪水干过后的泪渍。

    我真的不敢想像我的一次无意的伤害居然会是我和欣之间分道扬镳,而且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她已为人妻,想到此景此时,我真的不敢再相信世间还有什么所谓的爱情和真情了,几年的感情难道真的不如两个刚刚认识没多久就牵手走向婚姻的殿堂的闪电式的爱情吗?

    也许人世间的变数真的太多,也许我当初不应该太在乎这段感情,也许在乎一个人太多的时候却总怕失去她,可最后还是失去了她,也许人世间的伤害可以分作两种来看,一就是无耻的伤害,另外就是无意的伤害,而我和欣就是一次无意的伤害,却铸成了今生永远的遗憾。

    我呆呆的坐在那里,望着窗外寂静而又漆黑的夜晚,心里怅然一阵的喟叹和绝望,我觉得我的泪水这时已经的哭干,我的心也在这座已生活了一年的城市里迷失了方向。

    又是一个不眠夜。

    直到第二天天色朦朦亮时,我才合衣昏昏沉沉的睡去。

    熟睡中,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欣有一次在学校里生了一场大病,我急匆匆的抱着她往医院里跑,我把欣抱在怀中,就像抱着我的希望,她在我怀中是那样的沉甸,可又是那样的重要,一路上我都在对自已说,欣,你不会有事的,但当我看到欣病的两眼连睁开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真的好想当时上天能赐予我一双翅膀飞到医院,等跑到医院,欣已经是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的气力了,脸色像纸糊了一样的甚是煞白。我把她放下后,开始在医院的楼上楼下跑来窜去,我的心都已吊到了嗓子眼处,等到欣打上吊针,安然躺下,我还是忐忑不安的静静的看着她,我的心里是一阵的隐隐作痛,看着她那憔悴的脸色,还有她那有些的瘦骨嶙殉的手,我情不自禁的紧紧的抓祝糊的手,轻轻的贴在我的脸上,泪水几欲的夺框而出,心里颤抖着道:“欣,我爱你,今生今世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你知不知道,我看你这个样子,我的心里真的好疼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把欣的手放在我的脸上,头埋在床边已经睡着了,等到护士来换药时我才被惊醒,这时欣的脸色看起来明显的红润了许多,也有了一点的血色,我紧紧的抓着欣的一只手还是恋恋不舍的看着她,许久没有说话,欣这时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我,用手轻轻的捋了下我额前的头发甜甜的笑了下道:“天,我没有事情的,你不要担心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我眨着有些发涩的眼睛看着欣安慰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知道吗?刚才真的把我给吓死了。”欣却坚强的笑着,反过来安慰我道:“真的没有事情的,你不用担心了,我想你也一定累坏了吧?”我看着她摇摇头,没有说话。

    “天,你真好,我这辈子要嫁人一定嫁给你。”欣认真的看着我道,眼框里面都布满了泪花。

    我幸福的看着她,看着她那红润的面孔,真的好想轻轻的吻她一下,正当我起身去吻她时——

    这时我却感到有人在我的额前轻轻的抚摸着——

    梦醒了,我睁开眼睛看时,却是李文姬,只见她正依在我的床头,眼睛温存而又悯怜的看着我,我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又故作少气无力的样子,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其实,我是不愿再面对李文姬。

    但李文姬却并没有立即离开我,而依然坐在我的身边。为我掖了下被子,轻声道:“欧阳,好点了吗?”

    她的这和风细雨般的话语却并没有打动我,我还是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了,你现在心里很难过,真的是我对不起你,没想到你在感情上也受过这么大的伤害。”李文姬却突然这样说道。

    我当时心头一震,把刚才的梦连同我内心的忧伤全部的抛到了脑后,我真的很疑惑,这个李文姬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

    “欧阳,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很让你失望,我也知道你很看不起我,但我还是要说,刚才我回到家里时,我看你躺在床上还没醒,所以就没有敢打搅你,我听水儿说你病的挺厉害,所以刚才你父母打来电话时,我就没有打扰你,电话是我接的,你在家里和那个女孩的情况你母亲刚才在电话里都给我说了。”李文姬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这时我才想起刚才我在做那个梦时,我的手机响起,看来李文姬早就回来了,而且就我母亲的那个唠叨劲,准没少告诉她我和欣之间的许多事儿。

    听到这里,我转过身,背对着李文姬,心说:“你个丫丫的,原来我心里面想什么你现在都知道呀。就连我和欣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只可惜你只是一个妓女。”

    我挺不怀好意的想到这里,又在被窝里蜷起了身子,心里这时却是冰一样的凉。

    “其实,怎么说呢?我听你母亲说,你很爱那个女孩儿,是吗?是呀,越是太在乎一个人,往往最后伤的就越深,听说那个女孩儿今年要结婚了,你们相爱了五年,真的不容易呀,可最后分手也让人感到有些的遗憾,在这个世上,找到一个自已相爱的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我也知道你现在心里面比谁都难过,这事情别说是放在你的身上,我想放在任何一个把自已的感情都全部的投入到里面的人的身上都接受不了的,我也不想多说些什么,只希望你能正确的看待你和她之间的这段感情,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已的爱情的权力,也许她那样做有她的目的和生活愿望,既便是你现在心里难过,人家已为人妻了呀,感情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不要的太勉强自已了,更不要的太勉强对方了,我还听你母亲说是因为你的原因她才不肯原谅你,其实,也许是你真的伤人家太深了,也许这就是别人说的缘份吧,你们也许只能说是有缘无份吧。”李文姬的话语依然显得是细雨化春风般的温暖。

    不知是李文姬的话语感染了我还是我的思想开始有点的动摇,我一翻身看着李文姬道:“可是,如果她要是找一个一生都不爱她的人怎么办呢?”

    我感到我看李文姬的眼神是那样的苍凉,但她的眼神里却充满了关怀和温暖。

    “呵,欧阳,你想的太天真了,你以为全天下只有你一个男孩子对她好吗?如果那个男人对她不好,她也不会嫁给他的,你呀,把这世上的女孩子想的也太简单幼稚了,你没听人说吗,爱情是一个女人的全部,可却只是男人的一半呀,每一个女孩都会在决定要嫁给一个人之前考虑自已将来的一生的幸福的。”李文姬这时说的很动情的样子。

    我看着李文姬,轻轻的摇着头,嘴里念念自语道:“欣不会这样想的,她是因为我才这么匆匆的结婚的。”

    李文姬冷笑了一声道:“呵,我说你呀,真的是想的太简单了,难道现在的女孩子会为了一个她自认为不会给她带来一生的幸福的男人而去做这样的事情吗?现在的女孩都很现实,如果她决定爱你时,她会投入全部的精力,她会容忍你所有的一切,她会愿意为你去做任何的事情,但如果这个女孩根本就爱你或者她已决定不再的爱你的话,她会莫名的对你发怒,会把你说的一无是处,会当着你的面把你骂的狗血喷头,会暴跳如雷的让你忍受不了她的坏脾性,她会把她所有的怨怒发泄到你身上,会把她所有的弱点一览无余的全部暴露在你的面前好让你彻底对她灰心丧气和放弃她,会把你对她的爱和感情当作烟蒂一样无情的踩在她的脚下而不屑一顾。”

    但我还是轻轻的摇着头自言自语的重复着刚才的话:“不会的,我不相信,欣不是这样的女孩子。”

    “呵,你以为你爱别人,就要要求别人也要的爱你吗?当然了,我不否认你和那个女孩之间的感情,也许你口里所说的那个叫欣的女孩真的不是这样的人,可世上的事情都是变化无常的,人都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世上没有亘古不变的完美爱情,所以,现在人都对爱情这东西不敢有太多的奢望,爱情都是有功利性的,我问你,如果现在你要和那个叫欣的结婚,你们下来得需要多少开支,就你这个小资白领能承受得起这样的负担吗?”李文姬越说越来劲了。

    “可我和她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无法理解,也理解不了。”我有些对李文姬想发怒。

    李文姬苦笑了下道:“是的,在感情上钱这东西有时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可是,人总得现实的活着吧,你到时总不能让别人跟着你露宿街头喝西北风吧,当然了,你们是爱的很深,我听你母亲说,你是因为她才来到这座城市来的,欧阳,我真的为你而感动,其实,现实就是现实,这个社会就这么残酷无情,你不承认也不行,就像我,呵,怎么说呢?”李文姬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她的眼圈这时明显有点红红的,好像有很多的苦楚和无奈。

    我这时从被窝里爬出来,目不转睛的看着李文姬,我顿时感到这个坐在我身边的人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种妓女,反倒是一个有过很多经历的人。

    李文姬也一脸严肃和认真的看着我,好像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又欲说还休。

    “你真的是妓女?”我的话语显得很赤裸的反诘道。

    其实,到了现在我还是无法相信李文姬真的是做那个的。

    “是的,我是妓女。”李文姬的语气显得是那样的坚定而又毫不含糊。

    她的眼神始终是忧郁而又略带悲凉。

    此时我与她就那样并肩的坐在床头边,可是,对她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可再看她的样子的装扮,显得依然是那样的清纯而又漂亮,天使般的面孔,一身合体的雕皮大衣,还有那自然搭在肩头上的软滑的长发,高挑的身材,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味,这一切看上去,谁也不会想到她居然会是一个做那个的。

    她的装束与打扮,还有她那优雅的气质,只能让人认为她应该是一个小资或者是一个白领,很难让人将她与妓女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

    “你长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干这个?”我诧异的问道。

    李文姬却叹了口气轻声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自古红颜多薄命这句话,我怎么给你说呢?唉,真的是一言难尽呀。”

    “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虚荣和富贵?”我是一针见血的直入正题。因为我知道,一般像李文姬这么优秀和漂亮的女孩子都是因为爱慕虚荣才走上这条道的。

    李文姬的脸色这时却变的煞是的难看,她冰冷着眼睛看了我一眼道:“欧阳,你也太小看我了,你以为我真的是因为贪慕虚荣才干这个的吗?”

    我不相信的看了她很久很久,心说,你丫丫的,别再我面前冠冕堂皇的给自已找借口了,你如果不是贪慕虚荣,你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已送到那些个的长的是猪头狗脸的老男人们的床上任他们蹂躏?

    “那是因为什么?”我不相信的瞟了她一眼道。

    “我说过了,一言难尽,也许在你眼里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女孩,可我现在已经的走到这条道上了,我也没什么期望和要求了,只希望自已趁现在还年青,吃几年的青春饭,然后等挣够能足够养我自已一生的钱,我就决定洗手不干了。”李文姬在说这话时,好像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

    听到她说这些话,我的心里是一阵揪心的痛。

    我真的想不明白这个世道到底是怎么了,是呀,李文姬说的没错,等挣够了可以足以养活自已一辈子的钱就洗手不干了,就可以一个人去独自的过逍遥自在的生活了,可是,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我真的想问她一句,你到底挣多少钱才算是能够的养你自已一生呢?

    是呀,曾有一妓女如是说,等自已挣够了可以供自已上完大学的学费就不再做妓女了;还有一妓女如是说,等自已挣够了可以在大城市里买一套房子的钱就回家和丈夫一起安度后半余生;更有一妓女如是说,等自已挣够了可以供养自已甚至是将来自已的儿子长大成人的钱,自已就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嫁了,也算是功德圆满,老后有所依靠了。

    人都说现在的人都现实,依我看如今最现实的人就是妓女了。

    李文姬看我怒着嘴坐在那里没有说话,她挪却了下她那芳香的身体,神色抑郁的道:“欧阳,现在我的一切你已经全部的知道了,如果你要是觉得有一个做妓女的和你天天住在一起,你心里觉得不舒服的话,那我这几天就搬出去住。”

    看李文姬一副像似做出了决定的样子,我的心里不知为什么竟然是咯登的一下,是钻心的痛疼。

    看着她那副伤心不已的冰冷的面孔,我一时之间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可我的心里这时在不住的哭泣着——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怎么老走背运,一个是欣的结婚,另一个就是这个我已经爱上了的李文姬,居然是一个做妓的,我真的想对上苍说,你真的对我太惨忍了,为什么我遇到的人都要这样的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都这样无情而又冰冷的来伤害我。

    我转身看着李文姬,李文姬也并不回避我的目光,她也一样在疑惑的看着我,其实,这时她是在等我给她一个答案。

    我真的好想对她说,文姬,你知道吗,欣现在已经和别的男人结婚,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真的已经喜欢上你了,可你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告诉我你是一个妓女呢?如果你当初想隐瞒我这个事实的话,你为什么不一直的把它当作成一个秘密隐瞒下去呢?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却没有作声,只是半低着头,我感到我这时和李文姬离的是那样的近,我们的肩几乎都是肩靠着肩的。我能听到她的呼吸和心跳声,还有从她的鼻孔里呼出来的微弱的气息。

    过了一会,李文姬起身站起,哽咽着喉咙酸酸的道:“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可不可以再留下来为你做最后一顿饭?”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更是一阵的酸痛,可是我却始终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

    我看了下表,时间已快中午了,李文姬在厨房里面叮哩哐铛的忙碌了足有一个多小时,才叫我下床吃饭去,当我洗刷过来到客厅里,李文姬却已经坐在那里等我了,不知什么时候起,她换了一件枣红色的毛衣,头发也盘了起来,还在脑勺后面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儿,不过,脸色不再像刚才那样的忧郁,但我看得出来,她这副欢颜相是强装出来的,就像那天晚上她和那个老男人一起敬酒时一样。

    我还是坐到了以前我和她一起吃饭时原来的位置上,不过,我却不敢去正眼看她,而我感到她的目光从我坐下来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我,就好像她马上要立开这个地方,要把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里一样的用心的专著。

    “你能不能别那样看我呀,我——”我忽然抬起头,迎着她的目光吞吐道。

    “欧阳,你还记得我们当初刚认识的时候吗?”李文姬像似处在回忆当中道。

    可她的这句幽咽的话,却也勾起了我对往昔的一些事情的不尽遐想。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感到这种场景有点那种生死离别的感觉。

    李文姬看我很木讷的样子,竟然自已又爽朗的笑道:“那你一定还记得有一天我歇斯底里的对你发作,说你是一个大色狼,一个变态狂,其实,我那时是在拿你出气,我本来以为你会反击我,可是你没有,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坏人,所以才放心和你合租在一起。”

    我感到我的脸色像冰一样的凝固了,我还是没有说话。

    “欧阳,你的名字真好听,我真的想今天多叫你几次,也许以后想叫都叫不上来了,对了,你为什么叫天呀,是不是将来想找个地呀?来,为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先干一杯,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地。”李文姬还是装作很心胸开阔的道,其实,我听的出她话语中的意思,她的内心深入此时也是很不好过。

    看着她举在半空中的杯子,我只是看着,却没有回应。

    李文姬将悬在半空中的手悬了好长好长一会儿,她的眼睛里这时明显带有一点的酸涩和湿润,这一点是逃不过我的眼睛的,但她还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已的情绪对我道:“欧阳,怎么了?你是不是真的看不起我呀?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在这里烦你很久的,这也许是我们能在一起最后一次吃饭了。”

    听到这些,我只感到心里一阵的空虚和发慌,可我还是装作哑巴一样是默然无声。

    李文姬自讨没趣的放下手中的杯子,显得很有感触的道:“欧阳,其实,我知道,你还是看不起我,是的,我是妓女,你可以看不起我,但现在最起码我不是,我的时间和我的身体属于这里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来支配,我只想过一点正常人的生活,如果我在你眼里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无耻妓女,那我现在就走。”李文姬说着说着,竟然声音显得低咽而又苦涩。

    看她一副动情而又难过的样子,我不知为什么,倒起了恻隐之心,于是想都没想是脱口而出道:“你能不能再留下来陪我几天?”我又感到我说这话我又显得是那样的自私,没有一点的风度。

    李文姬却笑了笑,那笑是冷笑,简直让我是不寒而栗。

    “看来你还是把我当那个来看了。”

    我知道自已说错了,忙为自已辩解道:“不,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能不能留下来,我是说长远,还像以前那样。”

    李文姬这时才有些的眉开眼笑的道:“好吧,那我就暂时住在这里几天,等我找到地方了我不会在这里烦你的。”

    我没有回应她,而是埋头吃起了东西,有点的狼吞虎咽,但李文姬却好像并没有一点的食欲的样子,她依然像平时那样,是托着腮,一副的沉思状,静静的看我吃饭。其实,我心里也十分清楚的很,李文姬刚才说那番话的时候就是想激起我的同情心,然后将她挽留下来。

    吃过饭后,李文姬默默的坐在我的身边陪着我,我们都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的坐着。

    我看着李文姬文静安然的样子,倒忘记了她是一个妓女,只是感到了一种亲切,一种无以言之的温暖。

    当我想起欣和那个男人正在无休无止的缠绵时,我就会看着李文姬,努力让自已的脑子淡忘掉欣。

    这时,当李文姬伸开温存的臂弯让我的头埋在她的怀里时,我居然没有拒绝,甚至忘记了她是一个妓女,只觉得那是一个可以让我的心灵暂时得到安慰的避风港。

    当我把头埋在李文姬的怀里感受着那种久违的温暖和幸福时,我有点陶醉了,可我却感到心里还是撕裂的痛——

    因为我做梦也没想到,当我最爱的人正躺在别的男人的怀抱里温存之时,陪伴在我身边的却是一个妓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