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意醉神迷_山柳村的寡妇情史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当前位置:首页  »  书页  »  本文在线阅读

    房里的电话响了,已经到八点了,这是旅馆的叫醒服务。我首先起床,然后一个一个的把她们叫醒,这些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睡觉了,如果我不去叫她们的话,她们还能继续睡下去。

    p p l 5 u

    p p l 5 u

    我们洗漱完毕后一起来到餐厅,待大家用过早餐后,保导游便带领大家去参观有名的海上渔村。

    p p l 5 u

    p p l 5 u

    保导游一边走一边用扩音器大声的讲解道:“海上渔村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了,整个村子的人都居住在海港內的木筏上面安置的家,因为是在海岛,整个村子的人都靠捕鱼、养殖为生,为了出海方便,所以他们就在一个吹不到风的海港里铺了木筏,在木筏上搭起木房子。这些木筏全部都用粗大的绳子连在一起,就不会被风吹翻,或是被浪卷走,而且也方便大家串门子时当路走。渔家人世代都是居住在此,已经很难考证当初是怎么形成这个村落了。”

    p p l 5 u

    p p l 5 u

    保导游继续说道:“岸上不是没有房子,最初在岸上的房子是渔家人用来做仓库堆放杂物、货物的,慢慢的他们也知道在岸上盖房子住,比较起来,岸上的房子在遮风挡雨方面此海上的好多了,也舒服、安全参了,所以现在全村的人都在岸上盖有住房,海上的家只有在要出海捕鱼,或是养鱼、养虾忙的时候住一住。”

    p p l 5 u

    p p l 5 u

    保导游又说道:“十几年前,比较多外地人光临这个原来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子,政府请人考察这座小岛,打算开发,专家们发现这里的海水纯净,沙滩的沙是金陈色的,极富开发价值,后来又发现这个小村子养殖地方的海水富含各种微量元素,养出的各种海产品营养价值高,最重要的就是没有污染,于是政府贷款给衬里的人开养殖公司,有规模的大搞养殖产业,所以衬里的人就富有起来,思想也开发了。有了钱,村里又搞起旅游产业,盖了很多楼房,昨晚大家住的旅馆就是属于村里集体的资产,其实除了村人自己搞的养殖之外,村里的很多东西都是属于集体财产,村人每年靠分红就能拿到十几万,都富裕起来了。”

    p p l 5 u

    p p l 5 u

    游客们听得很起劲,一边听转还一边问问题,村里确实挺富裕的,几乎家家都盖起了小洋楼,楼前都停着小汽车。

    p p l 5 u

    p p l 5 u

    姚瑶一边惊叹一边摇着我的手臂问道:“老公,什么时候我们也买辆汽车啊?”

    p p l 5 u

    p p l 5 u

    “哼!就他赚这点钱,哪里买得起汽车呀?”陈一丹笑着揶揄我。

    p p l 5 u

    p p l 5 u

    “是呀!一个穷教书的哪里有钱啊!”我感慨道,接着我摸了摸姚瑶的头保证道:“不过面包是有的,房子也是有的,汽车也会有,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坐上汽车的。”

    p p l 5 u

    p p l 5 u

    “好啊!我相信老公。”姚瑶开心的拍着手跳了起来。

    p p l 5 u

    p p l 5 u

    女人就是女人,一点点小小的满足都可以让她开心快活很久。

    p p l 5 u

    p p l 5 u

    “走,接下来我们就去海上渔家亲自感受渔民住的地方,感受他们曾经的生活,小心了,木板挺滑溜的,大家手牵手,不要摔倒了。”保导游说着带领大家走上渔民们曾经生活了几百年的木板。

    p p l 5 u

    p p l 5 u

    “这些木板都是用岛上长在海水中的红柳木做的,经过渔民们的防腐加工处理,能几十年浸泡在海水中而不腐烂,特別的坚硬。”保导游回答了一个游客的提问,接着又指着那些一人高的木房子说道:“这些木房子也是用红柳木搭成的,耐得住风吹日晒雨淋。好了,大家可以自由的活动了,可以进去木房里参观、参观,不过千万不要损坏了房里的东西,特別要提醒男士们不要在木板上抽烟。”

    p p l 5 u

    p p l 5 u

    保导游刚说完,游客们就全散开,纷纷就近找到一间渔民的木房钻了进去。

    p p l 5 u

    p p l 5 u

    渔家木房里面很阴暗狭小,像我这么高的人就要低着头才能站在里面。我们进去的这间木房前面半截是厨房,有一个木桶用来蓄水,板壁上挂着锅、铲、砧板、刀具,地板上有一个烧煤的煤炉,非常简陋。

    p p l 5 u

    p p l 5 u

    掀开布帘,后面是一间卧房,有一张小小的床、一个小小的柜子,非常的简陋,甚至连衣柜都没有,只在木板上钉了很多钉子用来挂衣服。卧房后面的板壁上开了一扇小门,我们从那里走出去,心胸顿觉开阔起来,刚才在里面又要弯腰而且环境又阴暗,感觉挺压抑的。

    p p l 5 u

    p p l 5 u

    “原来渔民的生活这么艰辛啊!”多情善感的曾宁出来之后感慨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丘心洁的感慨更深,说道:“其实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百姓哪个不辛苦呢?你看报纸上报导的煤矿工人,不时发生惨案,他们不苦吗?你看农民种的蔬菜一毛钱一斤,风里来雨里去的,他们不苦吗?”

    p p l 5 u

    p p l 5 u

    “呵呵!都苦、都苦,不过这几年国家的政策慢慢变得好了起来,只是希望国家能出更多的政策让百姓安居乐业,让全国人民都有好日子过。”刘琼家也是农村人家,体会很深。

    p p l 5 u

    p p l 5 u

    “瑶瑶,你怎么了?”陈一丹看见姚瑶突然抹起了眼泪,关心的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想起我爸爸、妈妈,他们在国外打工肯定更辛苦。”姚瑶满眼泪水哭泣着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把姚瑶搂在怀里,安慰道:“別哭了,他们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只要你活得开心快乐,他们再苦也是开心的。等我们有了钱,就把他们接回来,不让他们在外面受苦了。”

    p p l 5 u

    p p l 5 u

    “嗯!”姚瑶终于抹干了眼泪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xxxxx参观完海上渔家已经十一点了,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休息,准备吃过午饭早点向下一个目标前进,保导游突然来到我身边说村中的几个长老想要见见我,看看我这个千年来第一个独自闯过森林的人。我心中刚好有几个疑问想请教他们,于是我便跟着保导游来到村中的长老堂。

    p p l 5 u

    p p l 5 u

    长老堂是一栋独立的三层小楼,显得庄严肃穆,让人一看就心生敬仰。保导只带我到门口就离开了,我自己推门进去,有一个小院子,种了很多花草,虽然快秋天了,这里还是姹紫嫣红的。我穿过院子就来到大厅,里面坐着三个老人,一个矮胖、一个高瘦、一个高大,他们都已经胡须花白了,但是面容却很红润,身上披着金陈的披肩,显得哪么的慈祥亲切。

    p p l 5 u

    p p l 5 u

    “你来了。”矮胖长老开口问道,同时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看向我,其他两个长老也同时睁开眼睛看着我。

    p p l 5 u

    p p l 5 u

    我感觉这六道目光虽然亲和,但是仿佛实质一般的射在我的脸上,这可是只有武林高手才会出现的情况啊!让我觉得这三位老人不简单,于是我弯腰拱手作揖,说道:“晚辈陈昆,见过三位长老。”然后直起身子问道:“不知道三位长老召见我是为了何事?”

    p p l 5 u

    p p l 5 u

    “此子有礼节,天庭、地圆方阔、目光柔和,不错、不错。”矮胖长老手撚颉下几根稀疏的胡须微微点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不过此子脸泛桃花,目光柔和中带点迷离,应该是天生的桃花命。”高瘦长老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好好好。”高大长老频频点头,亲切的笑着,对着我招手说道:“听说你一个人就闯过了森林?”

    p p l 5 u

    p p l 5 u

    “是,我带着我的五个女朋友闯出来的。”我回答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你在林中可有看见奇事?”高大长老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奇事?阳顶天的事情该不该告诉他们呢?”我有点迟疑了,內心暗想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你大可以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害你。”高大长老和其他两位长老对视一眼,叹息道:“也罢,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你就知道了。”

    p p l 5 u

    p p l 5 u

    高大长老缓缓述说道:“我们衬里有八个姓,根据我们村史的记载,唐朝开元年间我们的八位祖先原来都是一位当时有名的江湖人物——阳顶天的仆人和侍妾,不知何故阳顶天把他的四位侍妾配给四位男仆,然后自己带着三位爱妻消失在森林中,四个男仆和四个侍妾成亲后繁衍后代,有的跟父姓,有的跟母姓,这就是我们村里八大姓氏的来源。”

    p p l 5 u

    p p l 5 u

    高大长老继续说道:“村史记载森林里有一个极厉害的迷魂阵,祖先们将它列为禁地,只有村长和长老们拿着图纸才能进去,但也是有时间限制的。祖先遗训说只要能独自闯过森林,而且见到祖师爷的人就是我们的村长,可以统率全村,因为能见到祖师爷的人必定是纯阳之体,所以千百年来我们村只有代村长和长老,村长的位置一直空缺,这就是我刚才问你在林中可有见到奇事的缘故。”

    p p l 5 u

    p p l 5 u

    我越听越奇,想不到我的奇遇竟然有如此曲折的故事,我该不该说呢?我心中犹豫不决,说了我就要做他们的村长,岂不是要住在这里?不说就是骗人,这又不是我的风格,此时我进退两难了。

    p p l 5 u

    p p l 5 u

    “来,你过来,让我摸摸你的骨骼。”高瘦长老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怎么?”我愕然的问道,不懂他要干什么。

    p p l 5 u

    p p l 5 u

    “他是我们村中的相骨大师,不妨让他摸摸。”矮胖长老解释道。

    p p l 5 u

    p p l 5 u

    “相骨大师?这不是只有武侠小说中才有的吗?”我半信半疑的想道,随即走了过去,面对高瘦长老站定。

    p p l 5 u

    p p l 5 u

    高瘦长老的手没有什么肉,枯槁如树枝一样,手指很细长,隔着衣服摸在我身上,感觉很舒服。他从头骨、颈椎骨、脊椎骨一直向下摸,然后又摸了我的胸骨、臂骨、腿骨,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沉吟良久,时而摇头喃喃自语,时而低头沉思。

    p p l 5 u

    p p l 5 u

    “怎么样?”矮胖长老和高大长老急切的问道,因为他们很少见到高瘦长老如此奇怪的表情,只有在遇到重大事情的时候才会如此。

    p p l 5 u

    p p l 5 u

    “奇怪了、奇怪了。”高瘦长老喃喃自语,反复重复这句话,然后说道:“让我再摸一次。”他说着又伸手在我身上一节一节骨头摸着。

    p p l 5 u

    p p l 5 u

    “天纵奇才、天纵奇才呀!他确实是纯阳之体,千古难得一见啊!”高瘦长老激动得身子颤抖,连声音也抖动起来。

    p p l 5 u

    p p l 5 u

    “纯阳之体?”矮胖长老和高大长老一听,也是惊讶得合不拢嘴。

    p p l 5 u

    p p l 5 u

    “纯阳之体有什么特別吗?”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词了,我不禁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纯阳之体是练武的好材料,拥有纯阳之体的人练一年就可以达到一般人练十年的水准,如果练外家功夫能达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境界,如果练內家功夫就一定要阴阳调和,可以达到金刚不坏之身,否则就会阳气过盛而血爆。”矮胖长老解释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好险、好险。”我差点吓出一身冷汗。

    p p l 5 u

    p p l 5 u

    “你是纯阳之体,应该见到祖师爷了吧?”高瘦长老停止了激动,仍然不忘问这个问题。

    p p l 5 u

    p p l 5 u

    “这个……”我还是有点不敢肯定要不要说。

    p p l 5 u

    p p l 5 u

    高大长老有点急了,说道:“你还不相信我们吗?我们可以发誓。”

    p p l 5 u

    p p l 5 u

    “苍天在上,我们等三人若有半点欺骗,叫我们被水掩死!”三位长老举起手指向天发誓。

    p p l 5 u

    p p l 5 u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三位长老的誓言可是毒誓,我也不好意思再隐瞒下去了,于是一五一十的把在森林中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p p l 5 u

    p p l 5 u

    “原来森林里面有阵法,难怪祖先们不让我们进去,难怪以前有些村民进去会失踪。”矮胖长老撚着他的几根胡须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那你就是我们的村长了,拜见村长!”高瘦长老说着就要下拜,我连忙把他扶住,急声道:“使不得,你这不是要折我寿吗?做你们的村长也可以,不过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p p l 5 u

    p p l 5 u

    “你说。”高瘦长老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第一,我在市区有工作,当然不能天天待在这里;第二……就这一个条件吧!”我想来想去就只有想到这么一个条件。

    p p l 5 u

    p p l 5 u

    “没问题,这个依你,你是村长,你说了算。”三位长老相视而笑,毫不犹豫的答应我。

    p p l 5 u

    p p l 5 u

    “见过村长。”三位长老拱手行礼,然后矮胖长老依次介绍了他们三人,他叫宋子闻,高瘦长老叫齐澈,高大长老叫梁尚。

    p p l 5 u

    p p l 5 u

    “村长,我们举行一个仪式怎么样?让全村的村民认识、认识你。”梁尚提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好,把我的五位女朋友也一起叫来。”我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梁尚叫了两个村民进来,吩咐他们几句后,他们就走了。

    p p l 5 u

    p p l 5 u

    不久村里集会的钟声敲响了,全村的渔民都赶到集会广场上,陈一丹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说待会儿再和她们解释,然后我们由三位长老带着来到广场的主席台上,三位长老指着我对村民作了一番解释,然后带头向我跪拜行礼。

    p p l 5 u

    p p l 5 u

    广场上的村民们则议论纷纷,因为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了,不过当他们看到村里三位德高望重的长老都向我跪拜的时候,整个广场突然静了下来,接着全部村民都跪了下来,对着我拜了三拜。

    p p l 5 u

    p p l 5 u

    接着就是轮到我讲话了,我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我很荣幸成为我们村的村长,不过我资历尚浅,市区又有工作,所以我最多也就是一个荣誉村长,主管村中事务的主要还是靠三位长老,不过我会随时来这里看你们的。”

    p p l 5 u

    p p l 5 u

    “你是我们真正的村长,主意还是要由你决定,我们只是执行,你是村长你作主!”三位长老异口同声的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只好“呵呵”的傻笑了。

    p p l 5 u

    p p l 5 u

    其他游客听到钟声也赶来这边,见到我一下子成了村长都觉得匪夷所思,羡慕嫉妒死了。

    p p l 5 u

    p p l 5 u

    我邀请其他游客参加村里举行的盛会,并且愿意替他们多支付旅行社一天的费用,于是大家皆大欢喜,都来向我祝贺,畅怀痛饮,一夜狂欢,直到第二天我们才告別村民,继续我们的旅行。

    p p l 5 u

    p p l 5 u

    我们在龙奥岛玩了三天,这里的海水、沙滩真不是盖的,海水清澈湛蓝,沙滩金陈细软,一切都具有迷人的亚热带风光,让人流连忘返,忘却尘世的烦恼。

    p p l 5 u

    p p l 5 u

    可借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依依不舍中,我们还是回到繁华的都市,而丘心洁和曾宁在嘉诚市玩了两天也回去广州了,一切又都恢复到以前的状况。

    p p l 5 u

    p p l 5 u

    生努力的习,校也没什么大事,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十月份就这样悄悄的过去了。

    p p l 5 u

    p p l 5 u

    这天下午,我们四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我看了陈一丹三人一眼,说道:“我想创办公司。”

    p p l 5 u

    p p l 5 u

    我把自己的想法对陈一丹、刘琼、姚瑶说了,经过这么多事情,我已经决定要让自己富裕起来,要替自己买一栋大房子以及汽车,而这些只有创办公司才能尽快的富裕起来。

    p p l 5 u

    p p l 5 u

    “我支持你,那你想开什么公司呢?”陈一丹知道我是下定决心了,轻声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现在这么多企业都饱和了,要办就应该办特別的,而且能快速赚钱的。”刘琼毕竟是工商管理的,提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调查过市场了,决定把目标指向文教服务公司,初期就办校服工厂,利润很大的。这是市场调查公司一个多月调查的报告,你们看看吧!”我说着从包包里取出几份档案给她们看。

    p p l 5 u

    p p l 5 u

    “根据这份报告,嘉诚市现有小生五十万人,中生包括国中和高中总共有三十万人,大生有二十万人。现在小生一套校服是一百五十块,春、夏、秋、冬四套校服就要六百块,中生四套校服要八百块,大生四套校服要一千块,市场很大,只要我们平均在一个生身上可以赚到一百块,那么一年下来我们就有一亿的利润。”

    p p l 5 u

    p p l 5 u

    我停下来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报告上说,现在嘉诚市四个区只有四家校服工厂,生产的校服布质较差、款式陈旧,每个生都有很大的意见,所以我们开校服工厂应该是比较好的选择。”

    p p l 5 u

    p p l 5 u

    “从这份报告上来看,确实挺有前途的,不过现在已经有四家这样的工厂,要再获得开工厂的审批比较国难,而且怎么样才能让全市所有的校都来订我们的服装呢?”刘琼提出自己的疑问。

    p p l 5 u

    p p l 5 u

    “即使拿到了这些订单,我们的工厂规模就得非常大,这便涉及到资金的司题了,还有工人、设计师的问题,恐怕一下子很难办到。”陈一丹思考了一会儿也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笑道:“呵呵!你们说的这些问题我都想到了,资金由我来搞定,我手头上大约有一百万……”

    p p l 5 u

    p p l 5 u

    “你哪来这么多钱?”她们三个惊讶的看着我,打断我的话,不信的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嘿嘿!敲诈胡超得来的。”我奸笑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你这个坏蛋,这是犯法的。”陈一丹爱怜的骂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那种坏蛋的钱该敲诈!”姚瑶恨死了胡超,于是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肯定的说道:“不用担心,胡超已经在牢房里了,他也不敢说出这件事来,否则凭他一个副校长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他也怕惹火上身呢!我想公司的注册资金初期是一千万,剩下的由我来想办法。”

    p p l 5 u

    p p l 5 u

    陈一丹听到这里欲言又止,不过却又忍了下来,她父亲可是台湾的石油大王——陈天翔,相当有钱,只是没人知道而已。

    p p l 5 u

    p p l 5 u

    “你去哪里筹集剩下的九百万呢?”刘琼关心的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放心,我不打没把握的仗,大雄那里可以借一些,张云龙大哥那里可以借一些,这样就够了呀!”我拍了拍刘琼的小手,继续说道:“等钱一到位,我就收购本区那家校服工厂,这样便有了工厂和工人,然后就是服装设计师的问题了。”

    p p l 5 u

    p p l 5 u

    “这个好办,我有一个好姐妹就是做服装设计的,她现在自己开了一家服装设计室,我可以把她请到,她也有十几个手下。”陈一丹插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好了,请她设计出几十个校服的款式来,一定要符合生清纯活泼的特征,更重要的是能体现不同校的风格,这样才会同时让校和生喜欢。至于刘琼,你就负责去招商局报批我们公司的各种手续。”

    p p l 5 u

    p p l 5 u

    “我呢?我做点什么呢?”姚瑶看到谁都有任务就她没有,嘟着嘴巴要求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你念书要紧,这些事都是我们大人做的,你负责专心念书就是了。”我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姚瑶挺着撒娇道:“不要,你看我哪里小了?我已经是大人了!”

    p p l 5 u

    p p l 5 u

    “真是怕了你啦!你就负责调查生喜欢什么款式的校服,利用空闲时间在嘉诚市论坛上发表文章,然后收集生的建议和意见。”我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也有任务了!”姚瑶高兴得眺了起来。

    p p l 5 u

    p p l 5 u

    xxxxx金海湾夜总会的天上包厢的一间房间里洁白的床单上,三具的身体纠缠在一起,荡的呻吟、粗重的喘息、猛烈的动作,这一切都昭示着这一男两女正在做着人类永远都做不完也做不厌的事情。

    p p l 5 u

    p p l 5 u

    “啊啊啊……”我胯下的女人身体又开始抽搐起来,嘴巴大张,不停的浪叫,四肢夸张的朝空乱舞,然后“啊”的狂叫一声,浑身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嘴巴粗重的喘气吸气。我紧紧的把巨龙顶在她的花心深处,一点儿也不漏的把她的阴气全部吸收过来。

    p p l 5 u

    p p l 5 u

    自从我练了驭女神功后,每次和女人交欢总是让她们在来临的时候处于一种癲狂的状态,身子猛烈抽搐,四肢乱蹬,那是一种的最高境界。经过一个多月来的练习,我这个时候已经快要突破第一境界的第一层了,只有女人的来得更猛烈,泄出的阴气才会更多,才有利于我练。

    p p l 5 u

    p p l 5 u

    “哈哈……轮到你了。”我把一直在身后舔我的、背部的女子一把抱住让她趴在床上,从后面将巨龙狠狠的插进了她翘起的花径中,她的春水早已泛滥,更是溢流,在一声清脆的“噗滋”声中,巨龙狠狠的顶到她的花心深处,刺激得她娇喘不已,屁股自然而然的扭动起来配合我的。

    p p l 5 u

    p p l 5 u

    几十下之后,她也进入了癲狂的欢乐境界,我加紧吸收她的阴气,然后我又走到另外一张床上,那里有两个早已脫得精光,这时正在互相抚慰的女人,我当仁不让的把她们弄上,将她们的阴气全吸收了,然后才盘膝坐下练化刚吸收而来的阴气。

    p p l 5 u

    p p l 5 u

    待我走出包厢,张云龙和李雄两人早已干完了活,正在沙发上喝着啤酒吹牛打屁,他们看到我出来,都哈哈大笑起来。

    p p l 5 u

    p p l 5 u

    “三弟这小子还真能干,把那四个妞搞得像杀猪似的大叫,吵得耳朵都快聋了。”张云龙笑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吃了威尔钢?刚才那两个妞都快把我累坏了,他居然一次搞四个。”大雄忌妒的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笑着还击道:“去你的,你才吃威尔钢呢!我可是小昆,你以为你是我啊!下辈子吧!”

    p p l 5 u

    p p l 5 u

    “哈哈……”我们三人放肆的大笑起来。

    p p l 5 u

    p p l 5 u

    我坐下来,拿起一瓶啤酒和他们碰了一下,一口气喝了半瓶,缓了口气后把我要开公司的事情说了出来。

    p p l 5 u

    p p l 5 u

    “你需要我们帮什么忙,你尽管说。”张云龙拍了拍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是啊!有什么困难吗?肯定是缺少资金了,你需要多少尽管说。”大雄豪气干云的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注册资金需要一千万,可是我手头上只有一百万……”我低声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就这么一点儿啊?小意思,大哥我赞助你一千万!”张云龙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赞助你五百万!”李雄跟着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张云龙和李雄都在争着说,人生得此兄弟,夫复何求?

    p p l 5 u

    p p l 5 u

    “不,算我跟你们借的,赚到钱马上会还你们。”我连忙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算我们给你开公司的贺礼吧!”李雄大咧咧的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要不然这样,算是我们投资的股份,你那一百万就用来当作活动经费,打通上上下下的关节总是需要不少钱的。”张云龙看到我的表情,知道我是一个不轻易接受別人馈赠的人,沉思了一会儿后想出一个折衷的办法。

    p p l 5 u

    p p l 5 u

    “那好吧!別的我就不多说了,小昆在此谢过两位哥哥。”我对着他们弯腰行礼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其他的事情真的不需要我们帮忙吗?”张云龙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真的不需要了,你们这些钱就已经大大的帮我的忙了。”我笑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那好吧!你有困难千万要记得告诉我们啊!不要死撑。”李雄也是一副关切的神情。

    p p l 5 u

    p p l 5 u

    “这就是好兄弟!”我心里感动的想道。

    p p l 5 u

    p p l 5 u

    我笑骂道:“好了,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大哥这里的女人真的是越来越漂亮,素质也越来越高了,刚才那四个女人真不是盖的。”

    p p l 5 u

    p p l 5 u

    “是啊!大哥这里不愧为嘉诚市第一流的娱乐场所!”大雄说着又露出荡的表情。

    p p l 5 u

    p p l 5 u

    “哈哈!那是当然,以后两位贤弟没事可以常来。”张云龙豪爽的笑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那就请大哥再叫几个小姐来。”我笑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好好……”张云龙自然是满口答应。

    p p l 5 u

    p p l 5 u

    xxxxx晚上,刘琼从校回来了,我们四人碰面,说说各自的收获。

    p p l 5 u

    p p l 5 u

    陈一丹说已经和她的朋友说了一声,她的朋友答应放下手头的工作潜心帮我们设计校服,一个月內可以帮我们裁剪出五十套校服样品来。

    p p l 5 u

    p p l 5 u

    姚瑶说已经和班上的同开始工作了,这个星期內就可以把网页做出来,调查表也可以做出来。

    p p l 5 u

    p p l 5 u

    刘琼说这个星期內可以把公司的一些资料准备好去报批了。

    p p l 5 u

    p p l 5 u

    我一边听一边点头道:“不错,看来你们的工作都进展得挺顺利的,我从大雄和大哥那里拿到了一千五百万,我打算明天就去找龙湖区的校服工厂找老板商量收购的问题,我已经聘请资产评估公司的人对它进行了评估,也就值个三百万,只要我多出一点儿,收购应该不成问题。”

    p p l 5 u

    p p l 5 u

    “大家今天应该都累了吧?那么我们早点休息吧!”我双手抱着刘琼和陈一丹笑吟吟的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现在才九点钟耶!”姚瑶不解的问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因为我们要抓紧时间干活啊!呵呵……”我笑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啊!我不干。”姚瑶听了,拔腿就想跑。

    p p l 5 u

    p p l 5 u

    “不许走,一起去。”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姚瑶不让她走。

    p p l 5 u

    p p l 5 u

    从龙奥岛旅游回来后,有一次我和她们三个一起交欢,那晚我们四个睡在一起,可是因为床太小了,不够四个人睡,那晚我被她们踢到地板上。后来我汲取教训,干脆把床拆了,在地上铺了一层矮矮的昆化木地板,把整间卧室做成一张超大的床,这样我们四人在上面做什么都不要紧了。

    p p l 5 u

    p p l 5 u

    我把她们三个拖进卧房,大手一挥,像变魔术一样,她们身上的衣服全部都从身上飞走了,剩下三具玲珑剔透、洁白无瑕的,三具各有特点,不分轩桎,陈一丹身材很苗条,是吊钟型的,高挺而翘;刘琼身材比较丰腴,浑圆硕大,姚瑶个子比较小,高翘小巧、鲜嫩无此。

    p p l 5 u

    p p l 5 u

    “嘻嘻……”她们三个娇笑一声,突然围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把我的衣服脱了个精光,陈一丹探头过来主动索吻,小巧的宛如灵蛇一般滑进我的嘴里,缠住我的舌头用力的吸、舔、吮。

    p p l 5 u

    p p l 5 u

    刘琼双手抚摸着我的胸膛,湿滑的舌头在我的胸口上亲吻、吸舔着,上传来莫名的刺激。

    p p l 5 u

    p p l 5 u

    姚瑶双手抚摸着我的腰肢慢慢的矮子,然后用小手抓出我的睡龙含在嘴里,一边用手套弄,一边用嘴,还不时用舌头亲舔龙头。

    p p l 5 u

    p p l 5 u

    在她们三人的努力下,睡龙很快就膨胀了,在姚瑶的嘴里突然胀大,把她的嘴巴塞得满满的,她只好吐出巨龙,小舌在我的龙头周围舔着、卷着,不时含着龙头。

    p p l 5 u

    p p l 5 u

    太舒服了,我忍不住挺动着屁股,在姚瑶的樱桃小嘴里起来,姚瑶的小手在自己的上用力的揉搓着,不断的从花径中涌出。她想要呻吟,可是嘴巴被巨龙塞住了,只能在喉间发出含糊的声音。

    p p l 5 u

    p p l 5 u

    “啊哼……哦……”姚瑶用力把我推开,艰难的吐出巨龙,长长的浪叫起来,说道:“我要……好痒……”

    p p l 5 u

    p p l 5 u

    于是我抱起跳瑶,让她的腿张开卡在我的腰间,巨龙对准她的花径就捅了进去,然后猛烈的起来,“噗滋、噗滋”的声响使得房间充满了靡的气息。

    p p l 5 u

    p p l 5 u

    姚瑶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向后仰着头,秀发乱甩,爽得身子乱颤,很快就处于疯狂的状态了,阴气从她的花心深处不断喷射出来,不知道是何缘故,姚瑶的阴气最丰富、最纯净,每次我都能吸取到很多。

    p p l 5 u

    p p l 5 u

    我把姚瑶放到床上,然后把陈一丹压在床上,加紧攻城掠地,抽取她的阴气,很快的她也在疯狂中泄出了阴气,同样的,刘琼也在泄出阴气后昏睡过去。

    p p l 5 u

    p p l 5 u

    我盘腿坐在床上,将吸收的阴气练化,丹田中的阴气在我身体內沿着任督二脉到达四肢百骸,然后运转大、小周天三次后,重新归结到丹田和原有已经练化的无极之气融合一起。

    p p l 5 u

    p p l 5 u

    突然那团气体像爆炸一样爆发开来,內力四窜,窜入我身体每一条经脉当中,內力到处,经脉自然的扩张,当內力扩张完体內所有经脉后,又倒流回丹田处,形成了一颗散发出粉红色光芒的小珠子。我感觉体內內力充盈,前所未有的舒坦,我知道在刚才那刻我终于练成驭女神功第一层了,內功也达到培元的层次,丹田內的那颗小珠子就是內力所形成的,是內力中最昆大无此的无极之气。

    p p l 5 u

    p p l 5 u

    xxxxx 天兴酒店二十层的静心酒吧一个角落里,我和龙瑚区校服工厂的老板——高明相对而坐,这已经是第五次和他谈判了,每次谈判都是一个艰辛的过程,他是一个顽固而又保守的人,总是不相信我有能力管理好那间工厂,而且还漫天要价,没有六百万他就不卖,这次我无论如何都要说服他,时司不能拖了,还有三个星期就是嘉诚市的校征求校服的时候,我没有时间了。

    p p l 5 u

    p p l 5 u

    看着还沉浸在刚才狠干两位小姐的余兴中的高明,我心中感慨万千,小姐就是好,要是这个社会没有了小姐这行职业,我们男人办起事情来还真不好办,今晚我一来就请了两位漂亮小姐把高明侍候得舒舒服服的,而高明也玩得很尽兴,整整干了三个小时,爽了起码七、八次,狠狠的捞够本才出来。

    p p l 5 u

    p p l 5 u

    趁高明干小姐的时机,我也叫了六位小姐上来,在我的驭女神功之下,她们每个人不到二十分钟就接连泄身两次,然后昏睡过去,待我把她们的阴气全部练化的时候,才和高明一起来到这家酒吧继续我们的谈判。

    p p l 5 u

    p p l 5 u

    “高老板,我给你的条件已经很丰厚了,嘉诚市最有名的资产评估公司对你的工厂的评估报告你也看了,你的工厂最多就值三百万,我已经给你四百万了,这可是我开的最高价了。”我又从皮包里把那份评估报告拿出来推给他看。

    p p l 5 u

    p p l 5 u

    “这个不用看了,我也知道这间工厂就值这么多,不过这可是我一手创办起来的,我不想它在你手里败了。”高明把报告推回给我,一点儿都不给面子的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高老板你是生意人,当然是为了赚钱,这样吧!大家都各退一步,我一次付给你五百万,你就把工厂转让给我吧!你当初工厂的注册资金才一百万,每年也不过赚十五十万,这么一转手你就能赚三百万,何乐而不为呢?”我继续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你就这么诚心想要我那间工厂吗?为什么不自己另外建一间呢?”

    p p l 5 u

    p p l 5 u

    高明有点心动了,五百万他可是要做十年啊!

    p p l 5 u

    p p l 5 u

    “另外建厂麻烦,又要选地址,又要建厂房,又要招工人,又要买机器……太麻烦了,所以我宁愿多花点钱向你买。”我实话实说。

    p p l 5 u

    p p l 5 u

    高明沉吟不语,暗想道:“说实话这些年我确实经营得不好,经常拿不到校的订单,说我一年能赚五十万那是高估了自己,不亏本已经不错了,之所以拖到今天,是因为我吃定了对方比较急,所以才决定要狠狠的敲他一笔。”

    p p l 5 u

    p p l 5 u

    “好吧!五百万就五百万吧!算我怕了你啦!”高明表明上装出很舍不得和豪气的样子说道:“要不是我看你如此有心,我才舍不得卖给你呢!”

    p p l 5 u

    p p l 5 u

    “好好,那就谢谢高老板了。”我心中大喜,连忙从皮包里拿出早已拟写好的资产转让合约,一式两份,我们签完字互相交换了合约,然后我拿出支票本,在上面填了“五百万”这几个字,然后签上姓名递给高明。

    p p l 5 u

    p p l 5 u

    高明接过支票,甩了甩,高兴的笑了,伸手相我握手道:“那你过两天来和我办交接手续吧!”

    p p l 5 u

    p p l 5 u

    “好好,我大后天下午一定到。”我开心的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高明走后,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喝了几杯酒,终于收购成功了,我心中相当高兴,想起李白的诗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主樽空对月。”李白这个老小子可会享受,此刻我的心情正是需要几杯小酒来缓和一下。

    p p l 5 u

    p p l 5 u

    深夜的空气很新鲜,偶尔独自一人在大街上走走,也是一种享受,不时有一辆汽车从我身边飞驰过去,想着签订的那份合约,心中相当舒畅。

    p p l 5 u

    p p l 5 u

    可是世界上偏偏有那么多不和谐的事情发生,我走过大路刚要拐进一条小路的时候,突然听到附近传来救命的声音。我看看周围的环境,相当佩服作案的坏蛋,地方选得不错啊!离大路较远,到居民的社区还有一些距离,就算是大叫的声音,在远处的人听起来,也以为是听错了。

    p p l 5 u

    p p l 5 u

    我循着声音走过去,一条小巷子內,五、六个流氓围堵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惊恐万分,正在努力挣扎,秀发乱舞在空中显得惊悚恐怖。

    p p l 5 u

    p p l 5 u

    “嘿嘿!再大声叫也不会有人来,只有把我们几个伺候好了,就放过你,不然废了你!”其中一个流氓头头狠狠的说道,双手撕扯着那个女人的衣服,旁边几个流氓口中也叫嚣着起哄,像一群发情的公狗。

    p p l 5 u

    p p l 5 u

    “大哥,这个少妇够骚、够,肯定带劲!”

    p p l 5 u

    p p l 5 u

    “大哥,这个熟女肯定会让你爽翻了!”

    p p l 5 u

    p p l 5 u

    “哈哈!待会儿也让你们尝尝少妇的味道。”那个流氓头头放肆的大笑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靠,这种事情让我遇见了,你们还会有好下场吗‘不是我要英雄救美,而是我见不得男人欺侮女人,今天这群小子活该倒楣!”我暗想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哈哈!各位,你们在干什么呢?我也来凑凑热闹。”我走进小巷子,来到他们面前才开口发话。

    p p l 5 u

    p p l 5 u

    他们没想到这么深夜了还有人走过这里,一个流氓叫骂道:“滚,没见到大爷们正在办事吗?”

    p p l 5 u

    p p l 5 u

    “救命啊!救救我!”那个女人看到来了一个人,拼命的狂叫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兄弟,你走你的路,我们干我们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那个流氓头头这个时候停止了动作,留下一个流氓看守那个女人,带头把我包围起来。

    p p l 5 u

    p p l 5 u

    “这个女人好漂亮,我也想上。”我的口水差点流出来了,想捉弄、捉弄这群社会的垃圾,故意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大哥,药力好像发作了耶!”看守女人的那个流氓叫道。

    p p l 5 u

    p p l 5 u

    那个女人被流氓挡住了身子,可是我还是能清楚的听到女人粗重的喘息声,看来他们给女人下了春药,药力已经发作,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要不然那个女人就惨了。

    p p l 5 u

    p p l 5 u

    “这个女人我要了,我喜欢!”我说着气势一变,霸气十足的向那个女人走去。

    p p l 5 u

    p p l 5 u

    “操!你***当你是谁啊?”那个流氓头头额上有道疤,染着陈头发,大叫一声,一拳向我击了过来,其他流氓见老大动手了,也大喊一声,挥舞着拳头向我攻来。

    p p l 5 u

    p p l 5 u

    这些人在我眼中看来根本不堪一击,杀他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我冷笑一声,脸罩寒霜,凌厉的眼光向四周一扫,这些流氓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我的笑声不带一点儿人气,仿佛是从地狱冒出的声音,我的眼光仿佛有形一般,像利刀一样刺在他们的身上。

    p p l 5 u

    p p l 5 u

    这些流氓犹豫了一会儿后,拳头、脚依旧向我击来,我双拳齐出,硬对硬的和前面击来的两个拳头碰在一起,发出“喀嚓”两声,紧接着“啊”的两声惨叫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特別凄厉。

    p p l 5 u

    p p l 5 u

    我头一低,一弯腰,避过从左右两侧挥来的拳头,击出的双拳并不收回,猛力向两侧一挥,橫扫在左右两个流氓的腰上,将他们击退。同时我右腿向后一撩一踢,后发先至的踢中后面那个人的肚子,那个流氓“砰”的轰然倒地,再也没有爬起来。我的左脚一点地,随即一个鹞子翻身,在空中两腿一分,从上而下猛然在左右侧的两人头上狠敲了一击,然后轻松落地。

    p p l 5 u

    p p l 5 u

    我拍了拍手,十秒钟轻松搞定,轻蔑的看了地上的五个流氓一眼,说道:“这次饶过你们,下次再让我遇见,必定取你们性命!”

    p p l 5 u

    p p l 5 u

    “哎哟……”两个和我硬碰硬的流氓手臂骨折,痛得满地打滚,那个被我踢中肚子的也抱着肚子喊疼,左右边的两个流氓看来已经被打傻了,歪鼻子斜眼、满嘴流口水。

    p p l 5 u

    p p l 5 u

    “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你就当放屁一样的放了我吧!”守着那个女人的流氓几會见过如此厉害的人啊?看着我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仿佛见到厉鬼一般,吓得跪在地上,浑身发抖,牙齿打颤。

    p p l 5 u

    p p l 5 u

    “呵呵……”我轻轻一笑,随即严厉的大斥道:“滚!”

    p p l 5 u

    p p l 5 u

    那个流氓果然在地上翻了几个跟斗,然后连滚带爬的悄失在夜色中。

    p p l 5 u

    p p l 5 u

    我走过去扶起那个个女人,果然是一个少妇,大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浑身散发出迷人的风韵,而且长得漂亮,鹅蛋脸、柳叶眉、樱桃小嘴、身材,此时她的外衣已经被撕破了,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秋衣,高耸,硕大无此,裙子下摆也被撕破了,露出的,就算是我这个花丛老手见了也不禁有些心动,头晕目眩、口水直流。

    p p l 5 u

    p p l 5 u

    此时女人的身体已经有些颤抖,杳眼含春,桃腮晕红,樱口中还吐出的浓重香气,而且全部喷在我脸上,她的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摸,意醉神迷的呻哼道:“好热啊!我好热啊!”

    p p l 5 u

    p p l 5 u

    “没事了,那些流氓已经被我打跑了。”我扶着女人的身体,昆忍住诱惑的说道。

    p p l 5 u

    p p l 5 u

    “谢谢……你,好热……”女人的神情已经有些迷乱了。

    p p l 5 u

    p p l 5 u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我说道,看来只有帮人帮到底了。

    p p l 5 u

    p p l 5 u

    女人缓缓说出自己家的住址,看来她的神智还没有完全迷乱,她家离这里不太远。

    p p l 5 u

    p p l 5 u

    于是我昆忍住心中的冲动,深呼吸一口,脱下外套包住女人的身子,半抱半扶着她走出小巷子,她的身子完全靠在我怀里,的摩擦着我的身体,让我禁不住心旌摇荡、心猿意马起来。

    p p l 5 u

    p p l 5 u

    我们走出小巷子,来到路边想拦一辆计程车,可是大路的前后两边都没有汽车的影子,而这个女人因为春药的催情作用,两手不停的我身上乱摸,甚至隔着裤子摸向我的巨龙,嘴里不停的呻哼喘息着。本来我就难以抵挡她迷人的风韵,现在更是被她摸得浑身难耐、巨龙怒胀。

    p p l 5 u

    p p l 5 u

    我伸手在女人的胯下一摸,人手湿滑黏稠,她的裙下已经湿了一大片,能感受到她的內正在源源不断的流出春水,分明是急不可耐、春情勃发了。

    p p l 5 u

    p p l 5 u

    照此晴况看,她很快就会忍不住,坐计程车是不行的,要不然司机还以为是我下迷药呢!女人说的那个社区我知道,还是我背她回家吧!于是我一咬牙,将她搂抱起来,然后展开內力,向她住的那个社区奔去。

山柳村的寡妇情史

推荐章节

山柳村的寡妇情史

推荐章节

山柳村的寡妇情史

目录

Back to Top