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_我和妓女同居的日子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如果说在这个世上有一份爱情值得你去珍惜的话,那么,请你不要犹豫,迎上去,去好好的珍惜它,如果有一个人不值得你去爱,而你却还是苦苦的守着它,那么,我只能说,你是一个傻子。

    直到现在我还无法确定欣的心思到底要的是什么样的爱,爱在她的心目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只知道在这个世上有一种爱比什么都可贵,那就是执著,对爱情的执著与忠诚。

    欣走了,走的很坚绝,而我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独守着这份久违的执著,包括对欣的承诺,对她的无止境的爱。

    正如一位诗人所描述的那样,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可是,我却在梦的世界里把自已给独自迷失了,迷失了我的爱,我的所有的一切,甚至还有我的灵魂。

    为什么我与欣之间的爱情就不是一场梦,为什么这场梦就这样的不能让我彻底的醒来,难道爱情在我的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伟大吗?难道欣在我的心中就是世界上我的唯一了吗?难道欣就是最好的吗?

    我在自责,我在徘徊,我在悲苦,我不知道这段感情在我的心中还能让我伤害多久,不知道我的爱情世界里还有没有真的爱情会再次出现,我只希望一个人平静的过着,可是我又会想起欣,我想到了死,可我又不能逃避,有时我真的想对李文姬说,我们结婚吧,我们轰轰烈烈的谈场爱吧,那样我就会忘记欣,忘记以前所有的一切,可是我又做不到,我觉得我是自私的人,那样的话,李文姬在我的心目中是什么呀,不是对李文姬太不公平了吗?

    一转眼短暂的假期过去了,还好,因为李文姬陪在我的身边,这个假期总算没让我一个人孤独的过去,我有时就觉得我就特别的自私,自从我听说欣在家结婚的消息后,我就总是在渴望着有一个女孩能在我的心目中代替欣,所以,这个人我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李文姬,而我却把自已所有的感情的赌注全都寄托于李文姬这样的一个妓女的身上了,我不知道我这是自私还是太世俗,还是真的对感情这东西看的太重,太与感情这东西较真了,总之,我想的最多的还是能给自已的情感一个可以停靠的港弯,让自已的心灵不再的承受孤独和更多的无奈。

    可是,这天早上,就在我起床的时候,却发现李文姬又无影无踪了,也许她真的又去做那事去了,看到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与失落,我觉得李文姬是一个不守信诺的人,她又一次的欺骗了我。

    在我的床头的依然是那张陈一如既往的纸条,让我心里多少的得到了一些安慰与满足,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对她的怨恨,一种莫名的怨怒。

    看来,妓女的话真的不可信,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更是一阵隐隐的作痛。

    转眼间我的假期也到了,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还真的是有一些的不太适应,一切让我感到是那样的陌生,又是那样的迷茫,我就这样有些心不在焉的度过了漫长的第一天。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自已的头脑里是一片的空白,总感到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不详预兆笼在我的心头之上,让我有些的心里一阵慌乱,又是一阵莫名的紧张,甚至是忽悠不定的。

    “砰,哗啦”,我还没有来得及开门就在外面隐约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一阵砰哩哗啦的响声,好像是什么地方掉在了地上,我的心里不紧是一阵的紧张,原以为是家里出了盗贼,我本想及时拿出电话叫来pol.ice帮忙,但就在这时我又隐约的听到了里面的吵架声,是一男一女的,那男的声音我听不清,女的声音是李文姬的,这点我还是能辩得出的。

    于是,我没有立即果断的打电话,而是把门打开了。

    眼前的情景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只见地面上是一片的狼籍,被摔碎的玻璃和瓷器撒落了一地,李文姬和一个男的对恃站着,看样子刚才这两个人是经过一番的激烈的争吵和打斗的。

    李文姬的衣衫也被这个男的给撕的是衣冠不整的,就连脚也是赤裸的,她显得是满脸的委屈的站在那里一阵的抽泣着,在她的眼角边挂着的只剩下泪痕了。

    那男的好像却并不关心这些,也是一脸的冰冷的站在那里,不过,这男的看起来很清瘦,好像得了什么玻浩的,一副病秧秧的样子。

    我虽然不敢马上断定这个男的和李文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我看得出这两个人之间绝不一般。

    他们两个人看我进来了,也都停了下来,那男的只是不屑一顾的看了我一眼,又转过脸去,李文姬这时是头连抬也不敢抬的低着,并不敢去正眼看我。

    “我告诉你,你把以前该还给我的都要给我,如果两天之后我收不到这笔钱的话,你小心着你的小命。”那男的好像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显得语气很狂妄的指着李文姬道。

    说完,他又看了看我,什么话也没说就独自走开了,就在他与我滑肩而过时,我感到我是那样的懦弱,我不知道我这时该怎么做,就那样任其在我的身边溜掉。

    李文姬这时竟然蹲在地上,双手捂着眼睛竟又唔唔的哭了起来。

    不知怎么了,当我看到刚才的情景时,对李文姬是既怒又恼,可是,现在看到她绻缩在那里浑身上下抽搐不已的样子,我的心里对她又多了几分的同情和悯怜。

    我轻轻的走到她的身边,也蹲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拍了下她的肩膀安慰道:“文姬——”

    可还没等我说完,她竟然是哇的一声哭着将头埋在了我的怀里面,我的心里是一颤,也紧紧的把她搂在了怀里。

    一切都在无语中。

    在文姬的苦诉中,我才得知,刚才那个男的就是李文姬以前的男朋友,就是那个叫潮的人,原来,李文姬在大学时就和他在谈恋爱,后来因为那个男孩的父母坚绝反对李文姬和他在一起,可这时李文姬已经的怀上了这个叫潮的男孩人的孩子,而且此前李文姬也为了他怀上过一次,但是那个叫潮的父母亲的反对,再加上这个叫潮的男人在毕业后喜欢在外粘花惹草的缘故,所以,后来李文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就离开了潮,但是潮又怎么会放过一个已经为自已怀过两次孕的人呢,所以,潮在外面乱找女人的同时,还是对李文姬是纠缠不休,而两个人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不明不白的关系,后来这个叫潮的竟然吸上了毒,被送进劳教所后还是屡教不改,在其父母不再为其供应毒资的时候,他就找到了李文姬,而李文姬就是因为这个才走上妓女这条路的,她为了给潮供应毒资,居然选择了这条路。

    听完李文姬的苦诉,我的心里面顿时是一片的抽心的痛,没想到李文姬是这样的一个善良的人,可是,也正是她对那个潮的再次忍让和不能彻底的放弃与潮之间的这段感情,才让那个叫潮的再次得手,而她才会为了他走向妓女这条道路。

    “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傻了?”我还是对她受到这样不公的待遇而备感心痛。

    “可我爱他,他是我今生爱过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唯一的一个,我真的很爱他。”李文姬很笃定的道。

    “既然当初你已知道他的父母不愿意,再加上他又在外面找女人,你为什么不与他断的一干二净呢?”我还是疑惑的道。

    李文姬却点上一支烟,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当着我的面抽烟,很是痛楚的道:“怎么说呢?我这一生都没有爱过人,而他的出现却改变了我的生活,而他也是第一个能让我爱的如此深的人呀,再说当时我已经为了他怀了两次,我当时就想,他在外面不管找多少女人我都可以不管不问,既便是他的父母反对,我也可以让他按照他父母的意愿去找一个他父母认为能配上他家的儿媳的女孩儿结婚,那怕是我这一生没名没份,做个他的情人也好,我真的为了他什么都放弃了,现在就连我的亲生父母也都要与我恩断义绝,我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我对他的那段感情,那段很深很浓的感情,可是——”

    李文姬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并轻轻的吸了一口烟。

    “那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吸上毒的,这些你都知道吗?”我还是有些的穷追不舍的问道。

    李文姬冰冷的脸上划过一丝忧郁,她顿了下道:“不知道,只是有一天他找到我,说是急用钱,我想都没想就给他了,可是我当时的薪水也不高,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拿这些钱去吸毒呀,后来,他的胃口是越来越大,我就起了疑心,问他要这么多的钱做什么用,可是他只是在我面前哄我说,是在和一个朋友在做生意,还向我作出了各种的承诺,说自已以后不会再在外面找女人,为了我他也决定与自已的父母恩断义绝,可是,你是知道的,我们做女人的心都软,我怎么会让他为了我而也和自已的父母亲恩断义绝呢?但当时我知道他是因为自已的父母亲断了自已的经济来源才来找我的,我还以为他真的是和自已的父母断了关系才来找我的,所以,我当时就想着能帮就帮他,我还期望着有一天他能的出人头地干出点事情来,好让他的父母重新来考虑我和他的问题呢?可是,没想到他却让我太失望了。”

    李文姬硬咽着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

    我还是有些疑惑重重的道:“那你也不能为此而走妓女这条路。”

    李文姬这时却向外吐了一口浓浓的烟雾道:“其实,我当初真的是被情感所迷惑,我还以为他会真的回心转意,所以,就在我的存款被他一点一点的提取完之后,为了他,我就去做台,开始我也很害怕,只是陪客人聊天什么的,可是,后来他的胃口大了,我也就背着他开始在外面做那个,我甚至当时认为我这样做对不起他,所以为了弥补这些,我就拿自已在外挣的这些不干净的钱来让他去做生意,可是最后当我发现他拿着我*自已的身体换来的这些钱去吸毒时,我失望了,也绝望了,对什么也都不在乎了,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外面做这种事儿,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女孩,有时我都觉得自已很贱,可这一切都怪我吗?”

    李文姬说到这里,竟然有些的语无伦次,情绪也极为的不稳定。

    看她狠狠的把烟蒂在烟灰缸里掐灭,我的心里不紧又是一阵的酸痛,这时,她又要的掏出烟来要抽,我则阻止了她,很是心疼的看着她道:“别抽了,对身体不好的。”

    李文姬却好像并不在意我的话,依然点了一支烟,神色忧郁的道:“我本来以为我这样做我就能的让自已摆脱掉暂时的痛苦,但是,没想到他却整天像一个瘟疫一样的跟着我,也许是我上辈子欠他的太多了吧,所以上天要我这一辈子来还她,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了,没想到我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能找到我,我真的怕了。”

    说到这里,李文姬又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是直淌而下。

    见此景,我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她,一句也没有说。

    此景此时,我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她。

    ╔╗╔╗╔╗╔╗╔╗

    ║新║书║库║网║站

    ╚╝╚╝╚╝╚╝╚╝

    http://www. xinshuku. 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