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风云传-第1部分_铠甲风云传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铠甲风云传-第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铠甲风云传-第1部分
铠甲风云传-第1部分《 笔下文学 》整理收藏 Www.Bxwx.Org《铠甲风云传》引子 跨越了三千万年的距离,当两者碰撞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 一个,是来自于地球远古时期的洪荒异种。 一个,是来自2846年的神圣铠甲。 两者通过虫洞,来到了这里。2000年,是一个开始的起点。 它们,被组织称为是寄生兽。通过寄生在人或者动物身上,得已存活。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占领这个还未强大的地球。 他们,五个人。能够召唤这套铠甲并且与之合体的人,被称为天极者。它们的细胞中,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也被yrp称为铠甲召唤人。 一次又一次的战斗,慢慢地接近真相。 这个世界,表面看上去十分平静,而背后却有一个组织,在暗暗地拯救着这个地区,看到了寄生兽的人,或者是被寄生兽给杀死的人呢,都会被他们处理。 铠甲是一种纽带,会不停地传承下去。 一个热血青年,当他来到了这个组织,当他步入了这个组织的工作,才知道,真正的世界,远不是自己眼前所能看到的。 “对了,你们还记得不得那个传说?”在一个十分奇怪的房间内,一位似乎像是科学家的人,对着其他几位穿着和他一样的人说道。 “当然记得,但是,传说归传说。事情不一定可靠,那段视频也可能是模拟出来的。”其中一位对它回答道。 “那可只是二十一世纪,是不可能有那么高的科技的,也是到我们这个年代才拥有的技术,绝对不可能是模拟出来的,而且各大古迹,历史书,传说上,几乎都说道了那个传说。是造假的可能xing不大,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外形,一模一样啊……”那个老人轻叹一声,开始来回渡步。 房间里的人也都跟着他静默了,气氛十分压抑。 过了少许时间,这压抑的气氛被另一个老教授给驱散了,他站了起来,对那个老人说道:“可是,先生,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呢?天极者的事情说不定只是传说,或者是某个神话或者小说里说的,只是因为当时太火了,而被人们信以为真呢?” “可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当时国家的安全网络局里,会有一个trp的组织呢?而且,根据我们的搜索,你也看到了,那里面的资料记录……”老人眉头微皱,对着站起来的教授说道,让那个教授坐了下去。 旁边的一位年轻人不由问道:“爸,那可是你研究了一生的东西,你就打算这么把你毕生的研究给……” 那个老人用手势示意年轻人安静,并且看向了天上的月亮:“我们这几个人当时也是一起破译的,世界为何可以继续存在下来,人类为何可以得以繁衍,完全就是因为这个!”说完,老人用手指了一下在桌子旁边并不怎么惹眼的一个蓝sè小盒子。拿起了他,说道。 每个人都静默了,空气如同凝固一般。 终于,最中间的教授打破了平静,泰然一笑,道:“哈哈,老高,没事,选择你所正确的路,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吧。如果是真的话,那我们岂不是都被老高所发明的铠甲救了?哈哈。哎,不对,也被我救了,看,时空机的量子核定是我做的嘛!” “哎呦,老郝,敢嚣张了啊,那别忘了,铠甲的三分之一可都是我做的呢,拯救世界也算我一份!” “等等,别忘了我啊,告诉你们,如果不是我黑进去了国家安全网络局,你们能会想到制作铠甲吗?” “也有我的一份……” “喂喂,别忘了我……” 因为那个老教授的一席话语,所有人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一致同意,铠甲应该被送往地球的二十一世纪,拯救地球。 就在那个被称为“老郝”的人要把铠甲放进时空机,开始传送的时候,那个老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老郝说道:“能不能,在铠甲内部,设一句话?” 老郝点了点头,但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最多只能输入十五个字。” 老人点了点头,“足够了,麻烦你帮我输入‘铠甲是纽带,会不断地传承下去。’这句话吧。” 老郝点了点头,在一台机子上整合了一会,然后郑重地将那个蓝sè的盒子放在了一个貌似打印机一样的物体上,对老人说道:“老高,潜伏时间和觉醒时期是多少?” 老人沉思良久,说道:“潜伏时间20年,就在2000年觉醒吧。” 老郝“嗯”了一声,又在那个机器上捣鼓了一阵,然后郑重其事地将那个极不起眼的,如同蓝盒子一般的盒子,放在了里面,按下了红sè的按钮。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庄严地目送着那个铠甲的能量转化,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东张西望,那眼睛死死地盯住了时空机,眼中有怅然,有彷徨,更多的则是希望。 随着“砰!”的一声惊天巨响。那个被他们称为时空机的物体轰然破碎,一个蓝sè光点所包裹的蓝sè物体冲破苍穹,向着它该去的地方冲去。 老郝因为这激起的尘土咳嗽了几声,但却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打趣道:“哎呀,老高,有时间赔我一个时空机啊。” 老人没有说话,看着星空,深邃的眼神中没有任何表情。 老郝也没在意什么,摇了摇脑袋,突然想起个重要的问题,问道:“对了,老高,你说,它们一定可以守住地球,守护未来,是吧?” 老高摇了摇头,说道:“也许,在我们发shè出了那铠甲的时候,我们就已经逆转了未来吧,胜败与否在于他们,我们并没有办法去帮助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将那铠甲送去。等待觉醒的时候。” 老郝深情也有些凝重:“是啊,他们的对手,可是来自于超古代的家伙,哎,无论怎么说,我们把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他们了!” 灿烂的星空无边无际,来自2846年的几位老人,将他们毕生的心血一起贡献了出来,但他们无怨无悔,甚至没有一丝后悔,他们的心是高尚的,他们在为保护地球,布置了一道最强的防线。 从2000年起,伴随着这套神秘的铠甲,五位天极者,将开始了他们的历程。 ;第一话:火灾 我漫无边际地走在大街上,双手抱着后背,看着天空,由于刚吃过晚饭不久,也可以说是散步。 自我介绍下,大家都叫我焱雷,大家都这么叫我,是个不错的名字,挺霸气,带点玄幻小说的气息,我都快忘记我自己真正的名字了。当然,也有一些对我很不和善的人叫我“倒霉蛋”。 我真的很倒霉。因为那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因为父母出差,我暂时居住在了小姨家。一天,我在床上睡午觉,但是周围却突然着火了,我当时应该是很害怕的,所以到处乱窜,却没想过拿离我连五米都不到的灭火器,然而那火都快把这里都烧了,我却仍然不知所措地乱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闪电从天空打下来,竟然直接穿透了顶楼,打到了我身上,而去竟然还一点事情都没有,完全没有大人们所说过的被电焦,也没有死,连一点麻痹的感觉都没有,然后下倾盆大雨,火也自然而然地被浇灭了。 你看看,同时被火烧,还被雷劈,都天打雷劈了,还不算倒霉吗? 医生似乎也十分奇怪,他说了我的体质很奇怪,和避雷针差不多,很吸引闪电,但却没事,这倒是让周围的人奇怪了一阵子。 因此,我和我们班的同学说出这件事后,我认为他们都不信,然后我们的语文老师就给了我这个外号,同学们还一起起哄,叫上了,因此我也在逐渐淡忘我真正的名字。 我的体质的确很特殊,但有一点得肯定啊,我其实长得蛮帅的,不是自恋,也不是父母说的,周围的同学偶尔说,但大多数都是女同学,当然,男同学嫉妒为多。 我从来没有生过病,这点我的父母十分奇怪,而且我的体质好到天上去了,你们从外形上看我那肯定是偏瘦,但是班上谁也打不过我,我不喜欢去与别人争斗,除非他们惹我。也就是那次那家伙如同苍蝇一般讨厌,在我想那道数学题的时候一直叫我“倒霉蛋”。也气不过,打了他一拳。 然后这家伙竟然被打倒在地,我很奇怪,我当时没用什么力气啊,然后这家伙就大呼小叫,叫了一群人来打我,然后,我竟然把他们都揍趴在了地上,从此,同学们就说我是怪物,对我有些恐惧。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我深知这一点,所以也没理会什么。这是在十二岁那年发生的两件事情,目前已经十八了。所以很多事情都淡忘了,唯一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这两件事情,深知连我小考3,中考791分都给忘记了。而这个特殊的名字,“焱雷”。也就这么一直跟了我。 目前的我嘛,刚刚高考结束,是本市理科状元哦,在班上也有些人叫我学霸,所以好的大学不用愁,而且目前还可以放一个超长的暑假,而我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这反倒是成为了我的难处。 我感觉我走得差不多了,想去公园看看海,反正大学的课本我全部都自习完了,也没有什么好的了,我总感觉我似乎总是和别人有些不一样,才使得我和同龄人的关系不怎么好。似乎是有一种超乎常人的理解能力和过目不忘的记忆能力。而且身体也比别人好很多,即使我非常喜欢玩电脑,视力也一直都是5.2.听力也比很多人都好。 别人用嫉妒的眼神看我,觉得我是个怪物,我倒是很自豪,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相媲美,甚至还比他略高呢! “走水了!走水了!”这个时候,一个老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乍一听笑了,知道这老汉肯定是乡下人,不然不会说走水,而看到周围的人无动于衷,我也没想什么,反正估计他们也没听到。 正好,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好做,去看看也罢,说不定我又引发了一道雷阵雨呢。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兴冲冲地朝着声音的发源地,那套看起来残破冒着黑烟的公寓跑了过去。 那路程看上去还很远呢,但我不怕,我的体育成绩可是次次皆是满分。但这次真的是跑得太急了,所以跑到下面,看到已经将这栋楼房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时,在将双手撑在膝盖上喘了几口气。 果然,还真的着火了,从这下面就可以看到上面大概十几层楼那弄弄的火花,远处还依稀可以听到消防车的声音,但估计大概有一万米的距离。这样的话,估计都烧完了,它们也只是来做做样子了。 然而,这群开热闹的人,并没有谁上去救活,完全是一副看热闹的态度,这让我的内心有些隐隐作痛,完全是在议论纷纷,觉得上面的事情于自己有何相干。 而且,竟然还有一个妇女在教育自己的孩子。 那孩子我看不到三岁,人群十分嘈杂,还好我听力不错,依稀可以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妈妈,那是怎么了?”那孩子十分可爱,粉嘟嘟的小嘴,一副好奇的样子。 “孩子,知道吗?他们不是好人,所以老天在惩罚他们。” “妈妈,他们会死吗?” “会的,所有的坏人都会死。” 我心里冷笑,这家伙就这么不知羞耻吗?她和这群看热闹的人群有什么区别,还趁机教育孩子,她就算好人吗?至少我不这么认为,我发自内心地鄙视她。 不知道是受了刺激还是我真的十分想去帮助他们,我挤开人群,一路小跑,就冲你上了楼。当然,似乎还有一些人在议论纷纷,但是把矛头指向了我,说我傻,说我是傻好人,这让我觉得我的内心更加高洁了。 这是栋老式公寓,所以没有电梯,我一路小跑,冲上了楼梯,大概到了三楼,浓烟滚滚,这些黑sè带着毒的气体冲了下来,让我咳嗽几声。 哎?旁边竟然有一条看上去有些脏但却蘸满了水的毛巾,天助我也,我赶紧用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路小跑,冲了上去。 ps:嘿嘿,虽然这个书才一个章节,但是仍然奢望有梦想杯票票的读者们给萝卜点。 ;第二话:异兽 烟越来越浓了,让我的能见度也越来越低,眼睛必须得眯着,不然马上就得留眼泪,事实上我的眼眶里面泪水如同铁血战士一般进军,还好我这里有生命之墙,给拦下了。不然早哭出来了。 还好,走了几层楼,让我已经有了节奏感,我干脆闭上了眼睛,一路向前狂奔,感觉到了楼层的阶梯间就转弯,继而狂冲。这些烟让人真是难受,而且越接近楼上,就越热,感觉我都快被熏死了!那些热气如同狮子扑食一般扑向了我的身体,但我感觉到的只是那种烟熏的感觉,奇怪的是,热感不是很明显。 我数了一下,我目前在十二层,上面一层应该就是火灾的源头了,刚才我在下面,明显听到了人的一声惨叫,那个时候,我的心绷紧了,所以往上狂冲,但是到了这里,却没有任何人的声音,我心中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 终于,我爬上了十三楼,其实我此时根本就不知道,有些火就在我的脚下,而我竟然踩着火就过去了,却没有一丝热感。 到了十三楼,我想象中应该是烟雾缭绕,一片昏暗的世界,热得足以将人烤焦,然而一到了十三楼,我发现,那种被烟熏的感觉竟然瞬间消失了,我试着呼吸了一口空气,哎呀,我觉得我体内的二氧化碳肯定严重增多了!我差点没别熏死! 只好闭着眼睛,一直猛冲。 终于到了十三楼了,我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就开始寻找灭火器,不过,就在我刚刚踏进去的时候,我似乎踩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当我下意识地低下头,睁开眼睛一看。 “哎呀!”我的惨叫声回荡在楼道中,下面的,竟然是一具尸体,以前所有的解剖课,我都果断ps掉了,就是因为我很讨厌死人,而今天我竟然就见到了一个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尸体,还踩在了他的身体上!我觉得我的脑袋已经死机了。 三秒后…… “啊!”我疯狂地大叫起来,直直地往前冲,然而我越喊,就越怕。终于,我似乎又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神智才恢复了一些。 “啊啊啊,抱歉。”我知道,肯定又撞到人,但能肯定的是这家伙是个活人,我都给忘记了,这里可是火灾现场,人被烧死也没什么奇怪的嘛,就是心里觉得怪怪的。 “呜啊!”前面的那个“人”突然发出了奇怪的怪叫,把我吓了一跳,这是人类发出的叫声,在我发现自己的眼皮竟然开始松动,皮肤也感觉不到灼烧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 两次睁开眼睛,差点吓死了我两次。 前面那是人?我怎么样都觉得这是异形吧!前面的那个家伙,身高目测至少有两米,头上竟然有类似于绵羊的角,而下面也和羊的部分差不多,简直就是一只羊立了起来,然而,最恐怖的是,这只绵羊竟然全身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仿佛被火焰的铠甲所包裹住了似的。说四肢发达的话那恐怕还得乘2,那被火焰所包裹的拳头都有块砖头那么大了。 而且,它的眼睛是血红的,看不透的妖气,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我的身体有点僵直,虽然它的外表看上去十分灼热,但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 不过我发现,我什么似乎胆子那么肥了?竟然还不跑?我现在想做的竟然是研究一下它,它十分奇怪,也一动不动,似乎也在奇怪我一样。它大概是没见过遇到它而不逃跑的人类吧。 难不成它是一只变异的羊?可这火焰很奇怪啊,又不是斗罗大陆武魂也会变异。我心中十分奇怪地想着,开始仔细地钻研着它,它似乎也在仔细地钻研着自己,我们两个家伙,一个人一个兽,仔仔细细地对望。 我开始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竟然胆子大到,慢慢地,拖着我这早已经麻木了的双腿,慢慢地靠近它。 而它似乎对自己有了点兴趣,也在慢慢地靠近自己,我们两个人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我能感受到的灼热气息也越来越多。但是仍然可以承受。 终于,我们呼吸可闻,它的呼吸十分灼热,每次都会让我几乎咳嗽出来,但是我还是得小心它,毕竟这家伙是什么让我无法探知,是外星生物还是变异的呢?我的内心开始思索了起来。 然而,那家伙似乎有些焦躁不安,我的手慢慢地靠了上去,但同时我的心里也在打鼓,我觉得我的脑子是不是坏了,看到一个对自己毫无威胁的死人尸体吓成这个样子,而看到了一个似乎随时都可以将自己置于死地的异兽却在想着研究他,算了,不想这么多了。 但我必须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万一这家伙哪根筋搭错了,要立刻攻击我,我也好逃之夭夭。 我不能立刻逃跑,我了解这些暴躁的动物,你一旦想要逃跑,它就是越要追你,还不如好好地和他们对视,试图让他们先走,这家伙可不是狮子豹子之类的,战斗力未知,但是那些火就足以对自己造成威胁了。说不定那不是普通的火呢?万一是浓缩了的自己不成烤肉了? 终于,我的手完全碰上了它一处没有火焰的地方,那真的和绵羊差不多,让我起了更多的疑心,而它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脸sè骤然一变,突然扬天怒吼,那声音和绵羊温和的“咩~”真的是差得十万八千里,如果此时我是在电脑前看这个视频肯定会吐槽几句,应该还会在下面留言。 然而,它下一刻,伸起了自己那包裹着火焰的拳头,重重地向着我砸了下来。 我的大脑被洗白了,真不知道是刚才的举动得罪了他,还是我无意中犯下了什么错,或者是它觉得自己不好玩了,它直接对着我发起了致命的攻击。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一道声音传入了我的耳畔之中。 “朗朗乾坤,天地正道,五行铠甲,合体!” ;第三话:铠甲(上) 我刚刚摊到在了地上,对着它摆了摆手,说道:“淡定啊,冲动是魔鬼。冷静点!” 就在这声音传来之后,那只奇怪的异兽不知道是受到了某种特定的信号一般,无视了我,也停止了对我的攻击,我也趁机向后跑了过去,躲在了几个沙袋后面,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从旁边突然蹦出来一个铁人,十分奇怪,铠甲似乎是钢铁和别的不知名的金属制成的,在光明照耀下反shè着冷冷的金属光泽。身高至少也有两米,完全可以和异兽做到势均力敌,全身呈现银白sè,有少许黑sè的纹路环绕在他的四肢上,而正中身体则完全银白,但是,在上面,有一个因为周围都是银白,而十分惹眼的翠绿sè勋章深深地镶嵌在上面。 不过还好,在我看来,他的外形和人差不多,而且要和这个异兽做战斗,也就是保护了我,在我看来,应该是朋友吧。 右手上面,有一个奇怪的物体,以我的实力,也看得不是很清楚,前端是椭圆的,而后面则是正方体,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小孔,而全身字围绕着十分奇怪的纹路。 而它的头盔,也十分奇怪。下面是和人的脸型差不多,只不过竟然没有和人体的眼睛差不多的东西,不然我都以为是铠甲勇士了。只不过他也有让自己可以看到敌人的一个像是面罩似的黑sè物体挡在前,而这个材料也很特殊,大概是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能看到外面。 那只异兽的情绪十分恐慌,而且带着暴躁和愤怒,对那个铁人虎视眈眈。 而那个铁人,哦不,感觉很难听,就先叫铠甲。那个铠甲倒是悠闲自在,还说出了:“哼,就知道是你们干的,为你的罪恶赎罪吧!” “嗷呜!”那个异兽扬天怒吼一声,向着那个铠甲猛冲过去。 那个铠甲似乎是冷笑了一声,同样地冲了过去,但是,就在他们要正面碰撞在一起的时候,那个铠甲突然向右跳跃,在空中瞬间朝着那个异兽的背部踢了一下,然后借力跳跃到了旁边。 此时的我俨然成了一位观战者,我竟然有个想法是“怎么没有爆米花”。如果是在电脑上看视频的话我都会冲铠甲叫一声加油了。 当然,我还不准备逃跑,我得看看这场战斗到底是谁胜利,这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生物啊,说不定我还能被记个诺贝尔奖!于是乎,我一边好好地隐藏起了自己的位置,一边继续观赏他们的战斗。 那个异兽恼羞成怒,“咿咿呀呀”地大声喊叫,而且再次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地冲了上去。那样子,分明就是打算让那神秘的铠甲尸骨无存。 而且,根据它们的表情看来,应该不是互相争斗那么简单了,更像是铠甲了猎杀这群异兽。因为那铠甲始终都是那么从容,根本不把那个异兽看做是对手,倒是看的像是一种猎物一样。 而且,我还是很支持铠甲的,先不说这家伙是保护了我,但是,刚才他说的是人话啊,那也就是说,这家伙是个人类。和自己一个种族的,看来不是怪物。 而那个异兽则十分惊恐,唯恐自己马上就要挂了一样,十分战战赫赫的,但这家伙的智慧应该是明白,如果自己跑了,一样是死,所以了,它怒喝一声,再次向前冲荡开去。 那个铠甲似乎是早有预料,也可以说是早有预谋,但在可以闪躲的情况,并没有闪躲,不退反进,一拳迸发,直直地轰上了那只异兽。激起了阵阵的火花。 让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铠甲竟然后退了几步。 这明显可以看出来,竟然是铠甲占了下风,竟然是主攻者的铠甲落了下风! 那个铠甲从行动上来看,碰撞之后微微地呆了一下,但却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象征,而是继续淡定地向后退了几步。看着那异兽的情况。 异兽显然是有点不可置信,但在我眼里看来,那不可置信的表情应该不是他能将铠甲给震开,而是铠甲会选择来和他玩硬碰硬。其实,我也早就看了出来,这个异兽全身是火,还是羊,攻击力自然差不多哪去,但如果拼敏捷,从第一轮交手就可以看出,那不是它所擅长的。 那个铠甲可不为所动,向前横跨一步,一脚再次冲着异兽的小腹踢了过去。 而异兽应该是尝到了甜头,知道他就喜欢硬碰硬,所以同样抬起自己那带火的羊腿,直直地迎了上去。 而铠甲这次可不是这么打算了,他利用仍然在地面上的左腿,竟然来了270°急转弯,让异兽的这一脚自然落空。 而就在异兽收回去脚的时候,铠甲的左腿竟然猛然抬了起来,而且带着阵阵银sè的光点,没有任何停顿,直接踢在了异兽的脑袋上,激起了阵阵火花。 而且,从异兽被踢出了十米开外却依然是踉跄地站稳,而且那痛不yu生的表情,就知道,异兽被算计了,这招的威力绝对不小。 “咩~”没想到,当这异兽真正生气发怒,大叫一声的,竟然是绵羊的叫声,可爱多了,于恐怖的外形大相径庭,但是这样就越能让人感到他的危险。 那个铠甲可没有发愣,左脚刚踢完,右腿发力,又是一脚送了上去,这次可真是幸运,在那家伙还在怒吼的情况下,竟然直接踢在了它的嘴巴里。 这都不知道是铠甲多少次刺激异兽了,它扬天怒吼,竟然从嘴里面喷出了一团火焰,如同长鞭一般,向着铠甲抽了过来。 这次的铠甲没有硬接,也没有用小技巧攻击,而是向着旁边一个侧闪,躲过了这强大的一击。 我往那抽过去的地上看了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破坏力实在是太强了,地上根本就不是被抽出了黑焦,竟然是一个宽度10厘米,深度五厘米的巨坑,而且地面上还有点红,从这里也可以得知,这到底是有多高的温度,才能到这逆天的水平。 那个铠甲不为所动,竟然直接跳了起来,那高度几乎就是擦着天花板飞过去的,然后,右腿朝下,直直地踢在了那准备再一次放出火鞭的异兽上,将它的脑袋踢出了一团烟雾来。 ;第三话:铠甲(中) 紧接着,铠甲在异兽的肩膀上一点,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直直地落到了地面上。 而那个异兽,照我看来,肯定是痛得不轻,至少现在还在嚎啕大叫,呜呜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而那副铠甲却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很明显是应对这种情况很多次了,和前面一样,再次后退几步,以防那异兽的火鞭。 不过,他显然高估了那只异兽,他此时,恐怕完全都“沉浸”在了那让他好死不死的痛苦当中,抱着脑袋在那跳。 异兽的状态似乎是在铠甲的控制之内,他猛然向前跑了几步,一拳重击,打在了异兽那带火的胸膛上,让异兽震退几步。擦出了零星火花。 异兽显然是反应了过来,顾不着伤痛,一火鞭抽了过来,却被铠甲借力在地上一点,空中一个侧翻,再次灵巧地躲开。火鞭再次落空,而地上也再次出现了一道火红的长坑。 不过,在他空翻的时候,我终于是发现了,他的右边腰带上系着一个类似于卡槽的银sè长方体,因为他刚才直立地站着和战斗中太过于聚jing会神,两边都不误,所以没发现。 火羊异兽再次吐出了火鞭,不过这次,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这可不是像之前一鞭子下去的单一打法了,而是将火鞭一扫,形成扫shè状地飞劈过来,那范围之大,几乎就是已经覆盖了整个区域,连我也要低下头来,唯恐被扫到。 真的,那种灼热感让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有些扭曲,不过,对于我来说并无大碍。 “铠甲怎么了,挂了吗?”我的心头升起了这个问号,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发现铠甲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掌上已经紧握了一把银sè的铁剑。 一看就知道是把重剑,在阳光的照shè下,反shè了太阳的光芒,让我觉得他的气势似乎是加重了。 这把剑同样是银sè的,剑的把手呈圆柱体,并没有剑柄,剩下的剑身呈现流水状,一直到尖头的剑头,一看就知道是把锋利的好剑。 不过,也真是奇怪了,这副铠甲全身上下,除了少量的黑sè纹路和那一抹绿sè之外,都是银sè的,如果是在太阳底下进行战斗,说不定还能亮瞎敌人的狗眼呢! 按我说,除了反shè光芒,应该也有些隐蔽xing的作用。 “不过,到底是怎么样?难不成,是那把剑,帮他挡住了那一击?不可能吧,真怪?算了,反正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还是别用正常的思维去考虑。”我心中一边想着,一边看这里逐步升级的战斗。 看到对手拿出了剑,那异兽怒吼一声,一种难言的压抑立刻弥漫在了我的心头,还好我身体素质比较强,还是可以挺住。但是,我清楚地感到了这波的威慑力,我似乎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要随之扭曲。 当我再次睁眼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那只火羊怪,熊熊燃烧的右臂,竟然已经握着同样燃烧着火焰的一跟长矛。 “我擦,不是吧,老天啊,告诉我吧,这东西是怎么拿出来的啊!” 我不无悲伤地小声说道,正常情况下真心想扬天怒吼,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能观战,就已经具备了极大的勇气,要再说话,自己不是完蛋了吗? 不过,还没等我继续悲伤下去,铠甲动了。 它们刚才还处在周旋的循环中,现在,铠甲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凌厉的杀气,让异兽感到了不妙,怪叫了一声。 左脚在地上一踏,和刚才的点截然不同,这次竟然将水泥地踏出一个浅坑来,单是这个,就能让我看出,这铠甲的破坏xing了。 在空中,那副铠甲两手紧握利剑,一看就是要下斩了。 肯定不只是我看出来了,虽然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是身为当事人,额,好吧,那东西不是人,身为当时羊,它的触觉神经肯定是会做出相应的反应,火焰长矛横在身前,看来他是打算用长毛来硬抗了。 我十分奇怪,明明可以后退呀,后退了不什么事情也没有了,这样选择硬抗,损人不利己啊,那个异兽的脑子也不怎么好吧。 不过,想到这里,我突然想抽自己一巴掌,我什么情况啊,我竟然在帮异兽说话?难不成就是因为这家伙给了我“不错”的第一映像? 电光火石之间,铠甲已经来到了异兽面前,不过,让我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他并没有用剑顺势下斩,竟然将剑收了起来,换成了腿在火焰长矛上一点,在异兽和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跳到了异兽的身后。 “干得好!”虽然我认为,铠甲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如果进攻的路线,思路,都被敌人所一清二楚,那还打个屁啊。 而他这几次的进攻,完全是出乎预料的,本来我们都认定了,肯定是斩击,嘿,这还偏偏就来了个跃进。 不过,我也隐隐地知道了,那个铠甲到底是要干嘛。 跳到了对方身后,在异兽还没有转过身来的时候,突然从那卡槽里抽出了一张类似于卡牌的物体,我把视线运用到了极致,勉强看到了上面的图案是带这电的半月。 紧接着,铠甲将这张卡牌插入了那把剑的剑柄头上,现在仔细发现,才能看清楚,上面,可的确是有一个可以容纳那张卡牌大小的切口。 我擦类个去,这东西太高科技了吧。 插入了这张卡牌后,那把剑上面多了点淡淡的蓝sè光泽,果然是发生了点不一样。 如同计算好了一般,当那异兽转过身来的时候,铠甲也正好拿着剑转过头去,同时大喝一声:“挑月乾坤击!”那把剑的光芒大放,下一刻,拿着它的铠甲,将他往下一放,紧接着,双手握住,往上一挑,那把剑的旁边也带着浓浓的金sè光彩,只是那一挑击,就让那异兽,在狂暴的冲击下,砸向了天花板。 ps:更文速度是慢了点,体谅下。 ;《 笔下文学 》整理收藏 Www.Bxwx.Org(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