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秒-第1部分_三秒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秒-第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秒-第1部分
三秒-第1部分书名:三秒作品相关新书感言在酒哥以及社长等人的提醒下,我觉得很有必要写个新书感言或者说是感谢。首先感谢社长为了本书的顺利面世对我的一系列帮助,教我如何操作作者后台,给我他的稿子帮忙通过审核,无论我有多少问题都一一耐心回复,以及就本文的类型该走都市还是玄幻跟我进行激烈探讨,社长我爱你,么么哒!其次感谢五哥,同样为了我的新书忙里忙外,帮忙寻找封面图片以及帮忙制作封面。虽然到我发这个感言为止封面还没给我,但依旧感谢,也感谢你看得起我认为我一个月能写5万字,对不起,肯定会让你失望的,另外我觉得我们明天的彩票还是会赢。感谢酒哥跟我探讨春秋笔法,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也感谢你对我书中内容提出的有建设性的意见,我会酌情采纳的。同时也感谢酒哥在我新书面试没多久就带着一帮土豪在我书评区留言助威,我深受感动,当然对于你提出的每天一更,每更三千字我决定还是不予理会。创作是需要灵感的,不能强制决定。感谢鸟毛大度的允许我使用他的名号来炒作这本书,鸟毛我不会黑你的,我的书是要传递正能量的,放心好了,你会有幸福的结局的,希望鸟毛能多多给我支持,么么哒。感谢零叔除我之外第一个为这本书投红票,以及对我的鼓励和深切期望,我定然不会辜负你的一番厚爱的。感谢安逸男神,小太子,桃姐等一系列男神女神帅哥美女第一时间顶着V4V3的id来留言,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会记住的。感谢疼儿等一系列可能会出现在书中的帅哥们,希望我写了这本书之后咱们还是好朋友。感谢兔爷,由于你的存在我们的彩票才能赢钱,感谢成蓝高层,虽然不知道该感谢哪方面。最后,感谢大队长,谢谢你给我们带来的欢乐!社长神作“快看,有飞碟!”公元2010年的地球上,几个小孩在地上玩耍,突然指着天空大叫道,所有人都跟随着小孩的目光看了过去,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忍不住敲了下身边的孩子的脑袋:“什么都没有,小小年纪就知道骗人。”“可是刚才确实有啊。”小孩也是揉了揉眼睛,发现天空确实什么都没有了,也是嘟囔起了嘴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报告总统,天上有不明飞行物飞过,请下达指示!”在此刻的地球第一大国家美利坚总统的桌上,紧急电话却是响了起来。这个被称为美利坚第一个黑人总统的小奥总统,没有任何的犹豫,便是喊道:“打!”一层层的命令传了下去,只是几秒钟便是从美利坚的军部发出了几颗导弹,对着那个不明飞行物飞了过去。此刻这个不明飞行物竟然没有如同他们想的那般坚强,被这几个导弹轰击到之后,便是瞬间炸裂了开来,朝着各个方向飞了过去,最主要的两个很明显的大块,却是朝着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冲击了过去,此刻还在半空之中,以两个板块的落点,不出意外一个是在美利坚,而另一个则是在大洋彼岸的那个古老国度,华夏!————公元3000年,世界从几百年前的众多国家势力的状态,慢慢的变成了就几个势力的存在,其余都是依附其中的小势力,这个时候,所谓的国家,所谓的七大洲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因为国家民族之间的感情,仇恨,已经不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宗教的信仰、彼此之间信念的不一样,才是这个世界的公里,彼此之间,也不像千年前那样有所交流,遇到彼此势力的人,格杀勿论。水火不交融的状态持续了几百年之久。现今则是公元3000年,两百年前一个最大的势力红袍联盟,此刻却面临着灭绝的危机。起因,却是红袍联盟的几元大将,在百年前,爱上了敌对势力的几个女子,让整个红袍联盟陷入了信任危机,从此一蹶不振。此刻红袍联盟的圣地中,几个老者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男子,语重心长的交代着:“现在,我就要将你们送入一百年前,只要你们在百年前能够将这个名单上的人都给杀掉,让他们不能够来到现在,那样红袍联盟便没有任何的危机!”“师傅,是他们!”打开了老者交给自己的纸条,两个男子看完便是立刻记住,烧毁在了面前,震惊的说道,“怎么可能是他们!”“就是他们,他们没能够坚持我们的信仰,他们背叛了我们,只不过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老者也是一脸唏嘘的说道,他也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些人会背叛了自己,要知道他们几人可是红跑联盟最重要的几个核心人物,竟然为了几个女子,唉……“师傅,那我们该怎么做!”两个年轻男子点点头说道。老者拍了拍眼前两个男子的头,打开了身后的门,说道:“你们这便进去吧。”两个男子走了进去,突然圣地的地下传来一阵阵的震动,老者脸色一变,急忙说道:“快进去坐好,他们攻打进来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师傅,你不跟我们一起去么?”两个男子看着老者,知道他留下来将要面对什么样子的结局,这个带着他们长大的老者,他们有着很深刻的感情。老者笑了笑,一脸萧瑟的说道:“我走了,谁来帮你们开启时空传送通道?这个时空传送通道,是我们红袍联盟最重要的秘密,除了我没有谁知道这个存在,除了我,也更不会有人知道怎么开启这个通道,就算现在是公元3000年,时空传送这种东西,也只有我们红袍联盟研发出来了!”说着老者便是意气风发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过去一样,而年轻男子看着眼前的老者,却感觉到了英雄落幕的感觉,要知道这个老者,便是他们从小到大的目标,此刻有了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感觉到两个年轻男子的想法,老者笑道:“如果你们成功了,那么你们不就是可以再次见到我了么?”年轻男子想要说些什么,地下的震动更是严重了起来,老者急忙将两人按了下去,便是关上了门,在门口的触摸屏上按下了一些东西,门口突然冲进了一批人,老者却没有停止,继续按着。“快阻止他!”来人虽然不知道老者在做什么,但是也知道此刻不能让他继续下去,老者却是冷笑了下,狠狠的一拳打了下去,将门口的触摸屏给打破,一道光芒从老者身前亮起,眼前的庞然大物就这样冲天而起,消失在了众人跟前。“不好!”后面跟进来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的叫道:“竟然是时空传送,这下坏了!”“首领,这个老头子怎么处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没想到红袍联盟竟然有时空传送,不知道将那几个人送到哪儿去了,恐怕事情会有变啊。”就连老者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是,在最后的那一刹那,在门里在两个年轻男子耳边响起的声音却是:“时空传送已经启动,下面即将前往2010年!”距离老者的想法,整整差了900年!两个年轻男子的名字,从此刻起却是开始被拓印在了历史的痕迹上,一直再次持续到公元三千年的时候,都是有人在传说着他们的事迹,当然那个时候,所谓的几大势力也不是现在的样子了。而他们的原名也没有人知道,所有人知道的只是他们在地球再次出现的时候,两个人睁开眼睛后,被人问他们叫什么的时候他们的回答。“我叫慕容小彪!”“我是迈克尔.杰克兔!”熟悉他们的人,都会叫小彪还有兔子!两个传奇一般的人物,就从这个被很多人看到飞碟出现的日子,开始横空出现在2010年的大陆,开始了他们传奇的一生!遥在昆仑山的深处,有一个无人知晓的峡谷,从这个峡谷进去,却是另外一番风景。一座远比昆仑山要不知道高出多少的高峰,矗立在眼前,直耸云霄。山里,有着一个年轻男子,带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睛,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在屏幕上敲击下几个字之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嘴里喃喃道:“看到这句话,这帮妖孽估计又会哭泣了。”屏幕上赫然显现着几个字。“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然后登入这个网站的后台,悄然将刚码下的一个章节扔了进去,然后起身,如果有人在旁边的话,一定会发现,一股磅礴的气势悍然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绝对能够将一个人直接压迫而死。他脑海中,想到了今天看到的新闻。那个远在大西洋彼岸的迈克尔杰克兔来到华夏了,他心中总有着一丝的不安,总觉得他的到来,应该和自己有关系,虽然他对自己隐藏的这个地方很是放心,但是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有点不安全,这里虽然一般人找不到,但是还是有一些知道这个地方的人的,例如那个不知名的至今自己都是没能查到是谁的夜羽王的后人。这里不是什么其他地方,正是当年埋葬夜羽王的地方。如果那个论坛上的所谓,夜羽王后人真的存在的话,这里一定会给他们发现。这座山中的秘密,那也会距离不远了。想到这里,男子拿起了桌上的号称是现在最好的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秋秋,你帮我找一个人,随便找个就可以了,身高么,得在一米九左右,长得普通一点,最好是那种消失了之后就没有人在意的那种。”电话那头嗯了一声,同时传来一声尖叫。“嗯?怎么了?”电话那头迅速传来一阵阵的骂声:“卧槽,你没有长眼睛啊,什么?你是关中?我管你是不是关中?你特么的是关中就牛B啊?咦?你!”说着那个叫秋秋的男子迅速谄媚的对着电话里说道:“老大,我刚碰到一个,正好合适你的要求。”“哦?那么巧?不会引起人的关注吧?”男子不怎么放心的问道。秋秋心中哪儿还管的到那么多,巴不得迅速将差事完成的他立刻说道:“放心,我看他那长相,怎么都不像有人在乎的样子,很普通,万千人群中丢失了一个根本没人知道。”“行,那就他了。”男子并不在意秋秋心中的小算盘,他为他办过很多事情,但是都没有遇到什么问题,这次他也选择相信他,便是对着话筒说道:“行,那你帮我拍下那个人的照片发我就可以了。”说着他就是挂断了电话。电话那头秋秋看着这个自称关中的男子,迅速的咔嚓了一声,偷摸拍了个正面,然后嬉笑着离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关中还在抢着那份据说有迈克尔杰克兔的杂志,当然他得找两份,他必须得去给那个茗澈大神找一份,在他心中那才是真正的大神,没有之一。男子没多久就是收到了秋秋发来的彩信,看着照片里的那个人,他也是不禁赞叹了一声,这样普通的稀松平常,看来秋秋办事还是很牢靠的。将这张照片用一旁的彩色打印机打印了出来,放在了桌上,只见男子双手合十,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咒语之类的东西,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桌上的照片就这样自己浮了起来。仔细看的话,并不是照片浮了起来,而是上面的人浮了起来,不停的上升着。在都市上正在抢那个杂志的关中,此刻却是突然感觉一阵头疼欲裂,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从身体里消失一般。捂着头倒地就是滚了起来,所有人都被他这个举动给吓的呆在了那里,让出了一条通道给他。一旁跟着他的茗澈急忙走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臂,探测了下他的脉搏,神色凝重的低吟道:“竟然是摄魂术,好小子,幸亏你今天碰到了我。”说着茗澈将食指点在了关中的眉心中央,说来也是神奇,他的头疼迅速消失了,但是茗澈的头上却是不停的冒着冷汗。在深山中的男子感觉到了这股阻力,皱了皱眉头:“竟然也有修道中人。”但是仪式已经开始,怎么都不可能停止下来,男子没有任何犹豫的便是右手做手刀状,狠狠的对着前方一切,画面上的关中,迅速给切成了两半。茗澈被这股力量反弹了回去,只见他眼前的身躯,骤然消散在了空气中,看的周围的人都是大惊的逃跑,感受着流逝着的生命的气息,茗澈缓缓道:“放心,我早晚会把你的身躯找回来的。”他心里很清楚,关中不过是被这股力量给吸走了而已,他在他的体内留下了自己的一道痕迹,等他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便是可以将他弄回来。“看来必须得用那一招了。”深山中的男子显然也是用了全部的精力,此刻完全无法站立,在他的身前缓缓出现了一个人影,但是很是虚无,如果秋秋在这里就会发现,这就是他碰到的关中。只见男子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是拿起一旁的匕首,对着自己的下身一刀割下。一个棍棒状的东西迅速掉了下来,忍着下身的疼痛,男子对着这个肉团大喊道:“子孙根,化身!成|人!”眼前的那个虚无的人影缓缓的消失,那个从他下身切下来的东西却是慢慢的变大,一直变成了一个人的形状,与之前的那个人影完全一样。“从今天起,你就叫关中老人吧,去帮我守护着山下,任何人都不要让他上来。”男子虚弱的对这个刚画出的身体说道。关中老人似乎没有意识一般,只是痴痴的回答道:“嗯。”然后就是转身离开了房间。看着走出去的他,男子再看了看自己受损的身体,不禁低沉道:“再给我半年的时间就可以了。”说着他双目便是闭上,缓缓的恢复着自己受损的灵气。夜半,大风,萧瑟的灯光,机场的出口等待的人已然没有几个,此刻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上海的一月是很凉的,冷清的场面,衬托了站在中央的两个人,时不时有几个人走过,还有那些是无数人心中YY对象的空姐,无一不是疑惑的目光看向了两人,两人衣着表情动作,没有任何的奇怪,但是就是这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悄然赶来的张健羽和怪叔。为何他们两人会被关注呢?因为张健羽和怪叔两个人亲昵的靠着彼此,宛若一对情侣一般,偶尔张健羽还斜过头去亲吻怪叔的面庞,无一不告诉了所有人他们的恩爱。而对周围人的目光,两个人仿若根本就没有看到一样,两个人的目光只是看着前方,那出口处,静静的等着那个人的到来。“由广西南宁飞来的航班即将到达上海虹桥站……”听到这个声音,张健羽松开了怪叔,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来了。”“是啊。”怪叔冲着张健羽一笑。终于来了。两个人都是感慨了一下,这么多天了,这一等就是等了有半年多,终于来了。又过了有十几分钟左右,一行人,从出口走了出来,张健羽握紧怪叔的手,掌心里已经出满了汗水,只有怪叔知道来人对张健羽的重要性,理解的看着他。所有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一个男子从中间走了过来,远远的便是看到了两人,但是却没有加速,依旧那般不紧不慢。用怎样的风度,才能形容来人的潇洒?用怎样的潇洒,才能看透来人的面容?一头洒脱的板寸,身着一件长衫,脖子上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脚下踩着一双无与伦比的阿迪王,没错,是阿迪王,就是那春哥附体的阿迪王!背上背着一个可爱的小熊背包,一副紫色的墨镜,潇洒的一切,配合上他那足以高达一米七零的身高,哦,什么?我看错了?他脚上阿迪王是假的?仔细看看,果然,那不是阿迪王,那是阿迪王的变身,阿迪王后!那阿迪王后的鞋跟有着十五厘米左右,闪耀着紫色的光芒,上面镶嵌的竟然是晶莹剔透的玻璃碎片。怎样的身份,才能配的上这双阿迪王后,怎样的身份,才能配的起玻璃的向前,又是怎样的人,才能让张健羽和怪叔两人都是看着他呆立在了那里。如此的男子,怎会属于世间。就算这样,这一切依旧都不是最让人心动的,来人最让人心仪的无疑会是他嘴里含着的那一根棒棒糖!那不是一根普通的棒棒糖,那跟棒棒糖的形状,有点怪异。怎么说呢,那是那啥的形状(作者PS:那是女性用的那啥棒棒,就是此刻叼在低调嘴里的,哦不,是黄荣平嘴里的,哦不,是黄荣嘴里的)。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健羽他们口中的“蓉儿”,全名黄荣。张健羽几个大步上前,抢在怪叔前面抱住黄荣,嗓音洪亮,一脸埋怨道:“你这个固执的蓉儿,别人都说我倔,我看你比我可老顽固多了,这么多天,你就不来上海,啥意思,哦,觉得我上次戳你的时候射的早了,我就没用了?不能满足你了?”黄荣听着差不多已经纵横上海南汇那个小公寓的卫生间里已经有几年的张健羽,此刻竟然如同一个孩子般在那赌气着,不禁有点好笑,心里却是涌出一股暖暖。如今这社会,几个人还觉得朋友应该是可以换命的那种关系?他拍了拍张健羽的肩膀,然后跟上海南汇那个小公寓的卫生间二把手怪叔握手,并没有太多客套语言,只是握手的力度却很大,这其中,包含太多的意味。一旁经过的人都是鄙视的目光看着三人,但是他们却不知道,眼前的三人,这样的阵容,出去真的剁一剁脚的话,不说整个上海了,就是他们三个人。额,那他们的脚就断了。“听说有人调查到你的头上去了?”张健羽一脸凝重的看着黄荣说道,“是什么人,要不要做掉?”“我还需要么?这点小事。我这次来可是来讨债的。”黄荣一拳头捶在张健羽的身上:“鸟毛,之前你说不行,我帮你带的国外的进口西力士,你可是还欠着我,没有让我舒服舒服呢。怪叔上次我做痔疮手术的时候,你说礼包先欠着,这一欠,可是半年了啊。”“这话,你也就这个时候能说说。”张健羽不屑的瞥了瞥嘴说道,“看你的靖哥哥来的时候,你还会这样说不?”一听到张健羽提起的靖哥哥,黄荣却是瞬间焉了下去。看到这一幕,张健羽和怪叔都是大笑了起来,他们一起的几个人里面,谁都知道,黄荣的靖哥哥,那是对他一往情深,不像黄荣,偶尔还会陪他们玩玩,但是靖哥哥却是从来不去胡来,天天宅在家里,一个技术型的宅男,甚至可以说是技术型的大杀器,所有张健羽他们用到的技术上的东西,都是由他来提供,可以说,张健羽之所以能够调查到叶倾城叶小刀他们在郑州,也是拜黄荣的靖哥哥所赐。甚至,张健羽曾经放肆的说过:有了郭靖,整个夜羽王论坛,对他来说,就是透明的。“走吧,我们再次祸害大上海去,还好你来了,不然这次我会头疼死的。”张健羽拉过了黄荣边走边说到。“我知道,所以我来了。”傻瓜,如果不是知道了你的难处,我又怎会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多少时间没踏足这个土地了,黄荣看着这一切止不住的一阵迷茫,看着这个表情的黄荣,张健羽没有再次打扰他,只是静静的走着,和怪叔对视了一眼,叹息了一声。只有他们知道,在半年前有一个震惊大上海的人,最终不见踪影,当然只有他们知道,那个被称为单手妹的人,就是眼前的黄荣。金色的光芒。“这便是万狗的精华所在么?”西门看着这个径直的想到,然后便是控制着手印,轻柔的用这样的手印将那股精华接起,放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西门顿时有一种身上所有的毛孔都是释放出肮脏的感觉,舒爽无比,宛如在吸.毒一般,得到了生命最大的释放。就你了!西门这般想到,便是二话不说,将这由万狗释放在肖艳梅金菊内部的精华,经过了肖艳梅的金菊过滤之后仅存的这一点,吞入了口中。瞬间西门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入了自己的体内,然后便是再次用手汇聚着结界,比起之前又要复杂了许多,仿佛在布置一个阵法一样。“般若!出!”西门看着掌中的结界已经结完,大吼一声道,“召唤神兽,关中老人!”随着西门的这一声呼喊,一缕青烟从结界的中央散发了出来,然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其中,首先出现的是一个猥琐的头像,穿着红色的一副还有一条七分裤,脚上一双凉拖,一米八几的个头,配合上他手中拿着的一瓶芬达,无一不衬托着他独一无二的品位。“没想到这一届狗王竟然能够将我召唤出来,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万狗的味道,好多年没有嗅到了,不知道你们每一代狗王都是在干什么的。”一出现,这个被西门召唤出来的所谓神兽关中老人,便是冲着西门不满道,“你说你们狗王都是吃屎的啊?”“关神,这个也不能怪我,金菊很多年没有出现,我们也一直想寻找,直到今天我找到了金菊,才能够召唤啊。”“算了,就知道你们人类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关中老人撇了撇手说道,“说吧,叫我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关神,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狗王的传统,但是我不想那样窝囊,我想要另外走一条路。”说着西门便是将自己的裤子褪了下来,指着自己的下体对关中老人说道,“关神你看,这便是我做的决定。”看到了西门下身光秃秃的一片,关中老人也是呆立了一会才是反应了过来,赞赏道:“竟然真的有人走人狗合一的道路,看来你是真的下定决心了,我明白了,放心吧,既然你召唤我来了,那么我便是会帮你完成这个愿望。”说着关中老人便是回眸看了一眼肖艳梅身上的那只藏獒,只是一个眼神,那只藏獒便是飞向了半空之中,然后关中老人一把抓住了那只藏獒的下体,横到了自己的嘴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藏獒便是掉了下去,然后关中老人手中残余着的只有那一根粗壮的属于那只藏獒也便是狗王的东西。“这个,也只有我们三千红袍山的人才能做到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关中老人自言自语道,“只不过三千红袍山,唉,现在也就我一个了。”“关神,你在说什么?”听不清楚关中老人话语的西门好奇的问道。“跟你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关中老人没有回答他,“张嘴,接好了。”说完关中老人便是将手中的那个物事,狠狠的咋向了西门,西门想都没有想,便是张大了嘴巴,然后那个比西门嘴巴要粗壮的许多的物体,竟然这样直直的进入了西门的口中,然后没入了进去。“前世,今日,来生。”“三生归位!”关中老人一巴掌朝着西门身上拍出,然后西门一口鲜血吐出。“好了,我走了。”关中老人做完这一切,对西门说了一句,便是二话不说的消失在了原地,消失的时候,西门还隐约的听到了关中老人口中喃喃着:不知道这次要多久才能出来。在关中老人走之后,西门感觉到了下身的一阵疼痛,剧痛过去之后,西门惊喜的看着,自己的下身开始慢慢的长出来了,不停的变大,一直到那只藏獒的长度才是停了下来。“天空一声巨响,狗王闪亮登场。”西门看到了这个巨大,哈哈大笑道。“不好,狗王真的出世了!”远在杭州的小屋里,胡龙飞一个人孤立的坐在那儿,看着远处的天空,仿佛这一声巨响传到了杭州一样,他仿若从半空中看到了什么,喃喃自语道,“不过就算如此,我们只要能够得到夜羽王后人的协助,哪怕是天,我都会给你逆过来。”接着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王亚腾,给我通知周翔,在夜羽王后人前来的时候,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勾引到他,哪怕付出自己的一切都可以,我相信夜羽王后人会满意我给他准备的周翔的,如果周翔不同意,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听到了对方的回答,胡龙飞挂断了电话,自言自语道:“夜羽王后人?你一定会满意的,要知道有周翔的地方,翔儿都是香的,他可是周游过世界的啊。”小彪一踏出房间,便是看到一个女子站在门外,穿着一身睡衣,显然也是刚刚起床,做完饭便是呼喊小彪出来。“纯粹,今天又有什么好吃的?”小彪看着女子,笑着说道。被叫做纯粹的女子温柔的看着小彪,仿佛在看一个情人一般,小彪被纯粹这般看着有点害羞的低下头,纯粹见状也不再打趣便是说道:“不还就是那几样小菜,能够有什么变化?都住一起一年了,每天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啊?”“是啊,都一年了,我来到这里也一年了。”小彪听了纯粹的话语唏嘘了一声,便是迈步走向了饭桌。纯粹却是在身后跺了跺脚,心中暗自想着:这个木头。要知道现在纯粹穿着着一身睡衣,很是宽松,加上纯粹细腻白嫩的肌肤,是一个男人都会看的有所心动,何况一年过去了,纯粹对小彪早就已经不设有任何的防备,对小彪的感情是个人都能够看的出来,但是小彪这样走过,就是置若罔闻,仿佛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一般,完全将纯粹当成了一个空气,纯粹跺了跺脚还不满意,嘴里嘟囔道:再知道就不将他带回来了,完全是个木头,死木头。小彪灵动的耳朵听到了纯粹这番算不上低声的话语,只是苦笑了笑,没有接话,径直的坐到了饭桌上,拿起属于自己的碗说道:“开动了。”纯粹也是坐到他的对面开始吃饭。看着眼前的一幕小彪不禁叹气道:“纯粹,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感情,但是我一个根本不知道从何处来的人怎么给你未来,虽然说是慕容家族,但是真的是么?慕容小彪只是我随意喊出来的名字而已,你也知道的我的过去,我自己都不知道,和我在一起不会有将来的。”这番话小彪不知道跟纯粹说过了多少次,纯粹早已经习惯了这番话,不反驳也不回答,只是扒着自己的饭,仿佛将饭当成了小彪一样,狼吞虎咽着。小彪也不再劝说,低下了头。实际上小彪心中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他怕说出来伤害到纯粹那纯洁的内心: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纯粹妹子,你是一个女子,我小彪,又怎么可以和女人在一起呢?小彪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心里,从内心深处就是有这样一个想法,他是不能跟女人在一起的,在他的世界里,只有男人,只有两个男人在一起才会幸福,男人怎么可以和女人在一起呢?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念头,他醒过来之后,便是发现大多数人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想法,让他也是迷惘了好一阵子,但是伴随着无数次的清洗键盘,小彪慢慢的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甚至在一个晚上清洗完键盘之后,跪在圆月之下,对天发誓:我小彪,一定要找到那个属于我的男人,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自从坚定这个念头之后,小彪心里舒服了许多,之前的颓废也是彻底的一扫而空,再也不见。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小彪心里很清楚这一点,脑海里总是会闪过许多的记忆,一堆记忆碎片都是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但是他就是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庞。之前看到兔子的时候,他的记忆又是闪现了出来,小彪总有一种感觉,他跟兔子肯定认识,而且关系并不一般,但是一个土生土长在美利坚的兔子,怎么会和自己有所联系呢。一直怀揣着这个问题小彪走了出来,便是没有关注纯粹一星半点,要搁在以往的话,虽然小彪并不可能喜欢上女人,但是和纯粹进行暧昧几句还是很正常的。“看来得加紧寻找夜羽王了。”小彪这样想到。吃完饭跟纯粹打了一声招呼,小彪便是走了出去,前往那个他每天都要去一次的地方。小彪在这个世界上,在他醒来之后,并不是只有纯粹一个朋友的,这一年之间他也认识了不少人,只不过纯粹并不知道多少,每次小彪出去都不会告诉她和谁在一起,纯粹也跟踪过,但是每次总是会跟丢,久而久之也就不再跟随了。走出了房子,小彪一路向前走着,绕着城市绕了一个大圈之后,拐到了一个小巷中,好几次的左拐右拐之后,走到一个门前,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人便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小彪,你来了啊。”一个男子坐在客厅中央,听到有人进来抬头便是看到小彪的身影,笑着说道。看到男子,小彪也是露出了真诚的笑容,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每天我不都这个时候来的么?小刀你坐在客厅,不是知道我要来么?”“呵呵,”小刀不否认小彪的话语,走向前拉过了小彪便是向房间走去,“来,我给你看个东西,你让我找的东西有一定的着落了。”“哦?那么快。”小彪也是诧异,他找了许久一点头绪都是没有,才跟小刀说了几天,他便是有一定的答案,不过他自然不会怀疑小刀,除了纯粹,小刀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了,如果不是小刀的话,自己可能就要被那几个女人给玷污了,哪儿会有今天,可以说小刀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真的被那几个女人玷污的话,小彪估计寻死的心都有了。自从那件事之后,小彪便和小刀成为了知己,很是信任对方,后来小彪也是慢慢的知道了小刀的情况。小刀全名叶小刀,也是郑州地下组织小刀会的老大,手底下有着不少的小弟,但是在小彪的面前小刀从来没有表露出过一丝高傲的情绪,温文尔雅很少露出什么情绪,就算是那天救了小彪,也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只是说让他每天来这里一次。要知道,就以小刀从那几个女流氓手下将小彪救出来的恩情,小刀就算将小彪给要了,小彪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小彪也看得出来,小刀是爱着自己的,但是他就是没有这样做,反而有时候小彪这样提的时候还说:等到了适当的时候我会要了你的。每每想到这里,小彪就不禁的会笑笑,实际上每次想到小刀那强壮的身躯,自己早就已经意动了,怎么会有什么其他情绪呢,无论什么时候,小彪对小刀是不设任何防备的。跟随着叶小刀走入了房间,小彪看到屋里坐了一个从来不曾见过的人,疑惑的看向了叶小刀,小彪很清楚,叶小刀平时只和小刀会的众人有所来往,其他道上的人都算不上朋友,更不要说能够被他邀请到小刀的内屋来了,能够来到这里的,无一不是小刀的知己。这一年来,小彪来过那么多次,看到的人也不过三两,其他人都没有能够看到,今天竟然能够看到其他人,所以很是纳闷。感觉到了小彪疑惑的目光,小刀回首解释道:“这个是我的堂哥,叶倾城。”接着便是指着小彪对叶倾城说道:“这个便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慕容小彪了,不要看他年纪轻轻,可不简单呢。”叶倾城听了小刀的话站了起来,和小彪握了握手又是坐了下去,一句话都没有说,叶小刀便是打圆场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小彪你不要介意。”小彪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不过你刚才说那件事情有着落了,在哪儿?”小刀用嘴巴向叶倾城的方向喏了诺,嘟囔道:“不就是他咯,不然我喊他这个冰冷的怪物来干嘛,冷冰冰的,连我也不怎么待见,但是他只是性格这样,并不是真的反感你,不然我也不会将他带到这里来,你懂的。”小彪疑惑的看了看叶倾城说道:“他?”“嗯。”小刀点了点头,“你让我打听的事情,我暗中问了许多人,但是都没有人知道,被他知道了之后,他一脸震惊的问我从哪儿知道那个名字的,我便是知道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东西,于是就让他过来了,也许你们两个可以有所交流。”“是你想要知道夜羽王的消息?”小彪还没有说话,叶倾城却是开口道,语气虽然还是冷冰冰,但是至少是说话了,如果再不说话,小彪都以为他是哑巴了。小彪点点头说道:“你知道?”叶倾城没有回答,抬头看向了叶小刀,小刀看到他这个样子,再看向了小彪,发现小彪和他一个表情,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便是恨恨的看了看两人说道:“得了,你们俩有了感情就忘了媒婆了,我出去,把这里留给你们两个狗男男。”说完便是抬脚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回头贼笑的说道:“倾城,你可要好好爱护小彪,据我观察,小彪还是一个雏哦。”叶倾城的性格,显然不会被小刀的这句话给说动,只有小彪听到他这样说不禁瞪了小刀一眼,风情万种,小刀给小彪送了一个飞吻便是关上了门,留下了叶倾城和慕容小彪两个人在房间里。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走远,叶倾城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怎么会知道夜羽王的?”“你能够知道,我就不能知道么?”听到叶倾城略带质问的口气,小彪不满道。叶倾城仿若没有感(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